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失物

 去年开的脑洞了,十分老套的一个梗。

 

 

 

 

“说什么?”

 

周泽楷拆完新抢到的鞋摆拍了好几张照片,又将鞋小心翼翼的放进柜子里这才跑过来问江波涛吃饭的事儿,江波涛靠着床头不知道在跟杜明他们聊些什么,周泽楷进来的时候嘴角还扬着。

 

周泽楷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凑过去看,江波涛转手一挡把屏幕遮了个彻底,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的对茫然的周泽楷说:“小明说206宿舍的舍友家属请进家属群静候通知。”

 

周泽楷转手将手机解了锁打开了微信页面:“拉我。”

 

江波涛看着等待拉群的周泽楷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快冲口而出的笑声,继续说:“小明还说,因为目前家属只有你一个,我们就不建家属群了,让我给你口头通知。”

 

周泽楷也没吭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就转头修图去了。江波涛凑过去看了看他,鼻尖蹭着他的鼻尖,他也没什么表情,抬眼看了看江波涛以后又继续去修图。

 

江波涛在周泽楷下巴上亲了一口之后去在群里发了条语音,感情十分到位:“我们家领导听到小明那些话十分不开心,现在闹脾气了。如果小明不请客,那饭局就要取消了。”

 

周泽楷点点头,转过头对着江波涛的唇就压了下去,唇齿交缠,出来以后还不忘轻咬了江波涛的下唇一下。他满意的看着江波涛有些红的嘴唇,拿过江波涛的手机跟着发了条语音:“不能心和钱包同时流血。”

 

毫不知情的杜明同志差点痛哭流涕,却又不得不为自己的过失付出代价,心疼的同时还不忘踩一脚江波涛:“涛儿你太过分了!这个群一点私密都没有了,就说个悄悄话都能被你男朋友听到,你们是生煎天天贴一块儿?”

 

作为校门口生煎的头号粉丝孙翔站出来不服,他刷屏的发一串殴打表情包:“生煎是这么用的吗?!”

 

话题就这么被岔开了。

 

其实这顿饭周泽楷也不会真让杜明请客,毕竟主要是祝贺周泽楷江波涛搬出了学校宿舍,远离管理大妈的纷扰的,也勉强算是个乔迁之喜。

 

新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远,也就三站路的距离,算得上交通便利了。一开始杜明听到他们要租房子,还想着如果回不去宿舍就直接在他们房子过夜算了,结果周泽楷还真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们唯一留着的那个小房间用作存物。说是存物里面大多数都是周泽楷收藏的鞋,还附带了一排边的香水和耳夹。

 

也因为是新租的房子,许多东西还没有添置,除去那个摆的满满当当的小房间以外,厨房就一口铁锅,连个调料都没有,所以江波涛这个自封厨神也就不亲友下厨了,准备直接下馆子。

 

依照周泽楷的性格,原本是想订那家川菜馆,取新房子和学校的中间地段,也不远,两个地方过去都方便的很。

 

江波涛一眼就看穿了周泽楷的想法:“校草同志,你这么懒组织是要严肃批评你的。”

 

被批评的校草同志只是茫然的点点头,义无反顾的订了那家店的位置。

 

可这次周泽楷要去那儿不是因为懒,当然也不是觉得那家川家好吃到每次吃饭都要去吃的地步,纯属觉得方便。也的确存了一个小心思。

 

江波涛有个特点就是一吃辣就嘴红。但也不能算江波涛不能吃辣,之前他和周泽楷去吃麻辣烫,点了个微辣,低着头哼哧哼哧的吃的欢,一抬头嘴红的跟补了口红似的。

 

而江波涛本人却不知道周泽楷心里的小算盘,在群里跟舍友打的火热朝天,全然已经忘了定时间这事儿,还是唯一一位家属捧着手机回来口头通知他们时间。

 

饭局的时间定在了明天晚上。

 

第二天江波涛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出门了,江波涛是下午跟杜明有两节课。周泽楷是全天的课。江波涛摸出手机看了看消息,宿舍群已经刷了99+,周泽楷也跟着发了两条消息过来。

 

带这个。下面还配了一张图,估计是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拍的,照片有些模糊,唯有周泽楷耳朵上的耳钉正熠熠生辉。

 

