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江】酒后不能乱开嗓

*ooc预警。





江波涛的铃声不常开,大多数是静音的,每次来电话桌子都会将手机的震动声放大,让整个训练室充斥着仿佛楼上装修的电钻声。

前有吕泊远,后有杜明,中间还夹个吴启都向江波涛反应过这个问题。结果江波涛开了两天铃声之后周泽楷作为代表被推了出来,让江波涛关上铃声。

孙翔后来听杜明说起这事儿,下意识的问了句:“为什么啊?”

杜明左右观望了一下,确定没有江波涛的身影之后,这才压低了声音对孙翔说:“你知道海豚音吗?”

孙翔想了想:“就是那个啊啊啊的那个?”

杜明点了点头:“对对对,就那个。之前副队来电话,一道海豚音划破了长空,好家伙,我看到队长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孙翔想了想那个场景没忍住笑出来,杜明白了他一眼说:“你别笑,我跟你讲,就那个铃声要是在大半夜训练,不知道的还以为有鬼呢。”

孙翔想了想在深夜,训练室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的灯光打在脸上。每个人的表情严肃,训练室里呼吸声和敲键盘的声音混在一起,突然一阵尖叫伴随着震动声从后背传来…想到这儿,他转头对杜明说:“那不是挺好玩的吗?”

杜明起身呸了他一口:“去,跟你聊不来。”

孙翔看着杜明的背影说:“哎握草,别走啊,再说点听听啊。”

而高冷如杜明听不见孙翔的呼唤,义无反顾的去了食堂,买了份鸡排。

在那次谈话的几个月后,杜明有幸听到了江波涛正常版的手机铃声。他听着都快感动哭了,直到他越听越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他看着江波涛过来拿起手机,就顺口问了江波涛一句:“副队,这声音有点耳熟啊?这谁唱的?”

“孙翔呀。”江波涛冲着他眨了眨眼,趁着杜明坑神的功夫就去接电话了。

杜明看着江波涛出去接电话的身影,脑子里飞快的划了重点。

握草!孙翔唱歌能那么好听?!

握草!副队居然用孙翔唱的歌做手机铃声!

握草!副队这么光明正大是已经搞一块儿了吧!!

杜明盯着江波涛消失的那个方向,脑子里缓缓的浮现了握草两个大字。72号黑体,加粗的。

其实这也不能怪杜明,曾经孙翔因为唱歌火过一把,虽然这事儿的罪魁祸首是他。但是孙翔当年歌声一出,唱哭了多少友人,直到现在他电竞圈灵魂歌王的称号都无人撼动。

那时候他们已经进了季后赛,在那天主场打完比赛之后,他们进行了日常撸串,他们啃着羊肉串觉得撸完串就回去实在是不过瘾,后来投票决定去KTV。

敲定了之后方明华就立马用手机订了个包厢,在吃完串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KTV。

一开始还挺正常,后来high了之后什么歌都有,方明华大手一挥还点了几瓶Rio爽一爽。吕泊远吼了一首爱如潮水,杜明不甘示弱来了一手死了都要爱,孙翔抢过麦克就唱了一首香水有毒。就连周泽楷都上去唱了一首醉赤壁。

结果刚下来就被杜明扯住了衣服,要是平时杜明作死绝对不会作的这么彻底,但是气氛刚好,酒精上脑,他就冲着周泽楷说:“不行啊队长!你这个一点不符合我们今天的歌曲类型!你起码要唱一首精忠报国!”

周泽楷求救的看向江波涛,结果江波涛正和孙翔一起点歌。正当他觉得孤立无援的时候,吴启出现了。

那一刻,吴启在周泽楷的眼里,闪耀着迷人的佛光。

吴启一把拍掉杜明抓着周泽楷的手,对杜明说:“你快放过队长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唱这种歌?”

杜明不满:“我唱的歌怎么了?!”

吴启一把勾住杜明的脖子:“来,跟哥哥嚎一首捉泥鳅!”

