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一周零一江/10h】曲目三

有个小破三轮。不会开车,看看就算。

 

 

窗户纸就是用来被捅破的。

 

1.

 

周泽楷没预料到能被这个节目拖住了脚步。

 

这个节目算是一档老牌综艺了,考虑到人气口碑都不错杜明才给他接下来的。那节目周泽楷也看了几期,说实话接下这个通告的时候周泽楷也觉得能提前收工。可天算不如天算,谁料录制到一半出了岔子,愣是比预料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这才草草收工。

 

周泽楷趁着中途的休息时间给江波涛发了个消息,见面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节目的休息时间太短,周泽楷发完消息就匆匆赶去录制。

 

他不知道江波涛有没有看到那条消息,是不是已经到了那里。这事儿太难受,等到录制结束他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只在外面套了一件羽绒服就出了录制间,一边给江波涛打电话,一边向停车场走。

 

所幸这时候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地方离着也不远,他匆匆地赶到那里刚刚八点出了头。江波涛似乎也是刚到不久,外套也没脱,耳机只塞了一支,正捧着手机玩小游戏。见着他来了,按熄了屏幕将手机放在了一边。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

 

江波涛眨眨眼,笑着调侃他:“没事,毕竟是天王嘛。今天能捞到天王的限量签名照吗?”

 

周泽楷示意一旁服务生上菜,应道:“送一打。”

 

江波涛文言笑了笑,没说话。江波涛自然不会真要他签名照,要不然照周泽楷这一打一打地送,江波涛早就靠这个发家致富了,也不用累死累活地坐办公室。

 

这家餐厅环境不错,而且上菜也快。这会儿已经上了半个桌子,只是菜单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上的菜也没翻出什么花样。偏偏江波涛只喜欢这里的酸汤肥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儿的粉丝配汤最好吃,辣度刚刚好。他吃不得太辣的东西,辣得直抽气儿也要吃。他边盛边问周泽楷:“说起来你演唱会准备的怎么样了呀?”

 

这场演唱会是周泽楷首场演唱会,前些天已经在微博上发了预告,也难怪江波涛知道。——毕竟他俩微博还互粉着呢。这个演唱会时间挺微妙,前一个月正好赶上新专辑发布,一个月后演唱会上肯定也要拿首新曲子出来,江波涛估摸着周泽楷得闭关两个月写歌。而周泽楷本人却是眨了眨眼,回答他:“还有两首歌。”

 

江波涛喝了一口汤感叹道:“哎呀,天王忙碌期已经过去了啊?”

 

“你呢?”周泽楷反问。

 

江波涛拿着勺子的手不着痕迹地顿了顿,还是将那勺汤送进了嘴里。可能是猛塞了两口,这会儿舌尖已经泛起了辣味,他抽了口气回答道:“我还是那样啊。不过听刘姐说要加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周泽楷转过头看他,那目光太灼热,有一瞬间让江波涛觉得无所适从:“你知道我问的什么。”

 

江波涛已经放下了勺子,他张了张口还是没想到怎么回答这话。

 

周泽楷突然问江波涛这话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手头上正好有个剧本,剧本设定很新颖,有些剧情也出彩,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一个角色正好适合江波涛,设定又讨喜。江波涛如果接了,人气也能拉上不少。

 

他注视着江波涛的神情,犹豫了一下还是补上了一句:“民国剧。”

 

江波涛捏了捏手指,犹豫着说道:“啊,这个…小周你应该知道的呀。现在娱乐圈大多数人都是靠年轻混饭吃的。能一直生活在顶点的人很少,大多数的人都没有这个机会。”

 

人到了最后,都是归于平凡的。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侧脸,沉默了半晌,轻轻“嗯”了一声。

 

他们沉默着吃完了这顿饭,菜早就上完了。期间周泽楷看了江波涛几眼,最后放下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他。江波涛看着那个盒子没打开,只是侧过身也同样从包里摸了一个小盒子推给他。

 

他们在餐桌上互相交换了礼物。

 

周泽楷给他的是一个深蓝色的盒子,那大小看起来就像是装着一块手表。江波涛偏偏不往手表上猜,这个招数周泽楷早就玩过了,在领带盒里面装手表。江波涛也跟着玩了一次,两者打平,照理说应该翻篇过。可江波涛多了解周泽楷啊,他笑了笑:“我掐指一算,觉得里面应该是袖扣。”

 

周泽楷摇摇头,接下了江波涛推过来的那个黑色绒布的小盒子:“回家拆。”

 

那盒子比想象中要重的多,江波涛拿着盒子有些惊讶:“今年怎么就一次机会啊?”

