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请您随意。

【周江】暗涌

全文有点长,1w1+,尝试一下一直不敢写的文风。主要是挺想写最后一章,这章也是我写到目前为止挺喜欢的一章了。

应该算不上是双向暗恋,只能说是迟到的告白吧…

 

 

0.

 

你看吧,哪怕时间呼啸而过,漫天风沙掩去了许多痕迹。当你迷失于此的时候,一些东西一些人都还在原地等着的。

 

1.

 

 

“这就要走了?副班你这样就有点扫兴了。”体委喝了大半箱啤酒,这会儿醉的有些迷糊了,他被学委拖着往前走,步履有些踉跄,大着舌头对江波涛说。

 

江波涛将手机放回裤兜里,有些抱歉的说道:“真的不好意思呀,女朋友发烧了,我得回去带她去挂水。”

 

学委闻言也不做挽留,毕竟是人家女朋友生了病。她笑着对江波涛说:“那副班路上小心点,有机会把女朋友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嘛!”

 

江波涛笑着应下。

 

他们这场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江波涛站在马路边上打车,盛夏的夜晚有些闷热,江波涛站在路口不到两分钟鼻尖就泌出了些许汗液。其实他今天是开车来的,但是架不住体委一个劲的对吹,也被灌了两杯酒。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叫的出租车到了哪儿,他们同学聚会的地方离市中心有些距离,师傅目前距离他还有两百米。

 

他按熄了手机一抬眼,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他的面前,就当他准备向旁边走两步让开的时候,面前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周泽楷的脸。周泽楷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领带早就被解下了,此时正丢在后车座上。周泽楷左手一按,发出一声解锁声。他的神色平常,对江波涛说:“我送你。”

 

这句话的语气太熟悉了,一下子就把江波涛带回了七年前与周泽楷纠缠不清的时候。他看着里面的周泽楷,周泽楷见他没反应直接越过副驾驶替他开了车门,车内的冷气正跨过车门扫在他裸露的皮肤上。周泽楷也没催,就这么等着他上车,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坐进了车里。

 

周泽楷看着他系完安全带,这才开口:“去哪儿?”

 

江波涛报了个地名。那地方对于周泽楷来说不太熟,他也没说话,只是抿了抿唇发动了车。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只剩在车载音乐的女声唱着缱绻缠绵的情歌。

 

其实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会参加同学聚会,毕竟周泽楷最不擅长的就是这种场合。况且这种,与其说是同学聚会,不过就是近期汇报,时不时攀比一下毕业之后谁谁谁过得好,谁谁谁过的也就那样,顺带打通一下人际关系,指不定日后用得着。

 

不过也太不公平了,作为校草周泽楷居然没被灌酒。

 

江波涛胡乱的想着,摆弄着手机取消了刚刚的订单。他的手机最近掉电很快,这会儿已经发出了10%的电量提醒,江波涛关了4G将手机塞了回去。周泽楷趁着红绿灯的间隙瞥了一眼江波涛。江波涛喝酒有些上脸,两杯啤酒就烧的他脸颊有些红,此时被暖黄色的灯光一打,跟七年前没什么区别。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周泽楷,依照不知道哪个人的定律,老同学相见唯一能聊的不是感慨曾经,就是抱怨当下。可周泽楷偏偏哪条路都不走,只是问了江波涛一句:“调职?”

 

江波涛闻言愣了一下,有些惊讶。惊讶于时隔七年他依旧能一下子明白周泽楷的话,也惊讶为什么周泽楷知道他调职的这件事。江波涛的调职是昨天才定下来的,连父母都没来得及通知。他应道:“对呀,下周就去总公司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周泽楷答:“我们公司。”

 

在刚刚同学聚会上,周泽楷的确说自己是在S市上的大学,现在也留在那里发展。可江波涛也没想到能巧到这种地步,他看着周泽楷身上的西装,说:“那还真是巧,不过我记得当初你最想当的是老师呀,说老师是唯一一个有寒暑假的职业了,所以特别向往。结果直接改了个字当老板了,大学是去学了金融?”

