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你是我梦游时所抵达的荒野。

停电

翔江。

 

 

夜雨声烦:

我靠周泽楷怎么又接了代言??怎么就没手机商找我做代言呢?周泽楷一年到头接多少代言啊?我也想免费用新手机啊!!还有还有那个孙翔也是,还接了我最喜欢的手表品牌代言,这也太不能忍了。怎么回事啊,代言怎么全往轮回那边跑??

 

一枪穿云:

 

海无量:

待会儿我给你发个微博,就说,剑圣大大手机不堪重负,却因自身贫困潦倒更换不起,跪求品牌方爸爸赐一个代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

哎,我怎么记着文州代言过手机啊?是没给你用?那这可不行,得说说。都是一个战队的,好东西就要分享啊。

 

夜雨声烦:

方锐你等着,我待会儿一个三段斩就给你削发为尼。还有老叶快醒醒吧,你这是梦回开荒时期呢?队长代言的是三代,这会儿都出到七了,你说话能不能之前能不能先去百度考据一下??

 

君莫笑:

哟,那出的还挺快啊。

 

一叶之秋:

啥玩意儿,你们自己代言的东西还真的用啊?

 

 

孙翔这段话刚发出去就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当中感觉最强烈的还数杜明。杜明坐在他的左手边,正偷摸着吃零食,嘴里叼着块饼干看向他,他的操作还在继续,吴霜钩月在他的手下只哇乱蹿。孙翔转过头与他对视,也逐渐停下了手中的操作,孤立无援的一叶之秋正被小怪平A着。

 

杜明缓缓的吃完了叼着的那块饼干才开了口,他的语气相当诚恳:“翔哥,我一直以为你没有团队精神,是我错了。原来你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孙翔闻言相当疑惑,吴启也暗搓搓的凑过来,他的目光还在屏幕上,手上的操作不停,说:“太惨了翔哥,你都不知道你暗地里被扣了多少帽子。”

 

孙翔被他们搞的一愣一愣的,也懒得理他们。伸手将左边耳麦往下扒拉了些,继续投入到了操作上:“知道什么啊知道?”

 

“你真不知道啊,难怪你晚上不来。”杜明顿了顿,终于在孙翔杀人的目光中将话题给拉了回来,“队长之前不是代言过面膜吗?那品牌方太实在了,送了粉丝之后还剩了好多,队长也用不完,就贡献出来全队分享了。”

 

吴启适时凑过来打广告:“每晚八点会议室,你最爱的投影仪在召唤你哦。更有冰镇西瓜劲爽可乐等你来拿,还等什么,快来会议室里做面膜吧。”说完了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当初队长通知我们的发的时候就这个,副队写的词儿。你没收到啊?”

 

孙翔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他的软件通知常年都是关着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之前打游戏的时候是不是蹦出来的消息遮着视野。但是他微信不常用,是唯一一个没关通知的社交软件了,他刷了又刷,也没见着多出来的一个小红点:“没收到啊!我靠周泽楷这个人怎么这么狠毒,居然还搞孤立?!”

 

他点开周泽楷的名片才看到上面的那个标志,他暗搓搓的准备取消掉,结果两双眼睛跟着他的一举一动,杜明抢先控诉:“牛逼啊翔哥,恶人先告状啊。”

 

吴启紧随其后:“牛逼啊翔哥,居然屏蔽队长!”

 

江波涛也跟着凑过来,他拿着块饼干充当话筒凑到孙翔面前,说:“采访一下全明星选手孙翔,传闻你私下里为什么屏蔽队长,是什么原因呢?”

 

吕泊远从杜明那里抢了块饼干也跟着凑热闹:“是不是因为队长被誉为联盟老公所以你心生不满,所以做了此举呢?”

