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他】

之前写的了,来存一下。


他。


“你知道吗?我曾经暗恋了一个人三年。”

“后来呢?”

“我不喜欢他了。”

 

 

我再次见他是在毕业之后三年的今天。若不是他先叫了我的名字,我可能就与他擦肩而过了。他看了看时间约我去附近的咖啡厅喝一杯顺带回忆回忆一下大学的青春,我想了想下午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走向咖啡厅的路上我们一路无话,我也没提起什么,三年的空白让我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

 

自咖啡厅坐下之后我才开始细细的打量他,他和大学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他褪去了背心大裤衩人字拖,穿着熨烫得笔直的西装,头发被打理整齐用摩丝定型,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怎么看都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一杯黑咖啡,谢谢。你想喝什么?”

 

“嗯…一杯摩卡吧。”我看了看随便点了一杯,便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最近还好吗?”他随口问着。我看着他,调侃道:“这可不像是你会问的话题啊。”他笑了笑:“你让我装一会儿行不行?”

“不行,现在形象太不符合你了,我看着就想把你那套衣服扒下来给你换上大裤衩。”

“那也总比你那件骚包的大红色棒球服好。”

这么拌嘴像是回到了大学。他还躺在我上铺,时不时地将腿伸在栏杆上荡着,我一脚将他的腿踢回了上铺。

 

“说起来,你跟他怎么样了?”我搅动着咖啡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那边良久没都有声音,我抬头就见他的笑容有些僵硬在了脸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

 

“没事。”他很快的收起了情绪,朝我笑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看着他的样子,没开口。看那样子,多半是分了。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但是我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看了整整两年,能说的话早就说烂了。

 

他在大学的时候暗恋过一个学长两年,后来他俩终于在一起了。这事儿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他一直在跟我说,从暗恋开始,到追求,到恋爱。我大学时期当了他三年的情感树洞,被他熏陶的我有那么一瞬间我也以为爱上了我的学长。

 

刚开始他跟我说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找我?他说,因为你看起来就像个基佬。

 

滚,傻逼!这么说着我一脚把他踹下了我的床。他没起来,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我坐在床上看着他,就像上帝俯视着这个罪人一般。

 

那个晚上他跟我说了很多。他知道自己喜欢他的时候也是震惊,他知道这个是不道德的,是不正常的,可就是无法阻止自己喜欢他。

 

“等到自己发觉已经覆水难收了,就像打翻的番茄蛋汤,你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浸透了你的书,你却来不及抢救了。”

那语气混杂着秋夜里的寒风钻入我骨子里,生生的给我冻了个寒颤。

 

我想了想还是不去嘲笑他的比喻了:“你不看不听不想,我就不相信你放不下他。”

 

“你又没经历过,肯定不懂我现在的心情。”他干巴巴的声音裹着空气塞入我的耳道,震的耳膜发抖。

 

我不耐烦的咋了咋舌,“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喜欢就追,不追就放弃!哪儿那么多屁话!”我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准备睡觉。

良久那边传来一声落魄的“哦”。

 

“我又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恰好喜欢他而已。”就在我快要睡着之际他这么嘟哝着。

你没有错,就是因为你喜欢的他恰好是个男人,恰好你喜欢的他不喜欢你,所以你这条路就比常人难走了百倍,所以你就只能躲在被窝里偷偷的暗恋他。

 

暗恋就像是一颗种子,生存在暗无天日的土壤上,没有水没有阳光没有养分却依然茁壮的成长,以不可阻挡的趋势生根发芽,抽出翠绿的枝桠,长成参天大树,却见不得一丝一毫的光亮。

 

他开始跟那个学长走的很近,在他身边保持着那可怜巴巴的距离,努力的不捅破那一层窗户纸,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极了捧着小鸭子的三岁小孩,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弄死了手里的生命。我看在眼里,暗嘲他的没出息。

 

“你这是在追他吗?”在一天他和学长打完篮球回来,我这么问他。

 

“不啊。我只是想看着他就好了。”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回答着。

 

“哈?你以为你是什么?肥皂剧里悲催的男二号吗?”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装作肥皂剧里的男二,“啊,我只要看着他就幸福了!哪怕他爱的不是我。这是我给你最后的疼爱,啊!我爱你!”

