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翔江】从小抓起


*严重ooc

*逻辑?不存在的。

 



 
1. 
 
孙翔小朋友最近很忧郁。 
 
在一个女生早熟已经疯狂开始阅读都市言情小说的小学五年级,自以为博览群书对爱情理解的很透彻。孙翔的同桌戴妍琦作为其中一员,逮着机会就向孙翔灌输爱情思想,以至于孙翔的脑海已经被霸道总裁的思想占据。孙总觉得很气愤,凭什么周泽楷能跟江波涛一起上下学? 
 
戴妍琦在旁边不嫌事大的对他说:“孙总,你在不出手媳妇就要被抢走了!” 
 
戴妍琦,一个被小说荼毒已深的女性…噢,女生。 
 
孙翔被荼毒的脑袋里装满了江波涛和周泽楷拉小手的照片,江波涛转头看着他神情冷漠,他说,孙翔,我不爱你了。继而坐上了周泽楷的玛莎拉蒂,周泽楷温柔的替江波涛系好安全带,抬头冲着他邪魅一笑,载着他的爱情绝尘而去。 
 
他停留在原地,吃了一嘴的沙子。 
 
他觉得这样不行,戴妍琦说的太对了。万一我来迟一步,江波涛被人抢走了怎么办?周泽楷一个就算了,万一后面一溜排女生我怎么办? 
 
不行不行。 
 
而实际上,周泽楷和江波涛仅仅是在互相抄作业。 
 
但是被小说蒙蔽了双眼的孙翔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呼声,他只看到周泽楷和江波涛额头抵着额头窃窃私语。 
 
于是孙翔就向戴妍琦讨教说:“戴妍琦!你快教教我!” 
 
戴妍琦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在桌子上煞有其事的圈圈点点:“首先你得宣誓主权,让她从根本意识上认为她是你的,其次每天都给她一点惊喜,俗话说得好,感受到惊喜的时候就是最能深入她内心的时候!之后再她空虚寂寞的时候给她最广阔的怀抱,这样她绝对能爱上你!” 
 
她收回手在自己胸脯上拍了拍,一脸骄傲:“相信我,爱情大师戴妍琦。一百本言情小说不是白看的!” 
 
孙翔点了点头,认真的在作业本上用铅笔一笔一划的写道:“宣示主权,惊喜,抱!”喜字不会写,还用了拼音代替。他看着自己完美的追妻攻略,觉得不对劲,于是他皱着眉头问戴妍琦:“那不用亲亲的吗?” 
 
戴妍琦沉思了一会儿,在打开旁边的小说仔细搜索,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你可以在宣誓主权的时候亲上去,这样她一定会记得的!” 
 
“好!”孙翔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完美,追到江波涛指日可待。他向戴妍琦拱了拱手说:“日后追到我妻,定不会亏待恩人!校门口小卖铺东西任选三样,我付钱!”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个硬币拍在桌子上。 
 
戴妍琦看了看那笔巨款:“祝孙总马到成功!”  
 
 
2. 
 
 
 
孙翔盼了很久,觉得戴妍琦虽然给出了步骤,但是计划还是要自己定的。 
 
首先宣示主权一定要在周泽楷在的时候,而且周围人一定要多,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江波涛是他孙翔的人。 
 
他盼啊盼,盼到花儿都谢了。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孙翔的爹妈因为工作没法儿来接孙翔,就拜托了江波涛一下。 
 
孙翔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机会出现了,他从早读激动到了放学,戴妍琦看着他,在老师调头写字的时候用手肘拱了拱他,压低了声音说:“想上厕所赶紧去,我妈说憋多了不好。” 
 
孙翔白了他一眼,从喉咙里挤出气音回答他:“你才上厕所呢,我这是激动的。我今天就要实施第一步了!” 
 
戴妍琦听到也激动了:“真的啊?你记得给我分享啊!” 
 
孙翔:“没问题。” 
 
那老师转过头看着他们:“那后面两个能不能不说话了?以为我听不到吗?啊?” 
 
