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翔江】磁铁效应



*严重ooc,突破天际。
*没有逻辑,瞎写八写。




1.


江波涛喜欢孙翔,不是同队友谊,是升华之后的革命感情。他自己是知道的。

江波涛曾经也思考过为什么会喜欢孙翔这个问题,他琢磨了许久,给自己琢磨了一个自己都不信的回答:可能是富有挑战性吧?

许斌原本昏昏欲睡,在听到这个回答之后立马精神了,深情鼓掌,并以一种惊叹的口气感慨:厉害啊!还富有挑战性,我以为你的内心已经腐朽了呢。

江波涛决定不理他,给许斌随手发了一个表情包之后就去玩消消乐。

他连过六关之后终于想起了被他放置的许斌,他切回对话框看到了许斌那句,你可以试探他一下啊。

江波涛觉得许斌说的很对,所以他决定去找孙翔谈谈,打探一下敌情,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于是他就在伟大的晚上八点,敲响了孙翔宿舍的门。

孙翔估摸着刚刚在床上打手游,床单被碾的乱七八糟。江波涛打了声招呼:“小孙,晚上好呀。现在方便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孙翔侧了侧身,让了路:“进来吧。”

之后江波涛就越过了重重阻碍,蹭到孙翔旁边坐下,并以一种感叹的口气说:“小孙啊…。”

孙翔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抖了抖:“副队,咱能换个称呼不?我总觉得我妈在我面前。”

江波涛忧郁的看着他:“孙翔啊…”

孙翔立马摆摆手:“副队,你这个语气我总觉得我爸要对我促膝长谈一个小时。”

江波涛又换了一个:“翔哥啊…”

孙翔放弃了抵抗:“你还是直接叫我大名吧…。”

江波涛点了点头:“那好吧。孙翔啊…。”

孙翔应了声。

江波涛顿了顿,左手卡在了空中,声音全卡在了喉咙口,片刻之后他说:“等等,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孙翔有点惭愧,毕竟江波涛是来找他说事儿了,自己二话不说直接让人都忘了自己要说啥了,但是又觉得这个事儿不能全怪自己啊。孙翔理直气壮的想?

不过这事儿还真不怪孙翔要折腾这么久,毕竟小时候孙翔语文烂的跟屎一样,作文用词就是,天是蓝的。天上白云是白的,就跟路边的一块钱一串的棉花糖一样。海就很巧了,跟天空是一个色的。

就为这个作文,孙翔他爹他妈操碎了一口金刚心,愣是没把他用词提高上去。孙翔他妈给他买了本满分作文,天天睡前给他念,差点给孙翔神经病念出来。

江波涛那个语气像极了要跟他促膝长谈的爹妈,他下意识的就想捂住自己耳朵抵挡满分作文的摧残。

最后他们俩也没谈成,因为江波涛来之前打的腹稿已经被孙翔两次打断切的干干净净了。

江波涛从孙翔宿舍出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真是信了许斌的邪。


2.

江波涛追孙翔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要不然被拒绝了太尴尬,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是不太明显孙翔又不开窍,他总不可能借个电钻给孙翔钻个窍出来吧。

江波涛很无奈。

但是孙翔却是喜滋滋的,他觉得他们副队人特别好。江波涛这么多天努力好歹不是没有成效的。至少人问起孙翔,孙翔能说,周泽楷是队长,江波涛是好副队!

好歹多了个好字呢。江波涛这么安慰自己。


3.


孙翔有个不算毛病的毛病,总喜欢无意识的炫耀什么东西。之前秀竞技场战绩,之后就莫名其妙开始秀副队。就比如他们七期群里,唐昊说一句,他们战队对面那家包子真他妈的难吃。孙翔就能在下面跟一句,我们副队给我们带的早餐可好吃了!

刘小别说一句我去食堂就迟了那么一点,就只剩水煮西兰花,还配了一张白饭配西兰花的图,显得特别惨绝人寰。在他感受生活之悲惨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孙翔在群里发的烤串,配字,哈哈!刘小别你太惨了!看!我们副队带我们出去撸串了!

这不是一般的欠揍,是特别欠揍。

群众很生气,气的牙痒,痒到想嚼口香糖。他们边嚼边在心里立下血一样的誓言,下次在场上遇到一叶之秋肯定要往死里揍。

到时候如果有记者采访问,为什么这么针对一叶之秋呢?

他们要以冷静从容的姿态,回答他:有仇,很大的仇,杀父之仇。

要贯彻“团体赛可以输,但是一叶之秋必须死”的精神…不,团体赛不能输,一叶之秋必须死。

不过在孙翔无意识拉了一身的仇恨之后,江波涛在他们心里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凭啥别人副队早上给带包子,晚上偷偷带人出去撸串?

