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江】停电

考试加油,我来更新了…

 

 

孙翔一直觉得轮回队内的氛围相当好。

 

用他的话来说,别的战队会每周一次组织看鬼片的活动吗?别的战队会在组织看鬼片的时候把自己的零食都贡献出来吗?别的战队会在来吃零食的时候给你送上来一罐肥宅快乐水吗?

 

不能。

 

他们连纪录片都不组织。

 

而与投影屏并排的是一个排行榜,排行榜做的相当简单粗暴,打了个标题,接着就是第一名,第二名的排序,乍一看像是经理贴的公开处分。

 

据江波涛说,这个排行榜是根据胆大程度来排的。当初凭借一部咒怨成功让周泽楷登顶,从此无人敢挑战周泽楷的权威。而周泽楷本人作为轮回队长不仅面不改色的看完了咒怨,还解决完了两包薯片,顺带感叹了一句,演员真的辛苦了。

 

而相对于周泽楷的高居榜首,江波涛的大名正潇洒写在最后一名,带着一副无产阶级战士的无畏。

 

孙翔每每在这个排行榜上看到江波涛三个字的时候,都会想起当初江波涛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笑着问他的那句话:“小孙,你怕鬼吗?”

 

而他却是嚼着杜明送来的薯片对江波涛说:“还好,我一般拿他当喜剧片看。”

 

现在回想起来,孙翔都会感叹一句,当初的自己太伤江波涛的心了。

 

孙翔还没转会的时候江波涛同志独自一人战斗,没想到孙翔来了江波涛也没能摘下自己倒数第一的头衔,成为一名中下游选手。

 

可偏偏江波涛就是喜欢看鬼片,时不时就抱着自己电脑去孙翔宿舍串门。一手拿着电脑,一手还提着一包零食,感情十分真诚的说:“翔哥,有空约鬼片吗?我出零食饮料,你出人就好了。”

 

孙翔看了看鬼片的名字,侧过身给江波涛让了个道,顺手接过他手上的零食放在桌上,从里面翻了一包果冻出来,边吸边说:“这有什么好怕的,丧尸长那样我也没见你怕啊?”

 

江波涛将电脑放在孙翔床上,伸手去拿里面的酸奶说:“当然不一样,鬼是AP,丧尸是AD。我经济不够,只点了两件物抗。”

 

孙翔还陪着他演:“你怎么不出攻装?”

 

第二天杜明去叫孙翔起床时候看到江波涛也睡在孙翔床上的时候条件反射性的把门带上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正好看到从宿舍里出来的周泽楷,他立马跑了上去:“我靠??他们俩睡一起?”

 

周泽楷见怪不怪:“看鬼片的。”

 

杜明不信,十分激动:“看鬼片能双手紧扣,呼吸交缠,周围都是粉色泡泡?”

 

周泽楷有些犹豫:“…能吧?”

 

周泽楷话音刚落宿舍门就打开了,孙翔顶着一头乱发,眼睛都没全睁开,带着满身的起床气,十分暴躁:“干什么呢?吵什么?”

 

杜明大气都不敢出,用眼神示意周泽楷。

 

周泽楷看了看杜明,又看了看孙翔,一脸茫然。

 

孙翔估计也是困得慌,关上门转头就去睡了。

 

杜明看着那扇门在面前关了,才对周泽楷说:“草莓。”

 

而纯情如周泽楷只说了一句:“是蚊子吧?”

 

后来江波涛跟孙翔终于换了情侣头像,小范围出柜的时候,杜明也只能沉重的看向周泽楷说:“是睡出来的感情。”

 

 

 

江波涛这次也带了部鬼片过来,是杜明给推荐的。前一天杜明刚跟吴启看完,后一天他就给江波涛安利了。

 

江波涛钻进孙翔宿舍的时候孙翔正在打游戏,已经是决赛圈了,见着江波涛来了往旁边翻了个身给他空出了一块床铺。江波涛过去将电脑放好,顺带观战孙翔打游戏:“西南中间树后面一个。”

 

孙翔接收到信号:“等他露头。”

 

江波涛见他决赛圈了就去开电脑了,他上面去搜索了电影,又顺带刷了刷微博。感受到双只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腰就问了句:“打完了?”

 

孙翔将脸埋在江波涛的侧腰处,声音闷闷地:“嗯,今天看什么?”

 

江波涛指指电脑说:“昆池岩,小明推荐的。”

 

孙翔点点头说:“前段时间挺火的那个?据说是个全直径美瞳。”

 

江波涛应道:“对,据小明说后面还有一秒戴美瞳的情节。”

 

前期有些无聊,孙翔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搭在江波涛的腰上都有些困意了,他打了个哈欠说:“这也太无聊了。”

 

而等到鬼伴随着音效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啪的一声,周围黑了。

 

江波涛浑身僵硬,他转头看向孙翔。

 

孙翔也跟着一僵,下意识揽过江波涛,一手捂住他的耳,一手将电影的网页给关了。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杜明的叫声:“我操怎么这个时间,怎么停电了?!”

