糊涂酒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脑洞一时爽,正文火葬场。…

2017-11-17

【翔江】孙霸天的校园爱情故事03

3.


三个人从网吧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半黑,街边小吃基本都出来了,照的一片灯火通明,简直就是吃货的幸福天堂。不吹不黑,从头走到尾,胖成大象腿。杜明闻了闻空气那阵若有若无的香气转头对孙翔说:“翔哥,我们去撸串吗?”

孙翔瞥了他一眼,没理。

吴启对杜明说:“你看翔哥被你气的,都变人设了。”

杜明委屈道:“我请客赔罪还不行吗?”

孙翔这才出声,面上一片冷酷:“又是优惠券?”

杜明摇了摇头,深沉的说:“不,是人民币。”

孙翔闻言立马勾住他的脖子:“走起!”


但是令孙翔没想到的是,在他大快朵颐的时候,他碰见了江波涛。不,也不能说碰见,毕竟江波涛没看见他,...

2017-11-07

我是想写肉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只是在脑子里想了想。…

2017-11-07

孙翔的粉丝收集了很多图,有孙翔比心的,也孙翔灿烂的笑脸,独独没有孙翔wink的。

其实孙翔一直也想wink一下,这样显得特别帅,但是他不会啊。但是作为一个酷哥,他觉得自己一定要掌握这门技能。于是他对着镜子练习wink,在训练的时候也练,练习单边眨眼。


一开始真的是特别惨不忍睹的,那时候周泽楷都在训练结束后过来跟他说,要注意眼睛休息,吕泊远凑过来也说,翔哥,你是不是要长针眼了?而过分如杜明干脆抓拍把他做成了一个表情包。

孙翔觉得这样不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队里,只有副队还有一点温暖。他这么想着,打开了点开了江波涛的聊天窗口。

江波涛正躺在床上看视频,点开了那条消息提醒。

孙翔特别气愤...

2017-11-06

突然有一个关于娱乐圈的脑洞。

受是个三线明星,一个耿直boy,然后转了一条微博,那条微博的大概意思是粉丝吹他唱歌非常好听,十分深情,还依稀可见眼睛里的泪光。

他转发了之后说了一句,那是因为我隐形眼镜滑片了。

然后有人评价,受是一个一本正经的搞笑的人。

攻是个影帝,偶然一次机会见过受,觉得受这样特别好玩。之后碰巧有了几次合作的机会,攻就对受说,我包养你,做你的金主,把你捧红…

攻还没说完受就打断了他,义正言辞地说,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攻就觉得他更可爱了,他接着说,对,作为回报你就给我说相声。

受一脸为难,可是我不会讲相声啊。

攻说,那就说小品。攻低头看了看表说,我周六晚上来接你,准备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受听了...

2017-11-03

【同类】


1.

当我走进这家店的时候,已经有四个人在那里等着了,我是第五个。这家店的地砖是石块拼接而成,墙面仅仅是漆了一层水泥,花瓶里插着几朵干花用作装饰,这才显得墙面没有那么光秃单调。几张板凳配合着零星的几张木桌随意的摆放着,一个木质吧台隔绝了一部分空间,吧台之后是一扇门,门上挂了个木牌写着顾客勿进。

是员工的休息室吧,我想。

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内心却是止不住的紧张。我对这种情况不太擅长,而其他四个面试者没有任何交谈,只是彼此之间悄悄的打量,我看着他们那副把握十足的模样,悄悄的握紧了双手。

我的学历并不高,仅仅是五年大专毕业。我在学校浑浑噩噩的过了五年,出来了之后才发现自己...

2017-10-29

【翔江】换位思考

*交换身体

*没有逻辑,ooc

*看文前请确保将脑子放置一边。


1.

孙翔停留在脑海里最后的画面就是他们在KTV深情并茂的唱着难忘今宵。而最引人深思的并不是一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大包里扯着嗓子嚎难忘今宵,还唱的挺好听这件事,而是他只是喝了两口rio就断片了。在他看来区区两口rio的后劲远远没有那么大,怎么就能断片了呢? 


他挣扎着坐起身,抓了抓脑袋。他在床上放空的坐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半眯着眼睛起身准备去洗漱,他趿拉着拖鞋按着印象中的方向去洗手间,没想到一转头直接撞在了墙上,整个房间回荡着一声闷响。他捂着脑袋蹲下来,觉得这一下杀伤力挺大,如果...

2017-10-28

【翔江】孙霸天的校园爱情故事02

2.


吕泊远将桌子上的垃圾都塞进垃圾桶后,拉上自己的书包拉链,对江波涛说:“副部!一起回去吗?”


江波涛和吕泊远其实不顺道,只是今天工作结束的快,想跟他们一块出去撸个串。据宣传部不科学统计,只要调动了江波涛,你调动所有人就成功了百分之八十。


江波涛正收拾东西:“没空呀,我待会儿得去趟超市。”


吕泊远摆了摆手:“哎呀,去超市回头再去就是了!今天难得结束的早啊!”


周泽楷也跟着点了点头。


江波涛却是一脸严肃:“你们的私有食品库已经空了,今天是要去进货的。”


吕泊远一听却是来...

2017-10-17

【翔江】孙霸天的校园爱情故事01

 *ooc预警


1.


新生的报道比老生回校要晚几天,所以当孙翔挤上去学校的公交的时候是要疯的。车上纯属人挤人,车厢里的空气沉闷的要命。加上暑假还未倒过来的时差让他昏昏欲睡,周围不自觉的肢体接触让他想骂人。


他去新学校这点仅剩的兴奋感直接消失了。


好不容易下了车,看到校门口新生入学的壮观景象他想回去的心都有了。合着刚刚车上就是个热身,现在才算正式比赛呗。他想。


孙翔的高中在本市还算个重点,升学率不错,但是离家特别远。当初孙翔卯足了劲复习就是因为想要离家远点,毕竟在一个中二期附加叛逆期的年纪,对于父...

2017-10-13

孙翔:江波涛!分手! 

江波涛:好,分。 

孙翔:你为什么不挽留我一下? 

江波涛: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孙翔:…………


过了一会儿。


孙翔发了一段语音,唱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江波涛跟着发了一段语音: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孙翔:江波涛你跑调了。

2017-10-09
1 / 5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