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江】阴谋论

到头来还是要自给自足…。是锡锡很久之前点的刑警翔x受害人江。

看看就过,别细看。

 

 

1.

 

孙翔最近识破了一个阴谋。

 

2.

 

孙翔再次看到江波涛是在他妈安排的相亲宴上。

 

那会儿孙翔执行完了任务得了个假期,就窝在家里打游戏,戴着耳机都能听到他妈正给他吹嘘说那个对面那姑娘怎么好什么学历,性格又温柔,将来一准是个贤妻良母。

 

孙翔一听这种东西就脑子疼,他皱着眉头有点烦躁的说:“我才二十六,相个什么亲啊?”

 

他妈回答他说:“我是看你这么久了对象都没谈…”孙翔啧了一声将游戏音量调大,彻底屏蔽了他妈的声音他一点都不想听他妈苦口婆心的给他讲道理。

 

但是他妈坚持不懈,给他削个苹果都能联想到了什么以后要是你老婆也能给你这么削苹果也好了。

 

孙翔实在是没办法,直接在他妈手里抢过削了一半的苹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你别烦了,我喜欢男的。”说完也没顾他妈的想法,直接将门一关回屋了。

 

之后的三天他妈果然没再提这事儿,孙翔乐的清闲自在,简直被自己的小聪明折服了。

 

在他还没给小聪明打上满分的时候,他就被他妈揪去了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离他家不远,但是价格偏贵,里面的装修也是走的北欧风,孙翔也没听过要相亲,就直接套了个大红的卫衣就过来了,他站在门口,有点格格不入的错觉。

 

旁边的服务生已经走了过来,而他正好看到了他妈跟他招手他就过去了。

 

江波涛穿着熨的笔直的西装坐在他妈旁边,他看到江波涛愣了一下,就这个愣神的功夫他妈就已经拉着他坐下了,五十几的人了反应速度快如闪电,愣是没见老。

 

孙翔抬眼正好对上江波涛的眼睛,江波涛看到他也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他原本准备起身出去的左腿打了个弯儿又转了回去,他大步走到江波涛冲江波涛笑了笑。那笑带了些痞气,他冲江波涛伸出手:“你好啊江总,咱们又见面了。”

 

江波涛伸出手也握住他的,也冲着他笑:“孙警官还能记得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呀。”

 

孙翔用力捏了捏江波涛的手:“那必须,毕竟我们上个星期才见过。”

 

江波涛疼的眉头一皱,也没说什么。

 

孙翔他妈听不懂话里的针锋相对:“哎呀那好啊。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孙翔向他妈解释道:“他来我们局报案,我负责的。”

 

他妈一听乐了,就拉着江波涛说了挺多话,还将孙翔的黑历史挖给他听。孙翔看着他妈和江波涛聊的一脸欢乐的样子火大的要命,可是他有不能走,只能低头吃。

 

等到他们聊天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孙翔出了门看了看他妈意犹未尽的脸就觉得这顿饭吃的太憋屈,回去得打一下午竞技场才能发泄干净。

 

 

3.

 

孙翔对江波涛的印象不算好,可是说是很差了。

 

那时候他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局里,说是一件车祸需要他去看一下。孙翔一听是车祸就乐了:“位置在哪儿?”

 

那人看了看孙翔,用笔敲了敲桌子说:“就市区喷泉那里。”

 

孙翔说:“行,我这就去。”

 

孙翔到那儿的时候正值中午,周围的空气沉闷的要命,偏偏还有一帮子人聚集在那里看热闹。他用手拨开人群这才看到传说中的车祸场景。

 

孙翔眯着眼睛看着那两个人,都是西装革履,此时一个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了靠着车玩手机,另一个将脱下的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衬衫挽到小臂也玩着手机。

 

这他妈哪里是车祸现场?就俩汽车追尾,说追尾都算严重的,就是一小擦伤,赔点钱就能私了的小事儿还非得叫个警察。叫警察也就算了,这种小事就应该去找交警,实在不行片儿警都能代替的活是怎么闹到这儿的?