 

周泽楷轻轻的嗯了一声。

 

周泽楷看着前方宽阔的道路,却不可自拔的想起他们当初在高三紧张忙碌学习的时候一个劲的畅谈未来。那时候他和江波涛家都离学校挺远,又不愿住校,索性直接靠着学校租了个房子,房子也不大,但是家具一样不少。周末的时候江波涛就拉着周泽楷看警匪片,偏偏迷上了法医,说想当医生,可如今到底也没撑起那身白大褂。

 

他们所说的曾经都被现实摧毁的不成样子,而现在他们所做的,不过就是在废墟之中寻找残骸。

 

江波涛报的地址离那儿不远,再加上这个点道路行车不是很多,很快便到了。但这个小区十点之后要门禁卡才能进去,周泽楷的车没法儿登记,只能停在小区门口让江波涛下来。江波涛下车之后冲着周泽楷道了声谢,语气轻快,与记忆中无异:“谢谢你啦小周,路上小心点。”

 

周泽楷点点头,看着江波涛逐渐消失的背影,缓缓启动了车。

 

江波涛回家之后实在是累的不行,洗过澡之后给手机插上充电器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已经九点多了,索性今天他休假。他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几下,拿过手机,按了一下主页键没有反应,才发现昨晚手机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他长按开关键打开了手机,微信的消息一条一条的蹦出来,震得他掌心发麻。他忽略了群消息,点开了公司几个人的小窗之后回了吕泊远的消息,发现有一条好友申请,来自附近的人。申请一栏什么都没写,申请时间是同学聚会的时候,昵称就是个句号,头像一片漆黑,看起来就像是被盗号了。

 

江波涛想着估计是哪个高中同学,就选择了添加。他娴熟的打着招呼,一句哈喽刚发出去,那边就回复了三个字:

 

周泽楷。

 

江波涛一愣,将打了一半的话都删了。他叩了叩键盘,也没想到该说些什么。毕竟是自己学生时期暗恋了好几年的对象,没什么比暗恋对象主动加自己更令人兴奋的事儿了。可是这份暗恋已经过去了七年,江波涛在社会里摸爬滚打了几年,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场合,但是对于这种事,他的心情不是激动兴奋,是有些不知所措。

 

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而周泽楷那边却是很快发来了下一句话,那是一个问句:“有女朋友?”

 

这让我怎么接?江波涛想。他刚加上周泽楷,朋友圈还没来得及屏蔽,虽说他发的朋友圈并不多,但在男生群体中算是很勤快了。他二十几条朋友圈这会儿肯定被周泽楷逛了个遍,他想了想,索性直接坦白了:“没有女朋友啊,对象太难找了。”

 

他没说那个给他电话的人是吕泊远,也没说他想提前走只是因为在来同学聚会之前连续开了两场会,疲惫的不行。周泽楷也选择不问,只回了一个字:“哦。”

 

江波涛看着那个字,一时分不清周泽楷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了想还是手指一滑退出了微信。

 

那时候的高中还没有到人手一部手机的地步,聊天都是靠QQ支持。后来实习期大多数都是用微信,江波涛的QQ因为长期不登录不知怎么就被盗了,也没找回来,直接转战去了微信。

 

如今周泽楷终于重新加上江波涛,除了刚加上的时候基本没怎么说过话,只是偶尔给江波涛发的朋友圈点个赞。江波涛的朋友圈在周泽楷刚加上他的时候更新速度有点慢,这几天已经慢慢恢复原来的更新频率了。

 

江波涛最新一条朋友圈一张图片,上面是两张电影票根,旁边还配着一桶爆米花。

 

可周泽楷没想到在看江波涛朋友圈的同时,江波涛也在看他的。周泽楷朋友圈更新频率很快,最新发布的是一条朋友圈是在上午,那是一张转账截图,上面扣除了一万五,配字是租房好贵。

 

S市的房价虽然贵,但是不至于这么多吧?江波涛想。他思索着给周泽楷点了个赞后,向下划下去。

 

周泽楷刷了几次消息列表都没有收到提示,江波涛点赞的提示他还没有点开,这会儿就对着江波涛的头像发呆。他的朋友圈大多数都是故意发给江波涛看的,设置了仅一人可见。可他偏偏没有等到江波涛开口,他抿了抿唇,输入框里的字打了又删,最后还是退了聊天窗口。

 

 

2.