 

周泽楷眨眨眼,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个小盒子:“我没猜。”

 

江波涛大致打量了一下那个盒子,又掂了掂分量,对周泽楷说道:“再给一次机会,这次百分之八十能猜对。”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义正言辞:“不给。”

 

江波涛只好将盒子塞进包里。

 

两个人吃完晃晃悠悠出来已经十点多了,哪怕已经如春到了晚上还是冷,特别是从空调房里出来,到了门口被风一吹能直接吹个清醒。杜明已经开车到了门口,周泽楷看着停在路边的车,转头问江波涛:“送你?”

 

江波涛指了指停在一旁的车,笑着说:“我开车来的,就在那儿,希望没给我贴罚单。”

 

周泽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车牌号。他点点头,说了声:“路上小心。”

 

江波涛冲着他挥手:“下次见噢,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向杜明那儿走去。

 

等到看不到周泽楷的时候,江波涛这才掏出车钥匙开锁上了车。车里冷得吓人,江波涛也没开空调,还将窗口摇了一条缝出来。冷风顺着缝隙灌了个满怀,脸上被空调熏热的红一点一点退下。

 

江波涛从包里拿出了那个盒子,里面的海绵底已经被抽了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瓶香水。你看吧,江波涛想。打平手根本不是翻篇过,周泽楷得重新开一局定胜负。

 

他将包装拆了试着喷了一下,江波涛对香水研究不是特别深,只觉得这味道前调有些冲,过了一会儿还挺好闻。他将香水塞进了包里,猛然想起今天周泽楷问他的那句话。

 

其实他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他俩当初认识是在一个民国剧组里,周泽楷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江波涛也出道不久。那个剧中,周泽楷演了一个军官,江波涛演了他的副手,算是一个参谋。

 

那场片子剧本选员都不错,像是不红没天理的配置,可偏偏收视率就是没达到预期。先火起来的倒是周泽楷的那张脸,但是周泽楷火归火,他带不动整个剧。剧其实拍的不差,但是由于当初受众群体不多才收视率不高的。

 

江波涛和周泽楷互换礼物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拍摄的时候赶上周泽楷生日,索性就邀请了当时剧组所有人开了个包厢。当初江波涛送了他送了一把吉他,江波涛对乐器并不太懂,只是听了营业员的话,再加上外观选的。

 

那并不是一把很好的吉他。周泽楷知道的,但是不能抚了别人的面子,还是收下了。等到江波涛生日的时候,周泽楷也回了个礼。这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熟悉了。

 

到后来周泽楷一步步成了天王,那片子又被人拿来考古,像是被挖到了宝一样,营销号炒了几波倒也火了起来,暑假档上也拍了个上午重播。只不过这个爆火是在四年之后,江波涛那时候已经退出了娱乐圈,当上了部门经理。

 

梦想成真的太少了,人就该一步一步都踏在台阶上。

 

 

2.

 

“哎经理,你这个味道不就是周泽楷最近用的香水吗?还说自己不追星?”小助理把文件放在桌上后这么打趣道。

 

江波涛心下一惊,还得绷住表情。他故作茫然地问道:“什么啊?”

 

小助理和江波涛关系还不错,时不时也能在微信上聊个两句。江波涛在朋友圈经常能看到她活跃的身影,毕竟追星工作两不误,上一条刚发完公司宣传,下一条秒转周泽楷机场照,业务着实繁忙。

 

此时正好午休,墙头当前她也不管什么上下级关系了,拖了个不知道是谁的椅子过来坐到江波涛旁边,试图卖安利:“你不知道啊?我周最近开始喷香水了,那香太迷人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粉丝扒出来了!我当天就去专柜买了同款!就是你喷的这个!”

