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大逃猜02|《迫降》

有一个场景没写,有空再补吧。🙌🙌

2018周江大逃猜企划:

《迫降》


文/专修头铁






1.


 


江波涛正对着衣柜内嵌的镜子打着领带。


 


他今天要出席一场访谈,而江波涛作为一个网络作家,他的访谈活动一般都在网上进行,大多数都是套着T恤坐在电脑前,很少有奔赴现场的活动。他身上的西装还是前天拉着周泽楷去买的。


 


领带在他的脖颈绕了半天,最后被一双手接过。周泽楷从背后环住他,接过他手中的领带开始打。江波涛偏头蹭了蹭周泽楷,说:“放心,那边谈完了我一定赶过去。”


 


周泽楷垂着眼帘应了一声,他刚起床不久,还带着些鼻音。手中动作不停,打完领带之后拍了拍,放开了江波涛。


 


江波涛转过身看着他,周泽楷也看着他。江波涛太过于了解周泽楷了,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明白周泽楷的心思:“你在紧张什么呀?”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


 


江波涛闻言笑着给了他一个吻,套上了西装外套。周泽楷跟着他走到了门口,看着他离开以后才开始洗漱。


 


他刚换完衣服助理就到了,看着他已经穿戴整齐愣了一下,估计是太久没见过不用他叫起床的人了。但是胜在反应能力极快,周泽楷还没说话就被助理风风火火领去了发布会的后台。


 


到那里的时候化妆师已经等着了,周泽楷刚进去就被叫着换了身衣服。他穿着一身护卫队队服,里外加起来有五六件,穿起来复杂的要命,但是周泽楷却穿的迅速。他绑上左腿的枪套之后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随即推开了门。


 


他太久没有穿这身衣服了,哪怕这不是真正的护卫队队服,他的背脊依旧下意识的挺直,周围都带着些许凌厉。


 


他身上的衣服江波涛的衣柜里挂着一套相同的,那才是真正的队服。


 


他刚走出去两步就被摁在了椅子上做造型。他随手掏出手机刷了刷,他的微博是江波涛给他注册的,不太常用,里面就几条微博,其中大多数还都是转发的江波涛。


 


但是官宣早就放出,他的微博评论也被条条评论,大多数都是些书粉。


 


演这种剧大多数都是负面多,能被称赞的太少了。毕竟在书粉眼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了大致的形象,而影视化的目的就是将自个心中的形象进行改变。


 


周泽楷抿了抿唇,接着往下刷,却意外的刷出来一条江波涛的视频。


 


因为是直播的缘故,江波涛采访时的一小段视频已经被剪辑了出来。上面的江波涛将刘海梳了上去,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鼻梁上加了一副银边眼镜。


 


主持人举着话筒,顺着流程往下问:“这部小说已经投入了拍摄,据悉男主是由你推荐的一个新人。但是你的书粉对主角的确定有些争议,都觉得只是名字和你小说中主角的名字相同,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不是都说现在是看脸的时代了吗?如果选择一个长相普通的话,别说粉丝不同意了,我自己也不会同意的。当然,你所提到的名字是一点,不过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江波涛顿了顿,他的眼睛正看着镜头,带着些许笑意,仿佛就正凝视着周泽楷:


 


“那就是他。”


 


 


2.


 


脚下的天空之树正不断的向下倾斜。远方火光冲天,哀鸣混杂着炮火声一股脑的传来。在浓烟和纷乱的边缘空间被划开了两个不规则的缺口,正不断的涌出一些低阶魔种。


 


虫洞是至少用三个高阶魔种为血引强行撕裂的,那头连接了魔界边缘。虽没有高阶魔种,但架不住数量庞大,像极了末日的尸潮。周泽楷双手持枪,正死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护卫队只剩下了十几人,个个都狼狈不堪。


 


他们的身后,妇女抱着小孩正往通道里的木艇上走,纷乱成功掩盖了木艇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待她站稳之后周泽楷才将绳子放下,将木艇送了下去。这条通道是天空之树长成时所建造的,初建那几年定了硬性规定,每半年就要去检验一次通道。而后由于魔种未有卷土重来之势,便逐渐丢了这个规定。


 


而今这个通道因为长年失修,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再加上远处的炮火,已经有了塌方的预兆。


 


“你们先走。”周泽楷攻击不停,对着身后护卫队的人说道。


 


大多数居民已经转移完毕,只剩下了这十几个护卫队的人。周泽楷身后的队员皱着眉头对着周泽楷的背影叫了声,他的语气有些急切:“队长!”