 

江波涛的朋友圈停更了几天。

 

因为调职的缘故,江波涛这几天一直挺忙,忙着办手续,交接职务,回家还要看租房信息,累的七荤八素,朋友圈都来不及发。这会儿黑色的肾7正随意的扔在枕头上,消息栏堆了一屏幕的消息。江波涛粗略的看了一眼,又将视线重新放回了电脑屏幕上。片刻后手机屏幕就逐渐暗了下去,将屏幕上的裂纹掩了个干净。昨天江波涛不小心把手机摔了一下,屏幕倒是没什么事,就是钢化膜从左到右裂了两道,看起来多灾多难。

 

他右手覆在鼠标上,左手拿了个三明治在啃着。他刚到家洗完澡,这会儿头发还湿着,时不时往下滴两滴水。他看中了几家点了收藏后将吃完的包装纸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抽了一张纸巾擦了一下键盘上的水滴。这些房子他准备等后天有时间了就去看一下,正当他往下翻的时候一个两天前的帖子被重新顶在了首页。是找合租人的信息,房子离他们公司挺近,十分钟的地铁,因为是合租的关系房租并不是特别贵。

 

他对着屏幕存下了那个号码,确认了一下后拨了出去。

 

那边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那边听起来年龄不大,只是说了声:“喂。”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听起来像是正在吃东西——孙翔的确是在吃东西,他今天留在公司加班,外卖两分钟之前刚送达,这会儿正吃了两口。

 

接到江波涛电话的时候他丢下了手中的一次性筷子,从键盘底下抽出了一张小纸条。那边江波涛不知道孙翔这边的动作,只是问了几个问题,孙翔看着小纸条的关键词一一回答了。

 

他们一问一答的聊了两句,孙翔也放松了下来,江波涛问的问题纸条上都有,偶尔问出一个纸条上没有的他也能答上来。他将纸条揉成了一个小纸团,对着电话那头说:“江波…”这两字一出口他猛然住了口,换了个问法:“你姓江是吧?你哪天有空来看一下吧。”

 

江波涛虽是对那头为什么知道他姓江这事儿有点起疑,却还是应下了这个,答应后天去看。

 

孙翔挂了电话之后松了口气,将手中的小纸条扔进了垃圾桶,左手拿着切到微信发了个消息,右手给自己塞了一勺饭。

 

两天后江波涛终于见到了孙翔,孙翔年纪看起来比他小,个子倒是挺高,比江波涛高了小半个头。头发染了个金色,带着一副墨镜,看着江波涛挑了挑下巴,说了声:“上车。”

 

孙翔带他去了那个合租房,合租房离火车站有一段路程,江波涛就在车上刷朋友圈。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孙翔的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孙翔虽是常来,但是也没登记牌,本来想着开合租人的车来接江波涛的,到时候进小区还能正好停下车库,直接从停车库的电梯上去。可偏偏江波涛时间掐的准,正好卡在那人要出去办事的时候,孙翔没办法,只能开了自己的车。

 

他们到的时候是孙翔输入密码开的门,他用手指叩了叩那个指纹锁:“你要是租的话回头录个指纹,妈的都来这么多趟也不知道加个我的指纹。”孙翔皱着眉头抱怨,随着一声提示音,门开了。孙翔一手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从鞋柜里给江波涛扔了两只拖鞋,又给自己面前扔了一双说:“我不知道他鞋套放哪儿了,你就先穿这个吧。”

 

江波涛听了这两句也算是明白了,孙翔只是帮别人发的合租贴。他低下头边换鞋边问:“他不在家呀?”

 

孙翔扫了一眼客厅的时钟,撇了撇嘴说:“他赶工呢,上个星期请了两天假。”江波涛抬眼粗略的看了看这个房子,屋子里估计几天没有收拾,不过对于一个独居男人的房子的话还算整洁,电视机面前散落着一地的游戏卡,旁边还有一个手柄。另一个手柄还跟别的游戏一同堆在敞开的抽屉里,茶几上放了一盒抽纸和一杯白开水,白开水喝了一半,后面的沙发上搭了一件黑色的衬衫。

 

他跟孙翔聊了两句,旁敲侧击的问了租房的那个舍友怎么样。

 

冰箱是双开门的,里面的东西却不是很多,保鲜区里大多数就是酱料和面包,还有几把菠菜。孙翔轻车熟路的从里面拿了一罐可乐,正准备关上冰箱门的时候猛然想起了什么,他看了看沙发上的江波涛,冲着那边问了句:“喝饮料吗?有可乐,葡萄汁,胡萝卜汁…”他挨个报着饮料名,在看到那个大瓶的胡萝卜汁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一脸嫌弃:“我靠,疯了吧?居然喜欢喝胡萝卜汁?”

