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隔物接吻

只是想写一哈最后一段。

 

 

 

夏休期的时候轮回自发组织了一次国内游。

 

这事儿还是因为杜明提议的,起因是他在刷微博的时候孙翔的小号转发了一串成都美食指南,配图十分的报社。杜明当场把孙翔骂了一顿之后,将那些图片一股脑的发进了群里,后面还跟了句问了句:“去旅游吗!成都!吃吃吃!”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趟成都,从头吃到尾。而因为家庭事宜要是不方便旅游的方明华同志,一连经受了五天一天五顿无间断接收美食图。一开始是孙翔,后来是杜明吴启,到最后周泽楷也沉迷其中,全方位的给方明华展示美食。

 

将群屏蔽的方明华呵呵一笑,在他们的图片下面回复了一句:“你们吃完回来可能要饿一周来保持体重了。”

 

而一行人此时早已放下手机,投入到了小龙虾的战争中。

 

正当周泽楷伸手去拿小龙虾的时候桌子猛然震了起来,还带着一股子装修声。周泽楷动作一顿,看向声源处,那里江波涛的手机正震得欢天喜地。

 

江波涛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一排黑体字,手上的动作不听,边扒小龙虾边说:“今天电竞周刊要上了啊。”

 

吴启偏过头小声的对吕泊远说:“我操,我以为是我们的战争太激烈桌子要塌了。”

 

吕泊远看了看孙翔的动作,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我觉得也不远了。”

 

杜明眼睛都没抬,带着一次性手套飞快地剥着小龙虾:“说起来玩的太high都忘了这事儿了。”

 

孙翔用扒下来的龙虾头砸杜明,带起的一串油在桌上划出了一道线:“样刊不是还在包里吗,说好的看呢?”

 

杜明躲过孙翔的攻击,顺手将孙翔手里刚剥好的小龙虾塞进了嘴里,边嚼边说:“不是副队你能想到吗?”

 

孙翔气的就拿油汪汪的手套在杜明手上抢过了剥了一半的龙虾,顺带还将他的手指蹭的晶亮一片:“不听,去再点一盘龙虾。”

 

等周泽楷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五个人愣是吃小龙虾吃了一千多,个个撑的不行,连回酒店都是靠步行消食。江波涛一进门就被周泽楷按在门上亲,唇齿交缠之间还带着一股子的龙虾味。

 

等到周泽楷放开江波涛的时候,江波涛的嘴已经被亲的有些红,他一本正经的对周泽楷说:“我要是记者,那我一定要写一个标题,榜王意外丢失宝座,深夜买醉啃小龙虾。”说完还特地嗅了嗅两下,摸着下巴点点头:“嗯,今天的榜王是小龙虾味的。”

 

周泽楷低下头,重新吻上江波涛:“你也是。”

 

 

每周六是电竞周刊发布的日子,这一期的电竞周刊邀请了周泽楷作专访。连上这次,算是周泽楷的第三次专访了,为此还特地给周泽楷拍了一套图。

 

样刊早就打印好了送到了轮回,杜明顺手就给塞在包里了,说是在飞机上看,结果一行人在吃的面前忘记了周泽楷的那张脸,到最后一刻才想起来。

 

为了深表歉意,在第二天的飞机,杜明从包里抽出了那本样刊。

 

周泽楷拍摄的时候,江波涛是跟着一块儿过去的,那边的摄影师冲江波涛说:“你放心,我一定拍出枪王的风采。”

 

而今杜明掏出样刊的时候,孙翔看着封面,与上面的周泽楷遥遥对视了一分钟之后对江波涛说:“这就是他拍出的枪王风采?”

 

杜明没管他,直接熟练的翻到了某一页,大声念出了周泽楷的名字,他的左手正好映在封面上周泽楷的整张脸上,从指缝处露出的两只眼睛正和正主对视。被提到名字的周泽楷面上一片茫然,而杜明本人目不斜视,在楷字落音之后又念出了三个字:“第二名。”

 

孙翔一听这个排名,眉头紧皱,一个劲儿的拍旁边吴启的腿:“我们对你太失望了周泽楷!”