 

孙翔将面前的两块饼干都抢了过来,塞了一块在嘴里,一手将周泽楷的屏蔽解除,说:“主要是因为周泽楷自拍太丑了,不符合我的审美。说真的他自拍怎么拍的,人家都是自拍比他拍好看,他自拍像是整容前。”

 

而站在孙翔背后的周泽楷沉默了半晌:“…哦。”

 

 

孙翔觉得轮回队内的氛围相当好。

 

用他的话来说,别的战队会每周一次组织看鬼片的活动吗?别的战队会在组织看鬼片的时候把自己私藏的零食都贡献出来吗?别的战队会在来吃零食的时候给你送上来一罐肥宅快乐水吗?

 

不能。

 

他们连纪录片都不组织。

 

晚上九点,孙翔走到会议室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播电影了,他站在门外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声响,他打开门走进去,灯光都关了,只有投屏发出暗幽幽的光。而与投影屏并排的是一个排行榜,排行榜做得相当简单粗暴,打了个标题,接着就是第一名,第二名的排序,乍一看像是经理贴的公开处分。

 

据江波涛说,这个排行榜是根据胆大程度来排的。当初凭借一部咒怨成功让周泽楷登顶,从此无人敢挑战周泽楷的权威。而周泽楷本人作为轮回队长不仅面不改色的看完了咒怨,还解决完了两包薯片,顺带感叹了一句,演员真的辛苦了。

 

而相对于周泽楷的高居榜首,江波涛的大名正潇洒写在最后一名,带着一副无产阶级战士的无畏。

 

孙翔每每在这个排行榜上看到江波涛三个字的时候,都会想起当初江波涛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笑着问他的那句话:“小孙,你怕鬼吗?”而他却是嚼着杜明送来的薯片对江波涛说:“还好,我一般拿他当喜剧片看。”

 

现在回想起来,孙翔都会感叹一句,当初的自己太伤江波涛的心了。

 

孙翔还没转会的时候江波涛同志独自一人战斗,没想到孙翔来了江波涛也没能摘下自己倒数第一的头衔,成为一名中下游选手。孙翔感叹至此,还没来得及叹气,就看到五个人影缓缓转过头,露出了五张惨白的脸。

 

孙翔站在门口与他们对视了两秒钟,还是杜明先打破了这个气氛。杜明跟个大爷似的半躺在椅子上,还穿着那件孙翔吐槽过的黄色睡衣冲他挥了挥手:“翔哥来了啊,快快快,可乐都给你戳好吸管了,赶紧入座。”

 

江波涛跟周泽楷坐在一块儿,说这话的时候孙翔伸手从他手里捞了一把薯片:“那是小明的将功补过。要不是他让先放电影,你准能看到片头。”

 

孙翔将薯片塞到自己嘴里,挨着江波涛坐了下来。会议桌上已经堆满了零食,在他的手边正好摆着杜明戳好的那罐可乐。他瞥了一眼那个插在罐子里的吸管,还是伸手拿起旁边的面膜先给自己折腾上了。

 

贴完面膜之后孙翔安心地看起了电影,他贴面膜的次数不多,虽说都是轮回的看板,倒是私下里生活糙得可以,如果周泽楷不是因为品牌方太实在,他顶多洗完脸涂个大宝。而后果就是孙翔彻底忘了自己正在贴面膜的事情,将拿起了一旁可乐的吸管拔了出来扔在桌上,接着拿起就往嘴里灌。

 

孙翔灌得太猛,这会儿直接来了个嘴角可乐深层补水面膜:“我操!”

 

杜明闻声转过头看孙翔的惨样,当时就笑出了声:“翔哥你还能不能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这场活动,孙翔以意外事故提前离开了会议室。

 

 

孙翔回到宿舍洗完脸也没打算再过去了,索性直接趴在床上开了场游戏。等缩毒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门,他拔了充电器捧着手机就去开了门。出乎意料地,门口站的是江波涛。

 

江波涛已经卸下了面膜,鬓角有些湿。他一手拿着笔记本,另一只手还提着一包零食,感情十分真诚地说:“翔哥,有空约鬼片吗?我出零食饮料,你出人就好了。”

 

他看着面前的江波涛,下意识地侧过身给他让了个道。在江波涛经过他的时候,顺手接过他手上的零食放在桌上,从里面翻了一包果冻出来,边吸边切视角:“你怎么来了?这次鬼片不好看?”

