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并轨 01

很早之前就搞好的设定,摸了一下第一章。

江波涛下章出场…

 

1.

 

周泽楷再次睁开眼是在市医院的输液大厅里。

 

大厅里空无一人,傍晚的阳光被切割成几块光斑映在地上,勾勒着地上几块不规则的黑色印记。周泽楷一步一步的走着,鞋底踏在地砖上的声音混着中央空调的风声衬得格外诡异。

 

这个输液大厅比平常见的大得多。前列的座椅排的整齐,其中的几个还挂着输液瓶,另一头的针正放在扶手处,药水还在向下滴着。座椅越往后越破旧,最后一排只有两个被打翻的座椅,扶手处已经锈迹斑斑。其中一个椅子腿被拧断了一条,正扔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另一个椅子正摇摇欲坠,旁边的输液架上挂着两瓶输液瓶和一袋药水袋,两个输液瓶被打破,瓶身还有几道干涸的血迹,里面的液体溅在地上,形成一小滩水洼。

 

周泽楷伸手将那袋未破的药水翻了过来,上面已经被黑色水笔涂的看不真切,勉强能分辨出葡萄糖三个字。而下面的病患信息又被蓝色水笔补涂了一遍。周泽楷看着那块被彻底涂上的地方,缓缓的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吵杂的声响,周泽楷闻声转过头,输液厅的门已经被拉开,走廊上吵杂的声响一股脑的涌了进来。进来的是一个护士,她的十分平静的将第一排的输液瓶收走。周泽楷想了想,缓缓跟上了她的脚步。

 

出了输液大厅之后周泽楷的眼前才明亮起来,眼前人声嘈杂,满鼻腔都充斥着一股消毒水味。周泽楷转过头,背后那个本该是输液大厅的推拉门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堵空白的墙。紧接着,他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周泽楷心下一惊,猛地转过身。孙翔正站在他的面前,笑得十分张扬。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泽楷,周泽楷穿着一身警服,腰间别着一根警棍,双腿之上还绑着两个枪套。孙翔看着周泽楷别着腿侧的两把枪十分不满:“我靠,你也是警察牌?”

 

周泽楷看着孙翔与他差不多的打扮点了点头:“嗯。”

 

孙翔发出致命问题:“那你为什么有枪?我连根警棍都没有!?”

 

周泽楷看着身着一身警服赤手空拳的孙翔,将自己腰间的警棍解了下来给孙翔,答了句:“不知道。”

 

在进入这个游戏最初都会存在一个抽卡环节,卡牌决定你的着装出场环境以及武力值。卡牌种类有五种,在六人组队中通常会重复一张卡牌,警察牌是在这场游戏中唯一拥有武力加成的卡牌,也是最受欢迎的卡牌。因为每一种卡牌相对来说都会自带武器,大多数为冷兵器。而警察牌不同,警察牌会有小概率爆出枪支。

 

但是也不应该存在这种手无寸铁的情况。

 

孙翔倒也不扭捏,接过警棍甩了两下,评价道:“不太顺手。”

 

周泽楷问:“用枪?”

 

“那个更不顺手。”孙翔有些嫌弃的看着周泽楷挂在腿侧的枪,将手中的电棍再次甩了甩,试图适应一下手感。他用力的甩了两下,带起几下破风声。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周泽楷问道:“哎,你怎么不丢个组队过来啊?”

 

周泽楷示意他看左上角的情况,左上角的组队栏里一共有六行,其中周泽楷和孙翔的名字已经亮起:“自动组。”

 

孙翔也没看左上角,他的目光扫到了周泽楷的头顶,那里一枪穿云四个字倒是明显得很:“我说怎么能看得见你ID,看样子一共是六个队友?等于说现在就是碰运气找队友呗。”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应了一声:“嗯。”

 

虽是这么说,他们现在所在的门诊大楼一共有六层。地形不了解再加上NPC的干扰,指不定到游戏最后都不会组全六个人。

 

“看看杜明这个运气,怎么就跟我们刷新不到一块儿呢?”孙翔说。

 

杜明和他们俩是一同组队来的,但是这游戏唯一能确保的就是组队者都在同一场游戏里,刷新地点也没有任何提示。周泽楷看了孙翔一眼,说:“野队。”

 

孙翔知道周泽楷的意思,现在他跟周泽楷在一起,一共六人组,一定是分为了两人一组。杜明组了个野队,孙翔只能象征性的祈祷一下:“希望他能带个会玩的回来吧。”

