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周江】重见天日

重见天日。

*私设有。

*ooc有,而且还挺严重。

*乱七八糟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



周泽楷和江波涛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人知道,就连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没有发现。用孙翔的话来说就是: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关系很好啊!

在别人眼里他们只是关系很好。


即使你在食堂打饭的时候能看到他们俩一起打饭的身影,能看到他们半夜跑出去撸串时的身影,也只是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好而已。

没有人会往那方面想,也不会有人往那方面想。


即便轮回那帮子在微博上偶尔看到同性恋的话题也不过匆匆地扫一眼就点了退出,他们偶尔会说哎你看他像不像基佬的玩笑,这也仅仅是个玩笑而已。


有一次轮回众人在聚餐的时候调侃杜明的啥时候能追到女神之后,也纷纷开始说自己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谈一场恋爱,杜明笑嘻嘻的抱着手机刷着唐柔新发的微博,而周泽楷却在桌子底下悄悄的握紧了江波涛的手。


江波涛也以同样的力道握紧了他的手,转头冲他安抚性的笑笑,他说:“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啊,看对眼就行了。”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侧脸,又低头看了看他们十指相扣的手,在江波涛的后面跟了一句:“懂我的。”说罢周泽楷不顾众人的起哄,悄悄的动了动手指,将紧握着的两只手改成了十指相扣。


其实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这样偷偷的牵起对方的手。他们十指相扣的行走在夜晚的路上,遇到行人都会不着痕迹的松开对方的手,又在确定无人的街道上重新紧握。他们在阴暗的角落里亲吻拥抱,感受着对方温热的气息。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做/爱,压抑着的呻吟和对方的喘息混在一块儿。


但是在赛场上,在发布会上,无论是在什么场合,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关系仅仅是队友,是搭档,是轮回的正副队。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微笑的幅度,互相鼓励的拍肩,一丁点也没有跨越过那条线。

他们两个是明白的,这份感情有多么的见不得光。即便是支持同性的越发增多的现在,自己又是否能凭着自己的爱轰然出柜?

不可能。


其实周泽楷曾经向江波涛说过出柜这件事,被江波涛驳回去了。周泽楷问:“为什么?”江波涛看着他的脸,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一句:“小周,你想过后果吗?”周泽楷点点头,而江波涛沉默了。


江波涛是明白的,周泽楷有多喜欢自己,又有多珍惜这份感情。周泽楷想拉着他的手,向全世界宣告这是他的人,他想让所有人知道,他们是一对。可是江波涛不敢赌,他谨慎惯了,他在周泽楷来找他之前也想过出柜的事情,甚至连最坏的结果都想过了。报纸上醒目的头条,出柜两字被无限的放大。微博新闻上爆炸性的头条,微博下的谩骂:恶心,不知廉耻!我一直喜欢的人竟然是个同性恋!这些他都想过,所以他不敢。


但于周泽楷来说,这份感情并没有问题,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只不过我们是同性而已。


等了一会儿,就听到江波涛问:“值得吗?”周泽楷点了点头:“值得。”江波涛看了他半晌,叹了口气:“小周你真是…”周泽楷朝他无辜的眨了眨眼。江波涛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了他,有些认命的想到,就这样吧,挺好的。周泽楷伸手回抱住他,突然的就回想起过去了。

那时候周泽楷和江波涛还没有在一起,周泽楷对江波涛也仅仅是喜欢的程度。周泽楷问他对同性恋的看法,江波涛想了想:“嗯…怎么说,我觉得可能这种感情会更为真实。你看啊,因为这条路比异性恋要难走百倍,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自那次谈话之后周泽楷想了挺多。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江波涛的,不只是对队友的感情。而别的方面呢?自己的喜欢又会不会成为他的负担?但是就像江波涛多了解他一样,他就有多了解江波涛。他知道江波涛就算同样喜欢自己也不会说,为什么?因为天蝎对待感情太过理性。


对,就是星座。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连江波涛都不知道周泽楷其实是相信星座的。他偷偷上网查过天蝎座与射手座的速配指数,对着大大的70暗暗皱眉。不过也就是因为星座,所以周泽楷选择了赌。他赌江波涛也是同样的喜欢自己。


于是隔了一天周泽楷问江波涛:“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江波涛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说:“小周你骰输啦?”

周泽楷摇了摇头:“认真的。喜欢你。”“队长你这个就有点…让人招架不来啊。”江波涛说。周泽楷继续问:“愿意?”江波涛向后退了几步说:“这个…让我考虑一下?”


