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楷哥,楷哥。”

“不,江哥。”

孙翔一进门就看到江波涛和周泽楷对拜,他拎着包子一脸震惊,用手肘拱了拱旁边的杜明:“我靠,周泽楷跟江波涛这是咋了?大清早的还拜上了,咋不对着磕呢?”

杜明不答,嘴巴微微的动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倒是吴启开了口:“他俩在选谁是舍长呢,老师说让他们自己选个舍长。”

“怎么还没选出来啊?”孙翔疑惑。

“这不是都不想做事吗?”吴启这话一出,孙翔瞬间就明白了一个理,懒就是人的本性。

周泽楷跟江波涛还在那里拜着。

“楷哥。”

“江哥。”

吴启看着他们对拜的身影,评价:“不过他们也是倒了霉了,之前我们不是没选出来舍长吗。老师催了,江波涛就说都不乐意。”

“嗯?然后呢?”

“结果老班特随性的一指,周泽楷也是你们宿舍的吧?江波涛说,是。然后老班就说,那就你们之间选个吧,你俩自己选。然后他俩就拜上了。”

孙翔啃了口包子,问:“这俩拜多久了?”

吴启掐着指头算了算:“两三分钟了吧。”

孙翔听后一脸震惊,一拍大腿:“牛逼啊!”

“楷哥。”江波涛躬身又给了周泽楷一拜。

这会儿周泽楷没接着,他看着江波涛头顶的发旋应了声:“嗯。”

江波涛闻声抬起头问,“楷哥这是答应了?”

——称呼还没改过来。

周泽楷点了点头。

仿佛是不用做事了的缘故,江波涛意外的开心,他笑眯眯的感叹:“哎呀。我还以为我们要拜一上午呢。”

周泽楷没说话,也跟着笑。

这时候杜明一拍桌子,一声大叫:“他们拜了36下!”

吕泊远喝了口豆浆:“要是按照夫妻三拜来说,他俩都够结12次的了。”

吴启竖了个大拇指,说:“牛逼。”

孙翔不知道他是指周泽楷江波涛两个人还是杜明,反正在他眼里他们能搞成这样也是挺牛逼的。随即跟着也竖了个拇指。

后来,男舍702的舍长就写上了周泽楷的大名,久久不息。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总不可能真让周泽楷做所有的事,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宿舍嫉妒周泽楷的美貌欺负他呢。

到头来还是周泽楷开始压榨他们的劳动力,当杜明控诉江波涛不做事的时候江波涛正啃着煎饼写作业,闻言他抬起头指了指杜明手机的扫帚说:“这是一场用劳动力换脑细胞的交易呀!”

杜明觉得有苦说不出,他很生气,他飞快的用扫帚扫地以示他的愤怒,试图让他们意识到刚刚他们有多过分,不请瓶果粒橙简直对不起国家社会。

评论 ( 5 )
热度 ( 6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