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取暖

是周江。

不说相声,说rap。

 

 

“操,我他妈的凌晨三点在被窝里打寒颤。”

 

孙翔接过吴启给他带的煎饼愤愤地咬了一口。这一觉睡得十分不爽,他本来就属于那种醒了就很难入睡的人,半夜被冻醒一次搞得他这晚上都没睡好,一大早起来活像被妖精吸干了精气。他嚼了两口煎饼觉得不对劲,他看了看手里的煎饼皱着眉头问杜明:“你给我放辣了?!”

 

吴启闻言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煎饼,里面两片里脊肉正耀武扬威:“我靠我给错了!翔哥,这个我就咬了两口,你…吃吗?”

 

孙翔翻了个白眼没理他。旁边杜明啃着自己手里的肉夹馍,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含糊不清地接道:“翔哥你房间朝北啊,晚上窗子开一条缝室内温度能降五度。”

 

说起这件事孙翔就来气,他嗦了一口豆浆,将嘴里的东西都咽下去之后说道:“我他妈的在被窝里咬着牙抖了五分钟,都快抖清醒了。最后实在遭不住,从柜子里把羊毛毯子拖出来了。”他顿了顿,又接了句:“就盖上了我他妈的还抖了五分钟才不抖的。”

 

“强。”杜明竖着大拇指评价道。

 

吴启倒是不以为然:“我以为翔哥不怕冷,毕竟翔哥是个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不降到十几度都不会碰外套。”

 

杜明没忍住笑出声:“启儿你从那儿学来的鬼比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也觉得冷,可人得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每天搓着自己手臂也得坚持下去。

 

方明华倒是说了:“小周的房间好像也是朝北的吧?”

 

正在吃包子的周泽楷点点头。周泽楷房间光照特别好,是自拍的绝佳圣地。夏天也凉快,就是冬天晚上冷得不行,偏偏窗子正对着床,开条缝都容易被冻醒。

 

孙翔一拍桌子,语气十分笃定:“周泽楷肯定早就盖上两床了!”

 

杜明也同样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一脸茫然:“就一床。”

 

孙翔显然不信。被杜明一把接过了话头:“是羽绒被,没跑了。”

 

周泽楷辩解道:“棉被。”

 

旁边江波涛说道:“这个我能作证,真的是棉被。”

 

而单纯如孙翔也没有细想江波涛的话,只是将目光转回周泽楷,一脸不可置信:“那你他妈的怎么不觉得冷!?”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

 

孙翔越想越疑惑,这简直没道理。他都被冻醒了周泽楷怎么可能没被冻醒?

 

其实微博那些人说的没错,轮回所有人都在追逐周泽楷的步伐,可是周泽楷把他们甩的太后面了,他们根本追不上。

 

毕竟现在降温第一时间就穿上秋裤抱上保温杯的二十几岁小年轻不是特别多。至少孙翔觉得这事儿就不应该发生在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怕冷这件事在轮回并不是秘密,用孙翔的话说周泽楷简直白瞎了那张脸。入秋他是最先穿上外套的,冬天也是最先穿棉毛裤的,最骚的是为了帅是他妈的黑色破洞裤里面穿黑色棉毛裤,不靠近了看还真以为是裤子自带的内衬。

 

所以周泽楷生日基本上会收到各种各样的保暖神器。去年江波涛就送了一个暖手宝,那东西太好用,周泽楷几乎一整个冬天都带着。曾经还问江波涛要过地址,想再买一个放在另一个兜里,强行双枪模式。只可惜这种款式的已经不再贩,周泽楷只好作罢。

 

如今那东西还放在床头柜里,周泽楷还想着过几天就能拿出来用了。

 

而对于这个问题,孙翔也评价过,他啃完煎饼嗦豆浆,嘴上业务十分繁忙:“做人必须得酷,弟弟才穿秋裤。千万别向寒风屈服,秋裤也许会让你舒服,但是黑粉看了肯定笑哭,你的粉丝必定为此发怒,替你正名绝不含糊,为你变的刀枪不入。但若真把这场战争目睹,你的内心不会好受指不定就要迷路,所以一定要对秋裤说声我绝不,yeah。”

 

杜明对孙翔的发展感到不可思议,他感叹道:“你这张嘴为什么要来打游戏?你让吴亦凡错过了你。”

 

周泽楷抿了抿嘴,接了一句:“不能让父母牵肠挂肚。”

 

吴启闻言疑惑道:“原来队长还会rap的吗?”

 

周泽楷显然不想回复这个问题,于是江波涛将话题完美接了过来:“帅和秋裤可以兼顾,颜值上面你是必输,只能在别的地方撒土让你看起来好酷,实际上一塌糊涂赶紧把嘴闭住。”

 

这回轮到孙翔懵了:“你们他妈的怎么都这么能讲?”

 

方明华评价道:“不愧是在比赛前为轮回放垃圾话的男人。”

 

“深藏不露。”杜明跟着评价道。

 

吴启:“副队教教我!”