 

周泽楷却皱着眉头说:“难。”

 

这个全息游戏刚公测不久,其中他们正在玩的这款丧尸生存是公测后新开的分区,碰上会玩的几率太小了。

 

周泽楷刚说完排队挂号的人群中就爆发出一声突兀的尖锐惨叫,那声音相当刺耳,令旁边的孙翔不爽地啧了一声。周泽楷凝视着散开的人群缓缓地俯下身,他的双手已经打开了腿侧的枪套,紧紧攥握上了枪柄。

 

发出惨叫的是一个孕妇,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脖间青筋暴起,双目呈可怖的血色。鬓角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濡湿,正杂乱的贴在脸颊上。下身的裙摆早已被染红,涓涓血流不断地往外淌。她抱着肚子痛苦的挣扎着,双腿无用的蹬踢,最后苟延残喘般抽搐了几下,没了动静。

 

孙翔看着那滩血压下了眉头,他紧了紧手中的警棍,一边周泽楷已然将枪口对准了那个血泊中的人影,沉声道:“开始了。”

 

周围一片静谧,只剩下秒针行走的细小声响,紧接着人群开始骚动。孕妇的血还在缓缓的流淌着,孙翔看到那个孕妇的肚子正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顶起。几名护士慢慢的靠了上去,试图查看那名孕妇的情况。

 

正当其中一名护士俯下身的时候,孕妇发出一声嘶吼,翻身而起,撕咬住了那名护士的脖颈。血液从伤口处喷溅而出,撒在她背后的台柱上,拉出一道近三米的血迹。而她正上方的巨大时钟,正指在了六点的位置。

 

有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喊,人群开始暴乱,人们尖叫着从四周散开,叫喊声混杂着啼哭声一股脑的钻进耳朵里。

 

孙翔向右一步准备避开那个即将撞上来的人,结果右臂却径直撞上了一堵空气墙。就在孙翔一愣神的功夫那个人跌跌撞撞扑上来,他的身躯却是直接穿过了孙翔的左半身,孙翔回头看了看那个尖叫跑开的人,反应了过来:“这算强制性动画?”

 

周泽楷点点头,回道:“看完先找杜明。”

 

“那得能离开再说,还不知道这个过场什么时候结束呢。”孙翔扬起手敲了敲右边的空气墙,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那个缓缓向他们走来的孕妇:“希望没被淘汰吧。”

 

周泽楷认真道:“不会。”

 

那孕妇鲜血顺着大腿往下流,沿着走过的路途拉开了一条蜿蜒的血线。她的腹部是时不时出现奇异的顶起,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欲破肚而出。

 

孙翔这才看清那名孕妇的脸,她的脸已经血肉模糊的看不清容貌。脸颊上满是深浅不一的抓痕,鼻子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掉了,左眼的眼珠正挂在眼眶边上摇摇欲坠。孙翔咬了咬牙,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感慨:“我靠,全息游戏玩这个实在是有点恶心了。”

 

孙翔话音刚落,孕妇发出了一声吼叫,周泽楷看着一点一点胀大的肚子,将子弹上了膛。就在周泽楷上膛的那一刹那,孕妇的肚子被强行破开,大滩大滩的血液落了下来。内脏接连不断的顺着伤口滚落出来,先是肠子,接着是胎盘,最后滚落下的是一个婴儿。

 

婴儿的腹部还连着脐带,不像是哭,反倒是一股子尖锐的哭喊声,一边舔舐着手上的血液,一边被那个孕妇,不,被他的母亲拖着走。

 

那孕妇就这么扭曲着向他们走来,偏偏旁边的空气墙阻隔着他们的脚步,孙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孕妇过来。语气有些急切,冲着旁边周泽楷喊道:“你怎么不开枪?!”孙翔拿着警棍只能近战,旁边那个远程偏偏还在看过场动画。

 

“空气墙内无法攻击。”周泽楷咬紧了牙。他早就试着扣下扳机,结果面前跳出一排巨大的红字示意警告。

 

孙翔闻言狠捶了一下空气墙:“操!”

 

他们就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孕妇走向他们,血腥味扑面而来,充斥着整个鼻腔,浓烈的令人作呕。直到孕妇距离他们不过三米的时候,空气墙应声而碎。周泽楷一声令下:“跑!”

 

孙翔下意识的就跟上了周泽楷的脚步,等到他反应过来已经冲出了十米的距离,他转过头看着那个正在缓慢行走的孕妇,问道:“跑什么,空气墙碎了你不能爆她头吗?”

