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有狐(上)

*ooc预警

*全篇瞎说

*天师叶x狐妖江

 下篇走这里 有狐(下)

 

叶修碰上江波涛挺赶巧。

 

那会儿叶修正好被一大帮子人催着赶着要个灵兽,还有旁敲侧击的要给叶修搭根线。

 

这前脚说媒的刚走,后面送灵兽的又来了。倒不是说叶修内心寂寞空虚还真缺这个那个了,就是大多数人想跟这首席天师攀上点关系。

 

就那个首席天师叶修,是我们家女婿。或者你知道吗叶天师那个灵兽,我们家给送过去的。这话说出来连带着面子都沾了些光你说是不是?

 

其实叶修被集火还真不是没原因的,大部分的天师都会选择在注册称为天师的时候领养或者捕捉一只灵兽来辅助自己。

 

毕竟一开始的修炼处处危险,有个老师还好说,入门时期的指导保护不一个不落。但是自学的散游天师不一样,他们大多都带着一股子傲气,不太接受组队,所以事发的几率也就越高。

 

叶修也是散游天师,当初也想找一只灵兽。但是时间来不及,当时叶修得去登记公会,这事儿就耽搁了下来。后来加入了公会,有了别的天师组队也就一直没去找。

 

但是就因为没个灵兽,想搭上叶修的大多数都把主意放在灵兽上,还有些找不到好的灵兽的看着自家姑娘样貌不错,索性就搭上了姑娘。

 

这两件事混在一起搞的叶修头都大了,苏沐橙看着叶修出了个主意:“要不你先领一只应急,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说?”

 

苏沐橙话音刚落,她脚边的狮子嗤了个鼻音,凑过去蹭了蹭苏沐橙的小腿。叶修也不知道她上哪儿找的这么只灵兽,一般姑娘家不都是喜欢灵猫灵兔吗?

 

方锐看着叶修的神情倒是挺乐呵的:“实在不行你干脆找个会化形的灵兽就得了,两方面都抓了啊叶修大大,到时候推也好推。”

 

魏琛听了这话就笑上了:“这个好这个好,灵兽就是媳妇儿,绝了!”

 

陈果给叶修推过去一张纸,说:“新任务,好好干啊。最好顺便带个灵兽回来,你看我那门槛都快被踏平了。”

 

纸张正好滑在叶修的面前,写的人似乎有些紧张,最后一个字的笔锋没有勾勒好,划出了个圆润的弧度。叶修扫了几眼上面的字,应了声:“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叶修就踏上了上山的路。

 

因一周前下雪的缘故,这条山路被封了三天。在南方不常下雪的天气里这已经算是大雪了,虽是只下了一天,但是山路崎岖,公会那边怕出事,就封了三天,周边的积雪还没完全消退,星星点点的映在树枝上。

 

山路崎岖,偏偏寺庙建在山顶上。得亏叶修是个天师,体质比一般人健硕。这要是个普通人,怕是早就趴地上滚下山去了。

 

叶修踏进寺庙的时候只有一个小和尚在扫地,小和尚见着叶修迎了上来,冲着叶修行了一礼,这才问叶修:“施主可是因除鬼一事而来的?”

 

叶修点了点头:“对,麻烦小师傅带个路,让我见见你们方丈。”

 

小和尚侧过身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施主请跟我来。”

 

叶修抬步跟上小和尚,顺便打量着这所寺庙。这所寺庙香火气挺重,想来时不时上山拜佛的人不少。绿植不少,但是大多年岁不长,年份最长的不过带了点懵懂的灵智。小和尚带着叶修穿过回廊,拐了两处走廊,这才在一处房门前停下。小和尚替叶修打开了门,说:“方丈等候施主多时了。”

 

叶修向小和尚回以一礼,便抬脚进去了。

 

方丈坐在一方塌上面,中间摆了一个檀木矮桌,上面放了两杯茶。叶修刚站定,方丈便出声让叶修坐到对面。

 

叶修也没多客气什么,过去坐下了。方丈这才缓缓说明事情前后,方丈说的与那纸上面说的大似相同,无非就是山上闹鬼,半夜用听到闷响,接着就是一阵奔跑声伴随着小孩的嬉笑声。光是想想都渗的慌,为此他们也请过不少天师,但那没用。

 

叶修坐在方丈面前,抿了一口茶,说:“那肯定没用啊,这事儿又不是闹鬼闹的。那几个估计也不是天师,怕是几个碰巧会使上两三个小法术的神棍吧?”

