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脱轨 01

翔仔生日快乐,一个破案ABO。

有点手生,随便写写。

百分之九十九没有后续,打个01就是为了尊重一下那个百分之一。

 

 

1.

 

孙翔抵达案发现场的时候还拖着行李箱。

 

他这会儿刚下飞机不久,连带着行李箱还没放下,就直奔了过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最近天气总是阴晴不定,以至于飞机都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原本中午能到的时间愣是拖到了下午,偏偏他今天还套了个外套,这会儿热得不行。

 

现场已经被围起,他将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之后从衣服口袋里出示了证件,那人便放了行。他将行李箱放在了一辆警车旁边,直径上了楼。

 

这家宾馆楼梯老旧,踩上去带着嘎吱的声响。头顶的灯有些接触不良,时暗时亮。墙壁斑驳皲裂,角落处积了一小堆墙粉。孙翔都不敢想象里面怎么能住人的。在他看来,这家宾馆纯属占了地段的优势,临街,对面就是一个酒吧,对于急着一夜/情的AO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

 

可惜营业到了头,这会儿出了人命,估计地段也救不了它了。

 

孙翔两个台阶一跨,很快就上了二楼。案发现场在右侧最里面的房间,在楼梯口就能闻到一股恶臭味,他下意识地皱着眉头。越往里走,越往里味道越重,这会儿孙翔已经有些后悔将行李箱放下的时候没把口罩拿出来,要不然现在也不至于这么难受。

 

血腥味混杂尸臭的味道难以言喻,至少让孙翔刚咽下去的那个汉堡成功地在胃里翻涌了几下。他走到了室内才看清了尸体。尸体呈大字状正面躺倒在床上,腹部被剥开,露出里面的内脏。鲜血浸透了身下的床单,已经干涸,结成了一块不规则的深色斑。

 

就在这时,旁边一人拍了拍他。他转头望过去,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周泽楷正站在他的旁边,透过人影的间隙在观察尸体,他问道:“你也调来了?”

 

孙翔和之前有过一次合作,自然也是认识。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本来说有个人跟我一块儿来的,结果上头没批。妈的,让我一个人来这个烂摊子。”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了解。

 

其实孙翔对于周泽楷在这里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在他来的路上看到昨日的事件已经上了热搜,被几个营销号一转,下面人心惶惶。虽说大多是些Omega,但也不排除一些Beta。这也难免,毕竟Omega是相对弱势的群体,更何况这是针对这两种性别所做出的犯罪。

 

其实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出了这种案件,只是被上头压了下来。可是这个月发生的太频繁,难免压不住。S市成立了专案组,孙翔也被调了过去。他那边发生的不算是第一起,顶多算是一串案件中最小的一起。

 

至少那个Omega死相没有这个这么惨烈。

 

孙翔这么想着,一个人走到他和周泽楷面前。那人带着浓重的血腥气,手套已经摘下。他一边取口罩一边对着周泽楷汇报道:“死者为一名男性Omega,颅骨骨折,皮下见多处淤血。和之前的案子差不多,后颈部腺体被摘除,同时左肾脏遗失。两处伤口均未缝合,死前创口腐烂,初步断定死于感染。”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而根据尸体腐烂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前天的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能给的消息也就这么多,具体的还要等化验结果。”

 

哈,Omega。孙翔看着面前的人想道。他并不是歧视Omega,只是在他眼里,O根本不适合这项职业。毕竟如果出警赶上发情期,那么这个算谁的?孙翔想归想,但也不敢表现得太露骨,毕竟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搞小偏见并不是什么好事。那打量江波涛的目光转瞬即逝,至少在他看来自己掩盖得不错。

 

周泽楷抿了抿唇,说道:“连续作案,地点距离太远。”

 

是距离太远,这场连续作案的地点太多,孙翔记得上一起应该是在M市。还没等孙翔开口,江波涛便接道:“凶手对于Omega应该是两种极端情绪,不过我更偏向宠爱。”

 

孙翔闻言却是有些震惊,甚至对于这个词语有种隐隐做呕的感觉。他说道:“宠爱就是摘他腺体?”

