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镜】

#镜#






我家有一面镜子,等身的那种。

在商场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是因为它的样式有点复古,偏偏我对这种风格没什么抵抗力。我瞅着价格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抵不过诱惑还是买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卧室。

一开始我欢天喜地,一天换几套衣服,就是为了照照那面镜子,但是时间久了就发现这面镜子邪门的很,它总是能照出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比如说现在。

我躺在床上,镜子摆放在我的十点钟方向。我一抬眼就能看到镜子里映出的东西——一个男人正坐在我的沙发上,四处张望,似乎在打量这个房间。我吓得立马坐起身,望向沙发,却发现那里别说人了,连一件衣服都没有。我松了一口气,估摸着是自己看错了。等到我再次看向镜子时,里面映着的那个男人依旧坐在沙发上。

是鬼?

我被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立马钻进被窝里,连头都埋了进去。也不嫌被窝里空气沉闷,将手机音乐的声调到了最大,就怕那男人来索我的命。

可是那男人并没有来索我的命,而我只是在音乐声里睡了一个下午。

这种情况还有很多,我甚至觉得那面镜子不太干净。我曾跟母亲提到过这件事,她笑了笑也没当回事,说我可能是累了。

累了?

我半信半疑的回到房间重新站在镜子前,我伸手揉搓了自己的脸半天,摆出各种搞怪的表情,镜子里的我也跟我一样的表情,一切正常。

可能是真的累了吧。我想。

正当我准备躺回床上准备睡个回笼觉时,镜子里的我突然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我被吓了一跳。我眨了眨眼,再仔细的看了看那面镜子,镜子里照出了一个一脸迷茫的我。

我被这些事情折腾的快神经衰弱了,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这个镜子其实是个照妖镜,要不然怎么可能照出这么多不存在的东西?

对,一定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我琢磨着要找个时间将它转手卖出去,回头重新买一个镜子,再也不买这种风格了!我未曾想到我一抬眼就看到镜子里的我将手覆上了镜面。奇怪的是我没觉得有多害怕,而是鬼使神差的将手也贴了上去,接着对着镜子里的影像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就是你。”她回答道。

我疑惑的看着她。

我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问我:“你知道平行世界吗?”

我微微思索了一下:“噢,你是指命运石之门那种吗?”

“嗯…可以这么说。我们只是生在了不同的时间上,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她说。

“那你能来我的世界吗?”我琢磨了一下问道。

“能啊。穿过镜子就可以。”她将手伸进镜子里,我看到她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她的手在我面前招了招,又收了回去。有些遗憾的说道:“不过时间不能太长,太长的话首先这里的世界就会怀疑,得找个人来代替我。”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继而反问她:“那你成绩好吗?”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明所以:“你问这个干嘛?”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我明天有个考试,你来帮帮我呗。”

“不要。”她回拒的很快。

“拜托,我们是一个人耶。”我哀求道。

她有一瞬间的犹豫,我想了想她刚刚的方法,站起身助跑了几步,闭着眼冲着镜子扑过去,等到我睁开眼,我发现我的身下压着她。我冲她比了个鬼脸。

她气的踹了我一脚。

你还别说,挺疼。

在疼的龇牙咧嘴的同时我在心里纠结,我平时有这么暴力吗?

不过以我对自己的了解,她是不会拒绝我的。于是我装模作样揉了半天的腿,她瞧着我的模样似乎觉得自己用的太大力,有些于心不忍。我看着她的表情又适时得哀嚎了几声,她便把这件事应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住在她的房间里,明明是一样的摆设一样的床,我却觉得她的房间比我的好太多了。

至少睡眠质量就不一样。早上醒来我神清气爽的想。

虽说是平行世界,其实她的世界与我并无不同,同样的年纪,同样的班级,就连座位都一样,只是成绩的好坏而已。我不明白,明明都是一个人,为什么她得到的东西这么多?

难道世界不同连智商都会变得不一样吗?