好嘛,领导想秀恩爱了,做下属的就只能陪着了。江波涛想。

 

 

 

周泽楷来的时候已经上了两道菜了,他看了看人,坐在了江波涛的旁边。周泽楷今天依旧裹了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这会儿因为店里的暖气把衣服敞开了,江波涛这才注意到周泽楷下身穿着一条破洞裤,里面露出了黑色的秋裤。

 

江波涛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周泽楷,说:“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这么穿的吧?”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那块黑色的秋裤,想了想,嗯了一声。

 

江波涛笑着说:“这是什么,新潮流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冷。”

 

江波涛这会儿真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杜明继续之前的话题:“不像我们涛儿,丢个手机就认识了校草,希望脱团人士多传染给我一点仙气,祝福我。实在不行我也去丢个手机,祝福我女神能捡到。”

 

吴启跟着道:“也祝福祝福我。”

 

江波涛开玩笑的说:“祝福越过你就降临在启儿身上了,谁让你当初一个劲儿让我离我们领导远点儿的?”

 

孙翔跟着数落杜明,一片义正言辞:“太过分了,这顿你掏钱!”

 

杜明一脸惊讶:“也算是我牵的线了,这事儿你怎么不说?”

 

江波涛说:“所以你没有附加祝福呀,你不都将功抵过了嘛。”

 

杜明痛心:“太过分了,就是这么欺负单身狗的。”

 

说起这事儿杜明也算是周泽楷和江波涛的红娘了。

 

那几天他们几个期末刚考完,交了卷就被杜明怂恿着出去吃饭,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还开了几瓶啤酒。就这几瓶酒下去江波涛的下场绝对是惨重的,下楼梯的时候当着舍友的面摔了一跤,屁股到现在还疼不说,还把手机丢了。

 

但是酒精上头的江波涛已经没有多余的脑细胞去思考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了,他没有去找手机,反倒是一路走到意见箱,自认潇洒的写下“消费体验贼差”这几个大字,投进了意见箱。

 

后面还附带了三个感叹号以示愤怒。

 

第二天酒醒了的江波涛回想起自己做的事之后就开始祈祷自己的室友醒来千万别记得自己做的事儿。

 

太丢人了。江波涛边套衣服边想。

 

还好钱包没丢…他这么想着抬手摸了摸前襟的口袋,结果摸了个空。他迅速的摸了摸浑身上下的口袋最后在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摸到了那个钱包。

 

哦,还在。

 

江波涛日常出门觅食,还给三个室友带了三个煎饼,孙翔要双里脊加蛋,杜明要烤肠里脊,吴启是里脊培根。他在煎饼摊之前等了一会儿,手提着三个煎饼准备掏出手机支付宝扫一扫。他从上衣口袋摸到裤子口袋,猛然想起自己手机丢了。

 

这也太不方便了。江波涛想。他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付了钱,将找回的一堆零钱塞进了裤子口袋。

 

江波涛提着四个煎饼走回来了宿舍,像极了一个外送员。他回到宿舍的时候杜明已经起来了,正举着被子在洗手间刷牙:“你起来了呀?喏,给你们带了煎饼,我放桌上了啊。”

 

杜明咬着牙刷比了个爱心,含糊不清的应了声:“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杜明出来的时候江波涛抱着笔记本在京东上看手机,杜明提着煎饼凑到江波涛旁边看着页面咬了一口煎饼,说:“涛啊,你先听我说。”

 

江波涛瞥了一眼杜明,说:“嗯,怎么了?”

 

杜明按住他搜华为的手,低头搜了一圈之后才对上江波涛的眼睛一脸严肃:“就是因为你用的安卓机,东西全在手机里,丢了只能重新找。”他缓缓地掏出自己的苹果往江波涛面前一放:“你看。苹果就不一样了,登陆你的ID,该在的东西还在,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苹果大军?”

 

孙翔带着耳机在打游戏,连的跟挤牙膏似的校园网,估计正卡在加载页面,听到这句话不满道:“杜明你现在很会开地图炮啊!”

