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请您随意。

【周江】并轨 02

明天科目三了,更新一下攒个人品吧…

小情侣的ID是随便百度的。

 

2.

 

“不想玩了,凭什么你连这个武器伤害都这么高?”

 

孙翔倚靠在楼梯间的扶手上,他的警棍重新别在了腰间,胸前也被溅上了几道血迹。他抬头看了一眼楼梯间的门,绿幽幽的安全出口的标识下方是一扇类似于监狱的铁门,透过仅有的玻璃窗依稀可以窥见几只游走的丧尸,孙翔神情有些不爽:“不过还好丧尸只在这层游走。但是这队友怎么找啊,居然不给提示?这他妈的也太骚了。”

 

他的不远处封着一道铁门,门上锈色和血迹纵横,几只腐烂的手挤进门缝张牙舞爪地挥动着,身躯撞击铁门的巨大声响在楼梯间里回荡着。周泽楷坐在楼梯上看着孙翔用警棍猛抽在了其中一只伸出的手,警棍抽在手背上带下一小块血肉,留下了一个漆黑的焦痕。这要是抽在活人身上得敲成骨折,而那只手不知痛的继续前伸着,孙翔又抽了一下,继续问道:“你CD好了没?”

 

孙翔觉得周泽楷虽然运气好爆出了双枪,但是枪支本身就有子弹限制,枪支自配五个弹夹,弹夹用尽后枪支只能放回枪套,枪套自动封锁,进入CD状态。CD时间还挺长,整整十五分钟…这他妈的还不如警棍呢。

 

“两分钟。”周泽楷顿了顿,接着说,“二三五。”

 

孙翔刚想回句知道了就被后面补充的这串数字砸的有些懵,他一脸疑惑的问:“什么二三五?到底几分钟啊?”

 

周泽楷回道:“电梯。”

 

孙翔这才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周泽楷是说刚刚电梯所显示的楼层数。但是他仔细一想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我们一共六个人啊?剩下四个每两个一对不应该只有两层?多的那层你准备怎么办?”

 

周泽楷答:“碰运气。”

 

孙翔都快给这个系统跪了:“所以这跟没提示有什么区别啊?”

 

周泽楷神情认真:“少找一层。”

 

“你狠。”孙翔对于这个系统已经无话可说了,他瞄了眼周泽楷腿上的枪套问:“现在你CD应该好了吧,咱们走。”

 

“嗯。”

 

孙翔闻言率先跨了出去,周泽楷站起身跟了上去。楼道的灯光有些昏暗,但是干净得多,至少没有像外面一样到处喷溅的都是血。空气里只弥漫着一股医院的消毒水味。中间墙上楼层的标记被做成了血字五,颜料正顺着白色墙壁不断的向下流淌着。

 

五层的铁门和六层差不多,只有玻璃已经碎裂,裂纹由左上角蔓延至整个窗口。铁门微微开了一条缝,孙翔伸出手准备推开铁门的那一刹那里面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尖叫。他和周泽楷对视一眼,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铁门。

 

五层的设计和六层差不多,一出门就是门诊室的走廊。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左边的一个门诊室的拉门在不断开合发出砰砰的声响。他们两个握着武器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那动静十分大,还伴随着阵阵尖叫。

 

随着一声系统提示,左上角的两个队友信息已经亮起。周泽楷望向声源处,一男一女正顶着情侣ID向他们这里跑来,ID十分亮眼,男的叫公子,女的叫美人。他们奔跑的速度极快,后面跟着一大堆丧尸,数量之多,像是拉了这层所有丧尸的仇恨。

 

孙翔已经摆好了战斗姿势,看着眼前的场景感叹道:“牛逼啊,这层丧尸还会马拉松。”

 

周泽楷举手对着美人耳朵就是一枪,一枪精准地打下了即将抓上美人肩头的烂手,那手落在地上的一瞬间便被后面的丧尸淹没了。美人看着前方举着枪的周泽楷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一边向他们这边跑来,一边对着周泽楷喊道:“谢谢你,帅哥。”

 

偏偏她的男朋友还有心思在这种情况下与她拌嘴,公子将美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望了孙翔和周泽楷一眼,一脸嫌弃道:“帅什么,都是电脑设置的。”

 

孙翔闻言嗤笑一声,拉着周泽楷往楼梯间跑,满脸写着不爽。这个游戏为了确保真实性,也为了给玩家最身临其境的体验,在进入游戏之前都会有识别功能,确保角色与玩家的面貌相同,以及体力跑步速度之类的,都与本身的身体无疑。

 

周泽楷的右手被他拉着,只好靠左手射击,他向后连发八枪,枪枪击中第一排丧尸的膝盖骨,总算是将丧尸群和小情侣的距离拉开了些。与此同时,孙翔已经一手先手一步拉开了铁门,先一步进去了。周泽楷伸腿挡住了门,双枪不断激射面前的丧尸。