 

孙翔过去了也就是帮他们商讨谈私聊价格。孙翔被晒的不行,看了看正在讨价还价的两个人想:真的要了命了,非得受这个罪。

 

江波涛却对孙翔说:“万一这次只是一个警告呢?下一次可就得叫120了呀。”

 

就这一看就是普通追尾,还说的那么玄乎。他看了看江波涛,一点都不能理解这种有钱人的被害妄想症。

 

似乎是看懂孙翔内心在想什么,江波涛在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孙翔:“我在车的后备箱发现的,不知道是谁。”

 

信封已经被打开过了,孙翔拿出来看到了里面折叠的纸。那是一张被裁剪过的A4纸,上面打印了一行字:你给我注意点儿。

 

算是标准的恐吓信了。

 

他的拇指和食指捻了捻右下角,继而将信塞回信封对江波涛扬了扬说:“这个我先带回局里查指纹,这样吧,你留个联系方式,我之后给你答复。”

 

江波涛掏出手机解了锁递给他,孙翔看了看江波涛,加了微信之后还把自己手机号输了进去:“我叫孙翔,飞翔的翔,你有事就找我。”

 

江波涛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江波涛,一排边的三点水。”

 

孙翔看着他伸出来的手,想:你也不怕晒干了那一排边的三点水。

 

江波涛立马反应过来了,收回手说:“不好意思呀,这个算是职业病了。”

 

回到局里之后孙翔将那封信甩在了给了主任让他帮忙查一下上面的指纹,之后拿出手机给江波涛上了一下备注。

 

指纹对比的结果上面只有江波涛的指纹。

 

孙翔看着主任将纸塞进档案袋就问:“就这么算了?”

 

主任索性说:“没有发生实质伤害,单凭一封恐吓信,还写的是注意点儿的恐吓信实在没有大动干戈的必要。实在不行你去注意一点那个人,实在不行就跟他出去住几天保护一下他的人身安全。”

 

孙翔问:“那我的假呢?”

 

主任看了看他:“这件事过了再说。”

 

孙翔指了指他手里的档案袋对他说:“在你这儿不都结束了吗?”

 

主任瞥了他一眼说:“你心里不是还没结束吗?”

 

孙翔:“操!”

 

主任特随意的说:“不许说脏话,今天午饭你请。”

 

孙翔愣了:“……我靠?!”

 

主任抬眼看他,从鼻子挤出一个:“嗯?”

 

孙翔想了想觉得不能假没了的同时,钱也没了,那也不太划算了。聪明人要学会及时止损,不能让心和钱包同时滴血:“…椅在哪儿?”

 

 

4.

 

一开始孙翔觉得江波涛兴趣覆盖面挺广的。后来才发现他根本不是兴趣广泛,根本就是一个老年人。

 

头一天去江波涛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好不在。应该是刚走不久,估摸着是江波涛前脚刚走,孙翔后脚就进来了。旁边的茶杯还冒着热气呢,电脑屏幕也没关,开两个窗口,一边开着股市一边看相声。

 

孙翔往他的茶杯里看看,想看看他茶杯里泡的是不是枸杞。

 

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看相声的啊?有点年轻人的朝气好吗?

 

后来孙翔发现,不光是看相声这一点,在这三天的时光里,孙翔就看着江波涛玩个手机游戏就,就两个,跳一跳和斗地主。

 

孙翔想了想资料上江波涛写着的一个大写的二十七岁,就疑惑:他妈的这是比我大一岁??他像是比我大二三十岁的。

 

这个品味孙翔实在是不敢恭维,生怕被同化,也不往江波涛那儿凑了。

 

直到第四天,江波涛手机横过来了。孙翔就想,又来斗地主?斗地主要那么一直点吗?江波涛终于换游戏了?

 

他悄悄咪咪的摸到江波涛背后一看:我操,江波涛居然在打排位?

 

我操?他居然还能跟上年轻人后脚跟?

 

直到他看到了江波涛用的英雄顿时失去了兴趣,安琪拉?黄金局,不能再多了。等他再看看,哦呦还知道阴人?

 

哦呦,很牛逼嘛。

 

哦呦,还赢了?

 

我操?王者?他看了看江波涛的侧脸又看了看他手机屏幕,脱口而出:“王者局你用安琪拉??!”

 

江波涛茫然地看着他:“怎么了吗?”

 

孙翔也不知道为啥自己这么大反应,立马转移话题:“平时怎没见你玩过啊?”

