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你是我梦游时所抵达的荒野。

上热搜

翔江。

是锡锡的脑洞。

 

 

孙翔上热搜了。

 

杜明从孙翔柜子里顺了根冰棍,一边吃一边点开那个热搜刷评论,说:“早知道上个综艺就能上热搜我也去。”

 

孙翔就跟个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前,屏幕上开了两个窗口。左下的播放器正兢兢业业地播放着一部科幻片,右上角开着孙翔自己的微博页面。上面的小信封正一个劲儿的往外冒消息,孙翔刷了一下微博主页,看着自己挂在热搜的名字和暴涨的粉丝,悠哉地喝了口可乐,回道:“你知道了也没用,有人邀请你了吗?”

 

杜明看了一眼一脸美滋滋的孙翔,顿时就明白了他可能还没看过他为什么上热搜的理由。而杜明也不打算告诉孙翔,甚至还乱带了个节奏:“你等着,我开小号黑你去。”

 

孙翔嗤了一声表示不屑。

 

 

孙翔受邀参加的这款综艺说是挑战,实则就是一款以整蛊为主的搞笑综艺。上周末刚出了第一期,因为嘉宾阵容点击率还挺高。不过参加这款综艺的基本上都是属于流量小生,还有一些老牌演员了,从没有踏入过电竞圈这个领域,这也算是头一号了。

 

综艺嘛,做得好那就是提升人气的完美渠道。经理当初帮孙翔接下这个节目邀请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也顺带着能帮轮回多拉拉票。

 

孙翔觉得自己运气一直挺好,在这种综艺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节目在一开始会有抽签决定是整蛊还是被整蛊。孙翔伸手探进箱子里摸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从箱子底层摸了一张出来。箱子里的纸条乍一眼看去白得都差不多,而孙翔手里的这个边角隐隐地露出些许红。

 

他打开一看,红底上面用油性记号笔写了个16号。

 

在左侧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储物箱,左边被刷成了黑色,右边刷成了红色。黑色上面竖了个小纸板上面标注着被整蛊三个字,孙翔看着手里的红色纸条感到无比庆幸。主持人看到红底的时候就笑了,说:“看来孙翔运气不错啊,这次是整蛊。那有请我们的工作人员把16号信封拿过来吧。”

 

工作人员的动作很快,没过一分钟他就从主持人那里收到了16号的信封,他撕开信封露出里面的任务卡,卡上只有短短六个字:街头换装采访。

 

孙翔看着主持人的笑容,猛然觉得这个换装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被带去了化妆间上妆,看着化妆师在他旁边忙活,邻座还坐着导演。导演一边看着他化妆一边给他讲怎么拍:“我们用跟拍,现场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又多加了几个摄像头,多拍点,后期也能多剪点内容出来。”

 

孙翔毕竟不是娱乐圈出身,电竞选手对于镜头的感觉不是强烈。同时导演怕孙翔第一次来这种综艺不习惯,就拍拍他笑着说:“人都有第一次嘛,没事儿,别紧张,有后期呢。”

 

而正在化妆的孙翔感受不到丝毫安慰,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都快碎了。他觉得都是昨天跟杜明打排位连胜的缘故,把他的好运气都给吸光了,今天才会抽到这么个任务。

 

孙翔坐在化妆桌前任由化妆师将他改成个有点油腻的老男人,为了力求真实不仅贴了点小胡须,还穿上了海澜之家的蓝色polo衫。江波涛最近常发的表情包怎么说来着,我的心不会再痛了,因为我的心已经麻木了。孙翔麻木地想,那个表情包一定是江波涛知道有今天所以发了让我存的。

 

因为距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说是到中途的时候再开始拍摄,坐上大巴的时候还可以玩一会儿手机。孙翔难得的没有自拍,他悄悄地给江波涛发了一张手照,发出去之后又跟上了一句话:“我在车上了,靠,太阳真的晒。”他发完就切出微信点开了微博,轮回一般这时候都在训练,他也没想着江波涛能秒回。

 

出乎意料的,江波涛回得挺快,孙翔刚发出去没多久江波涛那边就来了消息。孙翔切回微信一看,江波涛发了个表情,也不知道那儿存的。就是两个胖乎乎的小人,其中一个在给另一个扇扇子,表情后面跟了一句话:“给翔哥扇扇风。涂防晒没有呀?”

 

孙翔还没来得及回,那边就又来了一条:“系统鉴于孙翔选手过于劳累,决定额外奖励一顿饭,一周之内有效,找男朋友领取。”

 

孙翔不太喜欢涂防晒,总觉得油腻腻的。偏偏他还总喜欢往外跑,一个月下来隐隐地晒出了一条分界线,跟江波涛胳膊放一块儿黑了整整两个色号。他跳过了前面那个话题,直接开始了点餐:“晚上八点我就能到了,宵夜我要吃烧烤,还要杯一点点。放你房间里,我过去拿。”

 

江波涛也没逗他,只回了两个字:“了解。”

 

这两个字太有画面感了,以至于孙翔盯着那两个默认字体就想到江波涛说这个话的表情。靠,这也太犯规了。孙翔想。

 

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孙翔上交了手机,同时主持人坐到他的旁边,摄影大哥已经将镜头对准了这边,比了个手势表示开始拍摄了。主持人收到信号后开始提问:“问一下孙翔选手对这次挑战有信心吗?”