 

江波涛将电脑放在孙翔床上,伸手去拿里面的酸奶,顺带围观孙想打游戏:“我怕呀。”他顿了顿又说了句:“西南中间树后面一个,三级头。”

 

孙翔接收到信号:“等他露头。”

 

说完孙翔瞥了一眼旁边的江波涛,他的表情十分坦荡,似乎怕鬼还是件挺骄傲的事儿。孙翔却嗤了一声,江波涛这是明摆着框他。但他也想不出江波涛会早退的理由,江波涛怕鬼是事实,但害怕从来拦不住他爱看的心。要不然这活动江波涛得次次缺席。

 

他不愿意说,孙翔也懒得问,顺着他的话往下问:“这有什么好怕的,丧尸长那样我也没见你怕啊?”

 

江波涛将电脑放在孙翔床上,伸手去拿袋子里的酸奶,一边戳一边说:“当然不一样,鬼是AP,丧尸是AD。我经济不够,只点了两件物抗。”

 

孙翔还陪着他演:“你怎么不出攻装?”

 

江波涛见他决赛圈了就去开电脑了,边开边答:“现在流行全肉打法。”

 

孙翔点点头表示了解,继续打游戏了。右上角显示还剩六个,孙翔缩了个天命圈。江波涛一看这可不就稳赢局了嘛,便直接去刷微博了。谁知他刚刷了没几条孙翔就放下手机凑了过来,他看着一旁的孙翔问:“这就打完了?”

 

“别说了,剩一个AWM,一枪直接把我三级头爆了。”孙翔还是有些在意这个胜率的,不过他也没办法,前期一直天谴圈,也追不了梦。他换了个话题,问:“今天看什么?”

 

江波涛已经切回播放器页面了,他指指电脑,答道:“昆池岩,小明推荐的。”

 

孙翔之前刷微博倒是刷到过这个的影评,之后又听人说过还不错。只是一直没来得及看,这会儿正好陪江波涛一块儿看了,他点点头,接了句:“前段时间挺火的那个?据说是个全直径美瞳。”

 

江波涛应道:“对,据小明说后面还有一秒戴美瞳的情节。”

 

江波涛的表情有些平淡,孙翔虽是有些疑惑倒也没说什么。江波涛已经点了开始,孙翔越过江波涛将那袋零食拿了过来放在了两人中间,他看了一会儿,直接起身将灯给关上了。房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孙翔本想去把窗帘也拉上,他看了看江波涛,最后还是把灯打开了。

 

这片子前期实在是有些无聊,薯片消灭了两袋,饱腹感让孙翔有些困意上头,他一手撑着脑袋打了个哈欠,庆祝一下这部片终于进入了高潮:“这前期也太无聊了,不睡着挑战吗?”

 

江波涛没有回他。孙翔转过头看向江波涛。他这才发现江波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所有动作,他放在面前的薯片吃了一半,此时正抿着唇看着屏幕。

 

宿舍不比会议室,空调没打到十几度,灯也全开着。孙翔倒是不怕江波涛突然尖叫吓他一调,毕竟一个大男人怕鬼就怕鬼了,难道还不会在自己害怕的时候移开目光吗?

 

可孙翔万万没想到,等到鬼伴随着音效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啪的一声,周围黑了。江波涛浑身僵硬,他转头看向孙翔。孙翔觉得一开始还不如把灯关了,这会儿还能好受些,唯一庆幸的是窗帘没拉,外面的光照进来还能勉强看清些东西。

 

因为是笔记本的缘故,断了电源之后还能继续开着,在加上之前的缓冲,这会儿电影还在放着。孙翔下意识揽过江波涛,一手捂住他的耳,一手将电影的网页给关了。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杜明的叫声:“我操怎么这个时间,怎么停电了?!”

