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翔江】孙霸天的校园爱情故事01

 *ooc预警

 

1.

 

新生的报道比老生回校要晚几天,所以当孙翔挤上去学校的公交的时候是要疯的。车上纯属人挤人,车厢里的空气沉闷的要命。加上暑假还未倒过来的时差让他昏昏欲睡,周围不自觉的肢体接触让他想骂人。

 

他去新学校这点仅剩的兴奋感直接消失了。

 

好不容易下了车,看到校门口新生入学的壮观景象他想回去的心都有了。合着刚刚车上就是个热身,现在才算正式比赛呗。他想。

 

孙翔的高中在本市还算个重点,升学率不错,但是离家特别远。当初孙翔卯足了劲复习就是因为想要离家远点,毕竟在一个中二期附加叛逆期的年纪,对于父母的话还是很抵触的。

 

说实话他并不是太想这时候进去,但是到处都是喧闹的家长和兴奋的新生,吵的脑子疼。他从口袋里掏出被揉成一团的耳机塞进耳朵,点开播放器挑了首英文歌站在树荫底下看着。

 

等到他看到逐渐减少这才收起耳机踏步准备进去,因为天气燥热,即使站在树荫底下也出了一身的汗,粘腻的浑身难受,顺带心情都烦躁了起来。他大步向校门走去,结果刚到校门口就被拦住了,那个人笑眯眯的说:“同学,你这身装扮挺帅呀。”孙翔刚想说算你有眼光,话还没出口就听到那人接了句:“就是不太符合规定呀。”

 

孙翔还在中二期,染了头灿金色的头发,还带了几个耳钉,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自以为是个走路带风的少年。如果不是这张脸撑着,怕是早就被打进医院了。

 

就这么停了一下的功夫旁边值勤的老师也过来了,指着孙翔说:“哎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学校不允许染头你不知道吗?”

 

孙翔内心的烦躁升到了极点,他皱着眉头啧了一声。那个老师任职倒也见过这样的刺头,怪叫一声:“哎哟,你还不服了是吧?校规就是校规,你给我染回去,不染回去不许进学校。”

 

孙翔切了一声转头就准备出校门,结果就听到老师在后面叫了一声:“站住!”

 

孙翔头也不回的走了。

 

孙翔掏出耳机塞上选了首英文歌晃晃悠悠的走了。学校进不去他暂时也不太想回家,找了个网吧准备消遣一下。

 

他熟练的开了个机坐下,点开游戏组了个野队刷。不知道是本身运气就不好,还是在学校沾了点霉运,组的队友菜的要命,奶妈奶不上来,骑士不会拉仇恨,他气的将鼠标重重的甩在桌子上,键盘按得啪啪直响。

 

玩你妈。他想。

 

索性他装备也不差,凭借一手风骚走位,勉强过了这个本,爆出来一个稀有,也没人和他抢,他拍了下来觉得可能这是今天对他唯一一点安慰了。

 

退本出来他直接退了队伍,那队人还想组他,他直接拒绝了。谁要和菜鸡一起玩,他妈的一个二十分钟的本打了四十分钟。他操纵着角色正准备去竞技场玩一会儿的时候,桌面上的小企鹅开始闪了。

 

他看也没看直接开了静音,然后点开了竞技场。

 

他将满身的不爽全部发泄到了竞技场上,凭借技术开始疯狂虐对面。虐到一半机器没时间了他又去续了个时间,一直等到他虐舒爽了,才发现已经下午4点多了。他伸了伸懒腰准备回家。

 

路过理发店的时候他往里面看了一眼,心想,染个屁,金发多帅啊。

 

等到他回家已经五点出头了,孙翔家里吃饭吃的早,他妈早就做好了饭在等他了,他去洗了洗手坐了下来准备吃,孙翔他妈给他夹了块肉,问道:“新学校怎么样啊?”

 

孙翔沉默着把那块肉放了回去说了声还行。

 

孙翔他妈接着问:“你们老师没说你头发啊?”

 

孙翔皱着眉头冲着他妈说了句:“你烦不烦啊?”

 

孙翔他妈也是个暴脾气:“你怎么跟妈妈说话呢?”

 

孙翔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第二天孙翔去学校的时候没看到昨天那个学生会的心里还庆幸了一下,没想到昨天那个老师站在校门口等他,见着他那头耀眼的金发直接越过重重人海抓住了他:“你这个同学是不把学校放在眼里是吧?啊?”

 

孙翔微抬下巴看着他,神情不耐。

 

老师不怒反笑:“行了,你不染回去是吧,那现在去理发店剃了吧。”

 

孙翔上下打量了他,内心嗤笑了一声,就你这小细身板还拉我去理发店。

 

结果孙翔在开学第一天被几个老师架着去了理发店,被按在理发店的座椅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剃成了寸头。

 

孙翔这头发是气他妈才去染的。他为了染这个头发去外面找了几份零工,在暑假的高温天气活生生的发了几天传单,回来人都黑了一层,像是提前军训了一番。打了几天拿了工钱之后回家草草冲了个澡就去了染发店。他走进去坐在椅子上说了声“怎么帅怎么来”随理发师捯饬了,那气势活像一个黑帮少爷。

 

他在理发店坐了几个小时,手机都快玩没电了才好。他抬头看着自己灿金色的发型笑了笑,爽快的付了钱就走了。等到他回到家的时候他妈气的叫了起来:“小小年纪不学好染什么头发啊你!”

