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冶

那一夜分明灯火如昼。

论破镜重圆的可行性 01

是翔江。

送给锡宝的文。 @⚠腐少錫 

 

 

 

杜明找上孙翔的时候,孙翔刚打完了一个单子。

 

赛季初的单子总是难打,有了固定车队也保不准翻车,所幸孙翔今天运气算不错,没和别的车撞上,再加上难得的手感好,以至于整个单子打完,还比平时的单子快些。

 

交完单子的孙翔心情倒是不错,他给手机插上充电器就放在了一边,打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两包薯片一罐子可乐准备犒劳一下自己。赛季初嘛,段位越高钱越多,这单子算是孙翔这赛季的首单,自己号还没打就接了这个单子。

 

价钱也对得起这个时间段,搞得孙翔心痒痒的,刚出的传说皮肤能买了不说,还能多几天的加餐费。老板也痛快,孙翔刚交了单子,老板上号确认了一下就给他打了钱。他看到多出来的余额就舒爽,点了提现后美滋滋地点开了一部电影。

 

这电影当初孙翔一直想看,可正好卡在月考那段时间,他妈管他还紧也没看成。今天刚好全网首播,孙翔点开那电影,趁着它加载的时间拆了包薯片咔哧咔哧地啃了起来。

 

谁知道这刚看了个开头就来了消息。孙翔瞥了一眼那个右下角闪烁的头像,那头像太熟悉了,一秒就认出是谁来。他暂时不太想理,继续抱着薯片看电影。可谁知那边不依不饶,滴滴声响个不停,像是不把孙翔炸出来不停歇的模样。

 

孙翔实在忍不住,皱着眉头暂停了电影点开对话框。上面杜明还在发着消息,黄色气泡已经占领了整个对话框。孙翔滑上去看了看,杜明给他发了两张照片,下面还附赠了一句话,看起来像是上次超市推销员兼职的后遗症:165,与你最萌身高差,大眼睛高鼻梁,性格是个小太阳,考虑一下?

 

孙翔右手拇指和食指都有油,这会儿只能用中指一个键一个键的戳:“不喜欢这种。”

 

杜明像是料到了孙翔这句,紧跟着又来了一张照片,还换了句推销语:“171,肤白貌美大长腿,气场八米一秒跪。旁友,了解一下?”

 

孙翔觉得杜明已经魔怔了,大晚上不睡觉莫名其妙地开始给他介绍对象,孙翔实在被这个声音烦的不行,回了句:“不要。”

 

这边孙翔刚发过去,那边杜明一脸三个问号就发过来了:“??这你都不喜欢?你怕不是喜欢男的吧?”

 

“对,怎么了?有意见?”孙翔顿了顿,又问,“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做媒婆呢?”

 

对面杜明没回复,估计还沉浸在孙翔那句喜欢男的的震惊之中。孙翔估摸着就这一下杜明至少能三天不找他来独自消化这个问题,他往嘴里塞了两片薯片,刚准备重新点开电影的时候,杜明发过来了一张照片,下面还加了一句话,性格挺好,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

 

接着又发了一条语音,孙翔点开一听,里面杜明相当入戏的抽泣了两声说:“我看你比我大,还没正经处过对象,我着急啊翔哥。”

 

孙翔实在是没话讲,劈里啪啦敲过去一句话:“我他妈的就比你大一届!”

 

发完之后孙翔又往上翻了翻,杜明刚发过来的那张照片估计是偷拍的。那照片上的人挺眼熟,正低着头写写画画,侧脸还挺好看。

 

孙翔看着那照片仔细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他又跟着敲过去一句话:“这不是江波涛?”

 

他还真没料到杜明能玩这一手,江波涛孙翔是知道的,杜明那个宣传部的部长。孙翔和杜明刚认识的那会儿学校查手机查的挺严,再加上孙翔放学比他们迟,要找杜明打球一般都去学生会找,这一来二去,也见过几次江波涛。

 

杜明似乎十分惊讶:“你认识啊?”