 

江波涛因为嗜甜的缘故,蛀了一颗后槽牙,上个星期刚去了医院补完。这会儿想起医生的话,那句葡萄汁在嘴里打了个弯又被咽回了肚子里,他答道:“白开水就行。”

 

孙翔给江波涛倒了杯水,自己开了那罐冰可乐,仰头喝了一口才回答了江波涛的问题,他说的很快,这话估计在心里说了个十几遍:“是个帅哥,还会做饭,就是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

 

江波涛点点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

 

江波涛正式住进去是在五天后,那天的S市正好是个雷雨天。他直接打了个的过来,出租车不能进小区,他也没办法只能付了钱下车跑进雨里。所幸那栋楼离着大门口不远,雨势也小了不少,江波涛跑了两步就进去了,也没淋成落汤鸡。他从兜里掏出钥匙开了门,继而费力的将后面的行李箱拖进门,等到他随手带上了门,一抬眼就看到了周泽楷。

 

屋子里没开灯,显得有些昏暗。第一次进来时散乱在地上的游戏已经被收了起来,周泽楷穿着睡衣架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着一部战争片,手上端着个碗吃面条,估计是刚下好的,里面还打了两个蛋。

 

外面的雨又开始下了,雨滴打在玻璃上劈里啪啦直响,混杂着电视里不断地炮火声在这小块区域里回荡着。这场景对江波涛来说太熟悉了,七年前江波涛周五都要赶回家吃饭,吃完饭之后在回到这里。周泽楷周五晚上就随便应付,有些时候是便利店的饭团,大多数时候都是方便面。而今,现在的周泽楷和七年前的周泽楷重叠在了一起,像是就等着他踏进这个门。

 

江波涛站在玄关处与周泽楷相望着,周泽楷的神情也有些楞,眨了眨眼默默的将挂在外面的面嗦进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用江波涛的话打破了这场对视:

 

“真巧。”

 

 

3.

 

“哎,经理你知道吗?”杜明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他的嘴里还含着一块榴莲糖,一说话都是一股子榴莲味,可他本人还不自知,继续往下说着,“据说今天要空降一个副经理过来。”

 

周泽楷正拿着手机回信息也没来得及搭腔,倒是孙翔先嗤了一声。杜明一脸莫名奇妙的看着孙翔,对周泽楷说道:“翔儿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火气这么大?榴莲糖我又不是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吃,至于?”

 

周泽楷手上的动作不停,轻轻嗯了一声作了回答。

 

杜明一脸震惊,他又往周泽楷那儿凑了点,榴莲味直冲周泽楷面门:“真的假的?真的吃错药了?”

 

周泽楷默默地往后移了一下凳子,将手机收进了口袋里,这才准备将思维跑到不知道哪儿去的杜明给拉了回来,说:“副经理。”

 

杜明这才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哦,副经理,你知道他要来是吧?”

 

杜明话音刚落,周泽楷裤兜里的手机伴随着一阵震动,屏幕重新亮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想,我不光知道要来,还知道他到大门口了。

 

江波涛很快就到了这儿,他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鼻梁上架了一副细边眼镜,站在他们老总旁边。这印象和杜明想象中的差远了,原本杜明想着副经理嘛,电视剧里大多数都得是个中老年人,啤酒肚肯定是有一个的,发际线估计也往后退了不少。性格一定要古怪,必要时还要一毛不拔。

 

直到下班杜明都不相信自己的预测会出错,他时不时就往江波涛那里望一眼,如此十分钟之后眼睁睁的看着正副经理一块下班走了。他看着他们两个远去的背影有些震惊:“我靠,这副经理一下子就把我们经理搞定了?”