 

“哦,当然也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事儿倒是没那么复杂。我刚刚上来的时候感受了一下,这山上灵气充沛,不像是闹鬼的样子,再者,寺庙闹鬼是常有的事儿。大多数寺庙都建在山上,灵气重,精怪就多,特别是树妖。”叶修的食指敲了敲桌子,说到这儿便止住了话头。

 

话说到这儿方丈也懂了。树妖的修炼比一般精怪难上许多,妖物约莫几百年修的人形,树妖几千年才勉强落个人形。树妖刚开灵智只能在本体中修炼,后百年能在本体周围活动,因为无趣,所以这所寺庙变成了他们唯一的乐趣。

 

小和尚却对叶修说:“可是真的有东西!怕是来的人太多将那东西惹火了,一道雷劈了门口那树。”

 

叶修闻言觉得有意思,便跟着小和尚一起过去看了看。

 

被劈的树大概有五人合抱那么粗,被拦腰劈成了两截,切面处一片漆黑,还有股没散去的焦木味。但是这山上基本上都是刚开灵智的小妖精,一没能力招出这么大的雷,二树妖本性温顺,不至于同族相残。

 

寺庙里又没有人员受伤,说明这雷根本不是冲他们来的,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

 

这是渡劫的天雷。

 

这山上有个刚渡完劫的精怪,并且不会离的太远。

 

叶修在树周围寻了几圈,果然在西南方向看到了一块乌黑的痕迹。那这就说的通了,这个精怪在这里承受了第一道天雷,之后为了不让寺庙里的人受牵连,躲远了。

 

叶修出了庙门四处走了走,他敲了敲旁边一棵碗口粗的小树苗说:“兄弟,给你打听个事儿。”

 

那树苗感受到了叶修的气息,想装作并未开灵智的模样,树杈却止不住的颤抖。

 

叶修瞥了一眼那哆哆嗦嗦的树杈,继续问:“知道那个刚渡完劫的妖现在在哪儿吗,我找他有点事儿。”

 

那树没回答,只是抖的很厉害了。正当叶修以为他不会回答,准备自己先搜个两圈的时候,就看到那哆哆嗦嗦的小树苗指了个方向。

 

叶修拍了拍树干,笑道:“谢了啊。”

 

叶修往那方向走了一会儿,就看见石头上白绒绒的一团,看样子正在晒太阳。跟积雪混在一块儿倒不太看的出来,除了尾巴的上一块黑。

 

叶修走近了才发现那狐狸的妖力并不稳定。

 

那就是他了。

 

江波涛的确刚渡完劫没多久。灵兽千年渡一劫,劫数越后天雷的威力越大。这首次渡劫的天雷虽劈不死妖,但是挨那一下绝对不好受,哪怕只是打在了尾巴上。

 

因为刚步入千年的关系,妖力还没有彻底稳固。这天雷一劈,将还有些虚浮的妖力震散,几道妖力在体内乱窜,江波涛这几天才勉强那些妖力控制住,妖力难免有些浮动。

 

叶修往那边走过去,江波单凭气息就知道面前这位是个实力不凡的天师,他并没有睁眼,只是抖了抖耳朵尖。叶修望着那一团,先开了口:“哎,咱俩做个交易怎么样啊?”

 

江波涛这才睁开眼有些疑惑的抬起脑袋看向叶修,问:“什么交易啊?”

 

叶修也不管地上的积雪席地而坐:“你也知道人生在世难免有些自己不能应付的小风小浪,你也有我也有。我们可以彼此互帮互助一下,你看,你就在人前假装一下是我的灵兽,正好久帮我挡一下说媒和亲的。”

 

叶修说到这里江波涛已经站起了身,叶修因为坐着的关系还得微微抬起头看他,补完了剩下的一句话:“我呢,就帮你按住你体内不听话的妖力,怎么样?”