 

孙翔不想跟他多废话,准备直接来个一刀毙命:“这我前男友。”

 

这话刚发出去,另一头的杜明就陷入了一种恐惧加震惊之中。光是前男友这个称呼打得杜明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从何开始问起这段他并不知晓的感情经历,只好悻悻地打了三个字:“打扰了。”

 

孙翔这五个字太可怕,翻来覆去嚼个几遍都嚼不烂。杜明甚至不知道孙翔跟江波涛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每次孙翔过去找他都不像是认识江波涛的样子,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已经分了?

 

而孙翔丝毫不在意杜明的脑海里已经下意识地脑补出了多少种他和江波涛之间的心路历程,他将对话框一关,将右下角的QQ调成静音模式,重新开始看起了电影。

 

这电影拍得着实不行,孙翔看到一半昏昏欲睡。看了看时间就决定上床睡觉,他没在管杜明是不是又给他发了什么消息,毕竟杜明已经承受了双重打击,这事儿应该也差不多算过去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第二天睡醒拿起手机的时候,看到杜明在凌晨四点多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杜明专属柠檬气泡上印着一排黑字,语气看起来十分严肃:“翔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破镜重圆?”

 

孙翔也不知道他四点多不睡觉是不是因为刺激太大产生了什么焦虑情绪导致凌晨四点起来看日升,还是熬夜看了什么言情小说,他顺手回了个表情包过去,谁知杜明也回复的挺快,大概真是一晚上没睡。不过提问速度相当之快,看样子就算今晚上继续不睡,第二天也能精神抖擞。

 

吴霜钩月明:

你什么时候跟我们部长谈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叶之秋:

我靠,能给你知道啊?你知道就等于全校都知道了。

 

吴霜钩月明:

那之前怎么看不出来?

 

一叶之秋:

学校禁止早恋啊!在学校当然得装啊?

 

跟杜明说话太能提升避闪能力了。孙翔想。他之前真没觉得自己能在这种快问快答上做到滴水不漏,只能感谢当初一个劲叫他来凑人头玩剧本杀的吴启了。

 

偏偏杜明不打算放过他,充分发挥八卦本能,最后发出了一个致命问题:“你跟他怎么分的啊?我好好奇啊!”

 

这个问题一出口,孙翔就愣了。

 

说实在的他肥皂剧也没看过几个,小说翻的都是修仙之类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合理的分手理由。但这时候也不能说我骗你的,那杜明非冲上他家找他决斗。他想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我看腻他了,他没隔壁班的那个小白脸好看。”

 

而杜明针对他的回答,只回复了三个字:“死渣男。”

 

要是放在两个月前,孙翔根本不会想到,在两个月后的今天,自己这个没处过对象十分遵守校规的体育课代表,会因为敷衍杜明还给自己草了个拥有前男友疑似脚踏两条船的渣男形象。

 

不过话虽这么说,对于这件事的结果孙翔还是满意的。毕竟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杜明也没再提起介绍对象这事儿,孙翔接了几个单子忙的昏天黑地也快把这事儿甩脑后了。

 

孙翔打完了三个单子之后终于想起自己的号,正当他准备在群里找人开个车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好友申请。孙翔一开始没打算加,因为一般找他代打的过来都会填个申请理由,只有这个申请来得干干净净。

 

可那ID和头像又太过眼熟,他犹豫了还是点了同意。他也不确定是不是来找他代打的就没说话,只是给对面发了个表情包。没想到那边手速还挺快,这边孙翔刚把表情包发过去,那边就回了:“哈喽,我是江波涛。”

 

孙翔看到这个名字一愣,他捉摸不透江波涛为什么会跑过来加他,找他代打也不太可能,杜明之前也说过江波涛有固定车队。他一手给江波涛打备注,一手开了罐可乐边喝边切回窗口,这才发现那边又发了条消息:

 

我来认识一下我的前男友。

 

孙翔停下了喝可乐的嘴。

 

 

 

评论 ( 10 )
热度 ( 88 )

© 游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