 

小助理打开自己的微博,找到刚转发的周泽楷机场照加载完了放到江波涛的面前。上面的周泽楷带着帽子和口罩,依旧穿着昨天的那件黑色羽绒服。而江波涛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周泽楷露出来的那个手表上。

 

那是他送给周泽楷的生日礼物。

 

旁边一个也跟着探出头,手里还捧着盒饭,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附和道:“就是,经理你说你不追星我都不信,八月份的时候还跟周泽楷情侣鞋。”

 

看嘛,周泽楷魅力太大,公司上下粉丝遍地走。

 

小助理闻言更理直气壮了,像是要把周泽楷头号粉丝的标签给拍江波涛脑门上:“哎,对。虽然那鞋最近烂大街了,不过好歹同款过。”

 

“那是朋友送的呀。”江波涛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你看我什么时候收集鞋啊?”

 

这事儿江波涛还真没说谎,那双鞋是周泽楷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一直没空穿,正好之前公司集体旅游的时候踩出去穿了几天,这就被她们记下来了。

 

其实江波涛对于鞋倒是没什么收集癖,周泽楷倒是有。不光有还特别重,家里专门开了个房间用来放鞋子,还不能沾灰,拿出来得好好供着,放在哪块瓷砖上哪块就得先擦个三遍。可这也太站不住脚了,周泽楷那么多鞋,撞一双也太正常了。

 

在小助理半信半疑地目光中,江波涛先行一步跑去了食堂。

 

江波涛过去的时候一轮夺食战已经过去,窗口的人倒不是很多。江波涛随便点了两个菜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出手机给周泽楷发了条消息:“现在的粉丝个个都是火眼金睛,我觉得再这么换下去我迟早得露馅。”

 

周泽楷估计刚结束上午的工作,正好在吃饭,回复得还挺快:“挺好。”

 

江波涛右手拿着筷子给自己塞饭,今天的土豆丝太咸,他只能多塞几口白米饭,用左手一个字一个字有些艰难的敲:“好什么呀?到时候外面一张抄上千上万的签名照到这里免费发送,起码亏十个亿。”发完后面还跟了个表情包,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周泽楷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存的表情包,也跟着回了一个后,才继续打字:“带你跑路。”

 

“能去哪儿?”江波涛问。

 

周泽楷秒答:“浪漫的土耳其?”

 

“哈哈哈哈哈这个梗也太老了啊。”

 

周泽楷一点多就去赶通告了,拍之前给江波涛发了条消息,只发了两个字:“去吗?”

这趟是他们早就约好了的。周泽楷最近接了一个校园剧的片尾,在生日之前就邀请江波涛了,美名其曰去母校找灵感。而偏偏周泽楷正好卡在节骨眼上问这个问题,像极了一语双关。江波涛叩了叩屏幕,看着上面的两个字犹豫了半晌还是答应了。他问道:“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啊?小明可是又要骚扰我了。”

 

周泽楷相当果断:“只露鼻子。”

 

江波涛倒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回道:“好的,希望周天王的鼻子没有真爱粉。”后面还跟了个双手合十的表情包。

 

他们的时间定在了周六。

 

本想着中午之前到江波涛能睡个懒觉,没想到周泽楷直接开了车到了他楼下。敲门的时候江波涛从被窝里爬起来,昨天头发没干就直接睡了,如今乱翘着好几根。他看着周泽楷只能踩着拖鞋去洗漱。

 

周泽楷将早饭放在了桌子上,这会儿坐在沙发上等着江波涛洗漱。他跟江波涛认识了这么多年,连睡衣的款式都知道。可偏偏这会儿看着江波涛穿着睡衣刷牙,却怎么也压不下上扬的嘴角。

 