 

江波涛一双狐狸眼直直的注视着叶修,像是在权衡利弊。叶修在这时点了一句:“小心矫枉过正啊。”

 

沉吟片刻江波涛笑了笑,似乎是妥协了:“不愧是叶神,这生意做的不亏呀。”

 

叶修也听出他话中妥协的意味,也不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只把话当夸奖:“那必须,亏了我肉疼啊,心也疼。”

 

意见达成后叶修先去江波涛的住所帮江波涛控制了几簇压制妖力。随后江波涛跃上叶修肩头,舒舒服服地趴着甩了甩尾巴。

 

叶修有些无奈:“怎么去你住所不光不给我带路,还把我当行驶工具了啊?”

 

江波涛笑眯眯的说:“一般灵兽不都是这样吗?”意思就是,装就要装的像一点。

 

索性江波涛的住所离这儿不远,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叶修本以为会是一个山洞,却没想到是一个挺别致的小院儿。江波涛一到便落地化了人形,叶修这才发现江波涛跟其他的狐妖不一样。

 

他的模样生的清秀,嘴角带着一丝浅笑,骨子里没有狐妖特有的那股子媚意,说是树妖怕是都有人信。

 

一路跟着江波涛进了偏室,叶修的手掌贴上江波涛的后背。灵力顺着手掌进入到江波涛体内转了一圈,跟叶修想的差不多,妖力因为一个劲的被压制已经有了爆发的迹象,叶修搞定了那几簇妖力之后顺带还帮江波涛稳固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之后叶修这才想起问江波涛:“哎忘了问你了,你叫啥名字啊?”

 

“江波涛。”江波涛转过头看着叶修的眼睛,“江河湖海,波涛汹涌。”

 

叶修想了想:“哦,一溜边三点水?”

 

江波涛笑着说:“对的呀。”

 

走的时候江波涛跟来时一样,化了原型团在叶修的脖子处,跟一圈围脖似的。

 

叶修就这么一直走回了公会,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一进门,就连方锐都愣了:“没想到叶修大大还真有闲情逸致,任务完了还逛了个街买了个围脖?”

 

话音刚落江波涛就抬起了脑袋,漆黑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最后落在叶修脸上。叶修偏头看了看江波涛,用手揉了揉肩膀上的狐狸脑袋,说:“哪能啊,这是我刚收的灵兽。”

 

虽是初次上岗,架不住江波涛的天分,做起这事儿来无师自通。他眯起眼睛蹭了蹭叶修的脸颊,一副亲昵的样子。

 

陈果正在吃鸡蛋羹,一看这样子还真八九不离十了,愣的勺子都掉进了碗里,发出一声脆响:“我就随口说说,你还真带了只回来啊!”

 

不出半天,这消息就传了个遍,连带着上门的人少了大半。

 

叶修享受了一下久违的清静,惬意地拉着江波涛出去逛街。江波涛落地化了人身,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把纸扇,活脱脱一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模样,惹的叶修一阵闷笑。瞧那熟练程度,绝对不是第一次下山。叶修走过去与他并肩,本以为能好好享受一下清闲时光,结果就到门口馄饨铺点了碗馄饨的时间,眼熟的倒是见着好几个,都是公会里的后辈,见着叶修都客客气气的叫了声前辈。

 

江波涛偏头看了看一边吃馄饨一边应着那些个后辈的叶修,也跟着叫了声前辈。

 

这声前辈差点把叶修给呛着,叶修艰难的把馄饨给咽下去说:“你怎么也叫上了啊?”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大家都这么叫,那我也不能搞特殊啊。”

 

叶修冲着江波涛摆了摆手:“可别,让我好好的吃个馄饨先,跑了一早上,饿死我了。”

 

可能是真的因为饿了的关系,叶修这一碗馄饨吃的挺快,江波涛就随处张望了一下叶修那碗馄饨就见了底。叶修往桌子放了馄饨钱,就拉着江波涛走上了最繁华的一条街市。美曰其名,消食。

 