 

于是,轮回战队晚上十点半欢聚训练室,不是为了训练,而是为了打发时间。

 

杜明已经将凳子都排好了,愣是对着窗子围了半个圈,用孙翔的话来说就是坐在那里像是在面壁思过。但是让孙翔没有说出这句话的原因就是杜明还自带了零食,见着他们过来一人给发了一瓶旺仔牛仔。

 

江波涛接过牛奶,看了看人说:“泊远和方哥睡着了?”

 

杜明将薯片嚼的咔咔响,应道:“对,最近他们两个老年作息,就差往茶杯里加俩枸杞了。”说完还对着窗子晃了晃手里的旺仔牛仔:“古有李白举杯邀明月,今有轮回喝奶赏明月。”

 

“所以我们为什么聚集在训练室?”孙翔发出关键问题。

 

江波涛起了个好的开头:“训练室是我们第二个家。”

 

杜明也跟着声情并茂:“保护环境要靠大家。”

 

吴启添加语气助词:“哦耶。”

 

周泽楷同志进行最后的收尾:“嗯。”

 

孙翔顿时就沉默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孙翔琢磨着再打几局游戏,结果手机早就闪过了电量提示。他陪江波涛看电影之前一直在打游戏,这会儿都快掉成个位数了,他皱着眉头将手机塞回兜里说:“你们手机还有多少电?我他妈的就剩百分之七了。”

 

杜明喝了一口旺仔牛仔,一脸美滋滋地回道:“85,虽然没有充满,但是也能撑到来电了。”

 

“满格。”江波涛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严肃地批评一下杜明选手,这个flag立得也太高了。”

 

周泽楷过去拿了一罐旺仔牛奶,边开边答:“77。”

 

偏偏吴启最欠揍,听到孙翔还剩个位数之后一个劲的把屏幕往孙翔脸上凑,:“我还有92呢,怎么那么多呢?”

 

电量不足让孙翔此刻有些烦躁,他总不能就在那儿愣坐着等电来吧,况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万一这一晚上不来,那岂不是凉透了。他一把撇开吴启的手,问:“靠,谁带了充电宝啊?”

 

杜明能体会到孙翔现在心情,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沉重地答道:“在宿舍。唉,以后记得了,要常备满格充电宝。”

 

江波涛无所谓玩不玩手机,反正他一会儿就回宿舍睡觉了,索性直接将自己手机给孙翔:“你先拿我的用吧。”

 

孙翔接过手机冲着杜明呵呵一笑:“希望充电宝能冲空调。”

 

周泽楷回:“心静自然凉。”

 

杜明带着敬佩的表情愣是给了周泽楷一串掌声,不得不佩服:“队长,你知道吗?我奶奶也常说这话。”

 

孙翔简直想为周泽楷点一首梦醒时分,他拍了拍桌子,说:“周泽楷,醒醒,你就算你开窗了也没有一点风进来。”

 

S市的六月已经突破了30°,大半夜也感受不到任何凉意。再加上今晚没有训练,要不然这会儿也能比外面凉快些。孙翔容易出汗,这会儿拿了个鼠标垫当扇子扇,而周泽楷站在窗边一脸正色:“有的。”

 

孙翔却是惊了,手中的鼠标垫也不扇了,惊道:“这你都能感受到?”

 

周泽楷表现得神秘莫测,像极了一个神棍:“阴风。”

 

孙翔是挨着江波涛坐的,闻言下意识地就握着江波涛的手腕往自己身后扯,一边扯一边冲着周泽楷说:“我操!你别说话,不知道江波涛怕鬼吗?”

 

周泽楷看着背后冲着他眨了眨眼的江波涛有些欲言又止。

 

 

江波涛接到代言的时候也没提前说,只有当天奔赴广告拍摄的时候才在轮回群里透了个底。由于具体什么代言没说,孙翔那边索性直接开启了有奖竞猜。孙翔压了三瓶可乐在代言在手上,美名其曰,手部三连。周泽楷直接弃权,吴启压了个服装。

 

只有杜明魔怔得很,刚收到通知的时候杜明对着屏幕上的吴霜钩月比划了半天,最后拿出三支笔对着角色拜了三拜。孙翔瞧着杜明白了一眼:“你是不是已经疯魔了?”

