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陆明】

陈那篇的另一个小脑洞。


陆明。



陆明失恋了。

陈泽那时候正在撩妹,手还没搂上人妹子的腰,裤兜里的手机里就开始震个不停。陈泽皱了皱眉头没理,准备等到对方自己挂断为止,结果那人挂了又打,手机就一个劲儿的震,不知道的还以为陈泽口袋里装了个忘了关的跳蛋。

陈泽挺绅士的对着那个妹子说了声失陪,到了卫生间才接了电话,他皱着眉头刚想骂,那边林宇倒是先骂上了:“陈泽!你个狗逼是不是又在泡妹子呢!!操你妈你快回来!!陆明把自己关宿舍都他妈的一个下午了!”

陈泽听到这消息吓得立马就往宿舍赶,连妹子的手机号都忘了折回去要。

当陈泽气喘吁吁到的时候林均正在宿舍门口晃荡,看到陈泽来了立马迎了上去,那样子活脱脱一女儿在里面生孩子,自己在外面着急得不得了的娘。

陈泽喘了几口把气儿喘匀了,连发型都没来得及理,张口就问林宇:“陆明发生啥了?”

林宇看了看紧关着的宿舍门说:“陆明失恋了。”

陈泽一听这话倒是放心了,他转身靠在墙上抓了抓额前的刘海:“哎我以为多大事儿呢,不就是个失恋吗?过几天就好了啊。”

林宇听了这话瞥了他一眼,看陈泽那悠闲样儿觉得自己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忍了会儿硬生生的压下去了才说道:“都关一下午了。”

“哎,没事儿,就陆明那样,睡一觉就好了。”陈泽终于理好了发型,抬头冲着林宇笑嘻嘻的。

林宇白了他一眼,没理。

陈泽抬眼看见了那个白眼就有点不服气儿了:“哎你别翻白眼儿啊,这又不是我劝劝他就开门的。”林宇听闻此话眼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从鼻子里切了一声。

陈泽看着他那样只好举双手投了降:“成成成,我给你劝劝啊。”他说完转身就去敲门,手掌大力的拍打着门面,把宿舍门拍的老响,一边拍还一边对着里面喊:“陆明!开门啊!你陈泽哥哥给你送温暖…”陈泽还未说完林宇上去就给他肩胛骨处一掌:“你他妈这么叫待会儿把宿管招来了。”

陈泽低低地应了声,接着轻轻地敲,一边敲一边用气音说:“陆明,陆明,开开门啊…”

林宇没忍住朝着那地方上去又是一掌:“你他妈的能好好敲门么?跟个鬼似的。”

陈泽被连拍两掌,肩胛骨正疼着呢,一听林宇这话算是没了脾气:“成成成,你行你来。”说着还做了个请的姿势。动作标准,表情到位,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林宇倒想给个满分。

林宇没理他,抬手刚准备敲,那宿舍门倒是给开了。里面陆明怏怏的,头发也被折腾的乱糟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死宅呢。

陈泽一看,凑上去拍了拍陆明的肩膀:“哥们,还成吧?”

陆明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陈泽看着陆明,一手搂过他的肩膀,转头冲着林宇炫耀道:“看,我说的没错吧。”

林宇看着陈泽那张脸是真想给他一巴掌。

林宇转眼看着陆明的脸,没好气的说:“你他妈的下次能别为个女人这样吗?兄弟们都吓死了。”

陆明点点头应了声哦。


“我跟你说…”

陈泽还未等林宇说完,就出来意思意思打了个圆场:“成了成了,都过去了啊,该洗洗睡了啊。”

陆明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说:“我出去一趟。”林宇以为他要做什么傻事去,伸手就拉着陆明胳膊说:“你干啥去?”

陆明有些无语的看着林宇拽着他胳膊的手:“我吃饭去,都他妈半天没吃饭了。”他无奈的说着,肚子还挺配合的叫了一声。

林宇一听也觉得尴尬,放开了陆明的胳膊让他整理一下仪表出去吃饭了。

陆明坐在他们三经常去的那家烧烤店里撸串。那家店味道倍儿棒,老板人又好,见着是经常来的,有时候都会多塞一串。又因为是夏季,店里的人特别多,陆明好不容易占了个位置,一边刷着空间一边挨个儿回复朋友发来的消息。

这时候林宇倒是发来一条:早点回来啊。

陆明咬了口串,左手慢吞吞的打字回复:成。

陆明从来都不怕林宇。

即便林宇那个暴脾气对着时常暴躁的吼,但是他知道,林宇对你吼那就是喜欢你,不喜欢的人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但是陈泽不一样,陈泽生气起来冷的就跟冰块似的,该说的一字不差,说完就走,干脆利落。

所以,陆明最怕的就是陈泽。

但他也最喜欢陈泽,无论是性格,还是对感情一事。

陈泽不喜欢吃苦,所以他从来不会陷于感情之间,他拿得起放得下,该断的从来就不会留着。

陆明挺羡慕他这么洒脱的,觉得如果没了那么多念想或许他会活的轻松点,至少不会窝在宿舍里难受了一下午。

陆明泄愤似的要了口串,看到朋友圈里前女友更新的照片,图片里前女友正一手搂着闺蜜,另一只手拎着大大小小的战利品。

真他妈的恶心人。陆明想,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接着去回复私聊去了。

待他回复完所有消息,陈泽发来一条消息,挺长的,对于陈泽来说。

他说:人姑娘空间估计你也看到了,她提分手估计觉得你就是个累赘,你也别为了她那么伤心了。何必呢?为了一不喜欢你的人,不是浪费感情吗?

陆明吃完了两根串,叼着长签双手调出输入法打字输入道:我现在没觉得多伤心,就是觉得恶心。

陈泽那边回的挺快,估计就在玩手机呢。陈泽说:过去就过去了。

对,过去就过去了。陆明想,抬了抬手,又要了二十串羊肉。

而现在,陈泽依旧是那句,过去就过去了。

无论是林宇,还是那份感情,对他来说都是过去了。陈泽从来不会拘泥于过去,他只活在当下,对他来说,林宇可能只是个过去式,又或许对他来说,下次看到林宇也能笑着拍拍他的肩说声好久不见。

但林宇不会是他心头上的一块疤。

陆明喜欢过陈泽,就那么一会儿。

就那么一会儿他同时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他不像陈泽,不会去改变一个感情开始的样子,那感情该是什么位置就是什么位置,他一点儿也不会越界,无论是前女友也好,兄弟也好,都在他应该的位置站立着。

兄弟就是兄弟,他不会把兄弟的喜欢变成是恋爱的喜欢。

永远都不会。

评论
热度 ( 2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