索性江波涛动作算快。新买的发胶没有派上用场,这趟出门他得陪着周泽楷戴帽子,倒也不用捯饬发型。

 

等他们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临近正午,周六的学校内人意外地挺多,周泽楷捂得严严实实。相比而言江波涛倒是好了许多,他今天穿了个卫衣,蹬了一双帆布鞋,露出一小截脚踝来。他将挂在领口处的镜框带上,立马融入这个校园。

 

他走在学校的沥青路面上,说:“哎呀真的许久没来了。果然一毕业就开始装修,这个住宿条件跟我们那届比简直就是五星级。”

 

周泽楷慢了江波涛半步,看着江波涛被帽子压趴的发尾发呆。

 

周泽楷今日的穿搭太招风,一路上引来不少关注。江波涛无比庆幸周泽楷只露出一个鼻子,要不然迟早得被要微信的小姑娘给认出来。

 

虽说是来学校找灵感,却也只是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逛了一圈,最后回到了校门口的一家大排档。大排档是个老板娘开的,点菜时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来回扫了一圈,最后放在了江波涛身上,说道:“哎哟,你好眼熟啊。是不是演过那个什么什么参谋啊?”

 

江波涛也没想到能被认出来,索性就直接摘了眼镜,冲着老板娘笑道:“对。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那部剧,都过了好久啦。”他说完正准备从口袋里掏钱,旁边一只手已经抢着将纸币递了上去,他转过头看向周泽楷有些疑惑。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冲他眨了眨眼。

 

老板娘没在意这边的插曲,一边给他找钱,一边说道:“你演的参谋挺好,就是后来不怎么见了。”

 

江波涛面对这个问题已经试想了无数种答案,这会儿随便挑了一个,答道:“家里给安排了工作,逼不得已啊。”

 

“可惜了。”老板娘评价道。

 

唠了许多,江波涛等到菜上来的时候,他转过头对周泽楷说:“完了。本来想着还好是我掉马,结果想想万一老板娘后知后觉认出你来怎么办呀?回头小明已经不是控诉我了,他一定要参我一本了,罪责已经列好了。看我猜得对不对?”

 

江波涛还没列,周泽楷已经点点头应道:“对。”

 

江波涛接着道:“哎呀,你说要是被认出来,明天的头条会不会是,周天王惊现大排档,店内爆满,老板一秒转粉?”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却是没讲话。他一直在想,如果能早一点认识江波涛,是不是就能捅开这层窗户纸了?

 

晚上江波涛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充电挺快,这会儿已经到了百分之四十。他一打开微信就看到了周泽楷撤回了一条消息,江波涛发了条语音过去:“怎么了?”

 

周泽楷回得很快:没事。

 

江波涛盯着输入框半晌,最后还是只回了一个表情包。

 

 

3.

 

周泽楷给江波涛发的消息正好撞上下午的会议,江波涛从会议室出来就开始忙新方案,江波涛这一忙忙到晚上。他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颈,刚伸手拿到手机,还没来得及看周泽楷的消息,就先一步接到了杜明的电话。

 

杜明说话有些犹豫着问:“江哥,你有没有看头条啊?”

 

“啊没看呢,不过大致上刘姐都告诉我了。”江波涛看他语气不太对,他换成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操控着鼠标打开了微博。上面#周泽楷江波涛#的字样高高挂在顶上,他点开一看,那是一张模糊的照片。“哎,毕竟是周粉嘛。不过这也太难受了呀,正好在这个时候。那今年的礼物怕是秀不成了。”

 

江波涛没想到被拍了,这么多年过去没被拍过一次,这次倒是出乎意料的。

 

评论区里早就有人认出是江波涛了,风头才下去一点,有传言说周泽楷是个gay。毕竟周泽楷这么多年没传过绯闻,也只能拿这个做借口。自从江波涛被认出来之后消息成倍的往上涨。江波涛的大号原本是交给助理经营的,现在已经不怎么发动态了。他用手头的小号刷着评论的同时,还给自己大号贡献了一个粉。

 

评论区里还些人直接扒起了细节,一些陈年旧图都被放了出来。江波涛换了两个手机,大多数照片都找不回来,这会儿正一张一张的存。

 

“是啊。”杜明附和地应了一声,仔细听听好像不太对,“嗯??难道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楷哥的名声吗??”

