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同谋 上

周江。 

楷哥生日快乐。不会打戏,看看就过。

 

 

 

1.

 

“害怕吗?”

 

周泽楷转过头问江波涛,他一身装备齐全,关节处均带着护具,胸前略微鼓起,看样子衣服里面还穿了护甲。大腿两侧绑上了枪套,露出一截黑黝黝的枪柄。相比而言江波涛就差得多,只有关节处带上了一些皮革护具,两手空空,看样子连武器没带。

 

“还行吧。”他顿了顿,朝着周泽楷笑了笑接着说,“不过,第一次参加比赛好像说这个不太可信?”

 

周泽楷不置可否。

 

说话的同时大门已经打开,所有参赛者一涌而进,看起来就像是去赶集。这个场地是由森林的一角圈成的,周遭被打理干净,但并不排除野兽出没的可能性。江波涛随着人潮走,这种情况下走散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周泽楷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下意识地就抓住了江波涛的手腕。

 

周泽楷的手套因为碍事早就被摘下塞在了口袋里,这会儿温热的掌心贴在江波涛裸露的皮肤上,他扣紧了江波涛的手腕,偏离人群直径往森林深处走。

 

在每个人二十岁以后都得去参加一场狩猎比赛。一般来说,狩猎者都是之前比赛活下来的前十名,而新进入的都是猎物。江波涛是在二十岁被父母报名参赛的,这也没办法,按理说二十岁是最低年龄。如果你想要缓和多几年磨炼时间的话就得上报,批准完了之后才能进去,同时还得缴纳更高的费用。

 

因为场内制度不完善,只能在外面装作是一场公平公正的游戏了。

 

这些东西参加过的人都知道,这无非就是花钱买生存几率,大多数人都愿意。当然这场比赛最不公平的点就是,狩猎赛的前十名可以每年参加,并不缴纳任何费用。

 

不过好在大多数参赛者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参加,同时他们也会在进场前收到一些赛制规定。其中一个就是,外围不会有狩猎者的出现。所以大多数人都抱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心态,这会儿基本上都聚集在外围。

 

但是外围只能待半天。也就是说,到夜晚他们就必须进入森林。当然也有考虑到夜晚进去森林寻找地方过夜太冒险而提前进入森林的,均被那些外围参赛着投以嘲讽的目光。

 

因为狩猎者一般都会存在于森林内部,并且位置不固定,也就是说,指不定你一转身,就和狩猎者打了个照面。而夜晚视线模糊,比现在进入森林存活率要大一点。而周泽楷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反倒是拉着江波涛到森林深处,这才放开他的手腕。

 

周泽楷上前走了两句,直接蹲坐在附近的那个大树根,他抬头望向站在原地的江波涛,说:“放心,没事。”

 

江波涛一思索,他似乎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因为狩猎者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自然能抓住参赛着的心理。也就是说,现在越往森林深处越安全,因为狩猎者几乎都去森林边缘蹲那些准备夜晚偷溜进来的参赛者了。

 

他走过去挨着周泽楷身边坐下,由于昨晚才下过雨的缘故,坐在湿润的泥土上的感觉并不好,凉气顺着脊椎骨往上爬。现在的情况可顾不得这些东西,江波涛只是感叹道:“看完今晚人数要减少很大一截啊。”

 

周泽楷转过头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惊讶,接着轻轻地“嗯”了一声。

 

周泽楷是迟些年被送进来的,家里并不缺钱,总归要帮他拖个几年锻炼一下身手。他当初答应江波涛组队,也是因为在这里多个队友总归是多些生存几率的。但是他和江波涛组队的时间并不久,但是至少比临时组队要强得多。

 

而江波涛其实在这场比赛中看起来并不吃香,没有武器不说,看起来就像是被门口那些肌肉大汉一招撂倒的身板。

 

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他反倒是在想另外一件事。周泽楷看样子是贵族家的少爷,为了让他存活肯定付出了不少,也就是说他的战斗力应该不用担心。

 

他们在这棵树下待了不知道多久,周围安静得可怕。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太阳已经移到了头上,阳光穿过树叶映出一块块不规则的光斑。就在这时,一声广播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那广播声音有些老旧,导致声音失真得厉害,还有些断断续续的:“时间已到六小时,外围参赛者请进入森林。”

 

广播播报了两遍,在话语的空隙中江波涛能听到外围参赛者的谩骂声。江波涛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出,这几乎是将所有狩猎者聚集在一起,在森林外层拉开一层网,等着惊慌失措的狩猎者扑进网里。

 

江波涛转过头看周泽楷,周泽楷倒是没太惊讶。他站起身拍拍裤子,对着江波涛说:“趁现在去补给点。”

