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江】直播事故

剧看完了,来填一下很久之前的坑。

 

 

江波涛到家的时候孙翔正在噼里叭啦的打游戏,江波涛低下头面前正好有一双准备好的拖鞋。他换了鞋将包放下,整理好新买的洗漱用品,将剩余一些食品全塞进冰箱。

 

本来是孙翔要去接他的,但是孙翔有平台对决赛,正好卡在江波涛出机场的时候,实在是没办法。江波涛无所谓的,行李之前就寄过来了,江波涛之前也来过孙翔租的房子几次,认识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也没什么特地去接的必要。

 

他背后的汗渍黏腻的难受,就先去洗了个澡。套着睡衣从冰箱里拿了两罐酸奶。孙翔一局正好打完,听到江波涛啪嗒啪嗒的拖鞋声,接着就是一声冰箱的开门声,他喝了口水头都没转就问:“你拿的什么?我也要吃。”

 

弹幕已经转了画风,一个劲的问孙翔那个人是谁,而正主就在旁边给他递了盒已经插了管子的酸奶还有一盒绿豆糕,右手在摄像头上转瞬即逝,弹幕又跟着刷,手好看!

 

孙翔拿过酸奶吸了一口说:“就是之前微博发的新来的同居人啊。”

 

江波涛就绕过孙翔,在他旁边看他打游戏。江波涛没事做,他之前发了微博说有事要停更三天,因为想着有东西要整理。这次来之前先把其余的行李都先寄了过来,本想着今天来了再整理的,结果孙翔先帮他整理完了。

 

江波涛无所事事,转了几圈坐到了孙翔旁边。孙翔的电脑桌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双人的,旁边空出了一个电脑位,中间的储物层中已经塞了一些零食,第二层放的几乎都是罐装饮料,靠着孙翔的那边摆满了红牛和可乐,江波涛这边旺仔牛奶夹杂在里面,看起来违和极了。

 

江波涛用脚轻踢了踢孙翔,孙翔正在决赛圈,他的眉头微皱,手上切着视角嘴里含糊的应了声:“干嘛?”

 

“我们翔哥真的是中国好室友,怎么什么愿望都满足呀?”江波涛说完顿了顿,接了一句,“210那棵树后面一个人,三级头。”

 

孙翔将视角切到了210,没一会儿果然看到了一个凑出来的脑袋,回江波涛:“你都说了我还能不做吗?”

 

这个事情是很久之前江波涛提的,那时候江波涛刚参加完同学聚会回来,喝了些酒。江波涛酒量不是特别好,醉酒之后说起话来没了绕来绕去的那些弯子,直白的可以。他半靠在孙翔身上,被孙翔扶着往前走,嘴里嘟哝着想跟孙翔在家里连坐打游戏。

 

孙翔就记到了现在,这桌子待在孙翔的购物车里很久了,直到之前江波涛决定搬过来跟孙翔同居的时候孙翔当天就下了单。

 

孙翔打这种游戏不怎么开弹幕,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妨碍视野。此时江波涛的手机登着孙翔的直播间,观众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倒是把孙翔的语气解析的十分透彻,二话不说直接带起了粉色节奏。

 

这对我站了!

 

江波涛笑着给这个弹幕点了一个赞,随即切去了微博。江波涛这几天一直没时间开微博,这会儿爬上去翻了翻孙翔最近发的微博后,发了个一张手照比了个耶说:“到新家了。”也没看下面的评论,直接去抱着手机去看电影了。

 

小粉丝快哭了:我,从此以后就是一块望浪石了。

 

江波涛倒是不知道微博上哭天喊地的小粉丝,手机上开着电影,又凑过去看孙翔打游戏。嘴里的薯片嚼的咔嚓响,孙翔麦克风的收音效果好,江波涛的咀嚼声把孙翔直播间的观众馋的不行。偏偏他时不时往孙翔嘴里塞几片,来个薯片二重奏。

 

气的观众一秒将CP给破了。

 

江波涛在列车上没睡,这会儿刚过11点就昏昏欲睡。孙翔瞥了眼已经困得有些人神分离的江波涛说:“你先去睡吧,我11点半下播。”

 

江波涛点点头,抱着手机习惯性的进了孙翔房间。

 

 

 

江波涛的电脑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到的,那时候两个人都在补觉,江波涛比孙翔先睡,就去起身收了快递。他将快递摆在客厅,路过另一间房间的时候打开门看了一下,里面的床铺空荡荡的只有一层床垫。他顺手带上了门,又爬回了孙翔的床上。

 

孙翔睡得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搂住江波涛,问他:“谁啊?”

 

“快递。”江波涛顿了顿转了个话题,“你怎么不告诉我床单不够了,我就一块儿买了呀。”

 

孙翔此时的脑子不存在思考功能,几乎是脱口而出:“铺什么床?跟男朋友睡一下怎么了?”

