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弄假成真

周江。

不知道写什么,就写沙雕文好了。

 

 

我们在一起了。

 

杜明看着这条消息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中,他也不顾老师再讲台上口水横飞了,直接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吴启说:“启哥,我觉得我应该让你也体会一下我的现在情绪。”

 

吴启看着杜明,问:“什么情绪?”

 

杜明严肃的说:“很复杂。”

 

吴启冲他比了个请的手势:“请讲。”

 

杜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秒吴启想了很多,想着他要出现什么爆炸性语句,想着杜明把老师引过来时要做什么解释的时候,就听着杜明问他:“你认识周泽楷吗?”

 

吴启都快给杜明跪下了,周泽楷就坐在他斜对面,他看了看周泽楷的背影说:“你是不是有毒?”

 

杜明不管他继续问:“你认识江波涛吗?”

 

吴启神情相当自然,仿佛每天给江波涛点赞的不是他,一本正经的回道:“我不认识。”

 

杜明又做了一个深呼吸,他对吴启:“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砰。

 

一声巨响成功吸引了老师的注意力,老师停下写板书的手转头望向声源处:“那边的同学怎么了?”

 

吴启扶起板凳有些尴尬,只能强壮镇定:“地上有水,滑倒了。”

 

老师瞥了他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吴启坐好之后转头就对杜明做出了一个无声的呐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杜明求证:“真的假的?”

 

杜明将手机推了过去。

 

吴启看着周泽楷专用的柠檬气泡上印着黑色的一行字,我们在一起了。他抬起头看看杜明,杜明也看着他,沉重的点了点头。

 

吴启说:“你别找我讲话,我自行消化一下。”

 

杜明摆了摆手说:“不用消化了,平时你看不出来吗,他们天天在一起打游戏,天天语音连麦,不到三十天就刷出来一个巨轮,火就没断过。你的空间有我,我的空间有你的,很明显。不信你问方哥,方哥早就察觉到了。”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认识班长这么久了,和他刷出过大火吗?”

 

吴启说:“那离我们在一起是不是也不远了?”

 

杜明:“启儿,你还不明白吗?我是一个直男,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下辈子吧,下辈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是尔康,我是紫薇。”

 

吴启:“我再缓缓。”

 

杜明还在旁边循循善诱:“他们前几天还换了情头,游戏ID也改了情侣的,他们还知道彼此的密码。”

 

吴启:“我觉得你言之有理”

 

杜明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一点安慰:“我去跟翔哥说。”

 

吴启看着噼里啪啦按屏幕的杜明:“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跟翔哥说。”

 

杜明把消息发了出去,抬头问吴启:“为什么?”

 

吴启一脸复杂:“翔哥一开始就说他们两个,gaygay的,我俩还笑他来着。”

 

孙翔回复的很快,杜明看着孙翔发过来的那句“我早说他们俩gaygay的你还不信,垃圾!”陷入了沉默。

 

 

中午午休江波涛来他们班串门的时候他们正好在下飞行棋,周泽楷占着蓝子大杀四方,边杀还边开了一包软糖吃,见着江波涛来了就帮他剥了一颗塞进他的嘴里。

 

江波涛舔了舔糖,周遭复杂的眼神全聚集在他身上。而周泽楷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江波涛,自己又去拖了一个板凳坐在江波涛旁边。

 

杜明拱了拱孙翔,皱着脸给他打暗示。

 

孙翔皱着眉头对他说:“你怎么不问?!当初不信的是你吧?”

 

杜明都快给他跪了:“翔哥,翔哥。我信了,你在帮我们启儿确认一下。”

 

吴启看着正在咬耳朵的两个人,迫切的点点头。

 

孙翔看了看吴启,又看了看他,冲他伸出手,意味相当明显。

 

杜明看着孙翔修长的手,犹豫着把手搭了上去。

 

孙翔立马甩开杜明的手,差点炸了:“你是不是有病?!我说我要糖!”

 

杜明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把糖递了过去。

 

孙翔瞪大了眼睛:“你还嫌弃我?!”

 

周泽楷闻声望过去,江波涛被这阵势震了一下,顺口问了声:“怎么了?”

 

杜明疯狂给他打暗示。

 

孙翔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江波涛说:“杜明让我问你俩真在一起了?”

 

杜明:…………

 

江波涛抬起手,说:“真的。”

 

杜明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双手,竖了个大拇指:“般配!”

 

闹完了之后他们接着玩,周泽楷的运气不错,在他们都只进了一个的情况下就剩了最后一个飞机在外面。这时候还没轮到江波涛,江波涛就偏头跟周泽楷咬耳朵:“下次买葡萄的吧?这个橘子味的好酸啊。”

 

周泽楷点点头,应了声:“好。”又反手摸了摸桌肚,摸出一条德芙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帮他撕开包装说:“不怕蛀牙呀?”

 

周泽楷摇摇头说:“给你的。”

 

这时正好轮到江波涛走,他边掷骰子边说:“这是要我胖十斤啊。”骰子落在棋盘上,骰出一个1,他将棋子往前走了一步说:“我的好运气是不是都被你吸走了?”

 

周泽楷摇摇头,睁着眼睛说瞎话:“风水不好。”

 

杜明拿起耳机塞进耳朵,将他们的对话隔绝在外,简直不想收到这种冲击。

 

不过说起来这事儿还是杜明自作自受。

 

那时候周泽楷在玩吃鸡,在全班都打王者的时候他在吃鸡,为此显得跟这个班级格格不入。杜明看之不忍,就将江波涛的号码给了他,还特别贴心的给他打了一个招呼。

 

鬼知道他们在一个月不到就会如胶似漆。杜明想。

 

 

杜明好不容易捱到放学,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校车。孙翔他们班放的早,已经在校车上占了座。杜明打扫完卫生之后,座位只剩了江波涛跟周泽楷后面的那个。他面无表情的做了过去掏出了手机,试图将自己隔离成一个独特的空间。

 

“骗你的。”周泽楷转过头说。

 

江波涛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杜明,笑着说:“本来就是想骗你的,谁知道你把你们都骗了。”

 

周泽楷冲杜明比了个大拇指说:“Nice Job.”

 

杜明看着屏幕上他们两个是如何商量骗他的翻了个白眼:“你们真的很烦!”

 

“挺好玩的。”周泽楷评价说。

 

“傻逼杜明。”孙翔评价道。

 

“翔哥打他。”吴启说。

 

杜明:操你妈的我觉得我很委屈。

 

 

而这件事的后果就是周泽楷再次跟杜明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杜明坚决不信,双手抱臂,神情十分嘲讽:“你们又来这招?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周泽楷十分诚恳:“没骗你。”

 

杜明嘁了一声。

 

江波涛笑了笑,拉着周泽楷就吻了上去。

 

杜明:我他妈的?!!?

 

评论 ( 17 )
热度 ( 437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