 

这时候去补给点是最好的时间,狩猎者几乎都聚在外围,毕竟在外围蹲点,总比在这个偌大的森林漫无目的地找要来的快。江波涛站起来,跟上了周泽楷的步伐。

 

补给点的位置是固定的,在这个森林里同时存在着十个补给点。越往森林深处越多,周泽楷走得很快,几乎是领着江波涛再走。江波涛也没问他走得对不对,只是看着周围默默地记录。他们走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果然发现了一个。

 

补给点与江波涛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江波涛总以为补给点会存在洞穴之类的地方,没想到它在树洞里。这个补给点做得相当豪华,还为这个树洞做了一个木门。

 

周泽楷上前将木门打开,里面的东西并不多。就两袋水和十个干馒头,以及一把长剑。周泽楷将垫在下面的布扎成一个简单的袋子,将所有的东西都带上后重新将木门关好。

 

他手握长剑递给江波涛,问道:“会用吗?”

 

江波涛有些遗憾,说:“不会。”

 

周泽楷的手也没放下,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说道:“拿着吧。”

 

江波涛也不做推脱,只好拿上。在这里不顺手的武器总比赤手空拳强,实在不行这剑还能砍树杈。江波涛想着。

 

周泽楷和江波涛没再回一开始的地方,毕竟森林这么大,太容易失去方向。他们只是就近找了个地方简单地解决了一下午饭。

 

这顿午饭他们吃得并不安稳。每场比赛参加人数都会稳定在两百人左右,而广播似乎是不定时播放,在他们吃饭中途又响了一次,这次播报的不是比赛规则:“距离比赛开始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现在剩余人数还有,112人。同时狩猎者剩余,9人。”

 

江波涛听到这个数字心下一惊。他知道在广播之后参赛者数量会急剧减少,这场杀戮仅仅持续了两个小时,没想到这直接砍了进一半的参赛者,而这将近一半的参赛者不过换走了一个狩猎者。而周泽楷似乎也没想到,连咀嚼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江波涛皱着眉头说道:“看来狩猎者已经完成了一开始的围捕之后,他们应该会逐渐往里面缩,但是不排除直接进入最深处的。我们必须寻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第一轮搜查。”

 

周泽楷点点头:“还需要一个补给点。”

 

江波涛想了想也对。现在的狩猎者大多数可能都在外围搜捕,现在的补给点总比他们全部进来要好应付得多。

 

他们迅速地吃完了这顿饭开始移动。

 

越到森林深处补给点越多,饶是如此,他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走到下一个补给点。他们在灌木丛中观察了半晌,这才偷偷摸摸地溜过去。

 

这个补给点的物资相比上一个来说就有点少,只有两袋水和三个馒头,连武器都没有看见一把。这样的搜寻物资等于就是赌博,赌对了就是神装,赌错了就是送一波人头。

 

他们把东西一股脑地塞进袋子,和之前的物资混杂在一起,迅速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2.

 

说是躲避搜查其实不太容易,首先他们得避开狩猎者,同时也要避开参赛者。毕竟这可不是参加者都是队友的情况,他们已经获得了补给,难免会有参赛者觊觎他们的物资。他们已经走出补给点很远,而周泽楷却猛地转了个方向,他指着另一个方向对江波涛说:“那边。”

 

江波涛疑惑道:“怎么了?”

 

周泽楷回道:“前面补给点。”他顿了顿,补充道:“肯定有人,狩猎者不少于两个。”

 

江波涛深信不疑,跟着周泽楷离开了那个补给点,他们走出很远,江波涛这才说:“我以为你会杀人越货。”

 

周泽楷闻言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拿了两个,这些物资足够他们熬到第三天了。他掂了掂手上的袋子,评价道:“物资不确定。”

 

物资情况不能确定。如果他们拼了命地击杀了两个狩猎者,也许里面只有一个干馒头,多少会让人觉得烦躁。而江波涛思索了一下,他在谈论问题是总是习惯性的先叫人名,以至于现在卡在了称呼问题上:“呃…87号?”

 

周泽楷说道:“周。”

 

这场游戏不暴露名字的太多,江波涛也没有多问什么:“那好吧,小周。”

 

周泽楷愣了愣,没吭声。江波涛看着他的神情说道:“我也不能叫你老周吧?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他顿了顿,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好吧,称呼问题先放在一边。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你有没有想过,或许物资一开始是相等的呢?”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

 

江波涛继续说道:“因为狩猎者同时也需要这些物资,所以狩猎者距离补给点不会太远。同时在没有参赛者情况下,他们本身就会对物资进行消耗,所以才会出现不确定。”

 

江波涛眨了眨,说道:“或许我们可以玩个招数。”

 

“嗯?”周泽楷疑惑道。

 

他笑了笑,到底是没透露太多:“不过不能太早,至少得解决身上的这些物资。”

 

此时天色已经临近傍晚,天黑得早,他们首当其冲地就是思考过夜的方法。周泽楷环顾了一下四周,抿了抿唇,说道:“应该有个山洞。”

 

江波涛点点头,问道:“能确定吗?”