 

杜明煎饼都下去一半了:“不不不,为了这煎饼我都得说实话啊。我作为你的室友,给予你一个最真挚的建议涛儿啊,考虑一下。”

 

江波涛上网重新搜了搜苹果说:“行吧,我考虑考虑。”

 

杜明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一脸沉重的说:“涛儿,生死就在一念之间,别辜负我的期望。”

 

那时候丢了手机的江波涛还真信了杜明的邪换了个苹果。

 

周泽楷加上江波涛的时候就真的挺赶巧了。

 

那时候江波涛正在后悔听信杜明的话买了苹果这事儿,因为两个系统不互通,他的游戏账号要重新练。

 

那会儿他被重新练号这项事业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偏偏他说好陪练的舍友都有事,他只能独自一人在峡谷里刷金币。周泽楷这个好友申请一过来,一个横幅挡住了江波涛上方视野,彼时江波涛真在打团,周泽楷直接带领他们打出了一个团灭。

 

江波涛面对着灰色的页面看着对面一波的时候心情异常沉重,他转头切回了微信页面看了看那个好友申请。

 

周泽楷的微信头像是一只手,名字就是一个句号。周泽楷是懒得想名字,原本是空格,但是一次更新之后不能用空格了,索性就直接打了个句号上去,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就跟小号一样。江波涛看着那个通讯录添加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同意。

 

他按了几下手机给对面打了个招呼:“哈喽?”

 

那边发来了一条消息,内容简单明了:“你手机在我这儿。”

 

这明晃晃的几个大字活像电视剧里高喊着你儿子在我手上的绑匪,要是放在平时江波涛就想回一句,要多少钱你直说,反正我也给不起。但是已经被金币和队友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觉得说这句话的人绝对是一个天使。

 

他问了时间和地点就换了身衣服毅然抛弃了游戏准备赴约去拿手机。

 

结果他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周泽楷,大冬天的他裹了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站在树下。江波涛当然是认识周泽楷的,校草嘛。他低下头正准备拿着手机问问好心人到哪儿了,就看到周泽楷冲他招了招手,手里还拿着他的手机。

 

他只能走过去对周泽楷,笑着对周泽楷说:“谢谢学长啦,我请学长吃个饭表示感谢吧?”

 

周泽楷不太会拒绝人,想了想还是应了声:“…好。”

 

之后他们就来了这家川菜馆,坐的就是隔壁桌的位置。

 

江波涛坐下来之后就将生死大权交给了周泽楷,看着周泽楷低头点菜,他掏出手机给周泽楷的微信打了个备注,接着随手就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周泽楷点完菜之后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手机跟江波涛新手机放一块儿活脱脱就是一个情侣机,还是黑白双煞款。

 

估计也是因为这顿饭他们就聊开了,杜明看着每天抱着手机聊天的江波涛忧心忡忡,最后杜明将烧烤放在江波涛旁边的桌子上,顺势一屁股就坐江波涛床沿上了,他一脸严肃的说:“哎,涛儿啊,我跟你说你离那个周泽楷远点吧。”

 

自从那天跟周泽楷吃完饭之后就聊开了,江波涛一边打字回复周泽楷,一边问:“怎么了?”

 

杜明悄悄咪咪的凑过来说:“我可听说了,他们都说周泽楷是个gay。”

 

江波涛有些疑惑的问:“你听谁说的呀?”

 

杜明立马甩锅:“吴启啊。”

 

吴启过去拿了一串五花肉,边啃边说:“你快闭嘴吧,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江波涛一脸严肃的说:“那这可要批评一下我们吴启同志,你看我们小孙也挺帅的,不也是个钢铁直男?”

 

杜明回想着孙翔打游戏一个劲往前面扎的角色,评价道:“钢是挺钢的,直不直那还真不一定。”

 

孙翔报复似的拿了四串羊肉串:“杜明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对帅哥的歧视,极度的不尊重!”

 

吴启给孙翔扔了罐可乐:“翔啊,你这话说的比杜明欠揍多了。”

 

 

 

一行人到最后重蹈覆辙,杜明拉着服务员让他上了一箱啤酒,一人给发了一瓶,放了狠话说:“不喝完不给走,要不然我这个月老就把你们的红线剪掉给我自己绑上。”

 

吴启拉过一个劲往江波涛那儿蹭的杜明说:“小明快回来,恋爱人士的清香不适合你这种人。”

 

杜明手里还拿着被啤酒,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自己嘴前表示要他们安静:“嘘,别吵,我要多沾染点味道指不定我女神就能跟我在一起了。”

 

孙翔翻了白眼:“做什么梦呢啊?”