 


周泽楷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打断了。


 


“如果我没记错,你一个弹夹就要耗费一颗魔核吧,啧啧,真是大手笔。”科帕奇悠悠的走了出来,混在低阶魔种群中有些看不真切,他甩着尾巴,金色的眼睛瞧着周泽楷手中的枪。他的尾音上挑,带了些轻佻:“我该说不愧是护卫队吗?这种庞大的魔核需求你们也提的住。”


 


周泽楷闻言皱起了眉头。


 


科帕奇说的没错,护卫队的武器几乎都是用魔核做的。早在第一次战争的时候人类就已经将魔核扣在枪支之上使用,而后百年,护卫队直接将魔核碾碎提取,加入到武器的生产之中,在第一次成功之后,护卫队对于魔核的需求是日渐庞大的。


 


“队长!杀不尽了!”凯文冲着周泽楷喊道,他的脸颊和衣服上都溅上了魔种的血,也顾不得擦,攻击就没断过。


 


周泽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科帕奇,说:“那就进去。”


 


“去哪儿?”他问。


 


“你们去通道。”周泽楷脚下一踏,不管身后的呐喊,借力冲进了虫洞之中。“我去魔界。”


 


出乎周泽楷意料的,虫洞里没有任何声响,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周遭都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真切。接着场景开始变换,周泽楷被光刺激的睁不开眼。等他再次睁开眼时,正对着电视,屏幕上模糊的映出了他的身影。他还穿着护卫队的衣服,脸上和衣服上都带着干涸的血迹,看起来与这儿格格不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掏出罗盘试了试,身体内的灵力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压制,令他根本打不开空间虫洞。正当他想办法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些许声响,他闻声转过头,对上了一张惊愕的脸。


 


3.


 


提问,自己只是出去逛了个超市,回来就发现家里多了个人,看起来像是在我家杀人灭口了,怎么办?


 


江波涛的手上还提着两大包零食,正与周泽楷深情对望。他看着周泽楷,缓缓放下了右手的零食,准备拨打110。


 


十分钟后,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了餐桌的两端,正中间放着江波涛带回来的两大袋零食,袋口大开着,对着周泽楷的方向滑出了一包薯片。周泽楷已经换下了队服,他身上穿着江波涛的衣服,脸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水珠正顺着鬓角往下落。


 


江波涛翻出一盒酸奶插上,又给周泽楷那里推去了一盒。盒底划过桌面留下一道水渍,江波涛一边将酸奶吸得直响,一边问:“你是…?”


 


周泽楷抬眼看了看他,没有去接那盒酸奶。他显得有些局促:“周泽楷。”


 


江波涛停下了吸酸奶的嘴,他有些迟疑着问:“护卫队队长?”


 


周泽楷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江波涛继续问:“空间虫洞过来的?”


 


周泽楷点头:“嗯。”


 


江波涛:“你能回去吗?”


 


周泽楷:“不能。”


 


江波涛:“为什么?”


 


周泽楷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说:“灵力消失,没有罗盘,打不开空间虫洞。”


 


如果你真能打开空间虫洞,别说你是周泽楷了,你是玉皇大帝我都信。江波涛想。如今已经8012了,穿越风潮都过去五六年了,还有穿越剧的脑残粉。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的脸,又是一阵悲痛。


 


现在帅哥不去撩小姐姐,改玩这个了?


