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江】公开处刑

是颜可可女士迟到的生贺。

 

 

杜明的检讨书在经历了一个星期的风吹日晒之后终于被撕了下来,在那一刻,他明白了,这辈子都不要得罪小情侣。

 

会死。

 

不是身体上的死亡,而是心灵上的干涸。因为感受不到队内荡漾的温暖,也感受不到队友的存在。

 

 

“队长,因为事发突然,临时布景,道具也有限,我们只能这么做了。”

 

周泽楷同志表示理解:“嗯。”

 

杜明掏出一旁的墨镜给周泽楷带上,墨镜因为长期摆放在训练室里无人问津,无人认领,已然沦为公共道具,也被评为训练室诡异的装饰品之一。而现在它被架在周泽楷的鼻梁上,终于绽放了一次自身光芒,而被光芒闪耀到的杜明本人提了一个问题:“队长,这墨镜不会是你的吧?”

 

周泽楷欲言又止了一下,决定不指出这个墨镜常人无法get的无与伦比的美:“不是。”

 

“你别看我们队长带什么都好看就这么说。队长,听我的,就学平时的孙翔,一定要凸显你的高冷,你枪王的气势。”吴启拍拍周泽楷,顺带思考要不要把周泽楷搞成大背头。

 

周泽楷看着吴启,想了想平时的孙翔,说:“…学不来。”

 

杜明给周泽楷塞了一根棒棒糖,充当烟:“就下巴往上抬,嘴角使劲往下耷拉就行了。”

 

于是孙翔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就看到杜明跟吴启十分风骚的站在周泽楷的旁边,神情严肃。而周泽楷带着个墨镜,刘海都被撸了上去,队服脱了披在肩上,活脱脱一个盗版赌神。因为带着墨镜也看不清周泽楷的眼睛,孙翔就看到周泽楷叼着跟白棍棍嘴角还使劲往下拉,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孙翔相当直接的开启了第一炮:“周泽楷咋了这是?你们给他塞得榴莲味的糖啊?”

 

周泽楷是全轮回唯一不吃榴莲的那一个,每次全队吃榴莲的时候他只能微笑着走出这个房间玩欢乐球球,用杜明的话来说,就是背影十分落寞。

 

但是重点并不是在这儿,既然孙翔打响了第一炮,那么他们虎头帮三人组也不能示弱。

 

“孙翔同志太过分了!”

 

杜明把桌子啪啪响,吴启在旁边点头附议,周泽楷依旧耷拉嘴角充当门板。

 

孙翔简直莫名奇妙:“你们是不是吃错药了?我怎么就过分了?”

 

杜明指指吴启示意他拿住证据,吴启接收到信号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清清嗓子念道:“荣耀职业选手孙翔,来轮回不足两年,直接将我们队副队,括弧唯一的omega括弧蒙坑拐骗走,罪大恶极!完。”

 

杜明点点头,给吴启比了个大拇指,又转向孙翔,对孙翔说:“听见没有?对此你有什么好交代的?”

 

孙翔终于弄清楚了他们三个Alpha一大早不训练坐在这儿干什么,他看都没看杜明,说:“江波涛,翔哥的人,懂?”

 

杜明感受到了来自脱团人士的伤害,猛然失去战斗力。吴启立马站起来顶上:“太嚣张了!”继而拱了拱周泽楷示意周泽楷做主:“队长,你看抢了人还这么嚣张,怎么办?”

 

周泽楷吧啦了一下墨镜,说:“写检讨。”

 

吴启问:“多少字?”

 

周泽楷神情冷酷:“一百。”

 

吴启一脸震惊的看着周泽楷,压低了嗓子对他说:“太少了,小学生都写检讨都不止这么点。”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了解:“一百五。”

 

杜明都快佩服周泽楷了,只能大声圆场:“听见没!写检讨!一千五!”

 

孙翔不服,他指着周泽楷说:“放屁!周泽楷说的一百五!”

 

周泽楷要看穿帮,求救的看了看杜明。杜明立马向吴启挤眉弄眼:“你听错了,是不是?”

 

吴启不怕死的对上孙翔的视线:“对,就是一千五。”

 

孙翔意志坚决,丝毫不惧周泽楷的队长淫威:“怎么的,我夺你暗恋对象了啊?让我写检讨,我不写!”