 

“我就是喜欢他,你管的着吗!”他倔强的对我说,就像个无理取闹的三岁小孩。“我就是见不得他对别人好,所以我就想以朋友的名义让他也对我好一点,不行吗!”

 

我走到他面前敲了敲他的脑袋:“别傻了,醒醒吧,这样你怎么能放下他?你这样只不过让你自己更无法自拔了而已,听我的。不看不听不想,多跟哥出去见见美妞,保证你迟早忘了那小子。”

 

“你长得丑死了,跟你出去太丢脸了。”他回道。

 

“去你妹的。”

 

我开始频繁的拉他出门唱K、聚餐、撸串,我们坐在夜晚的马路上喝着啤酒咬着羊肉串,时不时还嚎几嗓子,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挥霍着青春。本以为日子就该这么下去,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两真的在一起了。那天他还开心在腾讯上给我发了两个五块钱的红包,说爸爸脱团了,给儿子发两个红包。

 

我给他打了一大段话,顺手领了那两个红包。不拿白不拿,一个月会员呢。

 

或许他是考虑过的,同性恋那条路多难走,多见不得光,但是这些理智在他的情感面前统统让了道。他牵着他的手,就像肥皂剧里的男二号一般只想能陪他有多久就有多久。

 

在我看来他简直愚蠢的可怕。他根本没想过后果,想过面对各种问题时的对策。万一他们的关系曝光了呢?他们还会像这样手牵手一起面对吗?

 

他却说我对于感情这事儿太过理智,理智到自己在情感上不会受到一点伤害,就像是个性/冷淡,活该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没理他,任他去了。

 

这条路远不止他想的那么简单,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争吵和矛盾,他过的比单恋时更为辛苦。

我也是。

 

我得接受每次争吵过后在酒吧灌酒的他,为他付账为他买醒酒药得照顾他,到了最后还是要做他的情感树洞。

 

“爱!究竟要什么样子?”他瘫在我的床铺上,醉醺醺的问我。“我为了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啊!你说他是不是傻逼!我还陪他那么久,白眼狼!”他那么骂着,似乎觉得这个称呼好,自我肯定道:“对,白眼狼!”

 

可能对他来说,爱是为了不伤害对方将刺收好的小心翼翼,是将自己的刺一根根拔出来的改变,是为了对方去燃烧自己的付出,是每天都在的长久陪伴。

 

但是于我来说,爱是为了不伤害到另一个人自己去挡下所有伤害的鲜血淋漓,是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的细腻周全,是为了那个人幸福宁愿将这份感情烂死在心里的闭口不言,是为了对方及其身边的人而选择放手的妥协。

 

我为了你费尽了多少心思,就有多喜欢你。

 

“这感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光是面对朋友就有些抬不起头了,哪儿还有什么力气在父母那里挣扎?”他看着我,“其实你说的都是对的,只是我没听而已。我没你那么理智。”

我抿了一口摩卡,调笑道:“是吧?是不是觉得我比那谁好多了准备追我了?”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故作吃惊:“今天愚人节啊?”

 

我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审美有问题。”

 

“彼此彼此。”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块钱拍在我面前,“来,爸爸脱团了,给儿子一个红包。之前在网上发的红包,今儿就取现了。”

 

我将那张十块塞自己兜里:“得了吧,那时候领了还能充一个月会员呢,这个顶多去肯德基买杯雪顶咖啡,我还得贴5毛。”

 

“你还能再low点吗?”他掏出手机解了锁放到我面前,“来给你看看我的小女友。”

我看着他手机抓着的iphone6s嗤之以鼻,随即掏出自己的三星放在他旁边:“傻逼,看爸爸的比你的大多了。”

 

“滚,low逼。”

 

后来因为他还要见他的小女友就结束了这次老友相聚。我看着他冲我挥手道别的身影感叹着幸好自己放下了。

 

这份阴暗晦涩的感情早就埋葬在五年前毕业的那天,即使现在又被挖出来也不会生根发芽。

我不是他,我不喜欢吃苦。所以我选择在高潮来临之前就断了一切念想,将这份感情扼杀在了肮脏的泥土之下。

 

傻逼,不看不想不听我做到了。

 

我不喜欢你了。



评论
热度 ( 4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