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叙友】

叙友。



今个儿久违的同家里人吃了顿团圆饭,本该是个高兴日子,却被她几句话搅得心里头难受的紧,感觉胃里的毛肚汤都在翻江倒海,不写点东西当真觉得无处发发泄,郁闷的很。

我同她认识许久了,算算约莫有三四个年头了。那会儿我俩还年轻,不懂言语有多伤人,没个分寸,说话刻薄的要命,句句跟刀子似的扎在心里头,而后用力旋转之后拔出,非得撕拉出一大片血肉,扯的胸口鲜血淋漓。我有些时候会气的,而后想了想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又想想她没为此跟我绝交,是当真喜欢我这个朋友的。

我同她的故事说起来有些长,就像是翻陈年旧账一样,不仅毫无生趣还落得一身灰。

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初次见面这种场面我还真一点都回顾不起来了,只晓得当时交换了个联系方式后就没怎么联系过,顶多碰见了就问个好,勉强算是个点头之交。

同她真正熟悉起来只是在后来意外的发现了个共同的喜好,每天讨论得欢喜,那会联系的最勤快,几乎是吃饭的时候都得说上两句。不过后来她换了地方工作,这联系也就渐渐地淡了,只是偶尔想起来了就唠个几句。

其实那东西她早就不喜欢了,不过也因为那个东西我俩熟络了不少,之前没发生过没话题这种尴尬的场面。其实说是唠嗑,无非是相互倒倒苦水。说说那家姑娘嫁的不行,自个儿又被念叨了几句之类的。

这关系也就一直存着,就跟藕丝儿一样把我俩牵扯在一起。

不过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相处模式就变得不对劲了起来。原本是拉拉小手欢天喜地,而后就成了你数落我一句,我嘲讽你一句。

用别人的话来说,我们就像个天生的死对头。

我笑笑,没说什么。她也没说什么,像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其实我俩心里倒是清楚的很。因为确信了她不会走,所以哪怕你说的再难听,也是不当回事儿的,甚至还能乐呵乐呵的笑出声来。

我从认识她到现在这段时间之中她谈过几次恋爱,于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大概是她的上一任男友。并不是偏袒于她,而是从客观上来说,那男人真不是个东西。

当年她同那个男人刚在一块儿的时候没少在我这儿秀,整个人开心的不行,像是从那蜜缸里捞出来似的。

我以为这对模范情侣就算不结婚,也能谈个三五年。结果那日她坐在木椅上,双目低垂,失魂落魄的模样,她抽了口气,跟我说:我俩断了。

她的声音干巴巴的,就跟去了魂一样,再也找不到那会儿跟我叫嚣的风采了。

我未想到她俩断的如此之快,没有过争吵,没有过,就跟平淡的在一块儿时一样,也就平淡的彻底的断了联系?

开什么玩笑?

她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她说那个男人说要去北上闯荡,这里什么人也带不走,所以这关系就都断了吧。她还说这些话都是别人给她说的,否则她连那个男人家都搬空了都不知道。

你看这个男人多不是东西,关系说断就断,干脆利落,甚至让人无法相信那个男人是否真的喜欢过她。

我问:你还喜欢他么?我料想过她应该有的反应,许是愤懑的指责那个男人恶心,又或是气愤的说他都跟我分了我还喜欢他作甚?还可能是一拍桌子掷地有声的说,我再找一个呗,反正我又不差!

而事实往往是最无法预料的,我只是叫她轻轻的应了声:喜欢。

你看,最麻烦的就是这种。

断了关系之后还因为喜欢而没法儿洒脱,画地为牢,被感情牵扯的无法动弹,还得一个劲的说服自己。

说来惭愧,我嘲了她小半辈子,等到真正出了什么事情,我却一句安慰也寻不到,只好一个劲儿的拍着她的后背,妄图她在这点力道感受到些安慰。

还记得前些天她一个友人断了所有的关系走了,她试着去找她,没有结果。后来她难得严肃的跟我说:讲真,如果咱俩谁先玩消失就断子绝孙。

我知晓身边一个人默不作声的走了,她心里头还是有些怕的,我回了句:你的联系方式我都有,你消失了瞧我不骚扰你。

她似乎是放下心来,笑嘻嘻的说:我怕,我怕死了。我肯定不敢消失。

我想最舒服的关系就是同她了吧,平日里锋芒相对,真像是那上辈子留下来的恩怨。可是真到了出了事儿的时候,彼此就成了对方能够信任、甚至是依赖的人。

毫不避讳的说,我很喜欢她这个朋友,并为有她而感到庆幸。

评论
热度 ( 1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