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酒

随便写写。

【翔江】漫漫



*逻辑是没有的。
*ooc是上天的。



1.

孙翔是被惊醒的。

在这个冷热交替的五月,宿舍的空气沉闷的心慌,但又实在是没到开空调的温度。他就淘宝买了个小电风扇,准备在他不在宿舍的时候开着吹吹,改善空气。结果万万没想到,他看着手机屏幕秒睡了,然后他就忘了关电扇了。

于是他就在这个伟大的早晨被一阵阴风惊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外面的天还没亮透,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勉强能看清物什。孙翔属于那种一醒就睡不着的类型,他翻了翻身,被子和床单被他拧的皱巴巴的,这才把意识给弄清醒了。

他伸手摸了摸手机,点开屏幕,手机界面还停留在百度搜索界面。他扫了扫屏幕顶上的时间,5:40。又接着看搜索引擎。

框里明晃晃的几个大字:“怎么追求一个同性?”他点开热评,匆匆扫了几眼觉得还行。

就这么办吧。他想。

决定了之后他就下床洗漱,照了照镜子差点吓一跳。这个看起来被妖怪吸干了精气的人是谁?我去,我的大外双呢?

他看着因为没睡好而消失的大外双,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忧郁,又想了想江波涛,他觉得自己更忧郁了。

他又不傻,他知道自己喜欢江波涛。问题是,他还不知道江波涛喜不喜欢他。

情感问题很快就会成为孙翔进军犹豫青年的最大助力。也许在几个月后,他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用忧郁的眼神看着江波涛,忧郁的叫了声:“副队…”

停,不能想了,孙翔,这太可怕了。

虽然不知敌方军情,养兵多少,但是架不住我们资本雄厚啊。虽然孙翔是个情犊初开的小处男,但是孙翔他妈教育的好啊!喜欢就追,咱有资本,而且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咱不吃亏。

所以他就在纠结了也许很久实则也就一个月之后,查了一晚上的引擎。


2.

在情感方面迟钝如孙翔照理说不应该首先认识清楚自己的感情,但架不住人长得帅啊。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长的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在预习功课的同时,有了一本课课通。

与很多故事开始一样的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孙翔梦见了江波涛。其实这也没什么,毕竟那时候他刚加入轮回不久,江波涛天天在他面前晃荡与他研究新打法。梦到队友嘛,就跟梦到初中同学一样的。

重点的是,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意识到了一个深沉的问题。

他内裤湿了。

他梦到了江波涛,然后他内裤湿了。

他回想了一下梦里的江波涛,悲惨的发现内裤湿的更厉害了。

这件事给孙翔要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以至于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看到江波涛都是贴墙走,生怕江波涛看出什么了。

而事实就是江波涛内心仿佛只有纯洁的同队情根本认识不到这一点。他只是奇怪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孙翔这么躲着他。

他就在内部群里说了。杜明立马跟上了一张贴墙走的孙翔的照片,吴启跟了一排哈哈哈哈哈,方明华在一分钟之后发了一张汤姆猫贴墙做对比图。反应快速如吕泊远立马在孙翔的照片上画了一对猫耳和一根猫尾巴。

荧光粉的。

周泽楷跟了一个大拇指的黄豆表示赞扬。

可怜那时候孙翔还没加内部群,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多了多少表情包,并在群里被评为表情包用起来最顺手的选手。

贴心如方明华还p了一个奖杯。

一个金灿灿的奖杯上印了一排大字:轮回表情包扛把子:孙翔。

毫不知情的他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跟个傻逼似的,一边又偷偷瞥江波涛。

以这个频率,如果我在一个明媚而忧伤的早晨发现自己变成了斜眼,我一定不会惊讶,惊叹,只会平淡的用另一个角度看江波涛来矫正它。孙翔想。

江波涛的手还挺好看的,江波涛皮肤好白啊,江波涛…

他漫无边际的想着,突然顿住了。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完了。

他喜欢上江波涛了。


3.


俗话说得好,知此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孙翔深沉的琢磨了一下午怎么试探江波涛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其表情之丰富,注意之集中,堪比做一套数学五三,以至于他忽略了江波涛原本弯不弯这个问题。

不过作为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孙翔的行动力贼快,他飞快了几本人气最好的言情小说,熬夜看完了他,并花了一个上午权衡了几本小说的优劣。虽然有那么两三本情节记岔了,不过没关系,他挑了一本人物性格表情鲜明,又觉得男主跟他一样酷的去问。

训练结束之后他拉住江波涛了正在拔卡的江波涛,叫了声:“副队。”

江波涛将账号卡拔出来塞在口袋里,疑惑的看着他:“小孙,怎么了?”

他说:“我给你安利一本小说吧,挺好看的。”

江波涛掏出手机边打开百度边说:“行啊,叫什么名字。”

孙翔有点不好意思:“狂乱总裁的危险娇妻。”

江波涛停下了自己打字的手,震惊的看着他,片刻后才慢慢的吐出几个字:“小孙品味还挺独特哈…”

孙翔点了点头,还补充了一句:“副队,你看完之后告诉我你喜欢男主还是男二啊!”说完他就挥一挥衣袖走了。

江波涛现在原地神情十分复杂,他有很多槽想吐,不知道要从哪儿吐起。

于是他找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默默的听完了全程,并表示自己喜欢男二。

江波涛:……

并不是很懂你们帅哥的休闲方式。

然后他就又去找了方明华,方明华表示炫酷龙少的亲亲宝贝更好看。

江波涛觉得是自己跟不上时代了还是怎么了?怎么所有人都在看霸道总裁?

