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瞎写】

我同他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到了25岁的年纪。


那日我刚从公司出来没多久,便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我转过身却看到是一副不熟悉的面孔,我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认出我在哪里见过这副面孔,我带过的客户里也没有这样的人啊。我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面前这个人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他看着我疑惑地面孔有些惊讶:“卧槽,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是我啊,林均。”


噢,林均。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他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棒球衫,里面是一件白色印花T恤,下身是一条垮裤,头发明显是早晨用吹风机吹过,还用摩定了型。这个形象与印象中那个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他拍了拍我,冲着我笑了笑说:“要不要去咖啡厅叙叙旧?”


我看了看他那张脸,犹豫着点点头,答应了。


说道林均,那还得回顾到高中。那会儿高中我俩因为互相喜欢就偷偷的在一起了,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班上也就那么几个。好在我跟他成绩都没怎么下滑,老师也没察觉,我和他这个恋爱就谈了一年多,一直到高考。高三下学期刚开学那会儿,他对我说有话跟我说,让我吃完饭到操场去找他。我正好也有话就对他,就兴冲冲的去了。


但是他却对我说他爸妈让他大学去国外读。我听到此话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脸上了。我没告诉他我看了许多学校,选定了几个想让他一起看看我们考哪个,合着他一句要出国就让我这么自以为是的做了这么无用功?


我偷偷的梦想了所有能想象的事,结果被他一句话就给打成了粉末,连块渣都不剩?


多讨厌的人啊。


林均看着我,他抓着我的手,向我保证:“等我四…啊不,五年!五年后我一定回来。”


而现在,距离他再次坐在我的面前,这中间已经相隔了有整整七年。


他似乎面对我有些不知所措,这也难怪,这中间隔了七年的空白,一下子想要回到七年前根本就是不可能。更何况我和他的关系也显得尴尬。他思考了一会儿,才犹豫着说:“你…还好么?”


我挺反感这种张口就问好不好的,能有什么好不好的,非得我得个什么病躺在医院里卧床不起才叫不好吗?当然这话得放在心里说,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口应了声:“噢挺好的。”


他接着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我微微抬头看了眼他,他正看着我,一副害怕又期待的表情,像极了那些考了98分的小学生,把试卷上交给父母时的模样。我点了点头:“有,谈了五年了。”


他的表情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他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说。


我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莫非就是关于七年前那个承诺的事情。其实他完全可以愤懑的指责我说你明明答应好我等的你为什么没有等!?


那样我也可以一拍桌子,大声地对他吼:你高三毕业连个短信都没有,你凭什么让我等你五年?!你这样法律早他妈的判定你死亡了!之后拎起我最近新买的包,蹬着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噔就跑出这个咖啡厅,在无人的街道上泄愤的喊上几嗓子,发誓与他好死不相往来,这样我也算是给过去那个傻逼的自己一个交代。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有咖啡厅轻柔的音乐混杂着勺子碰触杯壁的声音。


这样的气氛像极了那些言情剧里女主被男主怎么样了要求着男主负责的气氛。


我将勺子从咖啡杯里拿出,端起被子抿了一口,咖啡的液体润了润我嘴唇上因为干燥而起的死皮。我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可能这样的话作为一个在社会上已经打拼了几年的25岁的女人就显得太过的尖锐,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那个说话不计后果,毫无意识的去伤害别人的年纪。


他听闻此话愣了愣,说:“其实现在说这个也没多大用了,我以为你能等我的。”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显得自己十分无趣。倒是一下子把自己装成了一个偶像剧的悲情女主,而我就是那个无恶不赦,天天欺负女主的大反派。我点了点头,应道:“嗯,我等了。”


他听闻此话抬头,看了看我显然是不相信。


我抬眼对上他的视线。那好,他想听,我自然就讲给他听,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等了,等了一年多,就跟我们谈恋爱差不多长的时候,我等不下去了。恰好有个感觉不错的同学跟我告了白,我就答应了。”


他疑惑的闻到:“你既然等了,为什么不等下去呢?”


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那么弱智,仿佛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我差点笑出声:“同志,你到现在,七年来没个短信没个电话你让我怎么等?或许我等了你五年,五年之后你回来告诉我你娶了个金发碧眼的美妞。那你让我怎么办?这么想想,我为什么要为了我年少无知的一个承诺去委屈自己呢?再说,五年,在法律上一个人失踪七年早就被判定死亡了。”


没有人愿意等,这个太过于消耗感情。更何况那个年纪太过喜欢做梦,出了校门,那就足够你看清现实了。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没有消息。


我甚至都不敢想这个人是否喜欢过我,甚至存在过。


我是一个女人,但是我也要为了自己去打拼,我不可能去抱着一个承诺、脑袋里三年的记忆和一年多的感情去消耗我的青春。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是,可能是这样。但是这也是可能不是吗?现实就是我没有娶个金发碧眼的美妞,现实是你没有等到我五年,就去找了个男人。”他似乎是生气了,眉头罕见的皱着,他问:“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点了点头:“喜欢过。”


喜欢过,那些感情都是真的。


因为年少,所以才敢肯定,那些感情都是真的。除去了现实,钱财,社会的压力这些杂质,那份感情反倒是干净的纯粹。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嗯了一声,没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很快的换了个话题:“你和你男朋友应该快结婚了吧?”


我摇头笑了笑:“不知道呢,再说吧。”


他也跟着我笑:“结婚记得发我个请帖啊。”


我点点头应了声好。


他掏出手机让我存个电话,我刚同他交换完号码,他的电话就响了。嘶吼的金属摇滚与咖啡厅的气氛极其不符,以至于周围的人下意识的就朝这里看了过来。他讪讪的笑了笑,说了声失陪就去接电话了,我冲他礼貌性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的电话时间不长,一会儿就回来了。他显得有些匆忙,仿佛有什么急事,潦草地跟我告了别就出了咖啡厅。


我看了看杯子里深褐色的液体笑了笑,也许他也喜欢我,也许这份感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退,但是我们之间也只能到此为止。就算我等他到现在。


七年。


整整七年的时间,人生这本书都翻了好几页了。我和他中间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都填不满,只能画个句号匆匆做了结尾。


这样也算对我的过去有了个交代。


不是么?



——


以前写的了,今天翻出来就存一下吧。

评论
热度 ( 1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