她的人缘好像特别好,我仅仅是去上个厕所都能遇上几个问好的。在我的世界里,我是不认识她们的,只能尴尬的冲着他们笑笑当做是问好。

噢对了,她还有一个男朋友,就是之前我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位。她的男朋友下了课就来找我。我得一边应付同学们叽叽喳喳得问题还得一边应付他贴心到烦人的关心,简直手忙脚乱。

索性这样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晚上我们就换了回来。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情道:“你活的真累。”

她轻松的笑了笑:“是吗?我觉得还不错啊。”

对于这种在老师眼里的优等生,同学眼里的好朋友,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很能理解她。我钻进了镜子,回到我的世界之后我立马扑到了床上,相信睡醒之后是美好的一天。

至少对于我来说。

不过我未曾想到试卷会这么快的批完,我看着放在我位置上的试卷,上面挂着红彤彤的100分。

我笑的得意。

不过这种事情有一便有二,我开始越发频繁的找她帮忙,相对的她也会找我帮忙。只是次数屈指可数,不过我也乐的清闲,自己活的舒服就行了。

因为你知道有个人会帮你完成你不想完成亦或者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让你越来越平步青云,你便会变得越来越依赖她,以至于本来可能完成的事情都不会自己去主动完成。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但我觉得那句“你我本是一个人”捆不住她太长时间,她不久就会厌烦我,然后好死不相往来。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让她帮我完成。

我坐在她的床上,有些局促的说道:“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我还未说完就被她无情的打断:“你想让我帮你追?”

在之前和她交换着生活的时候我知道她谈过很多次恋爱的人,那么她经验一定很丰富,之前比我要丰富。

我点点头,又觉得不太放心立马加上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她现在那里,就像是一尊有求必应的佛,而我正拉着她的衣角不停的哀求她做一件在她看来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求求你,帮帮我。”

良久,她的声音从顶上传来。仅仅是一个字,于我来说,就像是溺水之人在汹涌湍急的河流之中抓住的一根浮木一般。

她说,好。

我相信她,这个相信来的盲目而无缘由,但是我就是相信。相信她会告诉我这个人以后就是我的男朋友,相信她会告诉我其实他也喜欢我。想到此我忍不住傻笑起来。

她看着我傻笑的模样冲我翻了个白眼,我无所谓。一个白眼能换到一个自个儿喜欢的男朋友,说实在的,还挺值。

虽然一开始根本不想帮我的忙,但是她终究还是没辜负我的期望,她追到了。

她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将我喜欢的人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刚开始的那会儿我拉着他的手开心的要命,就连我平时最恶心的物理都变得可爱了起来,甚至时常在想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成了我的男朋友了呢?不过令我心慌的是和男朋友的交谈越久我越发的确定,他对我的喜爱只停留在我追他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的你温柔要死,还给我做便当。”他说。

是,我是不够温柔。但是这有什么办法?追他的不是我,我只是一个窝在被窝里偷偷摸摸暗恋的人,就跟吸血鬼一般见不得半点阳光。待他温柔的是她,给他做便当的也是她,甚至在男朋友的眼里,跟他谈恋爱的也是她。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我就只能装作是她。足够的温柔,足够的耐心。

我开始努力的读书,努力的去学习我根本一窍不通的烹饪,不小心切到了自己的手,疼的要死要活也只能受着。

这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但是我依旧感觉男朋友离我越来越远,甚至我打心里觉得应该跟他在一起的不是我,是她。而我就像个灰头土脸的老鼠,在他们脚边不停的乱窜。

装她很累,跟他在一起也很累。

我只好再次找她。

她似乎厌烦了我的要求,顺手拿起剪刀用力的戳那面镜子。尖锐的剪刀扎进玻璃里戳出了一个洞,裂纹顺着窟窿布满了整个镜面。她的动作疯狂极了,一下一下的戳着那面镜子。随着她的动作,我面前的这面镜子也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窟窿。

她笑着,笑得夸张。她的声音因为镜子的破碎断断续续的传过来。

“你没法儿让你喜欢的人喜欢你,就是你的无能。”

“因为你的无能,所以你只能装作是我。”

“你活该。”

最后她拿起椅子用力的砸向了那面镜子,镜子彻底的碎了,玻璃散落了一地。我眨了眨眼,眼前的那面镜子依旧完好如初。

我跟她的联系彻底的断了。

而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当真是个无能的人。

评论
热度 ( 1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