 


而面前的这位帅哥似乎就认定了自己是周泽楷,入戏相当深。


 


江波涛的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他也没好意思让这位帅哥睡沙发。周泽楷正窝在他的床上抱着平板看电影,江波涛就窝在电脑面前写更新。


 


感谢这位帅哥,他终于完成了一日双更的成就。


 


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发送成功之后,他就听到背后的周泽楷微微抽了口气。


 


他转过头看向周泽楷,原本正躺在床上看比赛的周泽楷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平板正抬着右手臂。他抬起的右手臂上,正缓缓的被划开了一道伤口,伤口周围还萦绕着几缕黑气。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被褥上,印出一滩深色的痕迹。


 


而他的新章节里,他故意写出了周泽楷被一个中阶魔种偷袭,割伤了右手臂,留下了一道近乎二十厘米的伤口。因为武器被绕了魔气的缘故,伤口很深,至少是现在周泽楷成为护卫队队长之后受过的最重的一次伤。


 


按照小说的设定和主角光环的尿性来说,周泽楷是不可能被偷袭成功的,特别是还留下了一道这么长的伤口。


 


现在,江波涛看着那道突然出现的伤口,内心才真正的一阵翻涌。


 


4.


 


周泽楷和江波涛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路边摊已经摆了一排,照的一片灯火通明。


 


周泽楷的右手缠了厚厚一层绷带,正被江波涛一手托着。他似乎是灵力被压制,愈合能力也变得缓慢。周泽楷看着人声嘈杂的夜市有点惊奇,江波涛偏过头看他,接着拉着他走进了夜市。


 


这条夜市江波涛倒是常来,他拉着周泽楷进了一家烤串店。


 


店面不起眼,江波涛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和老板打起了招呼。老板是个挺热情的大叔,见了他拍了拍他的肩:“好久没见着你了?最近忙什么呢?”


 


江波涛说:“忙工作呀,现在钱太不好挣了。”


 


老板手上的动作不停,正忙着翻串:“可不是。噢对了,还是老样子?”


 


江波涛指了指正坐在角落里占位置的周泽楷说:“多点吧,我带了朋友来。他的手刚受伤,就不要辣了。”


 


老板:“好叻,你等着。”


 


江波涛回来的时候周泽楷还有点懵,他的眼睛正看着夜市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江波涛问:“是不是和你生活的地方不一样?”


 


周泽楷:“不一样。”


 


江波涛顺着往下问:“那你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周泽楷就给他描述,他没有说魔种入侵,也没有说护卫队,他只是说护卫队后面的那条河,说天空之树中间被鸟筑的巢。其实周泽楷说的这些,江波涛几乎都是知道的。在文章开篇的时候他就有了大概的构想,但是周泽楷描述的比他脑海中的更详细一点,他就接着往下听。


 


烤串上来,周泽楷就没怎么说了。


 


他们吃了许多,就沿着街走消消食。江波涛问周泽楷:“你想回去吗?”


 


周泽楷转过头望他,没说话。


 


周泽楷当然想回去,想看看魔种有没有被击退,想看看剩下的人都怎么样了。但是他也有些不想走,他想看看这里的生活,想看看这个说是“创造出他的人”。


 


江波涛也不逼他,说:“我有个办法,不确定能不能把你送回去,但是…能试试。”他顿了顿,接着说,“你想好了就告诉我吧。”


 


周泽楷应了声:“好。”


 


 


5.


 


“失眠了?”


 


江波涛转过头看周泽楷,眨了眨眼:“等月食啊,百年一遇。我等着拍照发微博呢。”


 


周泽楷与江波涛并肩站着,眼前是城市的万家灯火。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与他之前生存的地方完全不一样。他闻言看了看天幕,那里月亮高悬,还映着寥寥几颗星。


 


周泽楷抬着头说:“是明天。”


 


“你看到那条推送了呀。”江波涛接着说:“那周队支持摇篮曲服务吗?”


 


周泽楷转过头看他没说话。


 


江波涛十分真诚:“读句子背诗也行。”


 


周泽楷立马吟诗一首,内容十分应景:“床上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江波涛差点笑到地上去:“完了完了,快明天恶补一下情诗集,要不然没有女孩子愿意做你女朋友的。”


 


而周泽楷有些疑惑的看着江波涛,最后轻轻哼了首歌。


 


他缓慢的唱着,声音微微有些低沉,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缱绻。江波涛在听到歌词的一刹那就愣住了。


 


周泽楷唱的这首歌,江波涛是知道的,并且相当熟悉。那时候特别流行填词或者是作诗,他花了两节语文课来想歌词,结果到最后还是没填完,只是将唯一填的两段词写在了自己的小说里。


 


周泽楷唱完拍了拍江波涛:“睡觉吧。”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最后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6.


