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冬游

摸一下。

 

 

“你行李还没收拾啊?明天都要秋游了。”

 

杜明到孙翔房间的时候孙翔正驾着笔记本窝在床上打游戏,行李箱大开着,里面只扔了两件卫衣。大部分的衣服都搭在椅子背上,最上面还盖着一件轮回队服。他这会儿刚进决赛圈,头也没抬地回道:“秋什么游?还秋游,你再拖拖都能冬泳了。”

 

杜明这次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先打了个头,后面还跟了个大部队。吴启刚进门就听见了这句话,为了确保孙翔的人身安全立马把他的反动意向给压了下去:“那之前夏休期出去玩叫春游的时候你怎么没反驳?”

 

谁料孙翔丝毫没有接收到吴启的信号,反倒往反方向奔出了二里地。他一枪爆了西南方向一个人的头后,撇了撇嘴说道:“小学生才春秋游。”

 

吕泊远把桌子拍得啪啪响,十分不满:“快给初中生和高中生道歉。”

 

孙翔仿若未闻,神情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打游戏。方明华看着如此认真的孙翔,索性直接使出了杀手锏:“不收拾也没关系,一会儿让小明帮他收。”

 

谁料江波涛话音刚落,杜明还没表达出自己的兴奋,孙翔一声掷地有声的“操”倒是先砸了下来。孙翔的屏幕已经灰了,原本人物站的地方多了个盒子。孙翔这下没办法,只好从床上爬下来乖乖收拾行李。

 

等他的目光从屏幕上移开,他这才发现除了周泽楷,人几乎都在他房间里。——吴启还背着手,像是个来视察的冒牌领导。战队的宿舍还算宽敞,就算这样,五六人往里面一站也觉得小,特别是他还没打扫宿舍,东西堆了一地的情况下。他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上我这儿开茶欢会了?”

 

杜明狐假虎威:“快收拾行李。”他顿了顿,又接了一句,“要不然我帮你?”

 

这句话太过管用,至少让孙翔立马就站在了自己的行李箱前。他当然不能让杜明收拾,杜明的审美那是公认的烂,他敢认第二,除了周泽楷,算了,周泽楷也不想认这个第一。他蹲下来将衣柜里挂着的仔细打量一番,一边选还一边搭配袜子,誓死不能让他的“电竞酷哥”名号毁在杜明手里。

 

“你还真没说错,就上你这会儿开会的。”吴启终于把一直背着的手拿了出来,一个塑料袋里装满了零食,他从里面摸了一袋子虾片,继而转头问江波涛:“队长呢?”

 

江波涛正低着头打字,屏幕停留在和周泽楷的聊天页面上。单字周后面的巨轮正耀武扬威,他手上消息刚打了一半,笑着说:“他最近接了个代言啊,这会儿刚拍了一半。”他将那句话打完发送之后按熄了屏幕。

 

方明华半倚在桌子上,侧身从孙翔杂乱不堪的桌子上挑出了一支黑笔,敲了敲桌面说道:“那我们先开始…”

 

杜明坐在地上正在拆泡椒凤爪,闻言不满地打断他:“不是说好这次给我来的吗?”

 

方明华把笔往他前面一递,说道:“那行,你来。”

 

杜明在笔和凤爪之间犹豫了一下,义无反顾地接过笔,十分装模做样地清了清嗓子,说:“那由于周泽楷同志请了事假,我们先行开始冬游人物关系分配会议。”

 

孙翔还在后面顺东西,听到这儿转过头问了句:“什么东西?什么会议?”这一转头,愣是被他们中间放着的那袋子零食震惊了,膨化食品少说有七八袋,这简直就是在经理眼皮子底下犯/罪,他看着一只手伸向袋子里,立马喊道:“那袋黄瓜味的是我的!给我放那儿!”