 

杜明用手挡住已经走到他旁边的吴启问:“你过来干嘛啊?”

 

吴启也学着他将手指放在自己嘴前要他闭嘴:“嘘,别吵,我也感受一下恋爱人士的清香。”

 

杜明点点头又对蹭过来的孙翔叫道:“那你又过来干嘛?!”

 

孙翔拿过一瓶啤酒就将杜明手里已经下去大半的酒重新倒满,说:“喝你的啤酒吧,我就来看看你说的有没有效。”

 

江波涛为了躲他们一直往后靠,这会儿都快靠周泽楷怀里了。周泽楷一只手已经顺势搭上了江波涛的腰,江波涛一脸严肃的对他面前三个人说:“打住,我们领导会吃醋的。”

 

杜明他们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江波涛停了往前的脚步。杜明看了江波涛半晌问:“你啥时候去打的打耳洞啊?”

 

江波涛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耳夹说:“一直都有,就是没戴而已。”

 

杜明指指点点:“太可恶了,为了秀恩爱还特地去买耳钉!”

 

江波涛无辜的说:“冤枉,我带的是耳夹。”

 

江波涛是真的冤枉,他带的耳夹是周泽楷的。周泽楷没打耳洞这件事还是他凑过去骚扰正在玩游戏的时候发现的,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耳垂问:“咦?你没打耳洞呀?”

 

周泽楷屏幕上的小人物被江波涛折腾死了,于是他用手摸了摸耳垂,说:“嗯,耳夹。”

 

江波涛没多问,十个不打耳洞的六个怕疼,三个怕麻烦,还有一个纯粹不想打。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低垂的眼,那肯定是第二种没跑了。

 

周泽楷的确是怕麻烦。

 

江波涛之前也戴过一次耳夹,夹的耳朵通红难受的要命。他问周泽楷:“夹着不难受呀,我之前夹了一次耳朵从头红到尾。”

 

周泽楷抿了抿唇说:“还好,偶尔带。”看到江波涛又补了一句:“为了搭衣服。”

 

现在还为了秀恩爱。周泽楷想。等江波涛回答完毕,孙翔接着问:“为什么你得叫周泽楷领导啊?”

 

杜明一掌拍向孙翔让他闭嘴:“调情懂不懂?专属称号。”

 

江波涛拍拍周泽楷说:“小周,给他们解释一下。”

 

周泽楷对孙翔说:“叫领导,长面子。”

 

说起来这个称呼还是周泽楷先起的头,那时候周泽楷冲着自己舍友介绍江波涛的时候都是拍拍他说:“我们领导。”

 

江波涛一开始还不解,就问周泽楷为什么这么叫,周泽楷冲他笑着说“给你长面子。”

 

江波涛选手表示了解,之后也在杜明他们面前叫“我们领导”,美曰其名,虽然你人不在群里但是你面子已经长的很大了。

 

就冲着这个面子,原本江波涛想意思一下,结果被硬生生多加了一瓶啤酒。杜明喝起来简直挡不住,气氛被挑起来,酒精直接上脑,一箱啤酒就剩了两瓶。一行人直接喝high,杜明一身酒气扒拉着车门唱难忘今宵,孙翔还好点,不说话还没看出什么异常。吴启但是没喝多少,负责带他们两个回宿舍。

 

等到他们三个人走了,江波涛跟周泽楷才开始往回走。江波涛喝的不多但是上脸,脸颊被酒精熏的通红,借着有些醉酒哼哼唧唧的往周泽楷那里靠。周泽楷只好扶着他走,索性江波涛酒品不算差,要不然光靠周泽楷还真招架不住。

 

他们新租的房子门前有一个小巷子,走到巷口周泽楷停了脚步。江波涛顶着被酒精熏陶的不甚灵光的脑袋,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周泽楷站在路灯前,抿了抿唇:“我要来的。”

 

江波涛的脑袋还没被酒精占领,周泽楷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偏偏他还听懂了,他站起身面对周泽楷站着。

 

周泽楷抬眼看着他:“想认识你。”

 

江波涛眨了眨眼,拉过他的领口就吻了上去。

 

评论 ( 5 )
热度 ( 155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