 

吴启疼的龇牙咧嘴的同时往周泽楷那里投去了一个控诉的眼神。

 

杜明也跟着附和,相当恨铁不成钢:“太失望了,久居王座的人居然在一次机场照之后意外滑到第二!”

 

江波涛拆了一包绿豆糕,给周泽楷递了一块之后,问:“新的第一名是谁呀?”

 

“是喻队。”杜明沉重的冲江波涛伸出手,示意也来一块,眼睛还止不住的往周泽楷那里瞟,“发行一万本,一万个周粉你对失望。”

 

而被谴责的周泽楷本人只是吸了吸自己的柠檬茶,又从杜明那里顺走了一块糯米糍。

 

电竞周刊在今年推出了一个排行榜,一开始只是隐藏在里面的某一页中,算是自己闹着玩的一个彩蛋,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之后才将这个排名榜提到了专门的一页纸中。这个排行榜名字相当响亮,说是联盟最专情榜。

 

轮回一开始关注的时候还是周泽楷第二次给他们作专访,那时候正好碰上第一期的榜单彩蛋,还是孙翔同学的小红手一翻翻到的,那时候周泽楷高居榜首,之后轮回就莫名奇妙开始关注起这个榜单,并把希望都交托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同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连续五次占领第一,获得“榜王。”

 

而江波涛同志给杜明扔了一块绿豆糕之后开始找原因,说:“你看,都是说你换了个口罩了。”

 

周泽楷出门的时候兜里都放着一个黑色口罩,据周泽楷口述,是因为双十一的时候打折买的,结果用起来觉得还不错,就一直买了,一般都囤好几个,以免丢了。

 

久而久之,周泽楷的黑色口罩就常年出现在他的接机照上。

 

之前杜明给他读评论的时候周泽楷相当有叛逆心态,愣是在他的口罩上贴上了一个小猪佩奇。

 

孙翔只能拍拍手,评论一句:“社会人社会人。”

 

而杜明瞥了一眼孙翔,孙翔最近又买了一副墨镜,此时正挂在衣领上耀武扬威,杜明看着那副墨镜,语气相当愤懑:“轮回不能被誉为最专情的战队,就是因为有孙翔这个毒瘤。每天都在换一种风格狂拽酷炫,就连墨镜都没戴过同一副,每次接机就跟走时装周似的。”

 

孙翔挤出一声嗤笑,他看了看杜明还特地把墨镜带着了,他抬了抬下巴对杜明说:“你不懂。”

 

江波涛也跟着附和:“你不懂,我们翔哥跟小周一样有三幅一样的眼镜,来回换着带的。”



江波涛昨晚三点多才睡,今早就起来赶飞机,这会儿这已经困的人神分离,他扯了一只耳机对周泽楷说:“你带眼罩了吗?”

 

周泽楷看了他半晌,掏出口罩递给他,美名其曰:“一罩两用。”

 

江波涛接过口罩戴上后熟练的往周泽楷那里一靠就开始补觉了。

 

而江波涛这一睡是睡到飞机快降落这才悠悠转醒,他直起身摘下口罩,准备给周泽楷,而周泽楷却是将他的口罩拉下,露出他的两只眼睛。

 

周泽楷伸手取过江波涛放在旁边的眼镜戴上,对他说:“换一下。”

 

江波涛被口罩遮去了大半张脸,露出来的眼睛带着些笑意,问:“你不怕小明再举行一次谴责会呀?”

 

周泽楷摇摇头,相当坦然:“下次努力。”

 

江波涛正了正口罩,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那我回去大概要写一封谴责信,谴责队长用几十块钱的口罩就换走了我二百多块钱的镜框,就因为想跟自己的队员间接接吻。”

 

周泽楷闻言转过头看他,江波涛已经把帽子带好了,压趴的刘海有些长,他冲着周泽楷眨了眨眼,周泽楷看着他低下头,隔着他的口罩给了江波涛一个短暂的亲吻。

 

“隔物接吻。”他说。

 

评论 ( 9 )
热度 ( 233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