 

而江波涛的手越过了黄瓜味,拿了一袋蜂蜜黄油。

 

旁边杜明用黑笔敲敲他,角色代入十分深:“不要老打断别人话,仔细听,下面会说。这届同学怎么回事!上课吃东西就算了,居然还打断我说话。”说完还从吴启哪儿抓了两片虾片塞进了嘴里。

 

方明华拍拍他肩膀,说道:“不能算,经理早就说了。控制体重,重了得去健身房跑步一小时。”

 

江波涛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在旁边悄悄地跟周泽楷发消息汇报情况:“刚刚方哥看着孙翔还没收拾东西,就说让小明帮他收。我原本想问问你有没有收的,之后又想了想感觉你不是特别怕小明帮你收拾呀?”

 

周泽楷相当果断,答道:“收了。”

 

江波涛回道:“行,一会儿我检查。”

 

周泽楷立马回了个:“别…”

 

这就是没收了。江波涛哼哧哼哧地笑,但是又不能笑得大声。上头有个角色扮演爱好者,这会儿得遵守课堂纪律。他这边憋笑憋得清苦,那边周泽楷则是相当生硬地转了个话题,说:“有点困。”

 

江波涛的微信不常开,偏偏今天刚刷了朋友圈回来。听到这话立马就将发了个截图过去,截图上是周泽楷朋友圈分享的游戏截图,说道:“看样子是昨天晚上又偷偷刷成就了呀?”

 

周泽楷没想到直接撞在了另一个枪口上。

 

周泽楷被禁止除荣耀以外的游戏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而具体原因可追溯到上个星期,江波涛一觉醒来刷到了周泽楷在凌晨三点五十八发的一条朋友圈,就一张图也没有多配什么文字。

 

那个图上是一个成就完成的图标。

 

江波涛听周泽楷说起过这个成就,在开服到至今历经快一年的时间都没有人完成过,之后被吹的天花乱坠,现在已经被誉为神级成就了。

 

而这款游戏周泽楷刚玩不久,这游戏还是他抱着笔记本看电影的时候,在视频暂停之后冒出来的广告页面上看到这款游戏的。他接完水回来看着画面上的特效就试着点进去试了试,试了几天之后就开始没事就打打这个游戏,以至于睡觉时间一再后推,隐隐有了通宵的预兆。

 

在禁止之前还拉了江波涛一块儿打。这款游戏是类似于竞技场的局数制,一局时间大约在半个小时左右,快一点的可以二十分钟左右打完。江波涛看了看时间说:“只玩两局哦,两局打完就去睡觉。”

 

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从旁边又搬过来一台笔记本,跟周泽楷并排坐在床上打游戏,就跟网吧联机似的。江波涛时不时扫一下周泽楷的页面看视野,并觉得没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

 

你看,连切视角的时间都省了。

 

结果打了两局,两局都输了。

 

江波涛看着两台电脑屏幕上连坐的巨大失败有些不能理解,怎么可能会输呢,最后那波团战明明不亏的呀。他微微皱着眉头,转头去喝了口水,顺手将水杯递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点出了房间,问道:“再来?”

 

已经被挑起兴趣的江波涛甩了甩鼠标,坐直了身子:“再来两局,打完睡觉。”

 

周泽楷熟练地又开了一个房间给江波涛发了邀请:“好。”

 

结果等到江波涛和周泽楷下机不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第二天两人双双因为这个爆了一颗痘,江波涛这才明确禁止周泽楷半夜玩游戏。

 

自此周泽楷转战地下工作,谁知现在露了馅,自己给自己挑了条死路。如今只好绝地求生,先发个卖萌的表情包,再次生硬地转变话题,说:“工作十分辛苦。”他发出去之后想了想,后面又跟上了一张自拍。

 

图上面的周泽楷也没修图,拍得十分随意,连找个角度都不乐意。但这个造型也确实好看,周泽楷穿了一身西装,发型师将他有些长的刘海撩了起来,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背后是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最左边还有一排衣架。

 

江波涛没点开大图,刚想回一句好看,结果杜明将桌子拍得啪啪响,连带着音量都调大了一倍:“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人上课跟自己男朋友偷着发消息的!注意形象!”

