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小段子】

转眼又是一年元宵。


 墙外头彩灯映得墙内也灿烂的起来,听丫鬟说今年的灯又添了几件新样式,外头舞狮舞的愈发得心应手,好看的很。那小少爷这么一听的心倒也痒了起来,心神一动,快步回屋唤来丫鬟伺候着梳洗了一番,换了件新衣裳,趁着家父家母不注意便猫着腰偷偷的溜了出去。 小少爷出了门便直起腰杆张扬起来,抬手用手中的折扇轻敲敲了另一只手的手心,一副翩翩公子的风流样。

街上的眼前的花灯各种各样,一年比一年新颖。

那丫鬟果然没说错,当真是好看的紧。小少爷这么想着不禁嘴角漾了一抹笑意,伸手抬了抬衣摆便缓步向前走去。 因为元宵节的缘故街上热闹了不少,人们都出来游玩。老老少少,可真谓是团圆了。倒也是因为如此,人潮拥挤,孩童穿梭在人潮中戏耍,引得别人一声声的惊呼。

如此,小少爷玩的不甚如意,反倒还累的慌。他余光一瞥,见了一家饭馆里还有空座,笑着摇了摇扇便向那儿走去。 在饭馆内寻了一方空座坐下,他抬手唤来小二,那小二见来了客便招呼起来,热情的拿起挂在自己的肩头的粗布,替他抹了抹面前的桌子:“客官您需要点什么?”

他微微思索了一下:“一碗元宵就好。”

“好勒。一碗元宵,客官您候着。”小二应了声,便退下了。


等上菜的时间闲得无聊,小少爷便打量起这个地方,桌椅虽是陈旧,却擦拭的干净。自己寻得位置靠着窗,偏首就能看到小贩在外头高喊着卖花灯,隔得远还能听清那小贩在说着什么,那小少爷猛然就庆幸起自己来了这间饭馆,这耳根子着实清静了些。


 “哎,客官您的元宵,请慢用。”


这么想着却被小二的声音打断,小少爷看了看眼前的元宵,伸手拿勺舀了个元宵吹了吹,放进嘴里。

嗯,味道倒是不错,可是这个头…却是小了些。这么想着,小少爷微微蹙眉望着面前这一碗元宵,思索着要不要再点一碗。

小少爷这个位置甚是不错,微微瞥眼便能瞧见外头的花灯,灯光撒下来映得窗前那块都喜庆了起来。 一边吃着元宵,一边赏着花灯,倒也有些节日的气氛了。在一簇花灯中,小少爷看中了一个。

那是个兔子花灯,从小少爷这儿看,觉得做的精巧,想着待会儿出去买一个回去挂着。


 “这边的花灯虽是好看,做功却是差了些。反倒是街的那头,做的又好看又精巧。在下也正好想买一盏回家。”


 小少爷听闻此话抬头,看着那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只见那人笑意盈盈的扇了扇折扇,那双眼眸被外头的花灯映的透亮。

我想的很容易看出来吗?小少爷困惑极了。


 “公子意下如何?”那人问道。


 小少爷低头吃了碗里最后的一个元宵,抬头对上他的目光,也学着他般笑意盈盈起来。


 “甚好。”

评论
热度 ( 1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