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策

第二眼献给日落。

枪火

具体的还没想好,摸一下。

 

 

“放松。”

 

周泽楷按住江波涛的肩膀,稍微施力往下按了按视作提醒,江波涛感受着肩膀上的手掌,深吸几口气稳了稳情绪。这次军区的新生选拔与以往不同,以往由于人数不够通常都是进入各自分部才开始训练。而这次由于年前的一大新闻,加入军区的人急剧增多,上头发布了新规定,新生在集训一周后由会各自选择自己想加入的分部,由当部的教官进行选拔。

 

新规定是在考试之前发布的,紧张可以理解。但是前面这位紧张得握不住枪倒是出乎了周泽楷的预料。印象分降了一截,不过身为教官也不能还没开始就直接给个红牌,他只得搁下了继续比试的念头,试图先帮这个新学员放松一下,他问:“第一次?”

 

江波涛看周泽楷这样就放下了枪,转过身有些无奈的冲周泽楷笑道:“是呀,紧张的不行,我手都在抖了。”说完还摊开手掌给周泽楷看,为了让周泽楷看的更清楚些,他还特地凑近了些,周遭的灯光把他手掌的冷汗照的晶亮。

 

“警校毕业?”周泽楷看着那只手,有些疑惑地继续问道。

 

江波涛的资料周泽楷看过,毕业学院那栏填的是警校,按道理说这份资料是不会出错的,那么既然是第一次用枪,他又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

 

周泽楷蹙着眉头仍在思索,江波涛却是兀得动了身。江波涛翻手旋过枪口用枪托瞄准周泽楷的太阳穴毫不留情地砸去,近距离的突袭打的周泽楷有些猝不及防,他只来得及抬臂相抵,扭身抽手拧住江波涛试图反击的时候,脖颈处陡然传来一阵冰凉。

 

——江波涛手中的短刀正贴着他的脖子。

 

头顶的机器迅速的响了起来,三声之后铁门缓缓打开,与此同时响起了一个机械女声:“考核通过。”

 

而他面前的江波涛正笑眯眯的看向他,冲他眨了眨眼。周泽楷愣了愣,随即松了手,江波涛见此也收了短刀,说道:“正面我肯定打不过长官的,只能用一些小手段了。刚刚蒙骗了一下长官,我的确用过枪,但还是喜欢这个。”

 

周泽楷闻言点了点头,评价道说:“实力的一种。”后面还有六名学员,江波涛冲他行了个军礼便转头向门口走去,他在江波涛快要踏出门槛的时候又补上了一句:“恭喜,首A。”

 

 

 

黄少天到的时候周泽楷正在整理新生名单,办公室里就周泽楷一个。他刚到门口还没进门就开始发表感言:“厉害啊,我听说这届新生有个摆了你一道啊。你还真别说,我还没见着有哪个新兵敢这么对考官,有点意思啊。不过你可能还不知道,这还不到一个小时,都快传到微草那边去了。”

 

周泽楷一抬眼就看到黄少天穿着蓝雨的军服大大咧咧的走进来,他往周泽楷对面一坐,将手上的水杯往桌上一放,继续说道:“不过你也是太温柔了,这都能信,要我直接给个红牌让他下场了。让他们这群新兵蛋子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现实的残酷。”

 

周泽楷将名单放在一边儿,回道:“规定不允许。”

 

方锐估计刚训练完一批,穿着教官服就走进来了:“叶修大大曾经说过,规矩就是用来钻空子的是吧?哎哟蓝雨来这么早啊,说一大堆话了吧?有没有想过枪王大大经不起你的摧残啊?”

 

黄少天转过头对着走进来的方锐和叶修顺嘴回了一句:“这是你自己说的吧?你们兴欣来的不迟啊,一来还来俩。”

 

叶修闻言道:“你还真没说错,这就是他自己说的。”

 

黄少天也懒得理他们,就将话题转回了新兵身上:“哎周泽楷,待会儿下午你们集训的时候让我看看啊,我来看看那个新生长啥样,你可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都快笑死了,要不是我当时手上还带着人,我早跑过来围观了。”

 

周泽楷从另一旁抽出了一份名单,递给了黄少天,问道:“蓝雨新生呢?”

 

“怎么这么光明正大的打探敌情呢?”方锐嘴上这么说着也跟着凑过去看,那名单上的照片估计是几年前照的,还穿着一身校服,看起来青涩的很。黄少天啧啧两声,回道:“我就随便说说我难道还能真不去啊?不过这个新兵看起来很天真纯朴嘛,也怨不得你了。”

 

“不简单呐。”叶修评价道。

 

评论 ( 15 )
热度 ( 186 )

© 游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