 

江波涛存到一张图片顿住,那是真的是很多年前了。那时候他和周泽楷刚认识不久,两个人都是小演员,腿上放着剧本,剧服外面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正一块吃烤红薯。他将那张图存了下来,顺手想将他设置为他和周泽楷的聊天背景。

 

谁知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周泽楷发过来的那句话:“别看微博。”

 

他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将背景上吃红薯的周泽楷,回道:“哎,小周好歹是你们公司的天王巨星。这点绯闻公司还不能压下来呀?”

 

“看来是套不出来了…。”杜明小声地嘟哝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我主要是觉得可能会对你有影响,不过听你感觉还行?那你继续吃饭吧,我得去陪他赶下个通告了!”

 

办公室空调打得足,江波涛穿着毛衣都觉得有些闷热。杜明的这通电话只是一根导火索,网上的评论让强行压制下的感情破土而出,让城墙之上生出无数间隙,砖瓦摇摇欲坠。

 

他想在同样的时间,做同样的事。

 

他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冷风扑了满怀,也成功地头脑冷静下来。周泽楷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要考虑的太多,更何况,就算江波涛现在义无反顾地踏出了这一步,他能确保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江波涛闭了闭眼,强压下情绪,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说:小周啊,你看了没?上面说我抱了个粗腿。我虽然没孙翔那么高,到也没矮到这种程度吧,我要抱也只能抱你腰那块儿啊。

 

周泽楷没回,估计正在创作。等到他回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倒在床上昏昏欲睡。结果手机里突然的震动给他闹腾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点开消息,也没看清是谁的,贴在耳边点开了那条语音。周泽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了点笑意。他说:“坐实一下?”

 

江波涛一下子就清醒了,反复听了几遍那句话,哼哧哼哧的笑完了这才回了条语音给他:“那好,我明天上街买个对戒。再叫水军一炒,你就是个痴情男主的人设了。”

 

周泽楷也回,这次回了个文字版:不是20克拉不带。

 

江波涛二话不说先行截了图,接着才回复周泽楷:截图了,明天发微博,给你的粉丝看看你是怎么狮子大开口的。

 

周泽楷收到消息犹豫了一下,他一下子就分不清江波涛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看不出来。他聊天栏的字打了又删,最后还是道了声拍戏了就匆匆退出了微信。谁知江波涛回得也快,他刚按熄的屏幕再次亮起,看着他那条微信消息犹豫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放弃般的打开了微信。

 

上面只有一句话:周总大半夜赶工太辛苦,为此特地发放免费放票一张,长期有效。后面跟了个敬礼的小人。

 

周泽楷看了那句话抿了抿唇,将手机给了杜明。

 

他就想试探一下江波涛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可这些感情宣泄出口的时候又被江波涛躲闪开。他揣着这份感情四年了,如今朋友变成了好朋友,窗户纸粘成了一堵城墙。

 

也许,他这辈子也越不过这堵墙。

 

可也许呢?

 

 

4.

 

“哈!经理,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说你不追星了,你跟周泽楷认识!”

 

小助理一进办公室就往江波涛这儿凑,手上的肯德基早餐也不吃了,十分八卦:“那些东西是不是周泽楷送的,快快快从实招来!”

