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你是我梦游时所抵达的荒野。

酒后不能乱开嗓

是翔江。

 

江波涛的铃声不常开,基本上只靠震动提醒。为此江波涛还特地设成了三短一长,每次来电话时手机震得欢天喜地,成功地让整个训练室充斥着仿佛楼上装修的电钻声。

 

前有吕泊远,后有杜明,中间还夹个吴启都向江波涛反应过这个问题。认真汲取意见加以改正的江波涛开了两天铃声之后,周泽楷作为代表被推了出来,让江波涛关上铃声。

 

这事儿还是杜明说给孙翔听的。孙翔刚进轮回不久,美曰其名为了让孙翔更加快速的融入轮回,在他们群里聊天的时候能理解他们口中的“老梗”,开始了轮流制一对一的科普,俗称挖黑料。今天刚好轮到杜明,杜明顺手就把这事儿给挖了出来。

 

孙翔一开始还听的来劲,但是前两天吴启吕泊远挖的料实在没趣,这会儿到了杜明孙翔索性就直接开了个电影,边看边听。他听到这儿暂停了电影,叼着个翅中下意识的问了句:“为什么啊?”

 

杜明左右观望了一下,确定没有江波涛的身影之后,这才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对孙翔说:“你知道歌剧二吗?”

 

孙翔想了想,回道:“就是那个啊啊啊的那个?”

 

杜明点了点头的同时顺走了孙翔面前的一个鸡米花塞进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对对对,就那个。之前副队来电话,一道海豚音划破了长空,好家伙,我看到队长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孙翔本想追究一下鸡米花,结果脑子已经先行一步构想出那个场景,他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杜明闻声白了他一眼,又顺了一块鸡米花说:“你别笑,我跟你讲,就那个铃声要是在大半夜训练,不知道的还以为有鬼呢。”

 

孙翔已经懒得计较了。他想了想在深夜,训练室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的灯光打在脸上。每个人的表情严肃,训练室里呼吸声和敲键盘的声音混在一起,突然一阵尖叫伴随着震动声从后背传来…想到这儿,他转头对杜明说:“那不是挺好玩的吗?”

 

杜明起身呸了他一口,起身的同时塞了一个鸡米花塞又挑了个鸡腿就往外走,动作行云流水:“去,跟你聊不来。”

 

孙翔看着杜明的背影说:“哎我操,别走啊,再说点听听啊?吃了三个鸡米花还有一个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而高冷如杜明听不见孙翔的呼唤,义无反顾的去了食堂,买了份鸡排。

 

 

出乎意料的,在那次谈话的几个月后,杜明有幸听到了江波涛正常版的手机铃声。轮回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午饭的时候一般都会自行分三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也就这么慢慢定下来。

 

今天孙翔跟着吕泊远周泽楷一块儿出去吃了,剩下的去了食堂,只有江波涛和杜明留在休息室里等外卖。他们两个直接凑的单,留了江波涛的电话。

 

外卖速度挺快,不出一刻钟就打了个电话过来。杜明预想之中的电钻声没有出现,反倒是响起一首英文歌。这首歌杜明没听过,旋律挺舒缓,但听得出来是个翻唱,演唱者似乎压低了些声音,衬得整首歌有些缱绻。

 

他听着这个手机铃声都快感动哭了,直到他越听越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他看着江波涛过来拿起手机,就顺口问了江波涛一句:“副队,这声音有点耳熟啊?这谁唱的?”

 

“孙翔呀。”江波涛冲着他眨了眨眼,趁着杜明愣神的功夫就去拿外卖了。杜明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江波涛出去接电话的身影,脑子里飞快的划了重点。

 

我操!孙翔唱歌能那么好听?!

 

我操!副队居然用孙翔唱的歌做手机铃声!

 

我操!副队这么光明正大是已经搞一块儿了吧?!