孙翔掐指一算,曰:天命。

当然这句话很快就淹没在了图海之中。短短两个字后面跟了一排打人的表情包,贴心如刘小别还把挨揍那个人光洁锃亮的脑门上给p了个孙翔大名。

黑体,加粗的。

不过就算是天天用表情包揍孙翔英俊的小脸蛋儿,脸都快被打的陷脑壳里了,也抵挡不住孙翔天天秀副队。

江波涛对我就是好,我就是要给你们看看。孙翔洋洋得意。

后来唐昊终于忍不住了,以权限狗的身份把孙翔禁言了三天。在看到孙翔被禁言的那一刻,大概所有人的内心只有一个爽字。

没有孙翔的日子太爽了。

孙翔被禁言了很难过,但是他躺在床上明媚而忧伤了两分钟之后就听到了敲门声。他很愤怒,他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去开门,想看看这个打扰他进军忧郁青年的人是谁。

如果是杜明我就骂他一顿,如果是周泽楷我就瞪他一眼。他想。如果是…

他还没想完,就看到了江波涛笑眯眯的脸:“没打扰你吧?”

孙翔感觉自己憋了一肚子气的被江波涛这根针一扎,漏了个精光。他点了点头:“没。”江波涛站在门口,将手中夜宵递给他说:“那就好。我们晚上点了夜宵,本来在群里问了,你没回答。我就帮你点了一份,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甜的?”

孙翔接过夜宵:“挺…挺喜欢的。”

江波涛笑了笑,仿佛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呢。”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还有点事,先走啦。晚安。”

孙翔抱着夜宵站在原地:“晚安。”

如果是江波涛的话,那就乖乖吃夜宵。他这么想着,把袋子里的夜宵打开吃了一口。

我去,太他妈的好吃了这个!在他想猛干食物之前,理智告诉他,要拍照。他飞快的换了几个角度拍了拍之后,风卷残云的吃完了一袋子食物。

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爬上床修图去了。

三天之后,七期开始懊悔禁言这个选择。被禁言了三天的孙翔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一连串发出了攒了三天的图。

邹远终于忍不住了,他在孙翔一大堆图片底下跟了句:孙翔,你是不是暗恋你们副队啊?

孙翔顿时震惊了!停下了自己发图的手!孙翔一连好几天没在群里秀副队!

耳根子终于清静的唐昊众人排着队给邹远发了一排大拇指。

牛逼!



4.

孙翔在群里也不是白沉寂的,他正躺在床上一边抖腿看电影,一边思考他的人生大事。

不能吧?我是男的,江波涛也是男的。顶多就一同队的手足情深啊,怎么就上升成暗恋了?

这么纠结的后果就是他失眠了,他躺在床上跟烤饼似的翻来覆去。以至于第二天去训练,他是挂着黑眼圈去的。杜明见了他吓了一跳:“我去,孙翔你这是大晚上的被妖怪吸干了精气啊?”

孙翔坐到自己座位上开电脑,打了个哈欠说:“没,思考问题来着。”

周泽楷关心的说了句:“注意休息。”

孙翔边插卡边应道:“知道了。”

这天江波涛来的有点慢,正好踩着点。他将手里的早餐各分给了队员后,给他塞了俩个包子,小声对他说:“给你奶黄的。”

孙翔看了看那两个奶黄包,没由来的一阵感动。他们战队门口的奶黄包特别好吃,经常要提早好久去买。孙翔有幸吃过了一次之后就忘不掉了,可偏偏又懒得早起去,就索性一直馋着。

江波涛看出了他的心情,对他说:“正好蹭到的,没早起。”

他总不可能说他定了十几个闹钟起床排队吧。江波涛这么想着,一边弯腰开主机。

周泽楷头顶有一个旋,如果洗完头没干透就睡觉的话,发旋那块的头发肯定会翘起来。连上头发,身高直逼孙翔。

江波涛头顶有两个发旋,孙翔看了看他,觉得人们说的都没错,发旋多的人,聪明。

他有些发愣,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点了点那个发旋,江波涛抬起头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摆了摆手,解释道:“我们那儿人都说有发旋多的人聪明。”

江波涛看着他笑了笑,说:“谢谢啊。”

孙翔撇过脸觉得自己完了,他觉得江波涛笑起来特好看怎么办啊?



5.

孙翔认清自己的感情之后也不在群里秀了,甚至消息的懒得回了。邹远还怕那句话给他打击出什么病来,特地去小窗私聊了一番,试图吊起孙翔的激情。如果不行,就找江波涛开导开导这个失足少年。

邹远点开了孙翔的小窗:孙翔,你没什么事儿吧?

孙翔收到消息一脸疑惑:我能有什么事儿?