那天晚上江波涛也想了不少。周泽楷他是喜欢的,但是他有些分不清这种喜欢究竟是哪种。是队员对于自家队长的喜欢,还是恋爱的那种喜欢,他有些分不清。他盯着天花板想了一整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又想这条路有多难走。以至于第二天日常训练光上午就打了十几个哈欠。


之后过了两三天,周泽楷等到了江波涛的回答,他赌赢了。他开心的抱住了自家副队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的在他的唇角亲了一下。江波涛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别闹,万一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周泽楷笑的一脸满足地看着他:“不会。”想了想在江波涛耳边轻声说:“喜欢你。”

江波涛轻轻拍拍他的背说:“我也喜欢你啊。”


他们因为互相喜欢而走在了一起,在那时他们想象过未来,想象过牵手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想象过来自亲人的祝福。但是在那时候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们牵着对方的手,甚至有些迷茫的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


周泽楷曾那个在夏休期的时候想问问父母对于同性恋的看法,却无意间听到周父周母正好在论同性恋这事儿。周母从邻居那里听来他们同事的儿子出柜了。周母边切菜边对周父说:“你看看,一个男的去喜欢另一个男的简直不知道怎么想的,听过她那个同事在她们单位都抬不起头。这不是受罪嘛,还好我们泽楷不是同性恋。”


周泽楷听到这些话沉默了。这明明是他想过的结局,也做好了准备,但是真的从自己母亲口中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同性这条路难走,你爱他,他也爱你。但是爱不爱又能怎么样呢?你甚至连带他见家长,给他一本结婚证的希望都微乎其微,只能握着他的手磕磕绊绊的走在路上甚至黑暗的看不到头。


江波涛当然也套过父母的话,问他们对于同性恋的看法。在他眼中那个一直温和的母亲却以难得强硬的态度对他说:“如果你和一个男人好了,那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妈。”江波涛扯出一个笑脸一手将桌上的茶杯递给她,一手给她顺顺气:“别气啊,我就开个玩笑。”江母接过他递来的水杯瞥了他一眼:“玩笑是你这么开的?”江波涛干笑了几声不说话了。


他们在父母面前对于彼此的称呼可能就是队长,队友,副队。也知道自家父母是喜欢他的,可是当他们拉着手站在自家父母面前呢?那种喜欢也不会成为他们出柜路上的一把为他们扫去一点石子儿的扫帚。


江波涛曾经偷偷注册了一个马甲在荣耀论坛上看到过许多他和周泽楷在一起的同人文,仅仅是喜欢就在了一起,在队友面前,在微博上秀着恩爱,不管什么paro都能傻白甜的happy endding。


小说写的这般好,可是现实呢?生活不是小说,两个男人的爱情在小说里被描述那样火热恩爱,到了现实里却根本站不住脚。同性恋没有这么伟大,更没有想象中的好走。更何况他和江波涛都是公众人物,这条路便比常人难走了百倍。


他在一篇文下面看到了这样一段话,那个作者在文章的结尾说:可能在现实里有太多太多的压力,但是对于我,对于这篇文来说周泽楷江波涛既然在一起了就说明做好了觉悟。他们不会像别人感情那般轰轰烈烈,而是那种平淡的类似于老夫老妻的生活方式。也许他们会在心里想许多但是只要看到对方就觉得这些根本不算什么。他们只是想牵着对方的手过一辈子。我觉得一句说烂的话特别适合他们。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江波涛看着这段话顺手截图点开和周泽楷的对话在qq上发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的头像是一张他自己的素描画像。这是江波涛之前闲来无事的时候照着周泽楷照片画的,其实一开始知道江波涛会画画这事儿的也没几个,而且学艺不精,再加上荒废了许久,现在的水平也就是照着照片临摹一下,拿到艺考生面前也估计只能拿个不上不下的分数。


可是周泽楷喜欢,不仅把那张画做了手机壁纸还顺带换了头像。江波涛看到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给他小窗发了一句:小周你好歹加个滤镜啊。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周泽楷的头像变的蜡黄的时候终于还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暗搓搓的加了个滤镜将画发给周泽楷让他重新换上的。


其实周泽楷发现这事江波涛会画画这事完全是个意外。他那天只是想去问问江波涛要不要去吃饭,结果发现了江波涛铺在桌上的纸和笔,还有铺在桌子上那张没画完的画像。


一开始刚换的时候周泽楷开心的几乎不想手机黑屏,没事就掏出手机看看。还发了微博,小江画的/开心。配图就是那张画。周泽楷那条微博被转了几千次,连带着江波涛的微博都涨了一千多个粉丝。以至于到了最后轮回队员都围在江波涛身边求着他给自己画一张。江波涛婉拒了他们,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懒而已。

周泽楷很快的回了个嗯,估计是因为特别关注的缘故。江波涛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嗯顺手发了个笑的表情给他。

江波涛当然懂那个嗯的意思,因为他也一样。


我喜欢你,所以想牵着你的手和你过一辈子。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发来一个链接,江波涛点开发现是一首歌的mv,歌声的旋律宛转悠扬。江波涛将网页调小,调出和周泽楷的对话框,边听边打字过去:“是枪王大大想唱给我听,还是我学了唱给你听啊?”