 

孙翔冲着他翻了个白眼,说:“你是不是傻啊,那是周泽楷新找的合租人。”

 

周泽楷找合租人这事儿杜明是知道的,可杜明怎么知道空降的副经理就是周泽楷找的合租人。他一琢磨觉得不对,他都不知道孙翔是怎么知道的?他刚准备问孙翔,发现孙翔已经提着包走到了门口,准备下班了。

 

杜明“靠”了一声,粗略的收拾了一下东西追上了孙翔。

 

周泽楷和江波涛下了班就去买菜,他俩工作分配的挺好,毕竟高中的时候合租过一段时间。江波涛是昨天刚搬进这个屋子的,其实他也没想过自己租个房子就能遇到曾经的合租人,觉得这事儿真的挺巧。但是已经过去了七年,有些习惯早就改的差不多了,索性大致上的磨合也没出什么问题就随着去了。

 

当初他们两个合租的时候周泽楷还不会做饭,所以洗餐具的事儿从来都是他来,但是如今不一样,周泽楷早就学会了做饭。当初的江波涛做饭周泽楷洗碗的协议变成了今天做饭明天洗碗,周日如果不想做饭就直接去买熟食或者点外卖。

 

今天正好轮到江波涛做饭,这会儿江波涛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这时候周泽楷的手机来了条消息,周泽楷点开一看,是孙翔发来的。

 

孙翔先把报告传给了周泽楷,下面又跟了一句话:“你追你就从喜好下刀呗,他喜欢吃什么?”

 

这算是问到点上了,周泽楷想也没想直接秒答:“甜甜圈。”

 

他们高中门口开了一家甜甜圈,价格挺便宜,店面装修也好,每次一放学挤的满满的。大多数都是女生,学校论坛上胡乱评上的校花也经常光顾。可江波涛一个男生偏偏就嗜甜,时不时就去他们家买来吃。周泽楷知道了之后时不时就给他带,活动卡也跟着集了好几张,大部分的都送给了江波涛,还有两张没来得及送出去。周泽楷也没去换,于是那两张卡正和毕业证一起躺在抽屉里。

 

孙翔闻言却是一脸震惊,他再三确认了一下周泽楷的话语,发现周泽楷不像是耍他的样子,不可置信道:“一个大男的喜欢吃甜甜圈?你确定?!”

 

周泽楷点点头,回道:“高中天天带。”

 

孙翔分不清这个天天带是周泽楷天天给江波涛带还是江波涛天天带甜甜圈过去吃,他只能抓住高中两个下手:“都是高中的事了,你怎么知道他口味没变的。”

 

厨房里不断传来炒菜的声响,周泽楷在这片吵杂中垂下眼帘,捏了捏手指。孙翔一遍遍的提醒他已经过去了七年,七年的时间能改变太多了。人们总是在尝试新的道路,哪有他这样直愣愣的准备撞南墙的?其实周泽楷也知道,也许江波涛现在不喜欢甜甜圈,也许现在江波涛再也不碰甜食,也许江波涛现在已经大步向前改掉了曾经周泽楷所熟悉的一切。

 

但是也许呢,他还喜欢吃甜甜圈。

 

时隔七年再次遇上江波涛,周泽楷重新捡起了那份感情。他想试试,试试暗恋这种东西是不是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

 

4.

 

公司的对街上有一家开了很久的甜品店,店里生意火爆,算是个本地小网红,每次都排一长条的队。那队伍从店内蜿蜒到另一家店的店门,周泽楷每次路过都被这个程度吓一跳,如今,他也没想过自己也能作为这个队伍里的一员。他还穿着一身西装,与周遭的场景格格不入。偏偏女孩子就吃这一点,周泽楷在队里排了五分钟,拒绝了三个上前要微信的女孩子。

 

索性购买付账的速度挺快,周泽楷买了直接一盒甜甜圈,被包装好后拿着就走,离开了这家店。

 

这边新贴了规定,路边不许停车,违者扣三分罚两百。索性这边离公司不远,他的车就停在了公司停车库,直接走来的。他提着甜甜圈走天桥,可能是甜甜圈的包装过于粉嫩,回头者倒是不少。周泽楷只顾一个头的往前走,到公司的时候还没人来,他就先把甜甜圈放在了江波涛的桌子上后才进了办公室。

 

他原本在下面压一句话,拿出笔想了又想也不知道说什么,也就不写了。

 

江波涛到的时候周泽楷刚进办公室没多久,他看到桌子上的甜甜圈就有些了然。他刚来公司不久,嗜甜这事儿只有一个人知道,况且还是甜甜圈这种东西。江波涛看了一眼紧闭的经理办公室的门,将甜甜圈放在了一旁。

