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有求必应

填坑保佑科目二,叶方是革命友谊。

 

 

 

“还能不能行了?怎么周泽楷参加个节目就上热搜?”

 

孙翔抱着手机窝在座椅里,正刷着微博。他最近刚上了热搜,结果上去还没多久,周泽楷的节目一播出,直接把他从热搜上面顶了下来。他微皱着眉头,将柠檬茶吸的直响,点进周泽楷的链接探查了一番敌情。

 

杜明不以为然看了一眼有些烦躁的孙翔,手边摸索了一下给孙翔扔了块巧克力,手法之精准。吴启一抬眼就看到自己的巧克力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接着落入了孙翔的怀里。偏偏肇事者杜明本人没有自觉,还带着一副数落的口气对孙翔说:“你不要小看周太太们的实力。”

 

杜明话音未落吴启就一拳捶了上去,杜明一声惨叫过后,吴启吸了口酸奶对孙翔说:“快知足吧,队长好歹把叶神给你挤下去了。”

 

孙翔看了看上面的丝滑牛奶巧克力有些嫌弃的把巧克力又扔了回去:“没有榛子的吗?”说完顿了顿,将桌子拍的啪啪响,十分不满:“你说有什么用!叶修的名字还在我上面!”

 

江波涛正好来了训练室,后面还跟着周泽楷。两个手上还拿着不少小零食,江波涛从口袋里掏出榛子巧克力给孙翔扔了出去之后,问:“这回说小周什么了呀?”

 

孙翔得了巧克力将手机调出页面往江波涛的方面推,一边拆包装一边答:“说周泽楷有求必应。”

 

江波涛接过手机,页面停留在一个视频上。周泽楷也凑过来看,头抵着他的头,小幅度的往右侧顶了两下。江波涛相当熟练的顶了回去,手下动作没停,点开一看,那是一个不到一分钟的视频,估计是上传了很多次画质有些模糊不清,最先开始的就是他说的那句,那就来首粤语歌行不行啊?

 

接着就是周泽楷轻轻哼唱了几句的声音。他唱歌的时候喜欢无意识的压一下嗓子,显得格外低沉,愣是唱出了一股缱绻的味道。

 

下面全是嚎叫周泽楷唱粤语好苏的粉丝。

 

杜明也在刷评论,嘴里还含着从吴启那儿抢来的一块巧克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队长粉丝太能吹了。我靠,他们把前年的事儿都挖出来了。”

 

孙翔的手机在江波涛手里,前年他还没到轮回,也就不关心这种东西,抬眼问杜明:“哪件啊?”

 

杜明撇撇嘴不愿多说,吴启就在旁边解答:“就小明半夜睡不着,在群里嚎,没一个人理他。最后队长直接给他点了小龙虾,他还发了感谢微博。”

 

“快别说了,我心扎透了。前两天还跟队长说我说想着吃宵夜,队长就回我两个字,想着。”杜明一脸痛苦的过去捂吴启的嘴,顿了顿还朝着周泽楷卖了一下惨:“太残忍了队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周泽楷一脸茫然,不知道怎么矛头就指向了他。

 

杜明幽幽的吐出了一句话:“以前你还会给我发红包的。”

 

以前周泽楷经常在群里发红包,大多数都是职业选手群里抢的红包。黄少天基本上靠红包炸人,周泽楷为此特地把黄少天设为了特别关心。结果没到两分钟,这不是给钱就能忍受的痛哭,转头就给取消了。不过周泽楷倒是一有红包就出去抢,偏偏十有八九能抢到,就发到轮回的群来了。周泽楷一脸真挚的对杜明说:“都有的。”

 

杜明冲着周泽楷做了个扎心的动作。

 

江波涛接过了话题,对杜明说:“小周说的没错呀,规定说九点以后不能点外卖。”

 

周泽楷点点头。

 

杜明一脸惊讶,睁大眼睛的同时还不忘从吴启那儿在偷块巧克力塞进嘴里:“规定有这条??”

 

江波涛点点头,将手机还给孙翔。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截了个图发在了群里。图里经理的经典企鹅头像正虎虎生威:“刚发的。经理说你们放假回来之后脸胖了一圈。”

 

孙翔指着那张截图嘲笑他们:“看见没,上面写的特指杜明吴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启一脸惨淡,嘴里的巧克力都不能带给他快乐:“比队长还残忍的事情出现了。”

 

杜明沉重的拍了拍吴启的肩膀,气若游丝:“今天我就改名叫杜苦明。”

 

吴启应和:“那我就是吴酸启。”

 

孙翔适时加入话题:“那我是什么?”

 

杜明看了看他说:“你怎么加都不太好吧?”

 

吴启憋了两下没憋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眉头一皱,将手上没吃完的巧克力冲杜明砸了过去:“你是不是想死了??”