 

小情侣离铁门越近,丧尸群也越发狂暴。美人尖叫着跑进楼梯间,公子紧跟其后。周泽楷的弹夹却在此时空了,他皱着眉头看着逼近的丧尸群双手动作不停,飞快地换着弹夹。等到周泽楷换上弹夹将枪口对准它们的时候,发现丧尸群的动作已经停止,他们之间隔着两米的距离,丧尸群却不能前进,像是被一道空气墙阻隔。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即将枪塞回了枪套,转身进了铁门。

 

美人正蹲在地上哭嚎着,显然是被吓怕了。公子也蹲着,将美人抱在怀里。孙翔看着这对小情侣翻了个白眼。

 

美人这才抽了几下才看向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她泪眼婆娑,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哎,帅哥,你们在外面是做警察的?”

 

周泽楷摇了摇:“不是。”

 

孙翔这才发现这对小情侣没有任何装备,只穿了一声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他十分敷衍的回答道:“刚进游戏有抽卡,卡牌有武力加成,顺带附赠武器。”说完还看了周泽楷一眼,意思十分明显:这局凉了,这两人菜就算了还不抽卡。

 

美人闻言立刻瞪圆了眼,冲着公子撒气:“都怪你,我说要抽你说没用,这下好了吧?就等着出局吧。”

 

孙翔也懒得听他们废话,他转身就下了楼,鬼知道他们先找到的是这对小情侣。周泽楷随后跟了上去。那两个小情侣对视一眼,也匆忙跟上了他俩。

 

孙翔却不管那对小情侣跟没跟上来,转头问周泽楷:“原本还有什么关键牌的?”

 

“孕妇。”周泽楷答道,“与母体精神连接。”

 

孙翔点点头,言简意赅地评价道:“我觉得这局凉透了。”

 

他们一行人在第四层没停,直接下到了第三层。周泽楷在推开铁门之前转头问了句:“进去吗?”

 

美人正抱着公子的手臂,面上还有些惊恐。公子忙着安慰自己女朋友一时没听清周泽楷说什么,倒是孙翔先不耐烦的开口了:“问你们进不进去找人,不进去就待在这儿。”

 

公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女朋友,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美人倒是一副想跟着孙翔周泽楷的样子,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正准备向前一步就被公子重新拽到了身边。周泽楷看着他们两个退的那一步,推开铁门走了进去,孙翔瞥了一眼他们,快步跟了进去。

 

周泽楷刚踏进第三层就觉得这里实在是安静的过分,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的细碎的脚步声。走廊的灯泡还没有寿终正寝,正兢兢业业的工作着。血迹也没有上两层的多,只有寥寥几道血痕。周泽楷和孙翔向前走着,孙翔试探着呼喊了一声,企图缓解现在紧张的气氛:“杜明?小明?你爸爸给你送你最爱喝的旺仔牛奶了。”

 

回应他的是背后的一声轰然巨响。

 

孙翔猛地转过身,被碰倒的输液架正倒在不远处。输液瓶碎了两个,混杂着地上的血迹和碘酒。一只老鼠从孙翔脚边蹿过,孙翔看着那只老鼠,说道:“医院有老鼠?这医院是不是算彻底完了?”

 

周泽楷没应他,他将左手的枪支塞了回去,说:“下层吧。”

 

孙翔也跟着解除了戒备,随即想想也是,这医院都全是丧尸了还在意一只老鼠吗?

 

美人见他们这么快出来似乎是松了口气,孙翔却是没看那对小情侣,径直下了二楼。周泽楷礼貌性的冲着美人笑了笑,也跟着下去了。

 

一进门孙翔就看到了丧尸群中起起伏伏的吴霜钩月四个字,周泽楷下意识的看向左上角,杜明的ID亮起的那一刹那,随之亮起的还有最后一个ID,——无浪正同吴霜钩月一样在丧尸群中起起伏伏。

 

这一层的构造和上面三层不一样,电梯间就在楼梯间旁边,周泽楷匆匆瞥了一眼,那里的电梯全部停留在二楼,电梯门都打开,丧尸正不断的往外涌着,导致这一层的丧尸数量比六层的还要多。估计是孙翔按动的那一次电梯打乱了顺序,直接将三层的丧尸带下了二层。而罪魁祸首本人并不自知,已经加入到了战争中。

 

杜明拿着输液架一扫,架子底部打在面前丧尸的太阳穴上,直接放倒一片。周泽楷这才看清杜明的样子,杜明穿着病号服,右腿裤子上已经染上了一大片血污。手中的输液架顶端挂着两袋药水袋,另一头连接在右手上。经过刚刚那一击,已经回血了。杜明却不在意,这种伤害对于丧尸来说基本只是隔靴搔痒,被打倒的那一片已经重新趴了起来,和后面的丧尸一同围了过来。杜明的运气真的被孙翔说中了,差到了极点。偏偏他本人还开心得紧,一边打丧尸一边对孙翔说:“翔哥,你看我们医患组合怎么样?”