 

江波涛屏幕上来了一个组队邀请,他点了确定之后跟孙翔说:“因为平时事情多,玩这个又不能暂停,只能下班打呀。”

 

孙翔问:“那你就不忙了?”

 

江波涛:“昨天刚忙完呀。”

 

5.

 

等到真正的事情结束已经是在一周后了,孙翔终于再次迎来了他的假期。

 

江波涛对他说:“真是麻烦孙警官了,我请你吃顿饭吧?”

 

孙翔有点莫名其妙,哪有警察帮了忙之后还要受害人请吃饭的,他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你还不如送我一个锦旗呢。”

 

这句话孙翔本来就没当回事儿,只当做是回拒江波涛的一个理由。

 

结果三天后江波涛真叫人送来一个锦旗,孙翔看着上面的金光闪闪的在世雷锋四个大字,气的不行。

 

他在微信上控诉了江波涛一遍,硬生生的打出了向上级领导报告的气势,发完就睡觉,也不管手机震动。

 

醒来之后就看到了江波涛的消息,江波涛说:“不好意思呀,是我理解失误了,明天你有时间吗?请你吃饭赔罪好吗?”

 

孙翔本着能免费吃不吃白不吃的原则去了,还疑惑,江波涛对他那么好干什么,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啊?不过他也没深究,毕竟江波涛没翘兰花指没扭个胯走路跟走T台似的,应该不是吧?同性恋也没那么常见啊?

 

他到了的时候江波涛还没到,他给江波涛发了个微信,江波涛告诉他有个会,让他先点。

 

他报复性的挑了所有贵的东西挨个儿点了个遍,在吃一半的时候收到了江波涛的微信,说临时有事,去不了了。帐帮他买好了,直接走就行。

 

孙翔吃的更放心了。他大快朵颐了一番,出门的时候被服务生拦住了。他不耐烦的问:“不是有人帮我付过了吗?”

 

服务生说:“我们这儿没有您这桌买单的消息。”

 

孙翔看着卡里被划走的钱,肉痛的不能呼吸。他出了餐厅就给江波涛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刚被接通,他无处发泄的火就冲了出来:“江波涛!你故意的!”

 

江波涛的声音因为电流有些失真,但语气是特别真诚:“我真的临时有事啊,要不这样吧,我把钱转账给你,你吃了多少?”

 

孙翔掷地有声,气势两米三:“1258!”

 

江波涛笑着问他:“怎么这么能吃啊?”

 

 

 

 

6.

 

“我去警局做了对比,那个小追尾是不是你自导自演的?”孙翔扬了扬手里缺了个角对他说。这个纸是他在江波涛的第二层抽屉里发现的,同时发现的还有一个小的打印机。

 

江波涛看了看他说:“我还以为你会早点发现呢。”

 

孙翔挑挑眉毛对他说:“这么做的目的?”

 

其实孙翔根本没去做什么对比,他只是想套套江波涛的话。江波涛直接承认是他没想到的,他的目光黏在江波涛身上,耳边是还在播放中的相声。

 

江波涛抬眼看他说:“追你呀。”孙翔眯着眼睛看他从自己手里拿过纸将那个缺角的地方裁掉,将整张纸裁成了一个正方形,边折纸边嘟哝:“要不是你这么难追,我才不会擦车呢。我还挺喜欢那辆车的。”

 

孙翔气的过去咬他脖子,接着用力吸出一个吻痕。

 

江波涛伸出手,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孙翔的手心里。

 

孙翔抬起手一看,那是一只千纸鹤。

 

江波涛说:“我觉得你应该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很久了。”

 

孙翔问:“你的追人就是一个劲儿的坑他吗?”

 

江波涛:“这叫吸引注意呀。”

 

孙翔笑着说:“那我觉得你应该看出来了,我答应你了。”

 

江波涛掏出手机调出最近的聊天记录给他看:“你不答应也没事,反正阿姨早就答应了。”

 

孙翔刚想问你什么时候联系上我妈的,话到嘴边又转了一个圈问:“相亲宴是你叫我妈办的?”

 

江波涛惊讶:“哪有?是你先说了你喜欢男的,阿姨才找上我的。”

 

孙翔:“你小心思怎么那么多啊!?”

 

江波涛:“追不到你嘛。”

 

孙翔:“现在没有了?”

 

江波涛一脸严肃的对他说:“报告长官,任务完成,攻略已经扔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10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