 

杜明告状:“队长,队内纪律太不严谨了,居然有人公然不服。”

 

周泽楷此刻发话了:“横刀夺爱的横刀。”

 

孙翔震惊了,他没去管周泽楷的冷笑话:“操?你不是真暗恋江波涛吧?”

 

周泽楷大方应下:“人人都爱江波涛。”

 

杜明冲他说:“明天八点,不见不散哦。”

 

 

晚上回到宿舍孙翔就向江波涛告状,江波涛买了个懒人支架,正架着ipad的看综艺,孙翔熟练的跑过去一手搂住江波涛,一手把聊天记录给他看。

 

江波涛看着杜明发给孙翔的一千五三个字,问了句:“你借他这么多钱干什么了?”

 

孙翔将脸埋进江波涛的肩窝,闷闷的说:“他们让我写检讨,一千五!周泽楷也跟着瞎起哄,简直不是人!”

 

江波涛伸手暂停了综艺问:“为什么呀?”

 

孙翔从鼻尖蹭着江波涛耳后的软肉说:“他们说我把队内唯一一个omega标记了,罪大恶极,得写。”

 

江波涛也猜到差不多是这个原因,他故作严肃的点点头说:“是得写。”

 

孙翔蹭着江波涛的动作停了,他抬起头看向江波涛:“啥玩意儿?江波涛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江波涛翻过身也学着孙翔蹭蹭他的脸,说:“没事儿,你就去网上随便搜一个然后复制粘贴就行了,剩下的我明天去说。”

 

孙翔偏过头咬他的耳垂,直到江波涛的耳朵通红才放开:“你给我搜。”

 

江波涛从额头拱他:“你怎么这么懒呀?”

 

孙翔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手熟练的从江波涛的衣摆伸进去,手掌顺着腰线抚摸,信息素绕在江波涛的周围:“那我现在要勤奋了。”

 

 

第二天一早孙翔拿着临时百度的检讨书走进了训练室,不出意外的,所有人都在了正等着他一个。方明华喝了口水,抬抬眼看向孙翔:“听小周说,你写检讨了?”

 

孙翔刚啃了一口煎饼,左腮帮子鼓起。他看了看江波涛点了点头,飞快的咽下煎饼:“写了。”

 

方明华大手一挥,比了个请的姿势:“开始你的演讲。”

 

孙翔收起煎饼,掏出手机招出网页,字正腔圆:“对此事我感到深深的遗憾和自责,在回到宿舍之后我认真反思…”

 

周泽楷啪啪啪的鼓掌。

 

方明华也啪啪啪的鼓掌赞叹:“十分好,感受到你的诚意了,我们决定把江波涛给你。”

 

杜明:“太草率了吧?这一看就是百度的!”

 

吴启:“没有诚意!”

 

方明华闻言看向他们:“嗯?”

 

杜明:“皆大欢喜。”

 

吴启:“恭喜发财。”

 

吕泊远:“财源滚滚。”

 

方明华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我们来惩罚一下昨天主谋者一名,共犯…”

 

周泽楷浑身一抖,语气相当果断:“百年好合,我包红包。”

 

方明华点点头:“一名。”

 

江波涛笑眯眯的:“三千字检讨,明天八点,不见不散哦。”

 

孙翔:“不许百度。”

 

杜明:“妈的孙翔!”

 

吴启:“妈的孙翔!”

 

江波涛:“哎,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讲。”

 

 

 

“读吧。”

 

孙翔模仿了当初周泽楷的形象坐在中间,抬了抬下巴对他们两人说。

 

周泽楷投去一个同情的眼光。

 

大丈夫能屈能伸,杜明吴启互视一眼屈服淫威:“对不起翔哥,我错了,祝你和副队百年好合!”

 

孙翔故意摸了摸江波涛的腰,特别得瑟:“太嫩,就你们这样还学电视里公开处刑。”

 

杜明小声:“妈的。”

 

但是杜明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两字,让他的检讨书贴在了轮回大门口的公告栏上,之后广为流传,就连看门老大爷都会背上两句。

 

该死的小情侣。杜明捂住耳朵想。

 

评论 ( 8 )
热度 ( 143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