 

江波涛闷着笑了几声,也跟着补眠。

 

下午的时候,无浪坐在已经装好的电脑面前发了条微博说,这几天要等电脑运过来才能播,抱歉啦。

 

江波涛一发微博孙翔的手机也跟着想了,孙翔点开通知,装作没看到江波涛的微博,紧跟着发条微博说:“晚上八点来我直播间看无浪。”配图拍的十分刁钻,既能看到两台连坐的电脑,又能看到旁边露出来的两只手。

 

下面评论又看热闹的,又有感天动地终于看到无浪的。前几的热评都是无浪的粉丝,语气相当的激动:看左手!!那是我们无浪的祖传链子了!!这个手!!别的不说,就右手手背上的痣是我们无浪了!!

 

孙翔抱着手机一条一条的给江波涛念,念完了还要笑:“????你们无浪粉太牛逼了,是要等着橘子自己跑过来吗?”

 

江波涛回他:“你们一叶粉也厉害呀。上次我穿你的衣服,他们都能抱出你有个同款,在几月几号出现过,后面还附赠了你那天的直播录屏。”

 

孙翔这回一把抓住了重点,抢先开炮:“你穿我衣服干嘛?这么想我啊。”

 

江波涛握住他的手,手指在孙翔的手心轻挠着,睁眼说瞎话:“是啊,你高考太辛苦了,舍不得打扰你。”

 

孙翔戳了个酸奶立马塞进江波涛嘴里,翻了个白眼:“坑谁呢?那时候你还没直播呢。”

 

江波涛吸着酸奶,冲着他眨了眨眼。

 

晚上孙翔开直播间的时候,人数进来的比平常多了几个点,估摸着都是江波涛的粉。看到孙翔的脸之后,首先发出了第一个疑问:“说好的无浪呢?”

 

这条弹幕一出后面就跟着一大片的无浪在哪儿,孙翔看着弹幕,伸手将旁边正在看剧的江波涛拉了过来。江波涛看着屏幕上的弹幕愣了一下,随即笑开了,着屏幕打了声招呼:“哈喽,晚上好呀。”

 

孙翔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将摄像头移开了,也不管弹幕的不满,神情相当冷酷霸道:“好了,不给看了。”

 

总有人觊觎我的人。孙翔想。

 

 

无浪的粉丝终于在第二天看到了江波涛开了直播,都快感动哭了。江波涛也觉得摸得太久了,就播的时间长了点。孙翔因为论文的事儿需要回学校一趟,江波涛就直接点了外卖。

 

因为过了饭点,外卖到的还挺快。他直接拿了外卖就转行吃播了,边吃边聊。

 

结果聊到一半,旁边伸出一只手把他勺子抢过去吃了一口他的外卖,弹幕上疯狂刷,是谁!

 

孙翔刚回来也没看江波涛开着直播,就看着江波涛旁边堆着的塑料袋,他嚼着嘴里的食物有些含糊不清的评价:“这个做的还没我做的好吃呢。”

 

江波涛把勺子拿过来继续吃,语气相当委屈:“那你又不做给我吃。”

 

孙翔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等着,晚上给你做。”

 

江波涛看了看弹幕,憋住笑意:“我中午吃的咖喱晚上还吃咖喱呀?”

 

孙翔问他:“那你想吃什么?”

 

江波涛想了想,说:“牛肉盖饭。”

 

孙翔答应的相当爽快:“行,给你看看我的手艺。”

 

等到孙翔走了之后,江波涛比了个耶说:“成功点餐。”

 

 

晚上孙翔直播间里出现了江波涛,他带着孙翔的耳机笑着跟他的观众打招呼:“嗨,你们翔哥去做饭了,我来替他播一会儿。”

 

看过中午江波涛直播的自然都知道孙翔中午说的话,倒是有些人对于孙翔会做饭这一点相当吃惊:“翔哥会做饭?做什么啊?”

 

江波涛答:“牛肉盖饭。”

 

牛肉盖饭的做法本来就简单,孙翔也熟练这个。他没让江波涛播太久,他洗了手出来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指了指厨房,示意他过去。江波涛比了个OK,将耳机给了孙翔。

 

孙翔重新坐到了电脑面前,他看着弹幕的风向,也开始了随机问答。

 

弹幕:翔哥终于回来了,浪浪去收拾厨房了吗?

 

“他去炸猪排了。”

 

弹幕:翔哥跟浪浪认识多久了啊?

 

“好几年了吧,我们是高中校友啊,当初一块连坐打游戏的。”

 

弹幕:为什么之前没看到你们怎么互动啊?

 

“我对他们平台印象不好,之前排到过他们平台一个主播一次,太菜了,那个水平还能做主播?认真的?”

 

“哦对了,跟你们说个事儿。”孙翔看着摄像头里走到他身后的江波涛,牵过江波涛的手,在摄像头下扬了扬,说:“这是我男朋友。”

 

评论 ( 5 )
热度 ( 105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