江波涛虽不是第一次下山,但是这下山次数也不多。这儿终于能好好逛逛,左瞧右瞧的觉得什么都有趣得很,时不时凑近个小摊看看那些泥塑的小人。这才刚刚走到一半,叶修跟江波涛的手上又抓着不少小吃,江波涛兜里还塞了几个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这食倒是没消下去多少,倒是又咽下不少,这一来二去,还不如直接就吃完馄饨就回去呢。

 

江波涛倒是开心,毕竟他时常在山上,前些年最想下来的时候他连化形都化不好,经常将耳朵尾巴露在外面。后来能化的跟人类差不多了,反倒是将这种心情放下了。

 

叶修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了一根糖葫芦,一边吃着一边凑在人堆里看着皮影戏,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幕布前的小人,跟矮他一大截的小孩是同样一副神情。叶修看着这样也觉得有趣,明明化出来的皮囊是个已经成年的翩翩公子,怎么看都是一副小孩子的举动。

 

等到江波涛咽下最后一颗糖葫芦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只鸡的糖塑。他的任务暂时圆满完成,自然也要回去了。

 

走之前江波涛拉住叶修,手掌一翻一个铃铛就躺在了他的手心。那说是铃铛却是不响,空隙里填满了红绳,牢牢的包裹住了金属丸,只露出一截绳头。江波涛将铃铛给了叶修,说:“前辈要叫我就把红绳拉出来就好啦。”

 

叶修看了看那个一节小拇指节大的铃铛,说:“哟,我们小江这算盘拨的挺响啊,这铃铛用一次也就差不多了吧?”

 

江波涛笑眯眯的:“那可不一定呀,凭前辈的本事还怕不能把红绳塞回去吗?”

 

叶修轻笑一声,不置可否的说:“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叫你。”

 

江波涛冲着他摆了摆手说:“前辈再见,等待你的召唤哦。”

 

叶修看着江波涛离去的背影,将铃铛顺手塞进了兜里。

 

只是自从江波涛给了叶修那个铃铛之后,江波涛就没有听到过铃声。叶修似乎是忘了有这么个铃铛,江波涛只得独自呆在小院里,百无聊赖的翻过了四五本书。

 

在沉寂了近一周之后,江波涛再次见到了叶修。

 

叶修后面跟着一大帮子人,看那副架势似乎要痛扁叶修一顿不可。叶修脸上倒是没有惧意,见了江波涛反倒先乐呵上了。他稳稳当当的落在江波涛旁边,顺手拍拍江波涛的肩膀,带了点鼓励的意味说:“这次人还挺多的,你可得保护好我啊。”

 

江波涛看着那一大帮直冲过来的众人,只愣了一秒就反应了过来,他偏过头看向叶修,问:“前辈这么厉害还需要我保护啊?”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叶修走进江波涛的住所,熟的跟自己家似的,先给自己倒了杯水解渴,这才抬高了声音对江波涛说:“那可不嘛,我是凡人之躯,很娇弱的。”

 

江波涛只得出手帮叶修解决了那帮小喽啰。区区两个法术震得他们倒飞出去,一片叫苦连天声中那些人终于长了点眼色,踉跄地仓皇逃跑。江波涛直到看着那帮人的身影消失,这才转身进了屋。

 

他挨着叶修坐下问叶修怎么回事,叶修才把大致的说了一通。

 

起因就是叶修抢了人家一个大任务。那发任务的家族是半路转去从商的,没想到挺成功,现在产业做的挺大,说不上是独占鳌头,也算得上是个业内翘楚了。原本接下这个任务的想跟这家攀上点关系。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这么送给了叶修。

 

叶修又喝了口水说:“这次鬼挺厉害的,我这不是怕他们失败吗,那多丢人啊。”

 

江波涛闻言也不戳穿。放着好好任务榜的任务不接,就偏要抢别人的任务单,那纯属就是叶修闲的无聊想找点事情做了。

 

江波涛问叶修:“我给前辈的铃铛怎么不用呀?”

 

叶修说:“就一次,那必须留到关键时刻啊。”

 

评论 ( 12 )
热度 ( 9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