 

孙翔一警棍敲下了一只丧尸的左手臂后,得空后粗略扫了一眼被他挡在身后的无浪,回道:“我看你们像医患纠纷,你还是领头的那个。”

 

孙翔又是一击下去,直接打在丧尸的头盖骨上,警棍擦出一串火花。那丧尸挨了这一下,头骨被打的明显凹陷下去,一些脑浆顺着炸开的皮肉流了出来,洒了一地。目前的状况解决掉一只于事无补,孙翔一边攻击不断伸过来的丧尸的手,一边用脚踢了踢脚下的那个,发现是彻底没动静之后,说:“我靠周泽楷,能杀了!”

 

他们三个被围在了丧尸堆里,里外三层,像个夹心饼干。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泽楷这儿有两个普通人的缘故,包围他们的丧尸明显比那边的少得多。周泽楷接收到孙翔的信号后直接一枪爆开了面前一个丧尸的头,接着又是往地上一枪,击中了地上爬行的一只。

 

这不知道是三层还是二层的丧尸,伏在地上爬行,速度倒是不快,但是在这种混乱的战场难免会忽略脚下。另一只靠近杜明脚下的时候杜明正用输液架击断了两个丧尸的脊椎,腐烂的嘴大张,露出一排黄牙,几乎快咬上杜明裸露在外的脚踝。孙翔看见了却也无从帮忙,他一个人顶住了那圈里近一半的丧尸,这会儿只能吼道:“杜明脚下!”

 

杜明被吼的一愣,还被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力推开了。江波涛一脚踏上那丧尸的脸颊,力道似乎没有保留,大的将那丧尸脸颊挤压变形——按道理说一个医生牌不会有这么强的攻击力。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细想这个,江波涛手臂一翻,杜明只见寒光一闪,那丧尸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杜明稳住了身形后朝那里望,丧尸的太阳穴上插着一把手术刀,刀柄没入一大半,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江波涛勉强躲过了脸上沾血的狼狈状态,大白褂还是被染了一大块。

 

周泽楷一抬眼,正好对上了无浪的眼睛。无浪穿着大白褂戴着细边眼镜,里面套了一个衬衫,领带已经不知所踪,正开着两个扣子。如果不是那一身血迹,看起来就像个刚毕业的实习医生。

 

脚下的丧尸太过烦躁,攻击不强速度不快,偏偏阴的要死,就趁着玩家应接不暇的时候往那儿爬,唯一拿着枪的人还不过来支援两枪。孙翔烦躁的打断面前丧尸的脊椎骨,撇过头刚准备再叫一声周泽楷时,他们周遭的场景就仿若静止了一般,面前的丧尸逐渐停止了攻击倒了下去。

 

他们就站在尸群中不明所以,紧接着他们脚下的地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周遭越发昏暗,头顶的灯光接触不良般的跳动了几下,没了光亮,一队人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美人被这个状况吓了一跳,尖叫着抱紧了公子,孙翔闻声不耐烦的咂了一下舌。

 

黑暗没有持续多久,大约两分钟后,头顶的灯重新亮了起来,六个人这才发现他们已经站在了另一个地方。这里的灯光昏暗了许多,灯光从白色转成了暖黄色,只照亮了他们直径五米的这块区域。这地方比门诊大厅大的多,东西杂乱的被扫到地上,白纸铺了一地,上面踩满了脚印。正对着杜明的病历单上还映着一个血手印,旁边还有几个药瓶。

 

杜明看了看这个地方,感叹了一句:“这游戏还带瞬间转移的?牛逼。”

 

孙翔一脚将脚下的玻璃瓶踢开,瓶子滚了好一段距离后才撞上了一个东西,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孙翔问道:“这是哪儿?”

 

“住院部。”江波涛周泽楷异口同声道。

 

话音刚落,一个机械女声响起,那声响不断地在这片区域里盘旋。播音器老旧,导致那句话都是断断续续的:“请接收任务:逃脱医院,每人每一小时击杀十及以上丧尸。”那机械女声又重新补充道:“玩家一枪穿云,击杀二十及以上丧尸。”

 

看来刚刚那些,都算是过场动画啊。难怪不能击杀丧尸。江波涛想。

 

孙翔却不在意那个,他走了两步上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疯狂嘲笑道:“哈,可以啊周泽楷。中头彩!”

 

周泽楷任由他拍,没说话。

 

机械女声停止之后,周围才慢慢亮起来,他们重新回到了一开始的大厅内,大厅的血迹已经被处理干净,窗外已经漾起了一片火烧云。他们站在那个母体变异的位置上,看着上面的时间一点一点的指向六点。

 

现在,游戏真正开始。

 

 

评论 ( 13 )
热度 ( 8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