 

杜明盯着江波涛消失的那个方向,脑子里缓缓的浮现了我操两个大字。72号黑体,加粗的。

 

当然这也不能怪杜明,曾经孙翔因为唱歌火过一把。虽然这事儿的罪魁祸首是他,但是孙翔当年歌声一出,唱哭了多少友人,直到现在他电竞圈灵魂歌王的称号都无人撼动。

 

那时候他们已经进了季后赛,在那天主场打完比赛之后,他们进行了日常撸串,他们啃着羊肉串觉得撸完串就回去实在是不过瘾,于是进行了一场举手表决,KTV以一票之差堪堪获得了胜利。

 

敲定了之后方明华就掏出手机直接订了个包厢,在吃完串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KTV。

 

一开始还挺正常,后来high了之后什么歌都有,方明华大手一挥还点了几瓶Rio爽一爽。吕泊远打头吼了一首爱如潮水,杜明紧跟其后来了一首死了都要爱,孙翔不甘示弱抢过麦克就唱了一首香水有毒。就连周泽楷都上去唱了一首醉赤壁。

 

等到周泽楷唱完最后一个字放下麦克风的时候,就被杜明扯住了衣服。要是平时杜明作死绝对不会作的这么彻底,但是气氛刚好,酒精上脑,他就冲着周泽楷说:“不行啊队长!你这个一点不符合我们今天的歌曲类型!你起码要唱一首精忠报国!”

 

周泽楷求救的看向江波涛,而江波涛偏偏没往这边看,正和凑在点播机前孙翔一起点歌。周泽楷收回了目光,杜明还拧着他的外套,一副不唱不行的模样。正当他觉得孤立无援的时候,吴启出现了。

 

那一刻,吴启在周泽楷的眼里,闪耀着迷人的佛光。

 

吴启一把拍掉杜明抓着周泽楷的手,对杜明说:“你快放过队长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唱这种歌?”

 

杜明不满:“我唱的歌怎么了?!”

 

吴启一把勾住杜明的脖子,将杜明往自己这边扯。周泽楷顺势往另一边挪动了一个位置,看着吴启忽悠杜明:“来,跟哥哥嚎一首捉泥鳅!”

 

杜明听这个歌名立马就来劲了,他伸手也搂住吴启,拖着吴启就往点播机那边走:“没问题,走着启哥!”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

 

他们从十一点开始唱到了凌晨两点,最后以杜明为首的三个人的嗓子唱哑作为结局宣布告终。他们勾肩搭背的出来,还哼哼着张信哲的过火。

 

可能是今天high的过分的缘故,也可能是那两口Rio的锅,导致回到宿舍后孙翔精神依旧亢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望着天花板沉思了一会儿,始终觉得没唱够。于是他就打开了全民K歌又开始嚎,从单身情歌唱到丁香花,再从QQ爱唱到披着羊皮的狼。所幸他的队友都睡着了,要不然孙翔半夜打开门就能看到明晃晃的刀尖。

 

在几经波折,换了十几首的情况下,孙翔终于累了,他选了首求佛发了出去,合上屏幕倒头就睡了。

 

那时候的他,从没有想到这首求佛能成为他电竞生涯中最大的黑历史。如果时间能够重新来过的话,他会选择唱两首就睡觉,会选择到宿舍立马就睡,会选择不喝那两口Rio,会选择不踏进KTV,绝对不会让今天的一点小失误变成明天的一道光辉事迹,带引号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透过窗帘把房间照的透亮,孙翔迷迷糊糊的摸过手机想看看时间,结果刚按亮屏幕,漫天遍野的艾特把他淹没了。他划下通知栏打开微博一看,杜明早上八点把他昨晚上唱的全民K歌分享到了微博,还配上了几个大字:我们翔哥一开口,我就能感受到他和这首歌有共鸣,能感受他有这么痛苦,多么撕心裂肺。

 

杜明一人发了倒也还好,也就搭上个可怕的程度,但是整个轮回都转了这就是恐怖了。

 

如今孙翔的噩梦诞生了。他首先收到了半个联盟的私信,一排拉下来全是哈哈哈哈,之后他的队友把他的歌设为了手机铃声,还当着他的面互相打电话,听着他撕心裂肺的歌声此起彼伏,他将桌子拍的直响:“我操!你们在放我就要杀人了!”