 

孙翔理都没理就回房间了。

 

现在他看到自己头发没了,感觉自己反抗的资本也没了一半。出了理发店孙翔气的一脚踹上了路边的垃圾桶,力道之大,硬生生将垃圾桶踹出了两米远后轰然倒地,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垃圾桶里的垃圾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

 

还没等孙翔发泄完,就被命令把那些垃圾收拾好,他烦躁的要命,骂了声操。想起自己的头发还是去把垃圾桶用脚弄了起来,用两根手指嫌弃的将那些垃圾袋装着的提了起来,扔了进去。

 

结果他没想到就区区两分钟的时候被拍了,还被发到了高中的墙上。

 

我在校门口遇上了一个挺帅的寸头!然后附上一张偷拍的照片,那张抓拍没拍出他英俊的脸庞,甚至还会把他拍出一股子猥琐气息。

 

他孙翔在不知道的地方火了一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孙翔这边却是越想越生气,觉得如果那个学生会的那会儿不拦着他,可能也没这么多事儿。

 

四舍五入这梁子就结下了。

 

孙翔想:不就是个学生会的么?拽个屁。

 

孙翔还不知道教室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班,所以当老师领着他回班的时候他还有点开心,毕竟不用自己找了,这么大校园,迷路了就好玩了。

 

孙翔走进教室的时候里面喧闹的气氛在瞬间凝结,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门口,看到是一个寸头之后表情尤为复杂,似乎是想笑。孙翔冲着他们吼了句:“看屁看!”

 

有人哎哟了一声,正准备说话被人打断了,那人伸了伸手,喊了句:“翔哥,这儿!”

 

孙翔向那儿看去才发现那是杜明。说起来也是巧,他跟杜明从初中就同班,自己为了不顺着自己妈的心意,硬生生的报考了这个离家远的学校,没想到杜明还是跟自己一个班。

 

他走过去坐在杜明旁边,杜明凑过去强忍着笑意:“翔哥你头发怎么了?”

 

孙翔说到这事儿就烦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杜明立马换了个话题:“你昨天怎么没来啊?”

 

孙翔不耐烦的说:“生病了。”

 

杜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接着突然站了起来,冲着门口喊了声:“启儿!”接着就拍了拍孙翔,“快快快,快起来,我们启儿来了。”

 

孙翔一脸震惊:“这不是你给我留的位置吗?”

 

杜明一脸茫然地说:“我给你留的位置在后面啊,你个儿高做前面还让不让人看了?”

 

孙翔一听觉得有理,就挪着去了后面一排。

 

杜明迎着吴启坐下,然后转头跟孙翔说:“这是我们启儿,吴启。昨天你不在,我都没人聊天,结果就跟他搭话,结果我们相见恨晚。”

 

孙翔点了点头:“你好啊,我孙翔。”

 

吴启冲着笑了笑:“你好。”

 

之后吴启就被杜明拉着聊游戏去了,孙翔听着无聊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孙翔的成绩就是考前抓一下就能上去,爬上及格线。在他看来他只需要及格就好了,其他什么高分数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上课能补觉的补觉,睡醒了就听一下。

 

本以为一天就这么无聊的过去了,没想到午休的时候看到了昨天那个学生会的,那个人正在跟老师交谈着什么,孙翔就靠着墙等,等着那个人谈完了之后往前走,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伸出腿拦住了他。那人并不高,他靠着墙依旧能俯视他。他抱着双臂看着他:“哎,哥们儿。你看我现在这样儿,是不是觉得特有成就感啊?”

 

孙翔想到这事儿就来气,不论他说是不是都得揍一顿出气。结果他就看到那人冲着他笑了笑问:“咦,你不就是墙上的那个嘛,找我什么事呀?”

 

孙翔突然就疑惑了:“墙?什么墙?”

 

那人说:“就是我们学校有个墙啊,你被发上去了。”

 

孙翔语气不自觉冲了起来:“我们学校墙多了去了,谁他妈的知道你说的哪堵?”

 

那人闻言一下子就笑开了:“你回去问问你们班同学,肯定有人加。”

 

孙翔点点头,正准备回头去,回头一想不对啊,我正事还没问呢。他转头又叫住了那人:“哎等等你是装傻还是怎么的?昨天,你拦着我结果被那傻逼老师拦住要我给染回去,今天我被剃光了,你是不是特开心啊?”