然后他就醒了。

他有点庆幸这仅仅是个梦。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个梦跟现实有许多地方相同。比如说孙翔拉住了他并且要给他安利小说这件事。

他试探的问了一句:“狂乱总裁的危险娇妻?”

孙翔震惊:“看不出来啊江波涛!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形象可能保不住了,可能明天就连门口看门的老大爷都知道狂乱总裁的危险娇妻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立马昏迷过去。


3.

作为一个走在时尚尖端的新时代酷哥,孙翔的手机里有一个分组单独放着重金属音乐。有一次吴启摘下孙翔的耳机想抵挡一下经理的阔阔而谈,耳机还没塞进耳朵,就被一阵嘶吼声炸破了耳膜。

我的天,这是要在脑袋里磨菜刀啊。吴启默默的把耳机塞回了孙翔耳朵。

目睹了全程的孙翔表示你们这种凡人根本不懂重金属的魅力,它能完美的屏蔽周边的噪音,比如说现在。

孙翔摇头晃脑的听音乐的同时,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吴启眼里就上升成了脑子里有一块磨刀石的男人。

其实这不能怪孙翔,孙翔听的歌比较杂,手机里英文日文国语粤语都有,偶尔还能出个德语啥的。只是吴启摘下他耳机的那一刻,他正在用重金属屏蔽经理疯狂往外蹦的话罢了。

孙翔喜欢听歌是公认的,他就属于那种出门耳朵里不塞个耳机就浑身难受,耳机坏了就跟失去了命根子一样的男人。所以他通常过段时间就会歌荒。

之后就能在各大群里看到他在到处求安利。

孙翔歌荒很久了,一直没有什么新歌,喜欢的几个歌手也没有发新歌。他只能在听烂了的一堆歌中,翻出不是特别烂的那几首听。

之后他就迎来了江波涛,拍完广告回来的江波涛翻了翻内部群消息,给孙翔小窗分享了一首歌,叫告白。

没一会儿孙翔就回复道:谢谢副队啊,还挺好听的。

江波涛也没指望孙翔能懂,他正想把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他看到了孙翔又接了一句:就是没有上战场的感觉!

江波涛:……

他有点恨铁不成钢。


4.


孙翔新买了一条裤子,破洞的乞丐裤,两侧还挂着两根裤带。用孙翔的话来说,就是特别炫,炫到我越过重重人海,在一片苍茫大地之上发现了它。一眼万年,一见钟情,我立马就意识到它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杜明表示,就看中一条裤子你也能说成这样,哥们,中考作文得是满分吧?

孙翔说,很不巧,满分60我35。

杜明拍了拍手感慨:牛逼啊!

孙翔有个毛病…也不算毛病。就是特别喜欢炫耀什么东西。从那之后孙翔就天天穿着那条命中注定的裤子,不惧炎热,不怕痱子,走路带风,两根裤带迎风飘扬,随着他的步伐参观完了轮回。

但是有一个词叫乐极生悲啊。因为一上午都在开战术会议,他就坐江波涛旁边,时不时就能碰着江波涛的胳膊。纯情少年就很紧张,一紧张就开始喝水。直到会议结束,他一个人干完了两瓶怡宝。

之后去训练的时候,报应来了。水喝多了,就容易出水。他一下午就跟尿频似的跑厕所,直到他在四大皆空以后发现他引以为傲的裤带湿了。

那一刻,孙翔几乎崩溃了。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孙翔穿过那条裤子,也没见孙翔再喝过怡宝。


5.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关系,也可能是对怡宝已经绝望的关系,孙翔爱上了养乐多。冰箱里最起码屯了五板,瓶瓶排好,散发着圣洁的佛光,在冰箱里堪比十八罗汉。

可碰巧的是江波涛偶尔也会喝,他又懒得出去买的时候,他都会悄悄咪咪的在孙翔那里拿一罐。孙翔看到自己少了之后都会非常暴躁,直到他知道是江波涛拿的之后,他就多买了许多。

既然是江波涛要喝,那就喝吧。孙翔想。

直到今天他看到他的养乐多少了整整一板,五瓶!他愤怒了,他觉得江波涛做的太过分了。

他跑到了江波涛面前质问:“江波涛!你不能得寸进尺!我的养乐多!”

正在喝旺仔牛奶的江波涛愣了:“不,不是…”

而孙翔还在循循善诱:“江波涛,虽然我买了很多方便你拿,但是你不能一次拿那么多啊!”

江波涛:“不是,我没有…”

而被养乐多洗刷了心灵的孙翔已经听不见了任何呼声:“江波涛!你一定要好好反应你这次错误!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你就疯狂拿我的养乐多啊!”

杜明默默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并把敢于承认的勇气咽回了肚子里。

江波涛停下了喝旺仔牛奶的嘴。

杜明觉得太可怕了,由养乐多引发的告白。

孙翔也觉得太可怕了。告白这种事应该是郑重庄严的,之前得在网上背篇情书,要文笔好的,点赞上1000的,怎么能一个嘴瓢就给说出来了呢?



6.

吕泊远拿完快递之后回到宿舍,先脚刚踏进去,后脚转了个面就出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疯狂咆哮。

夭寿啦!!!副队和孙翔亲起来啦!!!!!!

评论 ( 12 )
热度 ( 91 )

© 糊涂酒 | Powered by LOFTER