戴妍琦缩了缩脑袋不吭声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到底是爱情的力量。孙翔在学校就把作业写完了,听着放学铃声抓起书包就跑出校门,在小学门口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琢磨着江波涛可能还没有放学就去了旁边的公园和同学玩,正当他感到无趣的时候终于盼来了江波涛…还有周泽楷。 
 
他觉得很气愤的同时觉得这个时机非常好。江波涛周泽楷都在,旁边都是自己的朋友,此时不宣示主权更待何时?他快速的爬上滑滑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觉得自己现在非常有气势,从高度上就碾压了周泽楷,他指着周泽楷说:“周泽楷!你不能跟我未来媳妇拉小手!” 
 
周泽楷:…… 
 
江波涛:??? 
 
周泽楷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江波涛,觉得很委屈。怎么就和江波涛一起回家就莫名其妙成了孙翔的假想情敌了? 
 
孙翔说完就拨开同学飞快的滑下滑滑梯,他没功夫感受滑滑梯的乐趣,下了滑滑梯就跑到了江波涛面前,踮起脚凑上去亲了江波涛的嘴。 
 
那一刻,天崩地裂。 
 
江波涛震惊的看着孙翔,孙翔得意洋洋的说:“江波涛,我亲了你,你现在就是我媳妇了!” 
 
周泽楷在心里说了句,牛逼。 
 
当然这只是孙翔追妻的第一步,他看了看第二步,惊喜。很好,他点了点头,将那张纸折好塞进口袋里拍了拍。 
 
不就是惊喜吗?孙翔觉得特别简单。他跑到江波涛家楼下,拿起石头向江波涛的窗户砸了过去。他扔出石子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就是那小说男主。像我这么浪漫的人已经不多了,他自我陶醉的想着。而事与愿违,力道没控制住,石子直接砸碎了江波涛家的玻璃。 
 
某种意义上来说,孙翔小同学真的给江波涛一个惊喜了。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他被拉着到江波涛家赔礼道歉,完了回家之后又被打屁股。因为一块玻璃,他的屁股疼了三天,在学校上课是一种煎熬,但是现在对他来说,坐着也是一种煎熬。 
 
但是孙翔是什么人?五年级200米第一名!这说明了什么?虽然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孙翔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他使出了最后一招,抱。 
 
他站在江波涛家门口,想着等江波涛出来,他先手上的花给他,姿势要帅,小说里说女孩子都受不了这种攻势,虽然江波涛不是女孩子,但是一定也招架不住我的温柔攻势。之后拥抱的姿势一定要轻柔,将他拥入怀中,压低了声音对他说,我想你了。 
 
孙翔已经预料到了他日后和江波涛手拉手的幸福时候。 
 
所以当门开启的那一刻,他迅速将花塞入那人手里,继而抱着那人,因为紧张没控制住音量,于是整个楼道都听见了那声:“我想你了!” 
 
那人笑出了声,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哈哈哈哈,阿姨也想你了。翔翔又来找我们小江啊?他在里面做作业呢,快去吧。” 
 
孙翔:…… 
 
 
 
3. 
 
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以前做的那些事儿都会自动归为黑历史,抛之脑后,从此走路带风。 
 
孙翔也不例外。 
 
不过孙翔小时候追江波涛那事儿可谓是轰轰烈烈,闹得周围都知道。以至于过年串门的时候,他总能听到他小时候各种版本的英雄事迹,孙翔就很不爽:“我靠!这都多久之前的事儿怎么还在说!” 
 
这事儿从根本上导致了孙翔总会躲着江波涛,要不是出去跟朋友玩,要不就是窝在房间打游戏,如果躲不了那肯定会听见一句话。 
 
“翔翔现在都不跟我们小江好了啊,明明小时候还天天叫我们小江叫媳妇。” 
 
孙翔觉得这段往事实在不堪回首。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啊,孙翔想。至于到现在还在说吗,说了几年也不嫌腻歪。 
 
虽说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他现在也喜欢江波涛啊,但他总不可能对他们说,江波涛还是我媳妇儿吧??太他妈的丢人了啊! 
 
他现在也想跟江波涛牵小手走向未来的幸福生活啊,但是江波涛怎么想他不知道啊!万一江波涛不乐意,那完了,他又多了一个笑柄。 
 
从此贻笑大方,他孙翔酷哥的名号就是被这样败坏的。 
 
虽是这么说,人还是要追的。当初指定的计划那肯定是不能用了,现在要从爱好下手。 
 
于是他就在江波涛他们家假期日常串门中,打开了房门在众目睽睽之下叫了声江波涛,江波涛转头看他问:“怎么了?” 
 