 

他的后槽牙又开始隐隐作痛,可能是前几天偷嘴吃的,周末也约了医生,这几天只能抱一下佛脚,假装自己是个认真听话的好患者。

 

两天公司堆积的事情有点多,周泽楷一上班就开始忙得晕头转向,等他忙完手上的东西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到了午休。办公室里几乎人手一个甜甜圈,好像是是刚发下去的,杜明一手拿着甜甜圈一手抱着茶杯喝咖啡,对江波涛说道:“谢谢副经理!提前下午茶的感觉太美好了。”

 

而他送甜甜圈的本人已经将包装盒收拾好,捧着个茶杯,回道:“这可是经理买的,我只负责发放,该谢谢经理。”

 

周泽楷正好出来,一出办公室就收获了一张好人卡,他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应了一声。而一旁孙翔正咬着甜甜圈看着他,他一直不太喜欢吃甜的,偏偏这时候吃的津津有味,他的下巴微抬,瞥了周泽楷一眼,像是在嘲讽。

 

你看,七年了,他早就不爱吃这个了,也早就不喜欢你了。

 

周泽楷垂下眼帘没说话,将报告给了杜明后就回了办公室。

 

周泽楷下午开了一场会赶了好几份报告,这会儿眼睛有些干涩。他将车钥匙给了江波涛,去开了副驾驶的门。他坐在副驾驶上系好了安全带,看着江波涛往前调座位。江波涛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扫下几片阴影,半张脸都匿在黑暗里。周泽楷看着他系上安全带后,问:“不喜欢?”

 

这个问题问得太突然了,江波涛一时分不清周泽楷到底在问他什么,是不喜欢这辆车的配置,还是不喜欢开车这件事,又或许是…。而此时周泽楷补充了一句:“甜甜圈。”

 

江波涛偏过头看周泽楷,笑着说:“嗯?这个太冤枉了,我也很想吃的。可是被医生明令禁止了呀,后面刚补了两颗牙。”说着他扯开嘴露出右侧的后槽牙,停车场的灯光昏暗,再加上不是特别明显,这会儿周泽楷粗略的扫一眼,有些看不出来。

 

不过江波涛都这么说了,周泽楷在心里松了口气。

 

他几乎想把这一段话发给孙翔听。你看吧,时间推着人前行,但是有些东西,仍是留在原地。

 

 

5.

 

一个人跟两个人太不一样了,一个人的时候随便应付,整天躺在床上都不会飙升体重。但是合租不一样,总不可能拉着另一个人应付,再加上两人总是在计划之外给自己加宵夜加下午茶,体重直线飙升那已经是必然了。于是两个人定了个计划,晚上少吃,吃完了就出去慢跑,谁先瘦十斤谁请客。

 

这场运动已经坚持了整整大半个月,终于在今天决定告终。两个今天多跑了一公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汗流浃背,周泽楷一直容易出汗,这会儿鬓角都湿了,正贴在脸侧。江波涛还在缓气,暂时说不上话,他深呼吸了几口,冲着周泽楷做了个请的手势。谁知周泽楷也冲着他做了这个动作,江波涛看了周泽楷一眼,先行一步站上了站上体重秤。

 

江波涛的脸颊烧的通红,这会儿正对着周泽楷有些得意的笑,他指着上面的数字对周泽楷,说:“九斤,我觉得我已经内定冠军了。”

 

周泽楷等他下来之后也站了上去,过了两秒稳定在一个数字上。周泽楷如实报上:“十一。”

 

江波涛正在边喝水边等待胜利的喜悦,听到这个数字有些不可置信,他连忙凑过来看:“不会吧?你明明吃的比我多呀!今早还偷喝了酸奶,还吃一包薯片。”

 

周泽楷的表情十分坚决:“没有。”

 

江波涛看着那个数字心都碎了,他捂着心口躺倒在沙发上:“我太难过了,我要吃一包薯片缓解一下我的情绪。”

 

周泽楷还在提醒他:“两斤。”

 

江波涛只觉得心口一痛,立马坐起身去卧室拿睡衣。他捧着一身睡衣出来,径直钻进了浴室,关门前对周泽楷例行汇报一次:“我洗澡了。”

 

周泽楷有些惊讶,问:“福利呢?”

