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你是我梦游时所抵达的荒野。

醉酒

是翔江。

 

孙翔将外卖扔进垃圾桶后又在冰箱里拿了一罐子可乐,这才重新坐到电脑前。屏幕上的游戏已经载入完毕,他熟练打开竞技场正准备打几局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名次已经掉出了全服前五。

 

照理说实在不应该,现在算是赛季中期,排名上下浮动不会很大,更别说这一晚上往下掉了十几名的情况。他有点疑惑的点开排行榜,他此时的排名第十一,后面跟着的胜率掉了百分之三点六。

 

孙翔看到胜率的那一刻顿时就怒了,想都不用想这是谁干的好事。他的密码就江波涛知道,因为江波涛时不时会用他的号打个两局。江波涛曾经也玩过这个游戏,不过后来实习了就没什么时间打了,索性就直接退游了。如今也就想起来就用孙翔的号打两把,虽然孙翔的跟他的职业不同,但是操作还行,所以孙翔倒也放心的给他玩。

 

江波涛游戏瘾不重,根本干不出一晚上给他连败掉胜率这种事儿,特别是昨天他还对孙翔说今天有个晨会要开,得起早。

 

而被愤怒蒙蔽了双眼的孙翔已经想不到这个层面了,他已经打好注意了,离江波涛下班回家还有半个小时,等到六点五十的时候就去厨房拿把菜刀,明晃晃的刀刃得对准了门口,只要门一开立马犯法杀人。

 

孙翔沉重的开了一局,一边操作着角色一边哀悼着他失去的胜率。孙翔连胜三局,才勉强回来一点。正当他准备开始下一场的时候,就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响声。他无比庆幸还没开始下场游戏,要不然技能音效得彻底盖过了这个关门声。

 

江波涛正好下班回到家,刚进门就听着孙翔在叫他。他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只匆匆将包放在了沙发上,便松了松领带踩着拖鞋往卧室里走。孙翔已经换好姿势,还特意开了旁边被他遗忘已久的可乐喝了一口,表情十分严肃。他看着进来的江波涛,指着屏幕质问道:“江波涛!是不是你玩我号给我掉胜率了?”

 

江波涛看了看屏幕上的胜率,胜率已经被孙翔几句打回来了些,勉强挤回了前十,定在了第九的位置上。他看着那个硕大的九,又看了看孙翔,没忍住笑了出来。

 

孙翔这会儿都怒火中烧了,偏偏江波涛还在那里笑。他气得把江波涛按在床上咬着他的脖颈嫩肉,咬完了还不够,松了口改用尖牙磨,将那一小块皮肤磨得通红。可江波涛忍不住,要害被叼住了还在笑。孙翔大手一挥一掌拍在他的腰侧,恶狠狠的说:“你还笑!回头就让一叶把无浪按在地上摩擦!”

 

江波涛本来都不笑了,一听这句话都又开始了,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势,这就演上了:“草民冤枉啊,求大人明察。”

 

孙翔都快被气笑了,回道:“你冤枉个屁,你就是罪魁祸首!”

 

江波涛笑得不行,颤抖着手从兜里掏出手机解了锁,从相册给孙翔调出一个视频。他将手机翻了个面用屏幕对着孙翔,点击了播放:“我有证据的好不好?”

 

 

孙翔回家的时候江波涛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夜里播放的节目没几个,索性直接投屏弄了部谍战剧看。为了迎合气氛,旁边窗帘拉的死紧,直接将万家灯火隔绝在外。屋子里也没开灯,黑压压的一片,只有电视机发出幽暗的光。

 

孙翔的校服外套大敞着,露出里面一件黑色打底的背心,带着些许酒气就往江波涛怀里拱,平时引以为傲的发型已经折腾成了鸟窝。孙翔酒量不好,估计是被两瓶啤酒给放倒成这样的,但是篮球队的庆功宴也就那么回事,去趟大排档在里面点俩炒菜,又在旁边的摊子点几串烧烤,最后上箱啤酒,个个都满上。

 

也不是说去不了餐厅,只是现在队伍还在区里荡悠。顾问老师说了,先给个小奖励,等拿到了市级的,吃什么自己定,老师就是自动支付宝,拿到省级个个都包发红包,校长还给开表彰会。