孙翔想,不愧是我小时候看上的人,你瞧瞧这笑起来多好看。 
 
他问:“你打不打游戏啊?” 
 
江波涛点了点头,答道:“打呀,最近再玩荣耀。” 
 
孙翔一听激动了,不愧是江波涛,还跟他玩一个游戏,他说:“我也在打那个!你哪个区!” 
 
孙翔他妈喝了口水,对着江波涛他妈说:“你看看,说到游戏就这么激动。” 
 
江波涛他妈跟着笑:“男孩子嘛。” 
 
当天晚上,孙翔和江波涛打了一晚上的游戏。 
 
 
 
4. 
 
游戏不愧是促进人与人关系最好的桥梁。 
 
经过一夜的奋战,孙翔觉得他和江波涛的感情又近了一步。他时不时的可以在微信骚扰江波涛了,他望着江波涛的窗口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虽然外面烈阳高照,但是没关系,我有空调打天下。 
 
他很久没给江波涛发过消息了,他想起之前干的那些傻逼事儿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只能在朋友圈里给江波涛点点赞。 
 
他加江波涛是很早之前了,那会儿他刚注册了微信,第一个加的就是江波涛,然后美滋滋的给他备注打了个媳妇儿。他之前想过把这个备注给改了,想了想又舍不得,毕竟都这么几年了,索性就一直放着了。 
 
直到最近,他和江波涛又频繁的交流了,动不动就可以看到通知栏上来自媳妇儿的消息。 
 
他顿时觉得之前没改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这么想着他就收到了一条来自江波涛的消息:我们中午去吃火锅吧! 
 
孙翔秒回:走起!我想吃火锅好久了! 
 
江波涛打了个ok的手势。 
 
孙翔看着那个手势立马扔下手机换衣服,洗脸,还特意用发蜡吹了个发型。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帅啊。 
 
他拿起手机给江波涛打了个消息:我下楼了。 
 
江波涛过了一会儿才会:我快到你楼下啦。 
 
孙翔听到此话,立马跑下楼,穿鞋的同时还不忘对喊一声:“妈!我中午和江波涛出去吃,你少做点饭!” 
 
孙翔他妈在厨房里应了声:“知道了!有小江就不要妈妈了。” 
 
 
5. 
 
孙翔到楼下的时候江波涛也到了。 
 
江波涛看着他说:“小孙今天挺帅呀。” 
 
他扬了扬那头染了金色的毛,一脸骄傲:“那必须。”你未来老公必须帅。 
 
因为临近饭点的缘故,一进火锅店满目都是人。他和江波涛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点餐。 
 
孙翔不太能吃辣,江波涛就点了鸳鸯锅。可偏偏孙翔非要吃红汤里的东西,辣的直抽气儿。江波涛看着他笑了笑说:“多喝点水吧。你这样让我想到了一张图。” 
 
“嘶…什么图?” 
 
江波涛拿起手机找了找图直接发给了孙翔说:“发给你了,你自己看。” 
 
孙翔撇了撇嘴:“你直接发给我看不就…”他就听到手机一阵熟悉的提示音,继而屏幕亮起显示来自媳妇儿的一条消息。 
 
孙翔顿时觉得自己不改备注名是一件特别悲惨的事情。他慌乱的把手机拿回来,没敢抬头看江波涛,只听到江波涛的声音:“怎么还叫媳妇儿呀?” 
 
他心里一紧,觉得完了。他在那短短一秒内预见了自己的未来,每年的说烂了的故事有了更新,添油加醋的传播在大街小巷。 
 
天亡我也。 
 
他刚想解释说是忘了改了,就听到江波涛说:“现在也应该叫一声男朋友了吧?” 
 
他抬起头,看到江波涛的笑脸。他调出他和江波涛的对话框,发了三个字还带了个感叹号。 
 
媳妇儿! 
 
 
6. 
 
孙翔想,这声媳妇是从小叫到大的。 


评论 ( 2 )
热度 ( 72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