 

杜明将笔摔在桌上,说:“副队如果再代言面膜,我是快疯了。”

 

“你不是每天敷得挺开心的吗?”孙翔问道。

 

杜明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中午午休的时候孙翔给江波涛打了个电话,顺带把这件事交代了,江波涛笑了半天,这才告诉他:“昨天方哥把我们敷面膜的大合照发微博上了,还配了字,说是轮回的精致生活。可不知道怎么就被唐柔发现了,还点了赞。结果小明知道了之后就觉得在女神的心中他的形象不威猛了。”

 

“他被唐柔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也没多威猛啊?”孙翔不屑地说了声,又转了个话题问道:“哎,你们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我怎么不知道?”

 

江波涛回道:“你那个时候正忙着抢鞋呢,也没敢让你抬头啊。照片方哥还没删,你可以去看一下,放心吧孙翔大帅哥,你只露了个侧脸,帅的呀。”

 

孙翔被夸得飘飘然,索性也不看了。反正他对自己的侧脸挺有信心,平时自拍也没少用侧脸杀,继续问道:“那你到底接了什么代言啊?”

 

他可是下了赌注的,哪怕只有三瓶可乐那都是一个输赢奖励。偏偏江波涛就不打算告诉他,说:“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孙翔撇撇嘴,有些不屑地说道:“嘁,不告诉就不告诉,不稀罕。”

 

令孙翔没想到的是,江波涛这时候打开了摄像头。他的脑袋将后面的LOGO遮了一大半,只露出一个英文字母I,周围还时不时走过去一个工作人员。他举着手机,看模样似乎是蹲着,对孙翔说:“我刚拍了一半,后面的logo就不给你看了。请孙翔选手看我的穿着猜一下吧?”

 

他那边的灯光太亮,衬得他特别白。江波涛基本没化妆,连粉都没扑的样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正冲着镜头笑。孙翔盯着江波涛看了一会儿,这才想起还没回答他的问题,为了掩饰什么声音拔高了一些:“我靠,这我哪儿猜的出来?西装吗?”

 

“恭喜你。”江波涛顿了顿,“答错了。”

 

“你能不能大喘气?”孙翔说。

 

江波涛还没说话,背后似乎是有人喊,他偏过头应了声:“马上来。”这才转过来对孙翔说:“我先去拍摄了,先挂了哦。”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

 

孙翔看着屏幕上的通话时长,握紧了手机。

 

 

 

这次广告后期还挺快,没过几天就出来了。孙翔掐着时间定了个闹钟,就想看看他的三瓶可乐是不是真的血本无归了。谁知孙翔刚打完一局游戏,闹钟还没来得及响,选手群就已经炸开了,他顺手切回群里往上翻了翻,果不其然是黄少天先发了话,令他意外地是,黄少天在群里艾特了江波涛。

 

 

夜雨声烦:

我一打开微博就看到江波涛的代言了,还能不能行了啊?周泽楷代言手机孙翔代言手表,江波涛新代言居然是戒指?!?我靠,你们轮回跟手过不去了是吧?

 

君莫笑:

同样都是副队,人家在拍广告,你就在群里闹,自己反省一下啊。

 

海无量:

咋了?我上次给你发的广告代言商看了没找你?魅力不行了啊黄少天大大。

 

夜雨声烦:

我呸,还有人找的好吧?只不过的都被我回拒了,你说一个个的,手表手机不找我,电动车自行车就找我了,这啥意思?诚邀我开车?好歹来个四个轱辘的吧?