 

周泽楷的枪已经重新塞回了枪套里:“母体,无法攻击。”

 

孙翔不信邪的用警棍对着旁边已经感染的丧尸猛敲过去,在距离丧尸头部十厘米的位置被阻力顶了回去,那力气十分大,令孙翔向后退了两步。他看了看手中的警棍,又看了看那个发出低吼的丧尸,有些震惊的说道:“这么坑?非要等到这层全部感染才能攻击吗?”

 

“也许。”周泽楷的神情有些凝重,他的脚步未停,此时已经超出孙翔五米的距离,“找杜明。”

 

孙翔咬了咬牙,侧身躲过了一旁扑上来的两只丧尸,跟上了周泽楷的步伐。他向前跑了一段追上周泽楷与他平齐之后,这才缓缓地慢下脚步。他不断避让着向他扑来的丧尸,有些疑惑地对周泽楷说:“哎,周泽楷。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行动速度很慢啊?”

 

周泽楷向后看了一眼,他们身后只跟着几只丧尸,之间的距离正被被拉的越来越远。他顿了顿,答道:“像生化一的设定。”

 

孙翔闻言缓缓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凑近周泽楷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将他往另一个方向带。孙翔抬眼,一边顺着头上面的标识找电梯,一边对周泽楷说:“走,我们去电梯那儿看看。”

 

周泽楷被他带着走,问道:“不是说恶心?”

 

“就看看呗。”孙翔无所谓道。这个丧尸的行动慢的过分,就算一会儿电梯里有丧尸也完全跑得掉。孙翔将他带到了电梯口,电梯口比外面干净的多,里面只有一处由门外向内溅射的血迹。电梯间里一共有六台电梯。其中三台电梯都止步于一楼,其他三台分别分散在二三五层。孙翔抬手按下了面前的向下键,说:“我们在顶楼啊,这有点难受吧?”

 

周泽楷看了看他,没说话。

 

六台电梯最先上来的是停留在五层的那台,电梯抵达的声响在背后响起。孙翔和周泽楷同时转过身,只见电梯门缓缓打开了一道缝。接着猛然从里面伸出一只手。

 

那手已经接近腐烂,指甲盖已经裂开。五根手指剩下了三根,其中一根也只剩一层皮粘在了上面。孙翔和周泽楷往后退了一步,电梯门已经打开了一大半,孙翔拍了拍周泽楷比了个手势。

 

周泽楷点了点头,两个人同时冲了出去。

 

就在他们迈出电梯间的一刹那,那台电梯的电梯门全部打开,丧尸如潮一般争先恐后的往外涌。最先出来的几只已经被踩在了地上,正胡乱挣扎着。孙翔转过头看着这个场景骂了一句:“我操!这他妈的都不超载?!”

 

索性丧尸行动迟缓,他们很快就甩掉了那批丧尸。他们一路跑过刚刚所在的大厅,大厅里那只母体已经不在了,剩下几只丧尸缓缓游走。周泽楷抬眼匆匆瞥了一眼时间,指针停止在了六点的位置,只有秒针在一点一点的走动。孙翔倒是没注意这些,他的眼睛直视前方,脚下的步伐缓缓放慢,最终停了下来。

 

周泽楷顺着孙翔的目光向前看去,他们的面前筑起了一道丧尸墙,一排五只,分三排,彻底挡住了去路。听着他们的脚步声,正一点点的向他们移动。孙翔看着向面前压来的丧尸问:“这他妈的要怎么过去?”他顿了顿,又接着说:“周泽楷,来,现在说说你的感受。”

 

周泽楷没有回答,后面的几只丧尸闻声走了出来,被包围是迟早的事。正当孙翔准备向后原路返回的时候,他的背后传来了一声枪响。那声响巨大,愣是吓了孙翔一跳。

 

孙翔转头看去,周泽楷右侧的枪套已经打开,里面的枪支正被周泽楷握在手上,射出的子弹直接打穿了面前一只丧尸的左膝盖,那丧尸一腿跪地正拖着左腿艰难的向前。孙翔看着那只丧尸,问道:“不能爆头?”

 

周泽楷又是一枪击中另一只的膝盖骨,顺带下一个指节,回答道:“嗯。”

 

孙翔看着那根落地的指节扬起嘴角,抽出警棍迎了上去。

 

 

评论 ( 14 )
热度 ( 11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