 

江波涛只能坦白从宽:“是的呀,不过那些只是生日礼物。”

 

抓着的肯德基帕尼尼被路过的女同事咬了一大口,小助理看着缺了一口的早餐,又看了看江波涛,捂着心脏说道:“靠,我实名羡慕了。为了确保我受伤的心灵不再疼痛,请经理黑几张签名照给我。”

 

江波涛睁着眼睛说瞎话:“签名照我也没有啊。你也知道的,幸运女神从来不眷顾我。”

 

小助理想想也是。公司年终会在群里发红包,自从江波涛从200块的红包里抢了六毛之后,这个非酋称号算是直接坐实了。小助理只能愤愤地咬了一口帕尼尼,拖着脚步往自己位子上走。

 

周泽楷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在也没联系过。周泽楷在忙着演唱会,江波涛也没去打扰他。网上的绯闻因为不做回应反倒是缓缓淡了下去,他们微信上最后一次聊天停留在那天晚上,后面的日期从昨天变成了星期五,再从星期五变成一个日期,后面的小红点再也没亮过。

 

到最后还是周泽楷先打破了这个平静。

 

“经理,有你的快递。”小助理右手拎着外卖胳膊下面还夹着一个快递盒,左手将另一个快递盒给了江波涛。

 

“谢谢啦。”江波涛接过快递盒,没打开,看了看小助理提着的外卖,说道,“又吃肯德基啊?出新品了?”

 

小助理是个肯德基狂热粉,每次上新必点肯德基。而这次出乎江波涛意料地,她摇了摇头,说:“没,我男神代言肯德基了!”

 

江波涛有些惊讶,周泽楷代言肯德基肯定会在微信里告诉他。他顿了顿,这才想起他跟周泽楷已经一个月没联系了。而小助理似乎看出了什么,凑过来笑嘻嘻地说:“经理你不会以为是周泽楷吧?我男神可不是周泽楷。”

 

在江波涛还没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她立马跑开五米远后才补充了一句:“周泽楷是我新晋老公!”

 

江波涛闻言笑了笑,没说话。他伸手拿起桌上的裁纸刀开始拆快递,那快递包得太紧,他拆了好久才拆开。里面被泡泡纸包裹严实,他打开一看,那是周泽楷的应援物。

 

而在最下面,是周泽楷演唱会的门票。

 

他对着桌子上的东西摆拍了一阵,又觉得过于做作。只是拿着演唱会门票随便给周泽楷拍了一张,就连滤镜都没加。他刚准备给周泽楷发过去的时候刘姐踩着高跟鞋进来了,她吃饭一向快,路过江波涛桌子的时候发现上面周泽楷的应援物便凑过去看。

 

她一眼就看到了江波涛手里的票,认真地看了半晌,接着爆发了一声相当铿锵有力的:“我操!!”

 

等到江波涛送走刘姐重新拿起手机的时候,照片已经发了过去,周泽楷那边也回复了:“嗯。”

 

江波涛将应援物都塞回了快递盒,门票被放进了包里后这才开始打字:“演唱会的门票我收到了,还是vip席呀?刚刚拆的时候不知道,给刘姐看到了,我觉得你应该能想象的到那个场景。”

 

江波涛很少只发一张图片过来,周泽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江波涛接下来的话,只能回了一个嗯。谁知道江波涛下面这句话实在太有画面感,周泽楷一下子就冒出了那个场景,实在是绷不住脸上的笑意。他笑着回道:“会有惊喜。”

 

江波涛:那我很期待哦。

周泽楷:好。

 

5.

 

周泽楷演唱会那天江波涛站在台下。

 

周泽楷专辑一般偏向摇滚一些,伴奏的鼓点被放大,几乎掩盖了所有尖叫声。但是江波涛从未想过有变故,在一首歌完毕后,台上的灯光全都熄灭,周泽楷换了身衣服在一片夜色之中走上台。在他坐上高脚椅的时候,一束光缓缓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周泽楷手中的电吉他已经换成了一把木吉他,他穿着白衬衣,扣子扣到了最顶上,下身套了一条黑色长裤。那模样江波涛太熟悉了,在当年校庆上,周泽楷就穿着这身。

 

“这首歌就叫曲目三。”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送给一个人。”

“希望他能喜欢。”

 

话音刚落,周遭一片尖叫声。而江波涛站在原地,他几乎能预见明天的微博上会出现什么内容。“当红天王演唱会上暧昧不清”“周泽楷这番话是否是在当众表白?”甚至可以加上之前爆出的绯闻,直接写成“周泽楷当众表白江波涛”。

 