 

一叶之秋:

给我来个链接。

 

君莫笑:

老年代步车你也愿意啊?回头我让沐橙给你留意着。

 

夜雨声烦:

老叶你给我滚远点儿。哎哎哎我看到个小朋友嘛,你自己上微博啊,江波涛微博就发了,你没关注你们副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上次闹出来的事儿是不是真的,他们说了我还没信,原来你连周泽楷江波涛都没关注啊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没管他,直接切去了江波涛的微博。江波涛最新的微博是转发的代言图,前几张只出镜了手,到后面才露了一张脸。不得不说江波涛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指尖圆润,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不是特别高调的款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素圈加上了几道暗纹,可偏偏就是好看。

 

而配字上上面明晃晃的“以我之心,圈定永恒”让孙翔的胃一阵抽搐。这个配字太酸了,孙翔想,还不如直接四个字的发表图片来得爽快。可偏偏小姑娘都吃这一套,下面一排边的啊啊啊让孙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他继续往下翻,不得不说粉丝的手速是真的快,已经有人拍好了自己的右手和江波涛的宣传图拼在一起,两个无名指上的钻戒正熠熠生辉。孙翔看到这儿也懒得往下翻了,他切去轮回群里发了句:“看见没!还是翔哥算得准,快掏钱!”

 

吴启回得挺快,他先发了一个殴打的表情,说:“我靠,副队真的没有给你作弊吗?!”

 

孙翔以为吴启在开玩笑,没太在意。只是跟着回了一个殴打的表情,说:“做什么弊?别赢得起输不起,快快快,发红包!”

 

吴启给孙翔发了个口领红包,上面五个字:启哥哥好帅!

 

孙翔犹豫了半天尊严还是没让他去领那个红包,开玩笑,是吴启飘了?谁他妈的会叫他启哥哥?

 

就在吴启洋洋得意的时候,江波涛发了个指定红包,下面跟了句:给今日赢家。

 

因为是指定红包,孙翔也不怕吴启领。他看着江波涛的头像一会儿,才回了句:“看看江波涛,人没参加都发了。”他刚发出去就美滋滋地去领了那个红包,蹦出来的页面上显示的是整整一百块。

 

孙翔看着那个数额一愣,切到小窗叫了声:“江波涛!”

 

江波涛那边很快就回了:“怎么了?”

 

孙翔原本以为那红包也就十块左右,这种小钱孙翔也就当玩玩。可江波涛没参加就给他发了这一百块着实有些不妥,但是这话说出来就显得扭捏。孙翔对话框里的话删了又删,最后还是说了句:“过来陪我打游戏!”

 

江波涛发出那个红包其实就觉得有些过了,这手牌打得太激进,就怕孙翔猛然看出什么端倪来。他看着孙翔那头的正在输入,心里头的借口已经翻来覆去想了几个。他想,如果孙翔问起来,就说上次回来没给你带的夜宵补偿也加在里面了。可到了最后孙翔的这句话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他笑了笑,应了声好。

 

他刚发出去没一会儿,他宿舍的门就响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就开门,就看到孙翔抱着电脑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充电线。

 

江波涛侧过身给他让路,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将电脑与江波涛的并排放着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账号卡。江波涛就开了一盏小灯,这会儿光线不是特别好,孙翔分辨了好一会儿ID才将其中一个扔给江波涛,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江波涛:“来,玩小号。”

 

江波涛过去将账号卡插了进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性牧师,他看了看孙翔的屏幕,上面是一个男性狂剑。这两个角色还是个的情侣名,女牧师叫为你加血,男狂剑叫为你卖血。

 

得亏女牧师不叫为你卖肾。江波涛想。不过这也太过明显了呀。

 

是太过明显了。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的孙翔紧张地手心有点冒汗,他甚至没想好万一江波涛问了起来究竟是该怎么说,是提前告白,还是找个话题盖过去。他暗搓搓地瞥了江波涛几眼,偏偏表面上还得绷着一副高冷模样。他动了动鼠标给江波涛发了一个申请,在看到女牧师进来的时候孙翔就秒开了匹配。

 

孙翔的告白语句,告白场景等等一切流程已经在脑海里走了十几遍,想了各种突发情况的应对方法,可他偏偏没料到在他匹配成功的同时,断电了。

 

好家伙,这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还亮着,只是wifi连接断了,上面的读条卡在了一地方。孙翔皱着眉头烦躁地甩了甩鼠标,不满道:“什么鬼线路,一个星期停两次的频率太高了一点吧?”