 

 

 

争跑这个节目播出第一集之后迅速爬上了热门榜首,将孙翔同志挤下了第二。节目组的宣传做的十分好,直接打出了叶修综艺首秀这种噱头吸引目光。不过他们还真没说错,叶修作为邀请嘉宾的确是第一次上这种综艺性质的节目,由于禁烟的关系只能叼着个棒棒糖。

 

而在节目播出的前一晚,他们再次爆出,还有周泽楷的加入。

 

这下子粉丝全炸了,看热闹的有,看脸的也有,基本上都守着这个节目的播出。杜明和孙翔的微博小号全线报废,首页一拉都是周泽楷的海报。被刷的受不住,两个只好手拉手去看视频。

 

这个节目倒是和普通综艺一样,先把嘉宾请上来之后让嘉宾抽签决定任务。周泽楷闻言往后退了一步,明摆着就是让叶修抽签。叶修看了周泽楷两眼,对周泽楷说:“这种时候谦让就是你的错了,我手气不好的啊。”

 

的确不好。周泽楷坐在副驾驶上想。

 

叶修抽的任务相当巧妙,两个人分别作为教练教导学员科目三。节目组将一些科目三的要领告诉了周泽楷,周泽楷本身会开车,只听了几点就懂了。他接过了工作人员手中的纸,应了声:“好。”

 

而一旁叶修就下去远了,最后愣是被逼着跟真正的教练跑了两圈才开始任务。

 

最后在任务开始之前,主持人站在车门外问周泽楷。周泽楷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车里系着安全带:“如果你旁边的学员会是你的队员的话,你会选谁啊?”

 

周泽楷想了想,答:“…江副队吧。”

 

主持人就需要这种回答。他笑了笑继续问:“为什么啊?”

 

周泽楷继续答:“开车慢。”

 

江波涛开车慢纯属误区,周泽楷难得有幸做了江波涛的车一次,碰巧遇上上班高峰,车辆多的想快也快不起来。偏偏江波涛也刚考完驾照不久,这才有了这个印象。

 

工作人员笑了几声,再次确定了一下:“那周队确定是江副队了哦?”

 

周泽楷点点头,神情有些不明所以。

 

工作人员侧了身子说:“有请江副队!”

 

周泽楷被突然的一声整蒙了,他看了看外面,江波涛正绕过车头坐进了车里。江波涛上来之后先调好座椅系好安全带,转过头一脸严肃的对周泽楷说:“你刚刚说的我都听到了啊,待会儿给你看看我开车慢不慢。”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侧脸。江波涛今天套了个烫金卡通印花的黑T,鼻子上还夹了副眼睛,看起来跟个大学生似。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说了句:“科目三限速60。”

 

江波涛的肩膀垮了下来,相当受打击:“那我摘不掉这个称号了。”

 

而旁边车里的叶修也同样被问了这个问题,叶修抬眼看了看主持人,问:“一定得是自己队里的?”

 

工作人员回:“对啊。”

 

叶修想了想说:“那就方锐吧。”

 

工作人员:“为什么啊?”

 

叶修语气相当坦然:“我就记得他有驾照。”

 

开始任务的时候是叶修那辆车先开,周泽楷他们的车紧随其后。

 

叶修看着后视镜里跟着的车,对方锐说:“请选择适当地点停车。”

 

方锐手指一挑打了个右转向灯,完美停车。

 

叶修抬眼看了看前面,对方锐说:“你怎么不再往前停停把那个奶奶接上来凉快凉快的?”

 

方锐看着前面的公交站台重新挂挡拉手刹:“我考驾照多久了我怎么记得这种东西?!”

 

叶修指指点点:“一看平时就没有练。”

 

方锐瞥了一眼叶修:“你这种除了上厕所屁股都不移位的人怎么好意思说我的?”

 

而相比兴欣这对,轮回这边就显得相当和谐,甚至还聊起了天。

 

江波涛扫了两眼左边后视镜对周泽楷说:“没了车载音乐好不习惯啊,都有点想念你车里的评书了。”

 

周泽楷的车载音乐相当杂乱,区域跨越度也是相当大。前一首可能是劲爆的DJ舞曲,下一首就是郭德纲相声。为此周泽楷被嘲笑了相当久的时间,用杜明的话说就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喜欢听相声。

 

而孙翔就相当直白了,他给周泽楷的AJ起了个外号,叫名牌足力健。

 

周泽楷倾身去摆弄前面的收音机。他们的车是节目组从旁边驾校借来的两辆车,没有前方的触摸屏。周泽楷摆弄了两下没摆弄好,只好重新坐好,对江波涛说:“听哪段?”

 

江波涛闻言笑着看了看镜头,说:“你们看,没有评书我们队长都要亲自上阵了。”他顿了顿对周泽楷说:“赵子龙七进七出行不行呀?”

 

周泽楷琢磨了一下,十分真挚,说:“不会。”接着就对江波涛说:“靠边停车。”

 

江波涛也不打算戳穿他,只是挑上了右转向灯,看了看右边后视镜,顺着换了个问题:“那来首粤语歌行不行啊?”

 

周泽楷想了想,应了声好。

 

 

晚上江波涛在群里发了一大串的零食清单,后面还跟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包:“有求必应的队长快批了吧。”

 

江波涛的点掐的挺准,他发消息的时候周泽楷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周泽楷对着那串不知道江波涛从那儿复制的消息回了两个字:“批了。”

 

紧跟着发了个指定人领取的红包。

 

杜明回的也相当迅速,估计是周泽楷发的红包炸出来的:“队长,那我呢那我呢?”

 

周泽楷回:“有求定应。”

 

杜明发了个熊猫头比心的表情包,正准备提个什么要求,孙翔就消息就来了。孙翔估计正在打游戏,群里的消息只是匆匆扫了一眼,消息也回的相当简短:“有区别?”

 

江波涛却是懂了,回:“小周说的是不一定的定。”

 

周泽楷:“嗯。”

 

杜明转头就下了线。

 

小情侣真烦。他愤愤的想。

 

评论 ( 9 )
热度 ( 209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