 

电视机里地下工作秘密进行,孙翔也不闲着,手直接往江波涛的睡衣里探,炽热的掌心顺着腰线缓缓摩挲。可江波涛同志不为所动,一心只关心电视里的档案袋,他按住了孙翔的手,用脚轻踹了踹他,说:“别闹。”

 

孙翔果真消停了,江波涛用指尖轻轻挠了挠孙翔掌心,眼睛却目不斜视地盯着男主刚毅的侧脸。孙翔身上的味道太浓,江波涛鼻尖萦绕的全是孙翔身上的酒气,他用手肘拱了拱孙翔,催道:“快洗澡去。”

 

而喝醉了的孙翔十分难缠,得粘着自己男朋友。他将脸直接埋进江波涛的肩窝,大幅度的扭了几下表示不乐意。江波涛觉得有趣,也不看档案袋了,凑过去问:“你怎么那么烦呀?”

 

孙翔一听更不乐意了,他抬手拍了江波涛几下,因为醉酒说话拖长了声音,气势却是一点没少,还有些掷地有声:“放屁!你以前还觉得翔哥帅的,你现在怎么能觉得我烦呢?江波涛我跟你讲,你他妈的太过分了!我要去洗澡了,出来之后竞技场见,我要把你摁在地上摩擦!”

 

江波涛在孙翔说了一半的时候已经开始录视频了。他的手机就放在旁边充电,这会儿已经充满了索性就直接拔了充电线。他将镜头对准了孙翔,这会儿录的正起劲,他也学着孙翔的语气对他说:“你也太过分了,你怎么舍得把我摁在地上摩擦呢?”

 

孙翔抬起头,眼神都有些迷茫了,却还是一脸的理所当然。江波涛有些后悔没开灯,这会儿灯光太暗拍不清孙翔的表情:“那我回头叫一叶之秋把无浪摁在竞技场地上摩擦,我先给一叶打个电话。”他说完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对着那头直嚷嚷:“一叶,一叶啊!!用你的却邪给我把无浪捅回复活点,回头带你吃好吃的。啊什么啊?你听见没有!把无浪给我…操!”

 

他说了一半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将校服拉链拉了起来,还理了理衣领。江波涛看着他的动作换了一只手路,另一只手正准备去够空调遥控器,就看着孙翔学着电视里的动作指着自己说:“我知道了,你就是想拖延我的时间!太坏了!”

 

江波涛哼哧哼哧的喘着气,憋笑憋的相当难受,他拍了拍孙翔说:“那你快点去洗澡,我们一会儿竞技场见。”

 

孙翔闻言站起身,大手一挥,气势二米八:“给朕准备换洗衣物。”

 

那个物还说没说完视频就戛然而止了,孙翔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江波涛,一脸震惊:“我他妈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江波涛指了指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说:“那你去问小明吧,昨天你就是给他打的电话。”

 

孙翔不信邪地下了床去拿手机,他解了锁打开最近通话第一个赫然写着杜明两个大字。他犹豫了一下拨了过去,为了照顾江波涛同志还特意开了免提。杜明也没让他久等,响了两下就通了。孙翔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就听到杜明那里说:“喂,翔哥啊,昨天无浪太强了我没打过啊,我被摁在地上摩擦了!”

 

“……”

 

孙翔看着都快笑出眼泪的江波涛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特别恨铁不成钢的回了句丢人就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扔在床铺上,甩了拖鞋重新爬上了床。谁知孙翔这头电话刚挂江波涛手机上就收到了杜明的消息:“这都快一天了,翔哥酒还没醒呢?”

 

江波涛这里战况正激烈,孙翔从后面锁住江波涛也跟着看杜明发来的消息,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他妈的我酒品有这么差吗?我觉得我千杯不倒。”

 

江波涛双手飞快地打字:“他昨天喝断片了,现在正在求证事实。”这句打完发出去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话:“你们也少灌他一点呀,回头他胜率掉了还得找我,指不定你下次看到我就是在报纸上了,标题是青年谈恋爱被家暴。”

 

杜明似乎还真信了,连打字都顾不上了,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这么严重啊?你可千万别跟翔哥分手,要不然我就是千古罪人了,江哥!!我再也不灌翔哥了,我以后我替翔哥喝!”