 

那人想了想,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哎呀,是你呀,不好意思我刚刚没看出来。可是你长的好看留什么发型都好看呀。”

 

孙翔没话说了,噎了一下问了句:“你叫什么啊。”

 

那人笑了笑冲着他伸出手:“你好,我叫江波涛。”

 

孙翔打掉了那只手,龇了龇牙:“我孙翔。”接着说了句“你这笔帐我迟早算回来。”之后便走了。

 

江波涛看着那个背影,转头回班了。

 

孙翔回到班级第一件事就是问杜明那墙的事儿,杜明一脸茫然:“什么墙?”

 

孙翔不知道怎么说,皱着眉头“啧”一声:“就是…就是我们学校那个墙啊!”

 

杜明更茫然了:“哪堵?”

 

孙翔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斜着看了杜明一眼:“要你何用?”

 

这时候吴启转过头对杜明说:“你不是刚加了的吗?”

 

杜明这才明白孙翔说的什么:“哦,你说我们学校全能墙啊?”

 

因为孙翔从来不管这些东西,所以杜明听孙翔说墙还以为他从哪儿听来的学校灵异传闻呢。此时他的好奇心熊熊燃烧,不明白为什么孙翔突然想加学校的全能墙。

 

他从杜明那里要来的号,开始翻看全能墙的空间。全能墙的单子挺多的,一天刷好几单,什么学弟求学姐,什么学妹求学长之类的。

 

他往下翻了几个,终于看到了那个单子。那是一条匿名,说,看,我在我们学校看到了一个挺帅的寸头!附带了一样孙翔的侧脸,有点模糊,愣是给照出了一股子猥琐的气息。

 

孙翔当即一声“我操”就冲出了口,在吵闹的教室里居然还有一种郑地有声的错觉。所有人听下了动作都在看他,可是沉浸在震惊愤怒等等一系列复杂情感中的孙翔已经没有空去管那些目光了。

 

只有杜明凑过来说:“哎哎哎,咋了咋了?”孙翔刚想捂住手机,匆忙间反倒将那个照片重新点开了,让杜明看了个正着。

 

杜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孙翔恶狠狠的说:“揍你信不信?!转回去!”

 

杜明强行忍住笑意,却没想到让自己的表情更加扭曲。他转过头摸出手机准备自己看,墙是他刚加的,就匆匆看了几条动态。没想到孙翔昨天就上墙了,他开始往下翻,直到看到了孙翔的那条。

 

他点开仔细的观赏了一下孙翔的侧脸,觉得这姑娘日后基本告别拍照这个行业了。但是他不能笑,他还得忍。

 

孙翔看着前面杜明一抽一抽的肩膀,抬腿踹了一下杜明的凳子:“别笑了!”

 

杜明忍住,点开了评论,看到了一张孙翔捡垃圾的图瞬间发出了张狂的笑声,他一边抖一边保存了下来,打开美图秀秀裁剪熟练的加上了一句话。

 

而孙翔对此一无所知,他懒得管那个看起来快要羊癫疯抽过去的人,开始看底下的评论。

 

下面评论都是“哈哈哈哈”的居多,更有甚者来了句:这他妈的是那个监狱出来的劳改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气愤的点进了那个人的空间,翻到了那个人的自拍,内心一声嘲讽:就你这样子好意思说我是劳改犯,你他妈的街口摆地摊的吧?

 

等杜明笑够了转过头给孙翔看:“我操,翔哥天才啊。”

 

孙翔抬头看了眼,一句妈卖批还没出口就看到了杜明划了一下手机屏幕,看到了那张表情包。图片被裁剪过,还加上了一行字。

 

——忘了他吧,我捡垃圾养你。

 

孙翔把关节按的噼里啪啦的响,从压根里挤出一句话:“杜明,你想死你翔哥我就成全你。”

 

杜明立马严肃,他将表情包收了起来,一脸歉意:“对不起,翔哥,我错了!”孙翔刚想夸赞他的认错态度,就听到杜明还诚恳的接了句:“你不用捡垃圾,我偷电动车养你。”杜明似乎意识到了这句话出口的后果,在孙翔反应过来之前飞快的跑出教室。

 

孙翔给杜明发了条消息:“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等到上课铃响杜明才进来,他一点一点蹭到自己座位上,转头对孙翔说了句:“翔哥饶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孙翔回了一句:“呵呵,操你大爷。”

 

下午的课本身就容易困,孙翔他们班的语文老师又是个老头,说话跟演讲似的,自带催眠效果。孙翔倒是不太困,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在课本上给配图添加什么配件。例如猫耳朵,猫胡须之类的,让历史人物有了种诡异萌的感觉。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出校门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他,甚至有窃窃私语的。他用力的跺了几脚,作用力震得脚底发麻。他从杜明那里抢来一个帽子扣上,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糟糕的开始。从被那个江波涛拦住那一刻开始,他就倒霉的就差踩狗屎了。

 

老子一世英名毁于一个发型,我呸。


评论 ( 9 )
热度 ( 40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