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请您随意。

【周江】台风过境

提前发文保科四。这个风格写的挺爽的…

 

 

 

江波涛坐在候车大厅里抱着手机看电影。

 

落地窗外乌云黑压压的一片,成功的将黄昏衬成了黑夜。外面的雨停了片刻又开始下了,狂风带着雨点打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的直响,最后被广播的女声给盖了去。前面一辆车已经停止了检票,江波涛从电影界面切了出来看了看微信。周泽楷的对话窗口被他设了置顶,备注就是一个周字。下面员工群部长群消息数直往上飙,唯独周泽楷的窗口没有一个小红点。

 

对话框的时间停留在了17号的晚上,是一次时长一个多小时的视频通话。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发过任何消息,这要是放在QQ上,巨轮早就跟随泰坦尼克号的脚步沉入海底了。

 

毕竟他们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联系了。

 

异地恋最怕不联系,一旦不联系,感情就变得岌岌可危。用杜明的话来说,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哪怕是同城也算是个冷暴力闹分手的地步。但是江波涛不以为然,你忙我也忙,自然就不联系了。

 

江波涛最近是真的忙的晕头转向,上个星期上头卡着周末的时间布置下来一个新任务。这任务来的正好,之前的没完成就踏上门,导致整个部门轮着加班加点了三四天,这两天才得了空。好在老板还没到魔鬼的程度,忙完了之后也给了两天假期。

 

两天时间对于江波涛来说不算长,倒是因为难得放假显得弥足珍贵。他想了想,决定用这个珍贵的假期去会个男友,他的电脑屏幕已经蹦到了网上购票页面,偷着时间选班次。恋爱使人盲目这话没错,冲动型消费也是人人都会有的。江波涛就这么一边自我催眠着,一边买下了车票。

 

谁知道偏偏老天不给面子,前两天还天天艳阳高照,身处火焰山。如今一盆水浇了个透顶,雷公电母风神齐齐上阵,灭了三味真火不说,还直接将一难变成了九九八十一难。太厉害了。江波涛想,自己还没到,台风倒是先一步会了自己男友。

 

其实江波涛一开始没太在意台风这件事,毕竟一年说来十几次台风,有的时候也就配合的刮两下横风,顶多就是出门没了发型,走路没法儿走直线的地步。可他也没想到这次是真的,直接将江波涛的计划卷成了一团乱七八糟的毛线团。


江波涛都算好了,到那儿的时候差不多五点半,坐地铁过去半个小时。运气好的话能接周泽楷下班,运气不好那就直接在饭店见,给个惊喜的同时还能约个饭。…哎呀,这波血赚。

 

可人算不如天算,这场声势浩大的台风刮停了许多班次的车,江波涛的车虽然没在里面,但是也晚点了一个多小时。他就只能坐在候车大厅里等,他手机掉电快,早上还没充满。索性带了充电宝,要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个多小时。候车大厅里的广播一辆又一辆的报,他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有那么一瞬间的退却,想等台风过去再去会男友。

 

可是又想,这假期不知道多久来一次,再想想他们这个星期没怎么联系,也很久没见着周泽楷了。两个大男人谈恋爱不兴张口闭口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这辈子都想跟你一起,这种感情说出来就显得有些矫情,可思念这东西就让他坐立难安。

 

他在时隔一个星期没跟周泽楷说过话的当下,迫切地想要看到周泽楷。

 

 

 

等到他上车的时候已经到了周泽楷下班的点,估摸着跨过两个城市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吃完饭了。周泽楷洗澡时间普遍早,等他下车指不定周泽楷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电影了。江波涛这么一想,哈,男朋友日常已经被他掐指一算算出来了,不亏。

 

他的手机塞在裤兜里也没响过,好不容易蹦出来的一个消息是杜明问他到了没。江波涛上车之前买了瓶乌龙茶,一手拿着喝了一口,一手慢悠悠的打字,回了句:“没呢,选位不当吃了个大招。太惨了呀,几十辆车中就我这辆停了一个多小时。”

 

杜明那边回的挺快,看样子是就专门等着他回复:“那你到那儿都几点了啊?”

 

江波涛回道:“差不多要八点多,九点的样子。”

 

当初江波涛买票的时间还问过杜明,结果杜明的话顶多做了个参考作用。这会儿杜明有些恨铁不成钢,说:“你当初还不如听我的直接买六点多的火车。”

 

江波涛将茶拧上了瓶盖,放在了一旁,回:“哎,难得一次没算准嘛。”

 

杜明那边暂时没了回复,估计是去忙了。江波涛切回列表刷了刷,周泽楷的对话框一直没来消息。他在输入框里打了又删,最终还是没和周泽楷主动联系,毕竟一旦联系了,惊喜就只剩下喜了。

 

车窗已经被暴雨糊了个彻底,只能看到几团色彩。车内的空调在这种天气就显得有些低,所幸江波涛没坐在风口,倒还好些。快到第三座城市的时候,他已经窝在座位上看完了昨天下载的电影,只能开始刷朋友圈。周泽楷在半个小时之前发了一条,发的是今夜的晚餐,卖相不错,还是周泽楷近期最爱的牛肉盖饭。

 

你看吧,有了男友加成就算得挺准。

 

江波涛冒着台风穿过了五座城市,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之后下了车。他随着人潮出了出站口,一抬眼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在这里的人,这个人在他的掐指一算里应该已经躺在床上看动作片了。耳边风声呼啸,盖过了一切声响。周遭的镜头都被拉远模糊,他的男朋友成了这场浪漫电影中的男一号。周泽楷在这场骤雨中正撑着伞向他走来,一步一步踩着雨点踏在他的心尖上。

 

实在不应该,在交往两年之后免疫力丝毫没有上升,却已经反降到在此刻要举手投降的地步。

 

周泽楷穿了件白色衬衣,袖子卷到了手肘处,露出了江波涛送的表——自从江波涛送他之后就一直带着,似乎就没有换过。领带已经摘了,估摸着已经塞进了背后的双肩包里。双肩包挺大塞得不算满,偏偏让他看起来像是观光旅游团的导游小伙,他手中还拿着一杯奶茶,估计是就在火车站买的。裤脚处溅上了不少泥渍,头发也被打湿了不少,鬓角的头发贴在脸颊上,带了些狼狈。

 

江波涛就站在原地,有些茫然的看着周泽楷用手中的奶茶换过了他正拉着的行李箱。江波涛想说的太多了,几乎都涌在了嗓子里,正上演着一出角逐。

 

可周泽楷没等他问就已经开始如实交代了:“问杜明的。”

 

“本来也是今天,退了票。”

“不然就错过了。”

 

江波涛才从这件事里缓过来,又被砸的措不及防,他顺着周泽楷的话往下问:“等了多久呀?”

 

周泽楷一手拉着行李,一手偷偷拉着他往前走。周泽楷的手有些冰凉,还带了些湿意:“不久。”

 

哪里不久。江波涛看着手中的奶茶,上面的标签是标注的是热,到现在已经冷了。他咬着吸管吸了一大口的同时,周泽楷转过头又问他:“失落吗?”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问的是他没给到他惊喜这件事,估计杜明已经将他所有行程向周泽楷全透露完了。他笑了笑,将半杯奶茶喝了个干净,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丢了进去。他冲周泽楷比了个手势,说:“还好,只有一点点。因为奶茶你没加波霸。”

 

“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失落的了,毕竟我来这儿就是想看看我男朋友的呀。”

 

评论 ( 18 )
热度 ( 227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