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神】

 #神#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我的同桌趁着班主任写板书的时候悄悄的转过头来这么问我。

作为一个无神主义者,我自然不相信这世界有神。至于那些无法解答的事情,还得归咎于人类还未研究到那种境界罢了。我飞快地瞥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回了她一句:“不信。”

听闻此话她有些失望的转过头,双手交叉,食指交替着画圈。

我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的问我这个问题,也不太想去过多的追究,只当她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直到我发现我的同桌开始越来越痴迷于那个所谓的“神”,痴迷到将她的手机屏保换成了百度来的神明图片,上课时不时的就要偷拿出来看几眼。

她开始越来越痴迷于这个在我看来根本不存在的“神”。

那天下课,她拉过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某个地方,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班长正在收作业。她凑近我的耳边悄悄的说:“她男朋友不出几天肯定要劈腿。”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从未离开过班长,语气笃定得仿若真有这么回事。

不过这话传到我耳朵里就是另外一种味道了。且不说她是怎么知道班长有男朋友的这件事,光是这种语气,让我从第一时间就觉得她在咒班长分手。

我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不会吧…?”

她见着我犹豫似乎有些不高兴了,立马松开了拉着我的手,冷哼一声:“这是神告诉我的。”

因为是神,所以她都相信。

而我不信仰任何神明,也对那些鬼怪之说提不起任何兴趣。我打心里不相信她说的话,在我看来,她已经有些魔怔了,于是我只是笑了笑,并未说着什么。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还真就传出了班长被三的消息。据说班长的男朋友比她小两岁,就是高一八班的那个体育委员。其实原本也没有什么,只是帮了一个同年级的女生一点小忙,之后偶遇了几次之后两人就熟络了起来。可能是班长因为学习冷落了他许久,又正好有个对他好的在他身边,被钻了空子。毕竟俩人在同一年级,怎么着也比隔着一个楼板强。

我想起之前同桌说的话。

巧合吧。我想。

其实班长那事儿也没传过多久。因为月考的临近,大多数同学都将心思摆在考试上,实在没那个精力再去烦其他事儿了。我抬眼看了看老师,看着老师正在擦黑板,就用手肘拱拱同桌,悄悄地问:“你复习了吗?”她正在忙着在必修五上涂涂画画,听闻此话头也没抬,而是以一种认真的语气说:“神会眷顾我的。” 

我叹了口气。得,没复习。不过我也没管她,毕竟她不复习我不能不复习啊。

我看了看贴在黑板报旁边的月考座位号,我跟她并不是一个考场。所以对于她口中的神明是否眷顾了她,让她下笔如有神的事儿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她的成绩出人意料,她的成绩退步到了班里的倒数。我的同桌成绩虽不说名列前茅,那好歹也在班里中上的位置,这一下子掉到了倒数老师难免找她谈话。

可是她没去,她趴在桌子上晒太阳。班主任过来请也请不动。但是我知道以她这种状态绝对不行,她痴迷于神明,已经到了自甘堕落的阶段。班主任也拿她没法子,只好找了她的家长。

她的家长听了这事儿气的直接没收了她的手机,又勒令她好好学习,下次月考如果没有进前一百,手机就不会再给她了。而没了手机的她上课只是失神的坐在那里,右手握着笔无意识的在纸上不停的写写画画,我偷偷瞥了一眼,她在她的书上写满了神。

神由心生,她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世事无常,我从也想过她会为此到了癫狂的地步。

没过多久她满脸兴奋对我说:“神已经赐给我翅膀了!”她的神色飞舞,与之前失神的她判若两人。她的双手还在背后努力的比划比划。“大概有这么大。”她这么说着,好似她的肩胛骨处真的藏着一双翅膀。

她说,我要去试试。

我有些不安,我问她:“你准备怎么试?”

她冲我眨了眨眼,卖了个关子:“嘿嘿,明天你就知道啦。”

而我知道她准备怎么试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早读,她站在楼顶,我从楼下仰望她,因为楼层太高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我想着她一定很兴奋。她已经迫不及待得想要展示那“神”赐给她的翅膀。

而下面人群吵杂,现在楼下对着她指指点点,她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只是现在楼顶,眺望着。老师们拨打了110和120的,而班主任已经开始联系她父母的。

她向前踏了一步,已经站在了边缘。她毫无畏惧,她相信她所信仰的神会不受这些东西的伤害,她想要向世界证明,有神的。

人们显然没有做好准备,她这一步让底下骚动的人群立马没了声响。

那一瞬间也来的快,她向前走了一步踏空,身躯从楼顶坠下,头发在空中剧烈的摆动,随着她的世界一起,轰然坠地。

肉体砸在地面的声音之后是一片死寂,之后人群慢慢的向后退,我也跟着。我从未近距离的见过死亡,即便是相处了两年的同桌,此时我依旧不敢拨开人群去看看她的表情。

以后人群爆发出一声尖叫,有了这一声尖叫,立马打破了这一片死寂,老师也回过神来,立马赶着我们回去。那天我们放了一天的假,我回到家里,满脑子都是同桌从楼顶一跃而下的身影。

后来这件事被警方断定为自杀,警方说她精神有问题。她的父母来闹了几回,没有结果,最后也就罢休了。我不是很喜欢这种家长,平时不太关心孩子,直到出了事儿把责任都推到了学校的头上。不过换个立场想想,谁愿意承认自己女儿精神有问题呢?

这事儿被学校努力的压了下去,也不再有人提起这件事,仿佛我旁边这个位置,从一开始就是空着的。

我曾经想让班主任给我调个位置,但因为我们班人数是双数,更巧的是拍四组六排正好,根本不必再让我一个人坐一排。我想了想,还是认了。

直到几个月后,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女生。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高三还会有人转校来。那个人长得很好看,因为是理科,班上的女生本来就少,这下来了个美女,我们班的男生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那模样,就差流口水了。

那女生指了指我旁边的座位,问了一句:“老师,我可以坐在那里吗?”

老师听闻此话愣了愣,应了声好。

她坐到我的旁边,成了我的同桌。我并未打算与这样的姑娘交朋友,太拉仇恨了。只是在她坐下来的时候冲她笑了笑当做是问好了。她也冲着笑,笑得灿烂极了。

讲台上的班主任开始上课,她趁着班主任写板书的时候,悄悄的转过头问我:“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神吗?”

我睁大了双眼。

她笑嘻嘻的看着我说。

——我是相信的。


评论
热度 ( 3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