邹远:我看你都不怎么在群里说话了。

孙翔:哦,我忙着呢。

邹远随手一打:你忙啥呢?

孙翔:我追人呢!

邹远收到了惊吓:谁啊?

孙翔秒答:江波涛啊!

邹远事后表示我没想到只是随口一问,我差点自个儿成了失足少年。

孙翔忙着他的追夫大计,暂时没空理他们。后来他发现了七期的好处,七期内部群他的眼里立马从秀副队根据地升级成了恋爱咨询事务所。

孙翔:你说我给他带个早饭,然后早饭里夹张纸条是不是特别的炫!

唐昊表示他只会当发票给你拧巴拧巴扔了。

刘小别咆哮:我操!快把之前那个孙翔还回来!!



6.


不知道是不是用出去撸串儿吃夜宵的缘故,轮回平均体重疯狂飙升。经理下令控制饮食。没有了夜宵和肉包的滋润,轮回全队很快就萎了。

到最后首先忍不住的是孙翔,他和江波涛私聊商量着偷偷出个开个灶儿。孙翔开始忽悠江波涛:周泽楷就不用带了,全队形象靠他撑,不能胖。杜明吕泊远也不用带了,容易说漏嘴。

江波涛觉得有理,于是他们毫无愧疚准备溜出去。

但是很快他们就出现了分歧,起因是江波涛问孙翔是海底捞还是去撸串?

孙翔说去撸串吧,好久没吃了。江波涛却对海底捞有某种执念,原因是服务员态度好。后来江波涛想了想,决定公平竞争,于是他们点开魔法表情开始猜拳。

江波涛说:你先。

孙翔毫不犹豫点了一下表情,出来一个布。

江波涛回了他四个字:我出剪刀。

孙翔顿时就气了:我操?不是说好公平竞争吗!江波涛你怎么这样!

后来他们愉快的吃了一顿海底捞,孙翔拍了一堆图。

他发了一堆图在群里,回报社会。他想,跟江波涛吃海底捞只需要捞就行了,江波涛总会把东西都烫好的。

他开心了,七期群里就不那么开心了,大半夜看到吃的就很烦躁的众人,决定晾着孙翔。

晾了一晚上。



7.

一个月前,江波涛在打消消乐的时候,通知弹出一个推荐。他截个图发给周泽楷说:两情相悦这种事什么时候会落在我头上啊!

周泽楷看了看截图那行“十年风雨相知相守,爱情马拉松”了之后沉默了很久,安慰道:会有的。

一个月后,江波涛就在厕所门口被孙翔拉住了。

孙翔在前一天的晚上觉得这么下去不行,他们在体重飙升的同时没有任何进展。他琢磨着直接告白,但是直接说喜欢会不会吓到江波涛?他想了想,决定去网上搜一封情书背一背。

还自己加了几句,类似于“奶油包就跟你一样,甜到我的胃里。”他对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深情的说了几遍,在一片鸣笛声中,觉得自己就是个小天才。

而真正面对江波涛的时候,孙翔眼神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最后他看向江波涛身后的厕所门上的图标,说:“副队。”

江波涛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你愿意…”孙翔一紧张昨天晚上背的告白台词全给忘了,但是到了弓在弦上不得不射的时候,他豁出去了:“跟我一起搞事吗?”

孙翔心道:完蛋。GG了。

江波涛问:“搞什么?”

孙翔豁出去了:“搞…搞对象吗?”

江波涛笑了起来:“搞啊。”

当天晚上周泽楷在看电锯惊魂的时候手机疯狂抖动,江波涛说,我之前说怎么会有两情相悦的爱情啊,今天就落我头上了。

周泽楷看着屏幕里被开瓢的人,回了个恭喜。

他一点都不想提江波涛微博小号刷屏一般转锦鲤的事。

8.


孙翔跟江波涛在一起了之后,秀副队秀的更加来势汹汹,犹如涛涛洪水,一下子就把众人拍倒在沙滩上。

最后刘小别使出邹氏必杀:孙翔,你是不是喜欢江副啊?

孙翔秒答:喜欢啊!贼啦啦的喜欢!

刘小别震惊了,之前还不是这样的!不过没关系,就趁他愣神的功夫,邹远自动替补:你这么喜欢他,你们副队知道吗?

孙翔答:不。

刘小别同志瞬间就安心了,七期群里也安心了。毕竟求而不得这种事,应该会击碎孙翔幼小的少男心的。

他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孙翔接了一句。

孙翔:是我的副队。

邹远不安心了!刘小别不安心了!整个七期群里都不安心了!

他们预料到了世界末日的到来。

俗话说的好,铁打的江波涛,磁铁打的孙翔。

评论 ( 14 )
热度 ( 118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