 

江波涛也有些无奈,他伸手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说:“走吧,看看今天他们有多少人没睡。”

 

孙翔有些闷,他冲江波涛比了个手势,说:“赌两个绿豆糕,杜明肯定没睡。”

 

江波涛也回了孙翔一个ok的手势,笑眯眯地:“成交。”

 

索性他们一直拿着电脑打游戏,手机的电量还挺多。他们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走到训练室,宿舍离训练室挺远,特别是还要经过一个走廊。这次停电停得迟,这会儿已经快到十二点了,走廊里就他们两个脚步声,莫名有些寒气逼人。江波涛伸手打开训练室门,窗帘拉了一半,映出大致的轮廓。江波涛有些疑惑:“没人?”

 

孙翔也跟着扫了一圈,应道:“没有。”

 

而孙翔话音刚落,就传来了格格不入的薯片二重奏,他们一转头看到了周泽楷和杜明正看着他们。

 

杜明表现的十分无奈与复杂,将嘴里的薯片嚼地咔咔响,说:“虽然是大晚上的光线不太好,但是我们好歹坐在窗子旁边,你也得瞧着点影子吧?是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了吗?”

 

而坐在旁边的周泽楷试图缓解尴尬,他从口袋里摸出两盒扑克问:“嗯…斗地主吗?”

 

经过他俩这么一搅和,孙翔也没什么心情了。他绕过椅子从杜明口里抓过一把薯片有些含糊不清地说:“不斗,有这空能不能把那个什么排行榜更新一下?尊重一下新队员好吗?把我添上!”

 

杜明闻言有些莫名奇妙:“那排行榜前天就更新了你不知道啊?”

 

孙翔看了看杜明,又转头看了看周泽楷,周泽楷在孙翔快要杀人的目光中嚼着薯片点了点头。

 

孙翔一脸愤懑的说:“我靠你们更新都不通知的吗?!”

 

杜明白了他一眼,说:“这有什么好通知的,又不是发奖金。”

 

“我想看我名字上榜这么难的吗?”说完孙翔拿着手机就往门口走,迈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会议室锁了没,没锁我去一趟!”

 

“没锁。”周泽楷答道。

 

会议室离训练室不远,仅仅走几步路的距离。孙翔推开门找到了那张排行榜,那张排行榜的确已经换过,周泽楷依旧在第一位。他在前三搜寻了半天也没见着自己的名字,他不信邪地往下找,却发现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写在了江波涛的名字上面。

 

疯了吧?我怎么可能倒数第二?!孙翔这么想着,将手机解了锁打开微信准备给杜明发个消息问个清楚,手上的话语打了一半,却猛然停了动作。他凑近了那张排行榜,重新确认了一下榜单名。

 

那是一个怕鬼排行榜。

 

孙翔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根子都有些微微发热,他撇过脸发出了一声:“靠!”

 

这感觉太过于奇妙了,此时的他迫切地想问江波涛一个答案。他抱着手机快步走回训练室,一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只剩了杜明和周泽楷两个。他们正靠着窗口坐在地上玩小猫钓鱼,孙翔看着周泽楷收走了一打牌,问了声:“江波涛呢?”

 

杜明头也没抬,回道:“副队说先回去睡觉了。”

 

孙翔又跑回宿舍。他跑得太急,走进江波涛宿舍的时候还有些喘。他缓了几口气往里面走,江波涛也没在宿舍。出门时还开着的两本笔记本已经被合上收在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电小灯。小灯似乎已经开了很久,灯光有些微弱地打在一个绒面的小盒子上。

 

孙翔一眼就认出那是江波涛所代言的戒指,他走近了一看,戒指盒上还印着他们的品牌名,I DO.

 

寂静的房间里,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将戒指盒紧握在手里,压下嘴角的笑意故作凶狠地给江波涛发了一条语音:

 

你的新晋男友希望你马上出现在他面前。

 

评论 ( 21 )
热度 ( 191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