 

江波涛顺手点了收藏,又转文字截了个图发给孙翔后回道:“好的呀。”

 

他们又聊了两句江波涛这才把手机放一边。孙翔将下巴搁在江波涛的肩窝处,脸颊正好贴在刚刚自己咬出来的红印处,问道:“你发给我干嘛啊?”

 

江波涛凑过去亲亲他,说:“下次他让你喝酒你就给他看截图,帮你挡酒的时候记得拍视频呀。你可千万别喝醉了,要不然我又是让你掉胜率的罪魁祸首了。”

 

一听到掉胜率孙翔一个劲爬起来拍了拍江波涛,催促着说:“快快快,快起来,陪我把胜率打上来。”

 

胜率就是孙翔的生命,他已经苟延残喘了,就等着江波涛和他一起挽救幼小的生命了。可是江波涛就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躺在床上不动,哼哼唧唧的说:“我受到委屈了,我受冤枉了,我打不动了。”

 

孙翔十分了解江波涛,他看着瘫在床上的江波涛说:“我现在点外卖,鸡米花,鸡块,辣翅,嫩牛五方…”

 

江波涛抬起一只手:“…拉我起来。”

 

孙翔握住那只手将他拉起来,看着江波涛的脸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哼:“我的地位还不如肯德基了是不是?”

 

江波涛拉着孙翔的手不放,抬起头对上孙翔的眼睛,笑着说:“没有啊,我们翔哥世界第一好。”

 

孙翔坐在电脑面前看着江波涛登陆游戏,江波涛没上自己的号,他的号已经长期不玩装备有些跟不上。他向杜明借了个号,正对着窗口记录输密码。孙翔的食指轻轻敲桌子等待加载,随口问了句:“所以我胜率到底怎么掉的?”

 

他们房间里两台电脑是连坐的,当初为了一起打游戏还特地去订了桌子,两人装了一下午才装完。江波涛输完了密码点了确定,页面正在载入,趁着这个功夫他重新打开了手机,向后划了一下递给他看:“你自己打的呀。”

 

画面上的孙翔正把键盘敲的啪啪作响,还把最近一直没去剪已经留得有些长的头发扎成了两个小辫。一左一右高高竖起,跟个哪吒似的,想都不用想这是谁的杰作。而且绑头发的人相当敷衍,两个小辫子很明显的不对称,

 

那两个小辫随着孙翔的动作一蹦一跳的,画面上的孙翔一边敲键盘一边骂:“就你还想控我?我打不死你,你往哪儿躲?你还躲?我打不到你是不是?”

 

在他的骂人声后面还参杂着几声笑声,孙翔抬眼看了看江波涛跟视频里的笑声二重奏,伸手掐了江波涛的腿一下:“江波涛你怎么那么欠啊?”

 

江波涛无辜的眨了眨眼,控诉道:“是你叫我帮你扎的呀,不扎还骂人,可凶了。”

 

孙翔不信,觉得江波涛这会儿纯属驴他:“呸,你就是趁着我记不清给我瞎扣帽子!”

 

江波涛指了指自己手机说:“不信你问杜明。”

 

孙翔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江波涛,半信半疑的说:“真的?”

 

江波涛点点头,表情真挚:“真的。”

 

孙翔点点头表示信了,趁着江波涛不注意转头就去挠他,边挠还边说:“信你有鬼了!看你那样子就知道你又要坑我!”

 

江波涛费尽全力躲避孙翔的攻击:“我帮你打回来还不行啊?”

 

这就算是承认了。

 

孙翔勉强收了手不闹了,他重新坐回电脑前甩了甩鼠标给江波涛递了一个竞技场组队申请:“这是你应该做的。”

 

江波涛点了确定,吴霜钩月很快就出现在了一叶之秋的旁边。孙翔见着江波涛进来了就直接点了开始匹配,江波涛看着屏幕上的正在匹配嘟哝:“我这么好的男朋友你上哪儿找去啊?陪聊陪吃陪喝还陪上分的。”

 

这会儿正值高峰期,匹配起来也快。一会儿就匹配上了。孙翔闻言挑了挑眉毛,看着屏幕上巨大的匹配成功回道:“这不是现成的吗?”

 

评论 ( 15 )
热度 ( 151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