 

江波涛知道他在说胜利者的福利,他的门还没完全关上,开了一道缝,他从缝里探出一个鼻尖,对周泽楷控诉道:“快给败者一点安慰奖吧,之后我可是要钱包心脏同时流血的。”

 

周泽楷闻言真情实感地评价道:“太苦了。”

 

回答他的只有一道关门声。

 

周泽楷也不会让江波涛真的请客,他只是怀念。曾经两个人租的那个地方,在电视机旁边挂了一块白板,上面记录所有他们打赌的项目以及赢家。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战绩总是难分难下,如今周泽楷已经不记得当初究竟比了些什么,记不清当初是谁略胜一筹了,只记得当初最后一个赌,他们两个都没来得及完成。

 

江波涛洗澡还算快,习惯性得在浴室里吹完头发出来。周泽楷进去的时候江波涛的头发半干,浴室里都是水蒸气,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晰,空气有些闷。周泽楷捧着衣物走进浴室,像是走进了记忆里的七年前。

 

周泽楷手机亮的时候正在洗澡,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连着震了两次。江波涛正在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周泽楷的手机和他的手机太像了,放在一块有些难以分辨,亮起的手机通知栏上连刷了两条信息,江波涛粗略了扫了一眼,上面的两条信息分别说着房租收到。

 

那是两个不同的号码,可偏偏没有一个是孙翔的。况且,孙翔当初告诉江波涛交房租的日子是十五号,如今才到九号,周泽楷怎么就交了房租了?他皱着眉头想着,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孙翔发了一条消息。

 

思索间,周泽楷已经洗完澡出来了。他的头发还没擦干,正在往下不停滴水,晕的睡衣肩膀上一片深色。他刚准备弯下腰去拿手机,就听到江波涛问他,他的语气很正常,就像是一个单纯的询问:“小周,房租不是十五号交的呀?”

 

周泽楷一愣,取了手机。一按亮屏幕就看到了通知栏上的两条消息。江波涛坐在沙发上还在等他的回答,他抿了抿唇,只好选择性的坦白:“不是巧合。”

 

这句话出口之后就容易多了,他重新抬起头看向江波涛。江波涛原本就比他矮,这会儿还坐在沙发上得仰着脑袋看向周泽楷。他所有的疑问都被周泽楷堵在了肚子里,等着周泽楷的下文:“等你的电话。”

 

那房子是周泽楷让孙翔挂出去的,只想等江波涛。纸条也是周泽楷给孙翔准备的,他抠着七年前的回忆将江波涛会问的,或许会问的都给了答案送到了孙翔手上。而孙翔也为了接江波涛的电话拒绝了七八个人,号码被好多人拉黑,那段时间几乎给客户打电话客户都觉得他是个骗子。

 

江波涛在之前已经就问过孙翔,孙翔一股脑的全交代给了江波涛,与周泽楷所说的大致相同。但是他也没忽略两份房租的事儿,他问:“那两份房租呢?”

 

周泽楷闭口不答。

 

周泽楷总是这样,不愿意回答的话也不会找话题带过去,只会嘴巴一闭直愣愣的看着那个人,一副不愿意配合的模样。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样子也知道问不出来,他手中抓着的手机重新亮起,上面是孙翔发来的两条消息:“周泽楷?他租两套房子我知道啊,他租好几年了,跟家里有矿一样。”

 

“这我哪儿知道?他又不说,也没让人去过。”

 

 

6.

 

江波涛吃饭一直比周泽楷快些,又恰好今天轮到周泽楷洗碗,江波涛将碗筷放进水池里之后就窝在沙发上看片子了。而周泽楷一个人吃完了饭,放下筷子后,抿了抿唇对江波涛说:“带你去个地方。”

 

剩菜还在桌子上,碗筷也在水池里泡着,他们俩谁也没管,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他们走出小区的时候是已经过了七点了,马路上都是饭后散步的行人,江波涛就这么被周泽楷带着走,坐上了去与公司反方向的地铁。

 

两个地方离得不是很远,三站之后他们就下了车。周泽楷领着他出了地铁站,穿过一道巷子拐进了一个居民楼。居民楼正对着马路,耳畔尽是鸣笛声。门口有一个菜场,不是正点,门口只有几根烂菜叶掉在地上。周泽楷领着他爬了五层,这里的居民楼没有电梯,江波涛只能跟着爬。几年坐在办公室的缘故江波涛踏上最后一层台阶鼻息就有些重了,他站在楼梯口缓了几口气,看着周泽楷打开了其中一间房门。