 

于是,轮回战队晚上十点欢聚训练室,不是为了训练,而是为了打发时间。

 

杜明已经将凳子都排好了,愣是对着窗子围了半个圈,用孙翔的话来说就是坐在那里像是在面壁思过。但是让孙翔没有说出这句话的原因就是杜明还自带了零食,见着他们过来一人给发了一瓶旺仔牛仔。

 

江波涛接过牛奶,看了看人说:“泊远和方哥睡着了?”

 

杜明将薯片嚼的咔咔响:“对,最近他们两个老年作息,就差往茶杯里加俩枸杞了。”说完还对着窗子晃了晃手里的旺仔牛仔“古有李白举杯邀明月,今有轮回喝奶赏明月。”

 

“所以我们为什么聚集在训练室?”孙翔发出关键问题。

 

江波涛起了个好的开头:“训练室是我们第二个家。”

 

杜明也跟着声情并茂:“保护环境要靠大家。”

 

吴启添加语气助词:“哦耶。”

 

周泽楷同志进行最后的收尾:“嗯。”

 

孙翔顿时就沉默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孙翔琢磨着再打几局游戏,结果手机早就闪过了电量提示。他陪江波涛看电影之前一直在打游戏,这会儿都快掉成个位数了,他皱着眉头将手机塞回兜里说:“你们手机还有多少电?”

 

杜明喝了一口旺仔牛仔答:“85。”

 

江波涛回:“满格。”

 

周泽楷开了旺仔牛仔:“77。”

 

吴启一个劲的把屏幕往孙翔脸上凑:“我还有92呢,怎么那么多呢?”

 

孙翔一把撇开吴启的手,说:“靠,我还有百分之7了,谁有充电宝啊?”

 

杜明沉重的答道:“在宿舍。”

 

江波涛将自己手机给他:“你先拿我的用吧。”

 

杜明拍拍孙翔,带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常备满格充电宝。”

 

孙翔呵呵一笑:“希望充电宝能冲空调。”

 

周泽楷说:“心静自然凉。”

 

杜明带着敬佩的表情愣是给了周泽楷一串掌声:“真像是我奶奶会说的话。”

 

孙翔:“周泽楷,醒醒,你就算你开窗了也没有一点风进来。”

 

S市的六月已经突破了30°,没有了空调的夜晚感受不到任何的凉意,周泽楷站在窗边一脸正色:“有的。”

 

孙翔却是惊了:“?这你都能感受到?”

 

周泽楷神秘莫测,像一个神棍:“阴风。”

 

孙翔下意识的就把江波涛往自己身边拉:“我操!你别说话,不知道江波涛怕鬼吗?”

 

周泽楷看着他们有些欲言又止。

 

 

 

第二次停电的时候江波涛跟孙翔正在打小号竞技场,愣是被黑屏搞掉了胜率。

 

孙翔皱着眉头烦躁的甩了甩鼠标,不满道:“什么鬼线路,一个星期停两次的频率太高了一点吧?”

 

江波涛说:“走吧,看看今天他们有多少人没睡。”

 

孙翔说:“赌两个绿豆糕,杜明肯定没睡。”

 

江波涛冲着孙翔比了个ok的手势:“成交。”

 

他们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走到训练室,走廊里就他们两个脚步声,莫名有些寒气逼人。江波涛伸手打开训练室门,窗帘拉了一半,映出大致的轮廓。江波涛有些疑惑:“没人?”

 

孙翔应道:“没有。”

 

江波涛转过身关上训练室的门,笑着对孙翔说:“其实前一次就想这么做了。”

 

孙翔有些疑惑:“做什么?”

 

江波涛凑近了吻上孙翔的唇,先是双唇相接,接着干柴烈火愈演愈烈,两个人一时间亲的难舍难分,连带着训练室里回荡着一股子水声。

 

等到两个人喘着气分开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格格不入的薯片二重奏,他们一转头看到了周泽楷和杜明正看着他们。

 

杜明表现的十分无奈与复杂:“你们亲我能理解,但是真的连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一下周围有没有人的时间都没有吗?”

 

江波涛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你怎么还不睡呀?”

 

孙翔一脸严肃的说:“你们会秃的,你们绝对秃的。”

 

杜明将嘴里的薯片嚼得咔咔响:“睡不着,手机没电,充电宝在翔哥那里,我的心情十分抑郁。”杜明越说越气,连带着语气都激进了点:“结果你们还当着我的面亲嘴!”

 

而坐在旁边的周泽楷试图缓解尴尬,他从口袋里摸出两盒扑克问:“嗯…斗地主吗?”

 

 

 

由于孙翔的强烈要求,多年不更新的胆大排行榜终于更新了。杜明贴排行榜的时候孙翔就凑边上看,他扫了扫那张新表,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写在了江波涛的名字上面。

 

孙翔看着这个排序十分不服:“为什么我是倒数第二?我又不怕鬼。”

 

正在贴排行榜的杜明看着他有些莫名其妙:“对啊,这是怕鬼排行榜啊,你不知道队长怕鬼吗?”

 

孙翔看了看排行榜,又看了看杜明,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根子都有些微微发热,他撇过脸发出了一声:“靠!”

 

评论 ( 21 )
热度 ( 141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