 


江波涛昨天睡得晚,这会儿一觉睡到大中午。他洗漱完之后就抱着手机坐到周泽楷的旁边,周泽楷为了看片拿了江波涛的薯片吃,这会儿正嚼的咔嚓响。江波涛伸手进去拿了两片,也跟着嚼的直响,问:“你想吃什么呀?”


 


周泽楷问:“你会做饭?”


 


江波涛抬头看他,有点不解:“点外卖啊。”


 


周泽楷也跟着疑惑:“外卖?”


 


江波涛举起一只手,一脸真挚:“偶尔吃。”


 


周泽楷依旧看着他,一脸不相信。


 


江波涛泄了气:“好吧,我不太会做饭。”


 


江波涛不是不会做,简单的一些东西他都会,但是一个人住还要一日三顿的做饭就有些太麻烦了。


 


周泽楷点点头,便应下了这个任务。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站在厨房里的身影内心却是无比庆幸当初给周泽楷加上了会做饭的这个设定。


 


周泽楷煞有其事的穿上了围裙。江波涛的围裙还是当初买东西送的,一个恶趣味的粉红色围裙,这会儿正贴在周泽楷白色的T恤上。周泽楷看了看厨房里的东西,问:“有浮木果吗?”


 


浮木果是天空之树上结的果子,大多数居民都会在它成熟的时候将它做成果酱和果干保存。


 


江波涛有些无奈:“小周,这里没有天空之树。”


 


周泽楷“哦”了一声,又问:“有故蔓藤吗?”


 


江波涛:“没有。”


 


“晴空草?”


 


“没有。”


 


周泽楷想了一下,将围裙解了下来,冲着江波涛伸出手:“我看看外卖。”


 


江波涛:……


 


江波涛当初开这篇的时候主角的设定几乎没怎么细抠,一些设定都是在后面写文的时候加进去的,例如喜欢吃甜食。


 


如今江波涛看着冰箱里食物的消耗速度一阵悲痛,而罪魁祸首本人正抱着西瓜看电影。


 


这个技能是周泽楷最近才学会的,成功的让一个月不见得开两次的电视重新投入工作。


 


江波涛从冰箱里拿出最后一盒酸奶坐到了周泽楷的边上,周泽楷见着他来了,挖了一块西瓜往他嘴里塞,眼睛却依旧盯着屏幕,屏幕上正好演到了关键阶段,男主正捧着女主的脸深情告白。


 


江波涛嚼着西瓜问周泽楷:“提问,队长为什么不看战争片呀?”


 


周泽楷:“…有点假。”


 


“看国外的啊?”


 


“听不懂。”


 


“小周。”江波涛的神情严肃,双眼直视着周泽楷。周泽楷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江波涛顿了顿说:“我觉得我们不能这么吃下去了。”


 


周泽楷停下了嚼西瓜的嘴,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波涛,又伸手捏了捏江波涛的胳膊,评价道:“没胖,正好。”


 


江波涛沉重的说:“不,在体重秤承受不住我的体重之前,一定是我的银行卡先承受不住。”


 


 


7.


 


出定妆照的那天,周泽楷就吸了一波颜粉。官博发图的时候江波涛正在写番外,照片上周泽楷身子微侧,双眼盯着镜头,斜射的灯光将他的面部轮廓勾勒的锋利,左侧脸颊之上还蹭上了一点血迹。他身着军服,曲起的左臂上别着一块护卫队的队徽。


 


周泽楷微博粉丝数正蹭蹭的往上涨,活像是被人买了粉。江波涛顺势帮他发了一条微博,似乎是粉丝都有了地方说话,一个劲的在微博下面叫老公。


 


长得好看就是吃香。江波涛边刷着评论边想。


 


而正当江波涛刷微博刷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周泽楷走进来递给了他一杯水。


 


江波涛接过周泽楷手中的水微微错开身,露出一半电脑屏幕来,指了指上面叫老公的妹子调侃周泽楷:“快看你的老婆们给你打下的江山呀。”


 


周泽楷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了看,他粗略的扫了扫评论。继而转过头俯下身,给了江波涛一个短暂的亲吻:“我是你的。”


 


你一手创造出来的,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61 )
  1. 游策2018周江大逃猜企划 转载了此文字
    有一个场景没写,有空再补吧。🙌🙌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