 

“百分之八十。”他说。

 

江波涛跟上周泽楷的步伐,他们走得不远,一刻钟不到视野逐渐开阔起来,一个山洞出现在他们眼前。山洞不大,里面漆黑一片。他们手中没有照明用具,也没不能带。夜晚的光照简直就是狩猎者的路标,他们缓缓地靠近了山洞,在踏进门口的时候里面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那人语气相当不善:“滚一边去,这地方老子占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没说话。江波涛倒是拉着他先走了。

 

现在不宜发生纠纷,会引来狩猎者不说。而且里面的人估计也没发现周泽楷身上的资源,万事还是小心一点好。他们转过头刚走出两步,那身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回声音反倒近了许多,带了些笑意:“哎哟,我刚刚还没看情,你库存不错啊。”

 

他趋步径直冲向周泽楷,面朝着他自傲地挑了挑下巴说:“把枪留下,人就可以走了。”

 

这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第一次参加的,再加上狩猎者这一点,大多数人会选择回避这场战斗,亦或者说是,不愿意与参赛者进行冲突。在他看来交上手枪是最好的选择,可谁料江波涛后退一步放下物资,笑眯眯地说:“速战速决。”

 

周泽楷点了点头,兀地动了身。那人随着江波涛那句话落神情缓缓凝重了起来,他不能轻视这两个人。这场狩猎游戏,死于轻敌的太多了。但周泽楷的攻击来得太快,一刹那就已至面前。他堪堪躲过,拳头顺着耳廓擦了过去。

 

周泽楷见状旋腕以拳改掌向他的脖颈劈去,而此时另一边也迎来另一击。利刃带着劲风呼啸而至,两方同时封死他无法闪躲只好抬臂咬牙接下这一击。

 

周泽楷的攻击被挡,两人均是被震得手掌发麻。江波涛的剑刃破开护具在那人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紧接着剑尖带着寒芒划过周泽楷的脸侧,带下了几丝鬓发。——也亏了周泽楷躲闪得快,要不然他的耳朵都得削成两半。

 

周泽楷心下一惊,转头看向江波涛,江波涛正拿着长剑,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说了声抱歉。

 

原来他是真的不会用长剑。周泽楷想。

 

反观那人如若不是护具,这一剑怕是直接将他的手给削下来了。那人捂着伤口,恶狠狠地看向他们两个。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连带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周泽楷江波涛对视一眼,重新冲了上去。

 

那人也不甘坐以待毙,伸手试图反扣周泽楷手腕。偏偏周泽楷选择硬碰硬,握着枪托的手改了方向,狠狠砸上那人手腕。那力道太大,那人被震得手臂发麻。刚刚那一下江波涛仍是心有余悸,长剑的违和感超过了他的预估,当下这一击索性直接抬肘击向他的太阳穴,那人被砸得眼前一阵阵泛黑。

 

紧接着,额头一凉,枪口已经抵上了他的脑门,那人几乎在刹那间便失去了反应能力。

 

而出乎周泽楷意料地,江波涛没给他扣动扳手的机会,长剑已然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剑身泛着寒光,江波涛没给他开口直接握住剑柄往后一拉。刀刃轻易地破开那人皮肤,温热的血液溅上旁边的石头,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临走之后江波涛上前摸了摸那人的袖口,意外地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他了然地笑了笑,将那东西不着痕迹的塞进自己的口袋。接着又摸了摸那人的口袋,摸出一截炮仗,估计是召唤队友用的。

 

“有什么?”周泽楷问。

 

江波涛将东西摊给周泽楷看:“一截炮仗。”

 

周泽楷没说话,让江波涛把东西收好之后就拉着他离开了这个地方。血腥味估计会引来狩猎者,在离开的路上江波涛似乎看出了周泽楷的疑惑,回道:“尽量别用手枪,你的枪没有装消音器,开枪的话会更快的引来狩猎者。”

 

周泽楷将枪重新塞回枪套里,没说话。

 

这场生存比赛中多的是想浑水摸鱼的,大多数都选择一些山洞妄图度过三天。他们找了两个,但是基本上都被别人占了。此时已经陷入了昏暗,江波涛就拉住周泽楷说道:“虽说这里都不太安全,但是山洞危险指数也太高了。”