 

孙翔挑了挑眉毛,说:“肯定有啊,这张脸化成这样谁认得出来?”

 

主持人接道:“哦?看来孙翔觉得这次挑战是赢定了啊。那么结果到底如何还不太好说呢。”

 

 

近两个小时之后孙翔出现在了一条商店街上,这条街位于市中心,现在又正值双休,街道上的人挺多,显得孙翔有些孤立无援。摄像头的位置没有提前告知孙翔,主要还是想争取不影响孙翔发挥。

 

孙翔操着人设走上去,准备完成任务,结果话都没说完,就被避开了。一连几次这么下来,孙翔有点火大。

 

其实也不怪他们,孙翔拉的几个都是小姑娘,现在小姑娘警惕性高,孙翔一米八五的净身高,目前还被化妆师化得有点油腻,额头上泛着些油光,还带了个秃顶的假发套,看起来就像是个图谋不轨的猥琐大叔,小姑娘见了也难免想跑。

 

就这么几次无果之后,孙翔也没办法,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最近S市气温急剧升高,椅子的温度都高得吓人,孙翔一屁股下去差点蹦起来。他咬了咬牙坐了下去,他感受着屁股上的灼热狠狠地吐了口气,觉得这任务做不了了,就这副模样过去谁不把他当猥琐大叔?他抹了抹鼻尖上的汗,结果一抬眼就看到江波涛。

 

江波涛扣了顶帽子,又带了个镜框,遮了个半张脸,正往这边走。孙翔看到江波涛都快感动哭了,他猛然站起身,边往江波涛那里走边想,等回去宵夜不用你请了,还给你买三盒绿豆糕。

 

江波涛是刚拍完代言出来准备逛一下商场,没想到走到一半被一个陌生人拦住。他看了看面前这个中年人,下意识地压了压帽沿问了声:“你好,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孙翔想着做任务,只能压着嗓子扯出个声音,说:“能借一下手机吗?”

 

江波涛摆了摆手,有些委婉的拒绝他:“不好意思,我手机快没电了,待会儿还约了个人谈事情,可能不太行。”江波涛的确是不想借,手机被抢的话是小事,大不了重新买一个,但是里面存了很多战队相关的东西,这东西丢了那真是一首凉凉了。

 

孙翔见江波涛要走,往左迈了一步,成功地去拦住江波涛的去路。要放在平时孙翔肯定不会做这种事儿,但是这会儿孙翔已经晒得不行,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挑战,只能死缠烂打:“就一下,我也有急事,帮个忙借我一下吧。”

 

孙翔为了拦江波涛抬了手,正好将手表暴露在江波涛眼前。江波涛看着面前的手表,再偏头打量了一下孙翔,笑了笑从裤子里掏出手机递给了孙翔,说:“好吧。”

 

孙翔接过手机顺手解了锁,江波涛估计也没猜到这一出,手机屏幕都没来得及换。孙翔看着桌面上的他照片有些沾沾自喜,他努力地将嘴边的笑意压下去,想着任务卡上的要求开始提问:“哎,你也看荣耀联赛啊,还喜欢孙翔啊?”

 

江波涛看着孙翔解锁的动作了然笑了笑,答道:“对呀,很厉害啊。实力很强长的也好看。”

 

孙翔被江波涛夸得飘飘然,下意识的接了句:“真有眼光!”说完他自己都愣了,他时常被粉丝夸,这会儿一个顺嘴就出来了,也没来得及压嗓子。他悄悄抬眼看向江波涛,果不其然看到江波涛有些错愕的表情,没办法他只能清了清嗓子,试图掩饰过去:“我也觉得他打得不错,长的也不错,他们队周泽楷就没他帅,你觉得呢?”

 

江波涛点点头,说道:“两个人都挺帅的啊,不过个人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孙翔那种类型的。”

 

孙翔觉得江波涛实在是太给男朋友长脸了,心里又给江波涛加了几袋子零食。这几句下来孙翔了解到了对自己的看法了,索性就直接开始自由发挥了,他给江波涛抛了个难题:“哎,我看你长得挺像队里那个江波涛的,不会这么巧吧?”

 

江波涛正了正眼镜,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是吗?好多人都这么说。”

 

孙翔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手机都给他解锁了能不是江波涛吗,还长得像,也没听说江波涛有个双胞胎兄弟啊。他凑近去看他,江波涛也反应快,见他凑过来就往后退了一步,保持住两个人的距离。孙翔手里还握着江波涛的手机,他皱着眉头故作一脸疑惑:“不对吧?你就是江波涛吧?”

