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还是周江。

 

“放松。”周泽楷按住江波涛的肩膀,稍微施力往下按了按视作提醒,江波涛感受着肩膀上的手掌,深吸几口气稳了稳情绪。

 

周泽楷看出了他的紧张,只得搁下了继续比试的念头,试图先帮这个新学员放松一下,他问:“第一次?”


江波涛看周泽楷这样就放下了枪,有些无奈的冲周泽楷笑道:“是呀,紧张的不行,我手都在抖了。”说完还摊开手掌给周泽楷看,了让周泽楷看的更清楚些,他还特地向前走了几步,灯光把他手掌的冷汗照的晶亮。

 

“警校毕业?”周泽楷有些疑惑地继续问。

 

江波涛的资料周泽楷看过,毕业学院那栏填的是警校,按道理说这份资料是不会出错的,那么既然是第一次用枪,他又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

 

周泽楷蹙着眉头仍在思索,江波涛却是兀得动了身。江波涛翻手旋过枪口用枪托瞄准周泽楷的太阳穴毫不留情地砸去,近距离的突袭打的周泽楷有些猝不及防,他只来得及抬臂相抵,扭身抽手拧住江波涛试图反击的时候,脖颈处陡然传来一阵冰凉。

 

机器迅速的响了起来,而江波涛正笑眯眯的看向他,冲他眨了眨眼。

 

周泽楷愣了愣,随即松了手,江波涛见此也收起短刀,摊摊手心语气轻松的说:“正面我肯定打不过长官的,只能用一些小手段了。”

 

“刚刚蒙骗了一下长官,我的确用过枪,但是还是喜欢这个。”江波涛晃了晃手里的短刀。

评论 ( 3 )
热度 ( 5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