 

“他,或者他们,在剥夺一个人作为Omega的权利,再将这个权利强制性的给予他们想要让他变成Omega的人身上。…当然以上是我的猜测。”江波涛说这个话的时候看向了孙翔,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就他刚刚投来的目光来看,显然对Omega出入现场一事相当不满。

 

孙翔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打量了个遍,反倒是在此刻发出了疑问:“不是在去年就有人澄清了腺体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第二性别吗?”

 

这件事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个时候网络上闹得很大,虽然大多数人觉得他在放屁。江波涛却是笑了笑,说道:“大多数人都是不信的,他们也不能信。”

 

这个像是一下子是推翻了以往所有的理念,灌输了一个新的概念。说个影响最小的,如果这个理念通过,他们手上的教科书得退厂重修。剩下的江波涛没讲,他也觉得说到这个份上孙翔也应该能懂。

 

反观孙翔,他皱着眉头看了江波涛许久,说道:“但是你们不觉得肾脏也丢了这件事就很奇怪吗?”

 

江波涛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跨到了这个问题上的,但是的确很奇怪。他与周泽楷对视了一眼。他清楚地看到了周泽楷眼里的情绪,他愣了一下,神色缓缓凝了下来。

 

这种连环犯罪地域跨度大,同时时间密集,手法不定,像是一个组织性的行为。而且这个组织可能具有的一个共性是,他们觉得腺体本身就是一个人的第二性别。其实这种案件以往也有,至少查这十年间的案子肯定有相似的。

 

但是如今似乎隐隐成了一种团伙,哪怕分散各地。在明面上看来他们的目的是绑架O进行腺体器官摘除,倒卖。那么也不排除就是摘除腺体进行实验,非法进行腺体更换手术。毕竟肾脏和腺体一同丢失也太过于诡异了。只是他们目前没有人找到,这种也能是个猜测。

 

但是这个社会的水很深,他们未曾料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如今是这种行动在有钱人中很流行,如果收到了一个长得心水的却是个Beta,这时候就可以拉过去更换腺体,甚至会不会在以后,还可以选择信息素的味道?

 

“周队!”

 

这声成功打断了江波涛的思绪,周泽楷应了声,临走前还望了孙翔一眼。孙翔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大事。等到周泽楷一走远,孙翔的下巴微抬,问道:“哎对了,你叫什么啊?”

 

江波涛看着孙翔,也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转了个弯回道:“再问别人的姓名之前,不应该自报家门呀?”

 

孙翔挑着嘴角,说道:“孙翔,第二性别Alpha。”说完他看向江波涛,眼里的情绪显而易见。他期待着江波涛的反应。在他看来,自己的名字也算是小有名气,况且他还特地将这句Alpha给加上了,这种介绍就变了个味道。

 

可偏偏江波涛像是听不懂他那句特地加上的Alpha是什么意思,回道:“你好呀,我是江波涛。第二性别想必你也看出来了。”

 

Omega嘛,很显而易见。看起来块头都不是特别大。孙翔这么想着,而下一秒江波涛却是缓缓地贴近了他。孙翔鲜少与一个Omega离得这么近,一低头就可以看到他后颈上的抑制贴,空气中除了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之外还有些隐隐的香气,似乎是江波涛的信息素。

 

Omega在现场就能调/情吗?孙翔咬着牙愤愤地想,脸上不自觉地爬上温度,连带着耳根子一起红了。紧接着他就听到了江波涛的声音:“年轻气盛,可以理解,可还是要有点度哦,毕竟这儿Omega不算少。”

 

那股味道消失了,他依旧站在原地。脸上的红还没退干净,他抬眼看向江波涛的背影,江波涛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一通。

 

妈的。孙翔暗骂道。

 

评论 ( 13 )
热度 ( 39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