 

江波涛也看出孙翔不打算放过自己,只好认了:“哎,你不是粉的孙翔吗?我打扮成这样都认得出来呀?看来下次得带个面具了。”

 

孙翔拖了江波涛下水心里洋洋得意,偏偏表面上还得继续装:“既然是江副队那刚刚说的话能算数吗?别是给战队面子啊。”

 

江波涛丝毫不吝啬夸奖:“当然了,我们翔哥那么厉害。”

 

孙翔这下彻底满意了开心了,也不打算逗江波涛了,他将手机还给了江波涛,顺口说了句:“哎,谢谢啊。”

 

江波涛接过手机塞进口袋里,拍了拍他说:“不客气,给予队员适时的帮助和关爱是副队长的责任啊。”说罢摆了摆手就走了。

 

孙翔心下一惊,他惊讶的看着江波涛的背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对着最近的一个镜头说:“你们化妆师技术也太不到位了吧?!”

 

导演看着那张油腻的脸做出的表情,觉得可能这就是队员之间的默契吧。

 

孙翔的挑战当然以失败告终,不过节目组还算人性化,惩罚环节没有做成抽签。只是由主持人随意出题,主持人也没太过于刁难他,只是让孙翔做了二十个俯卧撑。孙翔平时就常往健身房跑,虽然几天没做也不影响,他快速地完成了惩罚,结束了他的综艺首秀。

 

 

等到晚上孙翔享受江波涛房间的空调刷他的热搜的时候,才发现杜明是真的不厚道。

 

热搜里是综艺里的两段视频被粉丝剪辑了出来,一段就是遇见江波涛那段,孙翔自觉演得完美,谁知道后期旁观者清给他做了个当局者迷。在他解锁江波涛手机的时候特地给了个特写,下面还飞来一行字:操作十分熟练,看来是经常偷玩别人手机。

 

孙翔平时折腾完了自己手机就会折腾江波涛的手机,所以江波涛手机密码他是知道的,孙翔本人已经习惯了,解江波涛手机就跟解自己手机一样也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对,等到现在看到后期加上的这行字就觉得问题大了。

 

他立马退出去刷了刷评论,几乎都是:哎哟我们翔哥解锁很熟练嘛。

 

孙翔无话可说,又倒着回去看视频。这个摄像头的角度正好,在他解锁手机的同时也拍到了江波涛的脸,他很明显的看到了江波涛对他做出的神情,这表情他太熟悉了,江波涛在拿出手机的那一刻就知道是他了。

 

最骚的就是他一脸错愕地给化妆师甩锅的时候,后期还旁边配了个黑人问号,还加了音效。

 

后面的一段就更过分了,将他一开始被采访的那一段话截了出来。主持人问他有没有信心,他当时想都没想直接答了句:“这张脸化成这样谁认得出来?”粉丝将这段剪了出来,之后接上了江波涛拍了拍他肩膀说关爱队员的那里。江波涛刚说完,他的脸又出现了,这次被调成了黑白还特地加了音效。

 

视频配字是,打脸了吧翔哥?

 

孙翔觉得这个热搜还不如不上。微博上的消息还在继续刷着,但相比白天那会儿已经慢多了,大多数看了视频的都来他微博一日游,顺带评论了一局说,综艺来的,我们翔哥太好笑了。孙翔一脸翻了几条都是哈哈哈哈,烦躁地直接扔了手机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觉得日后他的发现路线不是酷哥,是相声博主。

 

江波涛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孙翔把脸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夜宵的外卖也送过来了,放在房间里散发着一股孜然味,他过去拍了拍孙翔的腰,催促道:“快起来吃夜宵,吃完了还得开窗通会儿风。”

 

孙翔偏过头看着江波涛,江波涛正在擦头发,皮肤被热气熏得泛红:“怎么了啊?之前不是很开心上了热搜吗?”

 

“我解你手机的时候你就知道是我了?”孙翔问道。

 

江波涛知道他烦躁的是什么事儿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一下:“其实不是,那只是让我确定是你。要怪都怪你的表。”

 

孙翔想了想当天带的表,好像是品牌方送的。

 

江波涛问:“想起来没?”

 

孙翔点点头。

 

那天所戴的手表是孙翔所代言的,同时也是杜明特别喜欢的一个牌子。一般品牌方代言都会让代言人在公共场合出席的时候带,但是因为杜明喜欢,所以孙翔那会儿就经常带,天天在杜明面前秀,气得杜明差点发微博控诉孙翔。

 

孙翔翻过身将江波涛压在身下,低下头蹭了蹭江波涛的脸颊,问道:“那你那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当然了,我男朋友肯定是厉害的呀。”江波涛偏过头也蹭蹭他,笑着问道,“所以翔哥能起来用膳了吗?”

 

 

评论 ( 14 )
热度 ( 168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