 

可能是前几天玩的太过,再加上孙翔一个劲儿的抗议,也就渐渐地放过了这个梗。但是庞大的粉丝群体没有,那段时间他上个微博,评论区顶上的热门都是给他做的求佛表情包,还有一些视频链接,点卡一看都是粉丝唱的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在经历了队友的洗礼之后的他只是心如止水的听完,接着在心里回一句:不能。

 

再后来接踵而来的就是,他再也不能让别人相信他唱歌其实并不难听。每当他说出那句:“其实我唱歌还是挺帅的。”

 

杜明都会开通秒接服务,说:“噢,你是指求佛吗?”

 

四舍五入,孙翔跟杜明就结下了梁子。

 

这事儿的后果就是孙翔养成了一个习惯,唱歌不去全民K歌了,想唱歌就调出江波涛的对话框,给江波涛唱。可是他一唱就停不下来,通常都是给江波涛刷一屏幕的语音。江波涛一般都会听,时不时还会接着唱。他看着江波涛发过来的语音,心想:唉,这个冷漠的社会,也只有自己男朋友异常温暖了。

 

他给江波涛唱过很多歌,有的就跟那首求佛一样瞎唱,大多数还是好好唱的。

 

说起来设置铃声这件事倒是孙翔起的头。那时候孙翔和江波涛刚在一起,他半夜越想越难耐,点开置顶的对话框,给江波涛唱了一首挺老的情歌,唱了一段江波涛一直没回。孙翔撇了撇嘴以为江波涛已经睡了,索性就切窗口玩游戏去了,等到他打完一局回来再看对话框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回他了。

 

江波涛给他分享了一个全民K歌的链接,他点进去一听,江波涛唱的也是一首老情歌。江波涛的声线太适合唱这种情歌了,孙翔还带着耳机,温柔清亮的声音顺着耳机传来,激得他内心躁动难安。他动了动手指,立马就点了下载,设为了铃声。

 

孙翔每次来电话,江波涛就能听到自己唱歌,那个感觉真的挺奇怪的。他就在孙翔接完电话之后反应了这个情况。孙翔听完有些疑惑,问道:“哪儿奇怪了?”

 

江波涛没说话,掏出手机将手机铃声换成了之前孙翔唱的那首老情歌说道:“好了,你用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孙翔撇了撇嘴,掏出手机给江波涛按出一个号码,边拨边说:“你就不能自己拿吗,又不是没你的指纹。”孙翔这边刚滴了两声,江波涛那边就响了起来,他听着江波涛手机里传来自己的歌声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翔江。

 

江波涛看着他的表情掐断了电话,还没说话就被孙翔给抢了先,孙翔看着他说:“哪儿奇怪了?用自己男朋友的歌声做铃声不是挺正常的?”

 

江波涛闻言笑了笑:“好,翔哥说的对。”接着他又问:“这么高调不怕被说啊??”

 

孙翔不屑一顾,按了下Home键,将页面回到了主页面,指着上面两个人合照说:“把合照设置成桌面就不高调了?回头给你买一个镶满钻的戒指,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高调。”

 

孙翔的表情严肃的不行,江波涛没忍住笑意,问道:“那我还打不打比赛了呀?”

 

“串个链挂脖子上呗。”说完孙翔就凑过去亲江波涛,将剩下的话全都堵了回去。江波涛实在太烦人,这哪里是高调秀恩爱,明明就是男友应尽职责。

 

 

评论 ( 14 )
热度 ( 18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