杜明闻言也搂住吴启:“没问题,走着启哥。”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

到最后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哼哼着张信哲的过火。

可能是今天high的过分的缘故,也可能是那两口Rio的锅,孙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望着天花板沉思了一会儿,始终觉得没唱够。于是他就打开了全民K歌又开始嚎,从单身情歌唱到丁香花,再从QQ爱唱到披着羊皮的狼。所幸他的队友都睡着了,要不然孙翔半夜打开门就能看到明晃晃的刀尖。

在几经波折,换了十几首的情况下,孙翔终于累了,他选了首求佛发了出去,合上屏幕倒头就睡了。

那时候的他,从没有想到这首求佛能成为他电竞生涯中最大的黑历史。如果时间能够重新来过的话,他会选择唱两首就睡觉,会选择到宿舍立马就睡,会选择不喝那两口Rio,会选择不踏进KTV,绝对不会让今天的一点小失误变成明天的一道光辉事迹,带引号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透过窗帘把房间照的透亮,孙翔迷迷糊糊的摸过手机想看看时间,结果漫天遍野的艾特把他淹没了。他打开微博一看,杜明早就把他昨晚上唱的全民K歌分享到了微博,还配上了几个大字:我们翔哥一开口,我就能感受到这首歌有多么痛苦。

杜明一人发了仅仅是可怕,整个轮回都转了这就是恐怖了。

如今孙翔的噩梦诞生了。他首先收到了半个联盟的私信,一排拉下来全是哈哈哈哈,之后他的队友把他的歌设为了手机铃声,还当着他的面互相打电话,听着他撕心裂肺的歌声此起彼伏,他一拍桌子:“握草!你们在放我就要杀人了!”

但是他能堵着住队员,堵不住庞大的粉丝群体。那段时间他时不时就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在嚎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一开始他还会让人别放了,到最后他简直就是心如止水的听完,在心里回一句:不能。

而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他再也不能让别人相信他唱歌其实并不难听,因为他每次说:“其实我唱歌还是挺帅的。”

那时候杜明都会说:“噢,你是指求佛吗?”

四舍五入,孙翔跟杜明就结下了梁子。

后来孙翔养成了一个习惯,唱歌不去全民K歌了,想唱歌就调出江波涛的对话框,给江波涛唱。可是他一唱就停不下来,他看着一屏幕的语音心想:唉,这个冷漠的社会,也只有自己男朋友异常温暖了。

他给江波涛唱过很多歌,有的就跟那首求佛一样瞎唱,大多数还是好好唱的。

有一次他给江波涛唱了一首挺老的情歌,唱了一段江波涛一直没回。孙翔撇了撇嘴就切窗口玩游戏去了,等到他回来再看对话框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回他了。

江波涛给他分享了一个全民K歌的链接,他点进去一听,江波涛唱的也是一首老情歌。他听着江波涛的声音,立马就点了下载,设为了铃声。

孙翔每次来电话,江波涛就能听到自己唱歌,那个感觉真的挺奇怪的,他就跟孙翔说了。

孙翔疑惑:“哪儿奇怪了?”

江波涛将手机铃声换成了孙翔的一首歌,用孙翔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孙翔听着江波涛手机里传来自己的歌声微微皱起了眉头。

江波涛看着他的表情掐断了电话,还没说话就被孙翔给堵住了,孙翔看着他说:“哪儿奇怪了?用自己男朋友的歌声做铃声不是挺正常的?”

江波涛闻言笑了笑:“好,翔哥说的对。”接着他又问:“这么高调不怕被说啊??”

孙翔不屑一顾:“这哪儿高调了?回头给你买一个镶满钻的戒指,那才高调呢。”

江波涛说:“那我还打不打比赛了呀?”

“串个链挂脖子上呗。”说完孙翔就凑过去亲江波涛,将剩下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江波涛接完电话回来了,杜明看着江波涛脸上的震惊还没下去:“孙翔唱歌这么好听的吗?!”

江波涛笑了笑:“是的呀,他好好唱歌很好听的。”接着他点了点屏幕调出一段语音给杜明听,里面孙翔在唱一首英文歌,发音标准,感情到位,甚至还有点苏。

杜明听完脑海里依旧是当初的两个字。

…握草!

评论 ( 14 )
热度 ( 145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