 

 

当天晚上周泽楷也陷入了跟孙翔一样的绝境。

 

他的脑袋还不甚清醒,冷气却直往骨头缝里钻。太不应该了,厚被子也抵不住夜晚的寒风。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外面的天还没亮透,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勉强能看清物什。他也没顾手机,直接下了床趿拉着拖鞋熟门熟路地去了江波涛的房间。

 

江波涛的睡姿不太好,这会儿将大半个脑袋都缩在被子里。他轻手轻脚地掀开被角窝了进去,他身上还带了些寒气,此时也不好靠着江波涛太近。而江波涛睡到一半就觉得自己床上多了个冷气团,他下意识地紧了紧被子。

 

这不紧还好,一紧几乎要抵进周泽楷的怀里,温热的呼吸打在周泽楷的胸前,他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江波涛的发旋。

 

这个场景写进偶像剧肯定要被粉丝剪出来刷屏。

 

可江波涛的被窝里太暖和,被短暂压制的困意翻涌而来,瞬间击垮所有气氛。周泽楷放弃抵抗,闭上眼就这么睡了过去。

 

到底两个大男人睡在一个单人床还是显得挤,睡觉占的地方被硬生生让出一人地。这一觉睡得周泽楷腰酸背痛。他眼睛都没睁开,凭着印象伸手去够床头的手机,结果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这根本不是他的房间。

 

而此时江波涛早就不在屋里了。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他有些闷闷地趿拉着拖鞋回到自己房间里洗漱,换好衣服就直接去了训练室。江波涛果然在那里,他手上提了一袋包子还有两袋牛奶,见着他来了笑了笑,说道:“真巧,我想着你可能要迟点就给你带了包子,结果我前脚刚进来,你后脚就跟上了。”

 

周泽楷应了声,接过江波涛递来的包子,咬了口。

 

豆沙的。

 

甜味在舌尖上打转,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江波涛。江波涛和平常一样,看不出什么端倪。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向他递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周泽楷匆匆撇开视线,掩饰性地吸了一口牛奶。

 

扪心自问,喜欢江波涛吗?

 

那无疑是喜欢的。要不然为什么不提早盖上羽绒被,为什么不开空调,为什么不去蹭别人的被窝,反倒是跑到隔了几扇门的江波涛那里?

 

可两个大男人挤一个被窝证明不了什么,大学宿舍还有八人寝呢。八个人天天睡在一间屋,也没见得谁跟谁就来电了。

 

来电那概率太小,就像现在周泽楷半夜被冻醒的机率一样。

 

晚上周泽楷窝在自己的被窝里想这件事。一个人的被窝跟两个人挤被窝不一样,旁边空出的地方还能让周泽楷翻个身,可被子里似乎暖和不起来。

 

他睁着眼睛,盼着今夜也能冻醒。

 

可往往事与愿违,周泽楷睡了一个星期的好觉,其中有两天碰巧出门的时候也能看到江波涛从寝室出来,接着他们一同去食堂吃早饭。

 

被子里的温度似乎已经消失殆尽。

 

周泽楷第二次被冻醒的时候,迷迷糊糊间又带了些开心。下床趿拉拖鞋的时候也没忘了把手机带上,手机的电量还没充满,这会儿正停留在67上面。而周泽楷顾不得那么多,他趁着走过去的时间设定了闹钟。

 

屏幕的光刺得他皱起眉头,索性就直接拿着屏幕光一路照着走过去。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出乎意料地,江波涛并没有睡觉。他开了一盏小夜灯,正窝在被子里玩手机。

 

周泽楷站在原地有些发愣,没了下一步的动作。原本浓厚的困意都散了大半,他还没做好能在江波涛清醒着的情况下蹭他被窝的准备。

 

在一片沉默之中,倒是江波涛先开了口。他掀开一点被子,那模样像是要给周泽楷一个拥抱:“你不冷的呀?”

 

像是明着允许周泽楷踏入他的领地。

 

周泽楷只犹豫了一下便钻进了他的被窝。他外套也没披,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这会儿手掌冰凉。被窝里的温度因为江波涛刚刚的动作散了大半,可周泽楷却觉得这个被窝比他的暖和太多,热气似乎带上了耳朵,连带着耳尖都变得通红。

 

江波涛看样子也打算睡了,他越过周泽楷放下手机准备关灯,两个手机一黑一白放在一起像极了情侣机。

 

谁料周泽楷一把抓住了江波涛的手腕,目光灼灼,严肃而又认真的问道:“考虑一下?”

 

“什么?”江波涛疑惑道。

 

开了个头之后就太好说出口了,特别是江波涛还给了一个台阶,他抿了抿唇说道:“做我男朋友。”

 

“你是想名正言顺地过来蹭热被窝吧?”江波涛的眼光太毒辣,似乎一眼就将他的诡计识破。

 

明明是先有的喜欢,才想去蹭被窝。他这么想着,张了张口想要解释。而眼前的江波涛缓缓地扬起嘴角,没关的小夜灯将他的眼睛照得晶亮一片,接着他听见江波涛笑着说了声:

 

“不过,行呀。”

 

 

评论 ( 25 )
热度 ( 420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