 

周泽楷率先踏了进去,江波涛也抬步跟上。房子不大,但八十平也足够住两个了。摆设相当熟悉,还有一些江波涛当时没带走的东西摆在上面,和周泽楷的东西成双入对。家具上没有多少灰尘,江波涛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这里的摆设和格局都和当初他们两个合租的房子差不多。

 

他们曾经住的房子也是在一个靠近马路的居民楼里,那会儿还算是市中心区域,坐公交去购物中心都方便。不过前两年城市规划将那片区域划了进去,前年年底拆了,现在那片区域已经被建造成了一个购物中心,前几天开业,人声鼎沸。而现在,周泽楷像是把曾经的时间重新梳洗整理,存放在了这里。家具上没有多少灰尘,阳台上还挂着洗好的衣物,江波涛起了个头:“你经常来这儿住呀?”

 

周泽楷边换鞋子边回道:“偶尔来。”

 

江波涛闻言转头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已然换好了鞋子,正准备往里走。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运动服,发型也没打理,刘海软软的趴在额前。江波涛想问的有很多,比如说,这个房子你找了多久布置了多久,比如说,实习期也负担着两份房租吗,再比如说,为什么要将曾经还原到这儿呢。可偏偏周泽楷就这么不偏不倚的对上他的目光,那答案几乎是明摆着写在了脸上。

 

我在想你。

 

循环的歌换了又换,手机换了两三个,住所也从城东搬到了城南,他们在不同的城市过着不同的生活,所隔的七年时间将他们之间砸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下面是万丈深渊,中间只有一道锈迹斑驳的铁索摇摇欲坠。而现在,周泽楷正无所畏惧的走向对岸,试图跨过这七年拥抱他。

 

江波涛没有换鞋,就这么站在玄关处看着面前的周泽楷,问道:“小周,你怎么能确定我会打这个电话呢?如果我一直不打呢?”

 

如果当初微信没有通过你的好友申请,甚至根本没有去过那场同学聚会呢?

 

周泽楷似乎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他目光直冲冲的对上江波涛,笑着说:“一直等。”

 

周泽楷在这个这座城市里辗转反侧了七年,他在找也在等。几个星期前,他等到了江波涛转入他们公司的个人档案,等到了与江波涛的再次重逢,等到了江波涛的微信号,没理由等不到他的电话。

 

江波涛凝望着周泽楷,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他们也没在那个房子里待多久,只是参观了一下周泽楷的布置。周泽楷将高中所有的东西都搬来了这里,高三的课本错题集,还有一张被裱起来放在书桌上的毕业照。和另一个房子一模一样的两个手柄和双人游戏的卡碟一起堆在客厅电视下面的抽屉里,电视机旁边的白板上按照曾经的格式写上了两个人的名字,却只有一个赌约。

 

是之前的那个。

 

从房子里出来之后他们也没有急着回去,只是顺着道路走着。这个房子另一边的街道上出了不少烧烤摊,这会儿正忙碌的不行。当初周泽楷和江波涛也总爱吃这些,大晚上的复习完就跑去吃烧烤。那段时间别人都瘦了一圈,只有他们保持着体重。

 

江波涛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眉头微皱,嘴唇轻抿,像是在思考。周泽楷的神情太过认真,江波涛封存了七年的感情卷土重来,声势浩大,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防御层土崩瓦解。咆哮过后,在满地的废墟之下,悠悠的开出一朵花来。这朵名为暗恋的花朵在地里呆了七年,失去了氧气阳光却依旧存活于此,如今终是破土而出。江波涛缓缓的停下了脚步,周泽楷还在向前走着,背影像是要融入这片月色里。

 

“小周。”他喊了一声。

 

周泽楷闻声转过头,双眼被路边灯光照的晶亮一片,正注视着他。七年前没有被踏出的一步终于被越过,江波涛站在浓重的夜色里向周泽楷张开了双臂,周泽楷就这么披着月光大步走向他,在拥抱他的同时给了他一个迟到的亲吻。

 

我要用吻,将你锁在我的怀里。

 

 

评论 ( 29 )
热度 ( 411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