 

周泽楷明白了江波涛的意思。狩猎者都是参加过比赛的,自然对参赛者的心情十分清楚。不排除在夜晚找山洞的可能性,如果山洞里有人,那简直就是瓮中之鳖。

 

最后他们选择了轮番守夜,火也不能生。夜晚的温度下降许多,只能咬着牙睡。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伸出手握住了江波涛的手。江波涛的手很凉,上面还有一些干涸的血迹。周泽楷将自己的外套扔给他,说:“穿上吧。”

 

江波涛拿着那件外套问:“那你呢?”

 

周泽楷没说话,江波涛也无从去问。只是将那件外套盖在了自己身上,其实那件外套起不了多大作用,该冷还是得冷,但是江波涛意外地觉得顶住了所有风。

 

缩在周泽楷的外套里,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侧脸,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且不说周泽楷一开始义无反顾地拉着江波涛进入森林最深处躲开的那一拨狩猎,光是对于场地的熟悉程度远远超出了江波涛的预料。无论是补给点,还是山洞的坐标,他都了如指掌。

 

一开始的那个他可以用有人卖了情报给他作为解释,那场地的熟悉程度呢?

 

周泽楷的身上有些太多的疑问,但是无论是一开始直接进入森林深处也好,亦或者是山洞的位置也好,自己都在下意识地相信这个人。

 

扪心自问,周泽楷值得怀疑吗?

值得。

那你能相信他,选择他做队友,把背后交付给他吗?

当然。

 

看吧,这种矛盾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周泽楷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偏头望了过来。江波涛缓缓地闭上眼,强压下意绪逼着自己入睡。

 

江波涛这一觉也没睡多久,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做不到日上三竿起。江波涛其实是被冻醒的,周泽楷的那件外套其实没多大用,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索性江波涛体质还算好,要不然在这儿睡一觉,醒来就得感冒。

 

这一觉只睡三个小时,他睁开眼的时候周泽楷依旧是那个姿势,见他醒了有些惊讶。江波涛坐起身,他的睡相不太好,也不知道是睡得太浅难得没动还是周泽楷给他盖了。他将外套还给周泽楷,说道:“谢谢你啦,下面我来吧。”

 

周泽楷倒也不扭捏,将外套穿起准备睡一会儿。正当他准备闭上眼的时候,江波涛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他,他没去接那件外套,反倒是有些疑惑地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这回直接将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后,故作惊讶道:“怎么了呀?这难道不是你刚定的吗?”

 

周泽楷无言,只能盖着江波涛的外套躺下。

 

周泽楷这一觉也没有睡多久,他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江波涛坐在他的旁边,两个人的胳膊挨在了一起。江波涛的手冰凉一片,鼻尖都被风吹得有些泛红。周泽楷将他的外套还给他,看他穿上了之后想了想,又动手开始解自己的外套。

 

江波涛见他的动作十分惊讶:“还要睡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说:“你穿。”

 

江波涛看着那件外套,婉拒道:“没事的呀,夜里比较冷,现在还好。”

 

周泽楷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看着江波涛的表情最后还是咽下了即将出口的话,重新将外套穿了上去。他们依靠在这棵树上,周围皆是树木,其实看不到日出。只能感受到雾气逐渐散去,一些阳光洒落在这片土地上。

 

他们遗憾地没有见证到完整的日出,但周泽楷觉得可以称得上是目前为止最为舒服的时间了。他看着江波涛的侧脸,缓缓地扬起了嘴角。眼前的视野明亮起来,周泽楷将粮食和水袋递给江波涛。

 

而广播似乎并不让他们安稳,在他们的早餐时刻开始了播报。声响惊动了这个森林里所有的参赛者,几乎直接给了他们当头一棒:“目前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天,参赛者剩余人数,65人。狩猎者剩余人数,9人。”

 

这场比赛出乎了江波涛的意料,第一轮狩猎再加上夜晚山洞的搜寻,直接刷去了一百多名参赛者。剩下的参赛者并不多,同时可活动范围还缩小了一圈。这场比赛之中,数量起不到压制作用,反倒像是狼入了羊群。

 

这次广播播报了一遍就停了下来。江波涛趁着广播的时间已经解决完了自己的那一份,周泽楷也同时将最后一口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拍了拍裤子站起身,冲着周泽楷伸出手,说:“走吧。我们得趁着第一波之前转移阵地。”

 

周泽楷看着那只手,坚定地握了上去。

 

评论 ( 3 )
热度 ( 65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