唱给你听。周泽楷回道。

江波涛笑着继续打字:那我还挺期待的。他按下发送键的同时音响里正好传来一句男生的念白:

直到遇见你。


江波涛听到周泽楷唱这首歌大概是在几个月后快夏休的时候了,那时候快放假所以队员们便琢磨着出去好好玩一下。于是晚上他们撸完串之后就去了俱乐部对面的那个KTV。


杜明吴启孙翔轮番上阵从再活五百年嚎到好汉歌,再从好汉歌嚎到了死了都要爱。到了最后嚎不动了三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才把话筒贡献出来。但是他们没想到周泽楷接过了那个话筒,杜明用手肘拱了拱孙翔,指了指周泽楷在点歌的背影,又指了指他放在桌上的手机说:“快录,这次机会宝贵,快抓住。”


孙翔伸手在桌上摸了摸,摸到了自己的手机,他边解锁边说:“你怎么不录啊?”“手机太远了不想动。”杜明说。

“懒死你算了。”孙翔道。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去接过话筒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说实话他也挺期待周泽楷的歌喉的,毕竟自家队长平时话都说不了几句,更别提唱歌了。他也开了手机录像对着周泽楷按下了录制键。可能是几个镜头都对着周泽楷搞的他不好意思的缘故,也有可能是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关系,他们的队长一脸深情的跑着调。

之后的一个月轮回战队的手机铃声都换成了周泽楷跑调的歌声就是后话了。


其实故事到这里一般都已经打上了happy endding的标签作为一篇傻白甜发上了论坛。就像那些烂俗的肥皂剧只要男女主角在一起了,就迎来了圆满的大结局一般。论坛上的读者在下面拍掌要求着后续,而对于作者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


而后续写出来不过寥寥几句话,沿着原来的轨迹把这个弧画成一个圆。最终他们回到了原点,如同刚开始那样。


江波涛先提出来的,周泽楷看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朋友?”江波涛愣了愣,随即看向他笑着说:“嗯,朋友。”


他们是朋友,是队友,是轮回的正副队,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了。


他们都是明白人,周泽楷即使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明白的很。他们害怕给不了对方最基本的幸福,甚至就连在大街上牵起对方的手都做不到。

他们把未来想的太远。他们要跨越太多太多的阻碍,甚至要抛弃了养育自己的父母才能拥抱在一起。这个过程太过鲜血淋漓,他们又怎么舍得对方因为自己受伤?

也曾想过退役后去荷兰把结婚证领了,然后生活在别的国家,在那里他们可以不用牵手也牵的心惊胆战。但是真的舍得下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的父母吗? 舍不得。


所以他们选择了自认为最好的方法,松开了紧握着的手。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一首沙哑的老情歌,以平淡的前奏开始,中间厮磨缱绻的低沉歌声,没有太多的起伏,最后也终以在轻哼的嗓音中收尾。


或许在多年之后,他们也能在别人或者是亲戚面前笑着提起对方的名字,说那是我最好的兄弟。


他们的感情最终得以重见天日。


END。

——

这篇文章写的并不是很久,就两三天。可能是因为三次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傻白甜看多了就想看看如果真的面对现实的话他们俩会是怎么样的。

好吧,其实说白了只是在无意之间冒出了最后一句话,所以我拿起了丢了两年多的笔写出了这篇。


比起两年之前的文笔这篇甚至写的太过平淡,庆幸的是再也没有了华丽词藻堆积的空洞词句。但是也因为自己本身文笔的问题同时也导致自己想很多东西没有写出来,反而太过于强调某些东西了,整篇写的乱七八糟,如果不是一开始想好结局,我可能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尾。


其实关于结尾想过很多的,有想过他们的家长最后还是支持了他们,想过他们走在国外清晨的暖阳下,在大街上交换了一个吻,想过他们各种可能。可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让他们对现实妥协。


对于我来说,这是他们面对现实最好的结局。因为人生活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宁愿自己受伤都不愿意让他们受伤的人存在。父母是多数人的软肋,周泽楷和江波涛都是如此。所以才选择了妥协。


其实也就4000多个字,说多了也显得没意思。就这样吧。

评论 ( 28 )
热度 ( 70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