 

被抓包的江波涛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将那张照片点开了。周泽楷的脸被放大,本来集中过来的目光都放在了手机上,导致一下子凑近了好几个人。偏偏杜明凑得最前,他看着屏幕上的周泽楷说:“我靠,队长这个造型贼帅!”

 

吴启瞥了一眼他:“队长哪张不帅!?”

 

孙翔将地板拍得啪啪响,作为轮回另一个看板门面不允许他遭受这样的忽视,哪怕他现在只穿着睡裤:“能不能不被带跑话题?下次不能让杜苦明主持。”

 

方明华抢过杜明手中的笔接过了主持人的头衔,说道:“好了,杜明下场。我们接着上一个问题,孙翔同志筷子使得利索吗?”

 

孙翔乍一听觉得这像是在讽刺他不行,他说道:“不是,我筷子利不利索你不知道啊?每次火锅就我夹着的毛肚不会掉锅底好吗?”

 

方明华点点头:“那行,那你我杜明一个锅。”

 

孙翔疑惑道:“为什么?我要跟远儿一个锅!”

 

吕泊远拍拍他,语气十分沉重:“因为我们不想吃不上肉,我们这桌都是反筷。”

 

孙翔一脸莫名其妙:“神经病吧!我只听过分红汤白汤的,怎么分会不会使筷子的?”

 

方明华大手一挥:“小明,给孙翔同志解释一下。”

 

杜明凑过去对孙翔悄咪咪地说:“你不知道,我们这儿反筷占一半。自从一开始吃海底捞我从副队手里抢了三块腰花之后,我就再也没跟副队做过一桌。”

 

对此,孙翔评价道:“你他妈的头真铁啊!”

 

江波涛悄悄地把这段录了下来发给了周泽楷,评价道:“我好想看看他们那桌的战争。”

 

周泽楷那边没回复,而另一边他们已经讲到了睡相的问题,吴启将笔记本卷成个筒状采访孙翔,说:“翔哥,你晚上睡相怎么样?”

 

孙翔一手挥开那个快要杵到他嘴里的笔记本,回道:“我睡相?你要跟我睡啊?我半夜能把你蹬下去。”

 

杜明一听乐了,十分激动:“快,翔哥!你跟我拼房!我要跟你一起睡!”

 

孙翔挑挑眉毛说:“怎么,你跟我要互殴吗?”

 

“两个佛山无影脚传人的战争。”方明华评价道。

 

而吴启十分激动地抱住旁边的吕泊远,他刚刚还偷吃了虾片,这会儿蹭得吕泊远一手油:“靠,我终于能和远儿睡了!我能睡个好觉了!”

 

吕泊远面无表情地将油擦到他身上,继而摆了摆手,说:“不,我要在他们房间录他们互殴过程。”

 

江波涛录音刚好录到这儿,他压低了声音,在后面接了句,笑意几乎压下来:“完了小周,今年还是我跟你抢被子。”

 

江波涛的睡相在轮回里称得上好了,当然比不上周泽楷。周泽楷纯属晚上怎么睡得,早上起来还是怎么样。但是江波涛不一样,他不踢人也不会把腿放在别人身上,就是抢被子。夏天还好说,这种天气跟他拼房,早上起来被子都能被他卷去个七八成。

 

周泽楷刚听完江波涛的语音,背后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喊他了,他应了声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复,直接放下了手机。

 

 

 

晚上江波涛穿着棉睡衣正坐在椅子上一边啃着薯片一边刷成就。旁边门被推开了,他一转头正好撞上周泽楷的目光。

 

周泽楷依旧是中午那身,就连发型也没变,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大衣。外面似乎下起了毛毛雨,他带着一身湿润的寒气。手上提着两杯奶茶,指尖被风吹的通红,他抿了抿唇,没头没脑地说道:“我帮你抢,也习惯了。”

 

可偏偏江波涛听懂了,他笑着应道:“好的呀。”

 

评论 ( 7 )
热度 ( 120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