而现在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他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周泽楷手中的木吉他。他没由来的一阵紧张,几乎可以笃定周泽楷想要干什么。

 

在他想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开始演唱了。他坐在光里唱着歌,周泽楷很少唱抒情歌,亦或者是他很少写抒情歌,他哼唱着,声音压低了些许。江波涛站在台下,与他隔了一片光,也凝望着他。没有了乐队的伴奏,在演唱会上这样基本上能算上是安静了。

 

江波涛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周泽楷对上他的眼睛,那双眼里的情绪未曾掩饰,赤裸地暴露在整个聚光灯下。那感情太过浓郁,中间的那堵城墙轰然倒塌,漫天黄沙之中有人强制地将两个世界连接在了一起。

 

江波涛隔着一片光,看着周泽楷缓缓俯下身,亲吻了手中的吉他。

 

6.

 

周泽楷从后台出来坐上车的时候也没注意,等到车开出几百米这才发现开车的并不是杜明。车里的光线有些昏暗,窗外的灯火打在江波涛的脸上,影影绰绰。

 

江波涛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没等周泽楷开口自己倒是主动交代了。他想起小助理的那句话,原本想好的句子拐了个弯吞回肚子,说道:“是我要求小明换的。毕竟我得接我的新晋男朋友回家呀。”

 

这句“新晋男朋友”太过直接,周泽楷愣了愣,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这是江波涛对于他那场表白的回应。

 

最后的目的地自然成了江波涛租的那套房子。

 

江波涛的屋子还没有收拾,东西杂乱的堆在桌子上,杯子里的咖啡早已凉透,旁边还有半袋拆开的薯片。而这一切倒是无暇顾及了。

 

一朝捅破窗户纸,压下感情愈演愈烈。周泽楷送的香水被江波涛当成了车载香,身上难免沾上了一些,这会儿萦绕在周泽楷的鼻尖。

 

周泽楷吻上江波涛的唇,舌尖顺着江波涛的唇缝探入口腔内部,重重地碾过上颚,激得江波涛难耐地挤出两声鼻音才缓缓地退出来,最后还不忘还轻咬江波涛的下唇一下。

 

屋子里的灯还没开,周遭一片昏暗,唯有周泽楷的眼睛里一片晶亮。周泽楷依旧穿着那身,衬衫被解开两颗。刘海也被放了下来,这会儿显得有些长,堪堪遮住眼。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笑着问道:“怎么把它找出来了?”

 

江波涛下唇吻得有些泛红。他难得没穿西装,只穿了一件宽大的卫衣,周泽楷的手顺着腰线抚摸到尾骨处,缓缓向上从衣摆下方伸了进去。

 

温热的手掌贴着光滑的脊背摩挲,那触碰太轻,江波涛最怕痒,下意识地想甩开背后作怪的手掌,可偏偏周泽楷不让他逃。他的左腿卡进江波涛的双腿间,手背直接贴上了冰冷的墙壁。他低头咬住了江波涛的锁骨,继而松开,改为吮吸,看着那一块通红的吻痕,答道:“一直都在。”

 

江波涛的声音里带着些喘息声,他伸手抱住周泽楷,问道:“今年的第二次机会让我猜猜看你把他放在哪儿了?”

 

周泽楷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哪次,他抬头咬上江波涛的唇,听到人吃痛地抽了一口气这才卸了力缓缓地舔舐着他的嘴唇,将剩下的话悉数堵了回去:“不用。和鞋在一起。”



“那这个身价也太高了呀。”江波涛闻言笑了笑,随即便被周泽楷惩罚性地咬了一口。周泽楷挑拨得太猛,江波涛有些招架不住,只好举手投降。

 

他吻上周泽楷的耳朵,

 

他将江波涛重新抱回床上。作为朋友这么多年,说没睡在过同一张床上是假的。如今周泽楷终于可以越过中间那条线,凑过去与他额头相抵:“我喜欢你。”

 

“我也是。”

 

他听见江波涛这么说道。

 

评论 ( 9 )
热度 ( 178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